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NEWS

Gucci 2021 早春:史無前例,一場沒有模特兒、沒有明星的 12 小時發佈會

今年因疫情再度掀起時裝周存亡與否的議題,曾有評論家點出,時裝界明明是最求新求變的行業,但對於體制上的改革,卻是最固守傳統,最難以推動體制改革的(攝影師 Nick Knight 曾指出:因為統治時尚界高層仍全是老人)。

但有堅守時尚體系的品牌,也就有 Gucci 這樣的革新者出現。

Gucci 2020 秋冬大秀,將秀場籌備的幕後移至幕前;2020 秋冬形象,模特兒們各自擔綱形象的創意總監,獨立完成拍攝;到現在的 2021 早春「終曲」,讓從未露面的設計團隊成員,成為展示服裝的模特兒。這是創意總監 Alessandro Michele 精心籌畫的「童話三部曲」,也是 Gucci 顛覆、質疑、挑戰業界現行規則的一種實驗。

這三部曲最大的共同點無非是「實驗性」與「角色轉換」,如果時尚不再受既定規則束縛,長時間流於形式,或許每個品牌都能更接近「自由」。

 

終曲 Epilogue

.

「『終曲』(Epilogue)原指文學作品中敘事的結尾。」Alessandro Michele 說道,「對我而言,它象徵著我對時尚世界的質問,或許可以藉由透過『童話三部曲』這樣的途徑來完成。」

 

Alessandro Michele 的時尚童話三部曲

.

何謂童話三部曲?第一部曲為 2020 秋冬大秀;其次為 2020 秋冬形象廣告;今次的 2021 早春系列則為最終章。

Alessandro Michele:「這個探索從 2 月(2020 秋冬大秀)展開。當時,我想為時裝秀舉辦一場神奇儀式,藉由這儀式,創作過程的思路得以展現在大眾面前,我想揭開這儀式幕後的面紗。」

我扮演著視角轉換者,把我在這段旅程中的伙伴推向舞台中心。

重點延伸閱讀:Gucci 2020 秋冬女裝:時裝秀如同一場宗教儀式,而 Gucci 象徵著令人著迷的信仰

5 月的形象廣告,是場激進的實驗。我試著讓自己接受一個觀念:即便情況失控,事情依然會以無法預期且不完美的方式,來展現美本身。我放棄我的強迫症導演的角色,放手讓模特兒來建立屬於各自的模樣。」

當溝通不僅限於單向時,時尚會發生什麼?當創作的成品擺脫原先的預設,又會如何?」這是 Alessandro Michele 所試驗的過程。

重點延伸閱讀:Gucci 2020 秋冬形象全由模特兒自拍,創意總監:比我拍的更 Gucci

至於第三部曲,容我們以下為您介紹。

 

為什麼有 12 小時直播?Alessandro 不是只要你看衣服

.

從 Alessandro Michele 宣布退出時裝週規程的那刻開始,即預告 Gucci 未來將踏上更令人意想不到的發布形式。
這場早春秀不僅象徵 Gucci 與傳統時裝體系告別的最終作,更突破「線上時裝秀」的疆域。

.

哪間時裝品牌辦過 12 小時的直播?恐怕業界也只有 Gucci 有足夠吸引力與想像力能做到,除了透過 Facebook、YouTube、Twitter、微博、官方 App 等多樣化的社群平台直播外,在各主要城市,品牌也舉辦線下直播派對與來賓們共襄盛舉。截至目前為止,Gucci Epilogue 全管道的瀏覽率總和高達千萬(光微博播放量便高達 1,500 萬次)。

從台灣時間下午 2 點開始的直播,分為「2021 早春形象拍攝幕後」與「2021 早春 Lookbook 發表」。從大片場景的設置、模特兒妝髮等前置作業開始轉播,一切看來稀鬆平常,但多數人可能從來只記得走秀的 5 分鐘,甚至觀賞品牌形象的 30 秒,可曾在乎過站在燈桿旁調整照明的燈光師、架設攝影機的攝影師、長時間彎著腰為模特兒上妝的彩妝師……?你或許從來都不知道,當你意興闌珊地盯著螢幕 12 小時的直播時,這些工作人員也正孜孜不倦地工作 12 個小時(甚至不只)。

你以為這些直播都不算「秀」?這直播裡每一秒,每位你看到的幕後人員,皆出自 Alessandro Michele 的精心策劃。他說道:「這場重組將透過不同以往的視角被呈現出來。在這一整天裡,任何人都可以從鏡頭隨時觀察設計工作室體現 Gucci 全新大片拍攝的過程。」

「當窺視之眼潛入影像的生產過程時,現實和虛構之間的關係會發生什麼?」

 

2021 早春 Lookbook 發表

.

晚上 8 點,「服裝」的展示秀才真正開始。

該章節依序共分為 4 個部分:「Alessandro Michele」、「Lookbook」、「義大利導演雙人組 Damiano and Fabio D’Innocenzo」以及「藝術家 Alex Soth」的靈感解析。首先,Alessandro Michele 親自錄音道出該系列命名為「終曲」的原因 —「簡言之,這系列既是結束,也是另一場實驗的開端。」向傳統時尚體制告別,開創時裝秀嶄新的體驗。

接著,進入「Lookbook」展示時, 在事前完全沒透露究竟會「走秀」與否的觀眾們,全引頸期盼  Gucci 本季又藏有什麼驚喜?只見全系列 76 套一貫如線上購物的視窗般,展示正面全套造型、側面、飾品特寫等照片,並仿效設計師黏貼的標籤,以標記該造型的重點。

至於時尚方面,「繁複的 70 年代文藝風情」還是貫穿全系列設計的精髓,從第一套女裝來看,與藝術家 Ken Scott 合作的印花頭巾(據 Alessandro Michele 透露,這是他阿姨年輕時最常戴的印花絲巾)、復古 oversized 膠框墨鏡,搭配全身至少 4 種印花的服裝,G 字樣的墊肩西裝外套、雙 G 圖騰的絲質襯衫以及撞色印花 A 字裙。

印花仍舊為本季最搶眼的元素,各式搶眼的格紋、碎花、雙 G 倒扣 logo 等充斥整個系列。而服裝也是 Gucci 最擅長的 70 年代復古外套、碎花長洋裝、高腰直筒褲、喇叭褲、針織開襟毛衣、運動服套裝….等。

男裝配件倒是有幾點必須注意:各顏色的水兵帽、唐老鴨與多拉 A 夢的串場、迷你賈姬包,以及過往幾乎只搭配皮鞋、樂福鞋、牛津鞋的 Gucci,本季頻繁出現運動鞋,並非 Ace Sneaker、Tennis 1977 樣式的板鞋,而是真正具份量感的運動鞋(品牌都特意標記 focus 了!勢必是重點單品)。

 

沒有模特兒的秀,由設計師親身展示服裝

.

本季 Lookbook 最令所有觀眾驚訝的是:模特兒全是 Gucci 團隊的各品項設計師,如成衣、鞋履、皮件、童裝……等設計師。這亦是 Alessandro Michele 首次讓幕後設計團隊站在鎂光燈前,他表示:

「這些服裝將由它們的創造者來展現。每天與我共享創作的設計師們,將成為這個嶄新故事的演繹者。」

當創作者走向幕前成為展示自己設計的載體,藉由這角色的轉換,Gucci 拒絕時尚體系習慣以模特兒代表最理想、最精緻的美學,此舉著實使 Gucci 的服裝第一次如此貼近凡人的日常,服裝以各種身材、膚色、樣貌的人展現,體現 Alessandro Michele 長期以來強調的「自由」與「真實」。

「或許這些 Gucci 設計師並非是最完美的模特兒,但全世界再也沒有人比他們更理解這些服裝。」

這概念更類似 Martin Margiela 1998 春夏「平面期」的發佈會,未邀請任何模特兒,只由 Margiela 團隊的工作人員拿著服裝出場,向觀眾展現設計最純粹的概念。

時尚界已流於習慣追逐形式、形象的完美,卻忘服裝真正的本質,其實是背後這些默默無聞的設計師所賦予的。

 

時尚已不是神話,「人們只想看真實的故事」

.

Alessandro Michele 在 BoF 的訪問中透露,對小時候的他來說,時尚就像是童話故事般超現實、夢幻且遙不可及,但他直言:「如今時尚不再僅限於美好童話世界裡的 Linda(Evangelista)和 Christy(Turlington),人們只想看真實的故事。」與其再創造千篇一律的時裝秀,不如打破童話,貼近人們真正所渴望的真實。這是他希望由設計師來親自展示服裝的真正理由。

尤其經歷疫情影響,Alessandro Michele 思考最多的是:當人們為疫情所苦時,為什麼這世界需要時尚?

他坦言:「我認為現在(疫情剛結束)人們還很難面對 Linda(Evangelista)那類過於完美的時尚大片,即使我在 25 歲時,就認定這是時尚了,『達到完美』這樣就足夠了。」

「但現在這觀念正在轉變,就像二戰後結構現實主義(Neorealism)興起的時刻,人們追求的是現實。」

對 Gucci 而言,服裝本身理當可以如童話般美好,但呈現的方式務必符合真實。因此這三部曲最大的共同點即是:創造宛如每個觀者都身歷其境的過程,不再是虛無飄渺或令人望之莫及的「傳統時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