FASHION PEOPLE

生於戰火的幾何世界 — 專訪黎巴嫩攝影師 Serge Najjar

近年斜槓已成為多數人的職涯顯學,而對這名來自黎巴嫩的攝影師 Serge Najjar 也一樣,平時正職是律師,攝影是 Serge 用來紓壓且紀錄城市文化的方式,透過週末開車穿梭在首都貝魯特熙來人往的街道之間,從不同的角度、光線觀察建築的內部結構,再於觀景窗內建構出另一個幾何世界。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serjios ♦️(@serjios)分享的貼文

Serge 的拍攝風格,荒涼寬闊的空間中帶有零星人點,多置身於結構感十足的建築中,在彩色與高對比的照片中,令觀者置身於現實與幻想交錯的世界,亦如同他試圖透過攝影向大家說的:「重要的不是你看見什麼,而是你看它的角度。


 

Heaven Raven(以下簡稱 HR):感謝你答應我們的訪問,
可否先向讀者簡單介紹一下自己?
.

Serge Najjar(以下簡稱 SN):「我是一名來自黎巴嫩的律師,幾年前,當我 37 歲時,我愛上了攝影。」


 

HR:一開始是怎麼開始這個Instagram帳號的?
.

SN:「當我開始對攝影產生興趣時,我家人就跟我提到 Instagram。我在 2011 年 5 月下載了 app,也開始在網路上分享我視角所看見的一切。」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serjios ♦️(@serjios)分享的貼文


 

HR:您選擇建築作為拍攝的主題,
為什麼?
.

SN:「其實建築並非最主要的攝影主題,我比較專注在內部的幾何結構。透過這樣的主題,也間接呼應了我的座右銘:

『重要的不是你看到了什麼,而是你看它的角度。』」


 

HR:你是一名全職律師,
是否想過轉職成一名全職攝影師?為什麼?
.

SN:「這部分倒沒有,因為只要我對攝影仍保有一種熱情,不依賴它生活,我就能夠維持攝影方面的創作自由。不需任何商業心態。拍攝對象與我之間的關係得以保有一種誠實與直覺。」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serjios ♦️(@serjios)分享的貼文


 

HR:你的拍攝過程是怎麼進行的?你會一直按快門,
或是直到光線、人物都到位才按下?
.

SN:「拍攝過程相當有趣,因為我從一種心態開始,然後這種心態不斷演變成我一開始不會想到的東西。就好像我的思想穿越了空間維度。有些人稱為內省。有些人認為這是一個創造的過程。重要的是,拍攝結果將成為我的一部分。」


 

HR:在你的照片中,大部分都是一兩個人在一個巨大的空間裡,
你想透過這些照片傳達什麼?
.

SN:「我在一個藝術被視為奢侈品的國家長大。貝魯特被轟炸時,我在避難所度過了童年。我父親當時擁有一些藝術目錄,我常在等待轟炸停止時閱讀。有時當我閉上眼睛睡覺的時候,我會看到自己漂浮在這些藝術品中。藝術成了一種戰爭解脫。」

「但我從沒想過,我的眼睛會透過閱讀這些書來學習基本的寫作規則。」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serjios ♦️(@serjios)分享的貼文

「從我開始攝影的那一刻起,我以為已遺忘的一切都透過我對周圍世界的感知方式,透過相機表達出來。就像我開始用相機畫畫一樣。照片中的人可能代表了一種私人空間。」


 

HR:我們好奇的是,你怎麼判斷一張照片夠好?
或者你覺得「好」這個詞有任何意義?
.

SN:「我在創作的過程中充滿了懷疑,但有時當我拍照時,我會意識到我所捕捉到的那個瞬間,正確地表達了我內心的想法。單純就是一種感覺。」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意識到一個好的攝影師是能夠全面地將現實個人化,用易懂的方式呈現。我們的思想擁有如此強大的內在力量,如果我們能夠用一種簡單的方式來傳達它們,也就完成了傳遞訊息的任務。」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serjios ♦️(@serjios)分享的貼文


 

HR:對你來說,
最好的圖像是什麼?
.

SN:「最好的圖像會讓你念念不忘。它會展現一些你自己不會注意到的細節。這畫面既強烈、令人難忘同時令人驚訝。你會想要保留這圖像,因為它填補了你所缺少的個人視野。」

「我有很多「最好的照片」是我從來沒有捕捉到的。它們強烈地縈繞在我的心中,因為它們仍在我的腦海裡。它們的力量在於它們對我想像力的影響。我把它們稱為我最好的失敗。」


 

HR:來到 2021 年,
今年有什麼新計劃嗎?
.

SN:「我其實正著手寫一本書,預計今年將會出版。」

「我希望黎巴嫩人民能從他們現在的人質處境中得到釋放。我們必須保持高昂的士氣,這是為了生存下去的防衛機制,不能輕易放棄生命中的真正所愛。」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serjios ♦️(@serjios)分享的貼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