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PEOPLE

Gucci 創意總監:這是份美好的工作,卻也很危險,它會奪走你的一切

美版《Vogue》五月號採訪了 Alessandro Michele,進入這位時下最炙手可熱的設計師的辦公室。編輯 Lawren Howell 形容,他在米蘭 Gucci Hub 的辦公室,看起來類似於 50 年代電影《Auntie Mame》中的 Beekman Place 娛樂間的模樣。這是一個時髦的休閒場所,空間充斥他所創造的「新浪漫主義」風格的裝飾,搭配附有掛毯的拿坡崙三世椅子、緹花裝飾的家具,擺設在印花地毯和紅磚地上。

「對我來說,這裡很空虛,」Alessandro Michele 冷冷地說,「米蘭更像是我的工作場所。」.

photo via WWD

.

無法輕易妥協的強迫症
.
在 Alessandro Michele 分別為 Fendi 和 Gucci 效力時,他曾畫過非常多草圖,這也導致他至今背部和頸部仍受當時長時間蜷曲身體畫畫的病痛所苦。

至今,他的筆記本上仍記載著數不盡的草圖和作品,「我沒時間將草稿畫得很精確了,因為這四年來,我了解到我應該更專注於創造力與創作的過程:我所訴說的故事、客人在門市的體驗、系列、時裝秀、音樂以及氛圍,我花很大的心力在這些事物上。

「我試著不要那麼強迫症,但這對一個設計師來說實在太難了,有數百萬件事情等著你確認,一開始我每件事都盡力一一確認,」

「但我們是間龐大的公司,兩年下來我真的快死了,我想停止這個工作。」

從 Alessandro Michele 的 ig 帳號,整理出40件你所不知道的故事

.

生活?這詞對創意總監來說是何等奢侈

.

「是,這的確是一份美好的工作,但同時也很危險,因為它會奪走你的一切。」

「你不可能只是一個形象而已,你每天都一定得站在第一線奮鬥。我正在思考,假如你的工作就像你的義肢的話,它的確讓你的生活更美好,但當你把它拿掉時,你就會死。」
「我不想要這種義肢,我要的是我的生活。」

「有的人認為,時尚就只是美麗的衣裳而已,」他補充說道,「但不是的,時尚是對歷史與社會變遷龐大的反映,是非常有力量的事物。如果你想要創造新事物,特別是現今,你必須擁有更多的語彙去闡述。我不想向行銷屈服,但最後你的商品勢必要出售,那就像一幅大壁畫,而這幅壁畫要對所有人訴說故事。」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 HBD*QUEEN OF PEACE🖤

A post shared by Alessandro Michele (@alessandro_michele) on

你知道嗎,當初Gucci在選創意總監時,Alessandro Michele已打算辭職離開時尚界?

.

劇場,神話般的迷人
.

最初,Alessandro Michele 受到義大利知名戲服設計師 Piero Tosi 的啟發,因此開始學習戲服設計,在確定最終選擇以時尚產業為職涯以前,Alessandro Michele 的時裝秀和形象都富有戲劇性、劇場性的本質。

這可說源自於他母親的影響,「我媽媽真的非常喜愛美國電影和戲劇,對她來說,那就像是某種信仰一樣。

Gucci 2019 SS Campaign via Gucci

因此 Alessandro Michele 曾在 Gucci 形象廣告中邀請到 Vanessa Redgrave、Faye Dunaway 等傳奇好萊塢演員,以及義大利名媛 Marina Cicogna 入鏡。

 

在 2019 春夏形象中,他歌頌了美國歌舞劇的輝煌年代,由其御用攝影師 Glen Luchford 掌鏡,在環球片廠拍攝超過 10 天。Alessandro Michele 表示:「我能理解為什麼人們爲娛樂圈而活了,因為當機器開始移動,舞者開始跳踢踏舞時,這一切是多麼壯觀。」

「我被神話所深深吸引,我想,好萊塢就是希臘神話的下個篇章。」

Gucci 2019 SS Campaign via Gucci

Gucci榮登最受歡迎的時尚品牌,Alessandro Michele的復古再造歷程

 

Alessandro Michele 的背後有哪些人?
.

Gucci 的設計團隊集結了來自世界各地的年輕人,如紐西蘭、中國、日本、蘇格蘭、南韓等,Alessandro Michele 說:

「這非常美,因為當我們全部同時專注於一個時裝秀的企劃時,那就像開一場很棒的派對,所有人用他們不同的雙眼注視著同一件事物,這實在讓我感到著迷。」

「我感覺我還年輕,但其實我已經漸漸衰老了。」現在 46 歲的 Alessandro Michele 這麼感嘆,「但我還在大量地學習音樂、藝術家以及各種離我很遙遠的事物,也許我就像彼得潘,還是一直希望自己能保持年輕。

 

懷舊之美
.

「其實我喜歡當代,但我想要一直專注於過去,你不能忽視過去。」

「你看 Lady Gaga,她換過無數次造型,她什麼衣服都穿過,但最後,她還是想成為 Lana Turner(美國 50 年代女演員,她被評為「國際藝術史上最具魅力的女性」),因為這些老牌巨星就是女神,集結美麗與力量的神。這就跟你提到 17 世紀的皇后,她們都想像自己是戴安娜女神一樣的道理。」

.

在創作之外,對世界的連結與責任更重要
.

自 Alessandro Michele 接管 Gucci 的四年以來,「很多事情都改變了。」他說:

「你不能只關在自己的工作室,你必須與這個世界連結。」

「我現在也在不停學習,負責像 Gucci 這樣的品牌,實在是令人難以置信的職位與責任,因此,很多人力和期望就會自然而然被投入其中。」

Alessandro Michele via Vogue

正如 Alessandro Michele 所言,他的責任早已超過全公司的 18,000 名員工。以 Gucci 2018 秋冬的 balaclava 面罩毛衣激起人們對歷史上扮黑臉的種族刻板印象,Gucci 在網路上快速引起撻伐,更受到其合作夥伴 Dapper Dan 的指責。

即便 Alessandro Michele 已多次澄清該產品的靈感來源是 80 年代俱樂部大師暨前衛藝術家 Leigh Bowery,他還是快速地了解到他的設計團隊與整個時尚圈,都缺乏多元性的意識。

同是義大利品牌,但面對種族歧視爭議,Gucci 是這樣處理的

他在為義大利和法國品牌工作這 25 年中, Alessandro Michele 沮喪地說,曾與自己共事過的非白人設計師或應徵者實在屈指可數,「最後,就算我自己覺得明察秋毫,但我仍忽略了某些事是需要被看見的。」

「我不想再說一遍這一切都是無心的,即使是無心的,更讓我感到震驚的是,我們竟對歷史如此無知。

.

Alessandro Michele 與古物
.

Alessandro Michele 本人,就是他對精緻珠寶懷有極大狂熱的證據,受訪當天也不例外,那天他戴著 19 世紀早期的古董項鍊和手鐲鑲嵌寶石與熔岩石構成的希臘哲學家或異獸圖像,還有他每隻手指頭上的戒指。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Is there a wolf outside the house?

A post shared by Alessandro Michele (@alessandro_michele) on

「我的美學是不間斷的過程,沒有新舊的區別,只有美麗的事物。」

然而,他貪求的物慾還遠遠超過他個人的飾品,他曾保留第二個公寓,為的就是容納他對古董畫作與飾品的執迷,Alessandro Michele 這麼形容他的收藏:「那些有趣、時髦的東西,就像是玩具。」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A long list *

A post shared by Alessandro Michele (@alessandro_michele) on

.

神廟中的狂歡-Gucci 19 早秋形象
.
.

Alessandro Michele 對古文明的鐘情是時尚圈眾所週知,日前釋出的 19 早秋形象廣告呈現西西里塞利農特遺址公園的殘垣斷壁間,一群不羈青年的狂歡宴會。

塞利農特原為公元前 7 世紀下半葉興起於西西里島西南角的古希臘城邦,其衛城中建有九座神廟,牆外東邊山丘上另有三座神廟,也包括此次取景的赫拉神廟。塞利農特被視作非主流文化的象徵地之一, Alessandro Michele 構建出一個架空於時間之上的神秘世界,在此,多元文化和諧共存。

建於公元前 7 世紀的廟宇再度迎來音樂與舞蹈,詩頌與對談,宛若時光倒流,重現古希臘時期的自由精神。選擇如此富有歷史底蘊的拍攝地點,除了推廣當地珍貴的藝術文化遺產,並與當下的世界再度連結起來。

Gucci 特意邀請反主流文化社群中的青年參與其中,如出沒於加州威尼斯海灘的龐克青年、滑板族、健身愛好者與沖浪手等。這群特立獨行的年輕人與莊嚴肅穆的古文明遺跡之間產生了奇妙的超現實化學反應,源自古希臘與伊特魯里亞時代的聚會風俗得到了極為傳神的演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