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TALKS

我們都錯了,其實「考古學家」才是 Gucci 藝術總監 Alessandro Michele 真正的工作

有關 Gucci 創意總監 Alessandro Michele 的代名詞,不乏有「煉金術士」、「百科全書」,如今你也可以用「考古學家」來形容,這對歷史文藝的瘋狂,從 70 年代到 80 年代 Alessandro Michele 在羅馬讀書時懇求父親帶他去世界上最古老的博物館卡比托里歐 Capitoline Museums 開始,當朋友出外踢足球時,他則倘佯在藝術之海,沈溺在雄偉的畫作和雕像之中。

「多年過去,我才了解原來卡比托利歐博物館是世上第一個為大眾設計的博物館,在我眼中,我一直認為藝術是世上最具包容性的事物。」— Alessandro Michele

對我來說我去博物館就像去主題樂園一樣,」Alessandro Michele 在接受時尚作家 Lou Stoppard 訪問時興奮的表示,「我知道裡面有個禁忌世界,一個不屬於我們的時空,但我知道它的存在,那是由人類創造的地方,一直呼喊著我。

Gucci 2020 Cruise Collection

時間回到 Gucci 2020 早春,Alessandro Michele 再度被招喚了,在先祖古物的眼前,他展示了罩衫、長袍、米老鼠的圖案還有繡著子宮的禮服,有些服裝上寫著「22. 05. 1978」和「MY BODY, MY CHOICE」(我的身體,我作主)標語,前者是義大利墮胎合法化的日期,後者則是源自於 70 年代爭取女權運動的口號,Alessandro Michele 解釋,感覺在羅馬探索這樣的聲明是合適的。

 

透過早春系列
Gucci 給的是文藝之旅
.

長期以來,「早春度假系列」都是一個提供品牌炫耀自己預算的機會(也是為什麼只有超大品牌才會辦秀),其不受限於四大時裝周安排,但 Alessandro Micehele 將它概念化,如同一場修學旅行,它替自己設定了指南,將時尚導入他最珍惜或需要保護的歷史位置,透過不同的文化並置,與過去進行了更廣泛的對話,更替服裝增添了更多層次。

這是 Alessandro Michele 頌讚「古時」的方式,回顧一下地點,包括了倫敦西敏寺迴廊、佛羅倫斯碧提宮(Pitti Palace) 、法國亞爾市墓園。

Gucci Cruise 2017

Gucci Cruise 2018

Gucci Cruise 2019

另一方面,2019 早秋 Lookbook,品牌在義大利南部鄰近龐貝的赫庫蘭尼姆古城 Herculaneum 拍攝,廣告則在歐洲最大的考古遺址之一塞利農特考古園區;

Gucci’s Pre-Fall 2019 Campaign

2020 年早春 Lookbook 則在文化古宅 Villa Albani Torlonia 內的 Leda Gallery 內拍攝,綜觀下來,Gucci 給了世人趟文藝之旅,除了帶來關注,也促進修復。

GUCCI 2020 CRUISE lookbook

很明顯,這是愛,猶如情書般,一封封的獻給所有愛好藝術古物的人們,「我是向藝術祈禱,而不是神明,這些地方對我來說就像教堂,因為仍帶著人性,所以擁有很強大的力量。」Alessandro Michele 表示,他巧妙的遊走在華麗和學術研究間,必須說,即便看不懂,但全世界人的都超愛這位新藝術總監的「熱情」和「自在」。

 

我感受到對自由渴求,有時候我覺得自己要窒息了,我必須透過時尚傳達我的訊息。」

 

尤其是「自由」,這對 Alessandro Michele 來說是至高無上的,2020 早春秀後模特兒們被安排在「會說話的雕像」河神馬弗里奧 Marforio 前,雕像會說話?論起典故,在 16 世紀,民眾會在雕像上悄悄地張貼匿名詩詞,諷刺教宗和其他權貴人士,噢,但在當時,說出不敬之詞被抓到是直接殺頭的,而它們(會說話的雕量共有六座)永遠影響了羅馬的政治表達,直至現今。

 

一場秀的地點對 Alessandro Michele 有多重要?  
.

每一場秀的空間和位置,Alessandro Michele 都非常小心翼翼的處理,「地點裝置和服裝一樣重要,服裝不是我們真的需要的東西,尤其是現在,若衣服不具備任何意義便不屬於這個時代。

「我選擇這些地方,是因為我從中找到了完美,這讓衣服變得更有可信度。」— Alessandro Michele

如今現下許多設計師都在稱自己為「策展人」或是「創意總監」,但 Alessandro Micehele 卻是第一位稱自己為「考古學家」的人,他從過去古物尋找靈感和參考,這解釋了為什麼 2020 早春來賓們手上都有著手電筒。

Gucci Cruise 2020

在羅馬,在 2020 早春,他是向古物和典藏致敬,「我從羅馬莊嚴的事物中感受到能量,我不是裙子或外套的設計師,我更像是電影製作人或導演一樣在做這份工作,像是在演員的戲服和妝,而 2020 早春,是我考古後所呈上的自由的聖歌。」

 

「我們需要一個能延續下去的文化。」
.

一切宏偉之前,Gucci 的系列充滿了含義,甚至真實,一個時尚界近期最愛的詞彙,Alessandro Micehele 希望的是透過 Gucci 的聚光燈,或許這些選址能夠啟發新一代的年輕人,「時裝秀是很有影響力的舞台,如同報紙、流行樂隊或政黨一樣,因為我們觸及到了每一個人。

近期 Gucci 捐款修繕了塔碧亞岩 Tarpeian Rock 和波波里花園 Primavera di Boboli,他視 Gucci 和自己為當代的贊助者,「有權勢的人會將錢和力量施予公眾,他們創造了美麗的空間,也保存了這些地方。」行銷背後,那是愛,Alessandro Micehele 解釋,「我們需要一個能延續下去的文化。」

或許哪一天 Alessandro Micehele 也會離去,但對這位品牌守護者來說,Gucci Logo 已是如同米老鼠或十字架般的「流行符號」,「我們吸收這些符號並認識其價值,而現在符號之間沒有障礙,舉凡宗教、音樂、藝術、生命、死亡、戰爭都能並置一題。」Alessandro Micehele 說,「我的工作就是賦予雙 G Logo 更重要的意義,因為在我之後,還會有其他繼承者。」

參考資料:
Financial Times
Mpl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