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PEOPLE

「台灣人最大的誤解就是台灣做的東西比較差。」專訪 GOOPiMADE 主理人張晨

對於生活用品、科技產品,Made In Taiwan 或許曾是讓人驕傲的標籤,但在時尚圈,品牌前掛上「台灣」二字時,何時成為一種枷鎖?

本次我們訪問到 GOOPiMADE(音譯:孤僻)主理人之一張晨,從對服裝設計一無所知、找不到未來方向的畢業生,到抓緊每一次和前輩、工廠學習的機會,至今成為佔有一席之地的都會機能品牌。此篇可謂張晨一路走來,最完整的訪問。(想做自有品牌,卻不知要不要讀相關科系的讀者,同樣該好好鑽研這篇)

此篇絕非什麼台牌取暖文,張晨強調的是,台灣從不乏好的時裝品牌,但身為消費者的大家,該給予機會並親自體驗他們的產品,與大品牌同樣的製造廠、投入同樣的設計心血、甚至同樣的成本。當你腦中浮出:「台灣品牌這種定價?我不如拿這筆錢去買名牌」的想法時,看完這篇希望能讓你產生不同的想法。


 

關於孤僻君株式會社:

「『孤僻君株式會社』是我們在 FB 的商店名稱,「GOOPi.co」是我們經營的選貨店,品牌包括:LIBERAIDERS, PALLET LIFE STORY, REVO, HUNTISM (日本), OqLiq, WLOFSD, BE HOMME, WEAVISM, Hollywood HeartBreaker, Resightism, Simple Design, INCODER (台灣), Oldsoil 老土主義, Workware,  Start From Zero (香港), Roaringwild, TMCAZ (上海), ORBIT GEAR (雅加達),其中來自日本岡山的品牌 PALLET LIFE STORY 和雅加達的 ORBIT GEAR, 上海的 TMCAZ,GOOPi.co 為台灣總代理的身份。」

「我們自己創立的品牌則是 GOOPiMADE,目前經銷點除了台灣以外,在日本、巴賽隆納、韓國、香港均有經銷店舖。」


 

 HR:非常感謝您撥冗接受訪問,能否請你簡單介紹一下自己。
.

「嗨,我是張晨,今年 26 歲,畢業於國立臺北商業大學。」

「就讀應用外文系,求學時期沒接觸過服裝相關的課程,到創立 GOOPiMADE 才真正開始學習服裝設計,一路上算是誤打誤撞,但每當最需要幫助的時候,總有願意幫助我的前輩跟貴人,無論設計或是版樣,都有極為專業的前輩教導。」

「由於不是設計本科出身,在設計上我覺得自己沒有被太多框架所限制,只要邏輯性是合理我都覺得能嘗試,縱使是實驗性的東西,只要畫的出來就能做看看,許多產品都是因此誕生,再經過一步一步的改良最終成型。」


 

 HR:為什麼會有成立孤僻 GOOPi.co 的想法?什麼時候開始實行?
.

「這個想法是由我女友李宥先提起的,我當兵快退伍時,原本決定要當英文老師,但又覺得這樣的生活未來的自己不會喜歡,於是某天李宥提起:既然我們這麼喜歡服裝,為什麼不試試把它當工作?」

「起初我是蠻不樂觀的,因為自己認識一些前輩跟設計師,在我看來,他們都是經過十年的淬煉、學習以及知識的汲取,才讓品牌或店舖達到現有的樣貌,我怎麼想都不覺得自己有能力把這件事做的完整。」

.

「但也因身邊的設計師資源,我們決定用兩個人所有積蓄來做這件事(當時我還沒退伍,她也還只是大學生,真的窮爆),不過我們的個性都是『要做一件事就要做到最好』,所以從想法萌生到執行其實也經歷了一段時間。」


 

HR:你會如何定義你自己?網紅、穿搭名人、品牌主理人?
.

如果要我定義自己,我會說自己是一個很認真做好工作的人,但可以的話,更希望未來自己能成為一個職人。我現在在做的事情其實就是做好 GOOPi.co, 然後把我日常穿著發到 Instagram,就這兩件事,如果哪一天真的能做的很好,那我就可以成為職人了。」

「這三個身份對我來說都是合理,但又有些不對的地方,其實我覺得還不夠格被稱作主理人,因為品牌也不是多大;也不覺得自己是網紅,因為我從不靠接業配賺錢。不過上述兩個稱呼我都不排斥,但我覺得最不適合的就是穿搭名人,因為我身邊太多朋友都比我會穿,到現在我都還時常跟他們討教(情報交換)。」

「所以,還是希望有一天我能變成很帥的職人吧!」


 

HR:孤僻君株式會社這個名字是怎麼來的?
.

「最初是要找出一個符合我們個性跟行事作風的名字,接著想到的是在服裝的選擇上最適合的調性,我們的個性本來就很喜歡只窩在自己的空間做事,最好不要接觸太多人、在服裝的選擇上也希望最好不要跟太多人一樣,於是孤僻就這樣產生了。」


 

HR:你如何定義自己的品牌?
.

「GOOPiMADE 本身是一個超不正規的品牌,所以我們往往會被稱為突襲性的創作單位,風格上以都會機能為主要導向,在布料選用上我們在許多款式上都自己開發屬於我們自己的布料。」

「我們很幸運在做 GOOPiMADE 的初期,認識了某台灣布料大廠的二代老闆,年紀非常輕,而這間工廠的客戶有 The North Face, Stone Island, KITH…等等,真的很幸運他們願意給我們機會,在布料跟機能上提供我們很大的權限跟自由度,並從旁給予各個技術層面的協助。」

「從架橋、織紗、定染到後加工,每個過程都經過我們的設定,再到布料或紗線本身要被賦予的功能甚至專利,往往需要經過一段時間的測試。所以我們把測試期跟生產期拉的很長,確定產品各個部分都沒問題後才會發售,今年秋冬我們將用到 COOLMAX, 3M THERMOLITE, SUPPLEX…等專利布料,有些也是在去年就已經設定好的,這也是為什麼很多產品都是無預警上架的原因。」


 

HR:在經營孤僻君株式會社過程中曾經遇到過什麼困難?
.

「坦白說一路上都是困難,從最初期開始,對於設計細節的不理解,或是版樣師溝通不順暢、每款商品在製作上浪費比別人多4.5倍的金錢與時間成本。但我覺得這些事情都是可以被克服的,因為最終的產品就是我們要的。」

「但我覺得這些事情都是可以被克服的,我相信在我們使用三層貼合10k/10k的布料還有與 WISDOM 共同開發的系列作品之後,產品的實力就能代表我們在做的事情是什麼樣的取向。」

「也感謝一路遇到的這些困難,讓我們急速成長。如果我們只是想做的是輕鬆寫意的事業,那孤僻今日的樣貌可能會完全不同吧。」

.

GOOPiMADE x WISDOM Space Capsule collection, photo via Goopi.co

「另一方面,正因為不是本科系畢業,因此不會受到制式的邏輯跟框架限制,可以把我們曾經歷的故事跟理念呈現在產品上,但也因為少了服裝設計的教育,在前期製作產品上可說是處處碰壁,別人花一週能做好的事,我們往往要多花 4-5 倍時間才能達成,我想可能很多人無法想像那多麼痛苦。另一個層面上更是怨恨自己的實力經驗不夠,能力上差人一截,就只能多花時間跟錢去彌補。」

「但要說到最大的困難,大概是孤僻創立不久後我遇到人生最重大的挫折,我從小就是單親家庭,又是獨生子,我們家家境不是很好,從小媽媽一個人把我拉拔長大,在做孤僻不久後的某天,她因為腦部問題突然走了,一句遺言都沒有留下,當時我一年的兵役還沒服完,我的輔導長載著我出營,整個家瞬間只剩下我一個人,那時的感受就如同身處地獄,光是回到家裡都觸景傷情,每天都流著眼淚做事情,那段時間大概是人生的最低潮也是最大的難關吧!」


 

HR:目前共有幾個人在維持運作?
.

「不含會計團隊的話,今年我們團隊增加到 7 個人,其中包括平面設計、國外訂單處理、服裝設計、樣版製單、生管跟網站總編。」


 

HR:你們目前已和 AES、
WISDOM 合作,
從中有什麼感想
或吸收到什麼經驗?
.

「就最實際面來說,會跟這些品牌聯名,就是因為他們比 GOOPiMADE 還要強,所以只要跟強者共事,就一定能學到(甚至得到)東西。」

「最初聯名的 WISDOM 大幅改變 GOOPiMADE 的做事方式,當時我們算沒有體制也沒有資源的狀態,WISDOM 真的是我們的貴人,在那個時期無條件給予許多資源,無論是布料、技術,或是做事提升效率的方式,自從跟他們合作後,我們做事的方式跟規格都盡可能以他們為目標持續提升進化,這是很大的一個轉捩點。」

GOOPiMADE x WISDOM The Old Hunters collection, photo via Goopi.co

「AES 作為元老的街頭品牌,在很多面向上他們的經驗比我們更豐富,也因為跟 AES 的合作,讓我們獲得創立以來所接觸過最好的工廠資源,進一步提升了所有產品的做工跟品質,無論製單上的學習或是做事方式都讓我再次受益良多。」

「如果沒有這些合作,不可能有人會教我這些,更何況許多無法透露的資源是花錢都買不到的。我覺得台灣品牌在這樣的環境下能夠存活已是件難事,從沒想過業界的前輩設計師願意這樣傾囊相授,至今我都還是非常感謝他們。」

Aes X Goopi


 

HR:從你喜愛服裝、了解服裝到自創品牌,
你認為每進階到下一個階段時,
最大的挑戰為何?
.

「從喜愛服裝到了解服裝:需要改變思維,也就是從買家變成研究生的感覺,當然這不是每個人都必須要做的事情,但我總覺得如果買了很喜歡的衣服後能花時間去研究它背後的設計理念跟意義,是很充實的事情,同時又可以跟朋友炫一下這東西帶有哪些功能、背景故事跟內涵,一兼二顧。」

「至於從了解服裝到自創品牌:這是極為困難的一步,除了自身的專業需要充實,更要為了品牌的未來做好全面性的規劃,如果沒有做好規劃跟排程,甚至到銷售、售後服務、前端的廠商溝通…等,我想前期勢必會有許多挑戰跟多餘的時間、金錢成本花費。除了解決問題的能力外,對我來說最大的挑戰是看事情的完整性跟思維的成熟化。」


 

HR:如果要推薦一款最具代表性的產品,
你認為是哪一件?
.

「肯定是去年的 EX-T.4L Military Pants。」

「軍褲一直是我們最滿意的,其設計、版型測試、布料開發也付出最多,那也是我們首度開發完成那一塊100% polyester 仿棉布料用在產品上,本身具有100%棉的挺度跟舒適度,但同時又有著polyester能依附功能的特性,讓它不只帶有抗撕裂的基本要件,更具備 C6 等級防潑水性能,各個裁片的設計都經過微幅調整,褲頭使用類似漁夫褲的極寬大腰圍並附上綁帶做調節。」


 

HR:最難開發的商品是什麼?
.

「去年秋冬完成的 Mirrorshade Mountain parka。」

「這款外套用的布料是跟布料廠開發非常久的一塊布料,以我們開發的三層貼合布料為布底,貼條技術、原料跟防水膜使用國際最知名廠牌的原料製成,但是因為數量跟合約關係我們不能掛上這個大廠牌的認證標,是很大的遺憾,如果要掛上品牌認證,每件外套成本要再加 3,000 台幣左右,所以最後還是作罷。」

「這塊布料除了是全貼條全防水之外,布料表面覆蓋的反光膜料才是最大的重點,在正常情況下看它會是整件素色的外套,但是當強光打上去,整件外套會反射出滿版的反光圖騰,這個技術至少在我們當時發售時是沒有任何品牌做出的。」


 

HR:對你個人而言,你心中真正的設計大師?
.

「心中的設計大師是阿部潤一,我對拼色、撞色的設計情有獨鍾,一直覺得一件衣服要做好已經很難了,如果能拼很多顏色在上面,是再次為產品大幅加分,那肯定是天才中的天才。對我來說阿部潤一就像是神一般的存在。」

「另一個很崇拜的設計師是藤崎尚大,最喜歡的設計是 MEANSWHILE 16SS 那季的所有東西,但對於這個品牌最佩服的部分是輔料的選擇,我個人覺得他在輔料選用的完整度已高達 95% 以上,完全不馬虎,更讓人感受到連最微小的地方都存在著設計師的心,真的強大。」


 

HR:你是如何看待台灣自創品牌的風氣及市場?
.

「我認為現今台灣品牌的成立相較十年前雖已式微,但是持續在做的品牌真的用盡了全力在做,各種好的用料和設計不斷展現在消費者眼前。近幾年真正用心的台灣品牌都朝著更好的境界發展,無論是善用台灣強大的機能布料或是以圖像為主的小眾品牌,都以國際的眼光和角度不斷向前邁進。」

OqLiq – Samue Suit photo via Goopi.co

「包括如前進歐洲的 OqLiq 以及與 KITH 合作的 4Dimension,堅持使用日本布料的 SYNDRO,以登山包款讓人眼睛為之一亮的 HANCHOR, 台灣 Urban Outdoor 的先驅 WISDOM,在國際上討論度極高的吉豐重工,一直到以極特殊的小眾圖像為主要風格的 WLOFSD、設計感精緻的 DeMARCOLAB、設計跟剪裁都讓人佩服的 Proffessor E…等等。」

吉豐重工 Road Fighter 19SS, photo via Guerrilla-Group.co

「從風氣跟市場角度看來,大部分消費者還是會覺得台灣做的衣服就是不好。」

「血統上,我知道很多人先入為主的認為台灣品牌已經先輸了,要比炫耀性比不贏歐美、日本,要比便宜又比不贏淘寶,大部分消費者好像覺得台灣做的衣服就是不好,甚至寧願為了便宜而買品質更差的東西而不願意支持台灣的設計師。 」

.

「其實連帶下來影響了上游廠商慢慢的萎縮,又惡性循環的回歸到品牌想要全程台灣製造的困難度,當然在一個市場上就是各價格區間的消費者都會存在,但大家還是要想想在台灣品牌受眾這麼小的狀態下,品牌到底要花費多少心力、多大的成本來做出一個小量的 collection 甚至新奇的設計,這些成品背後往往是難以想像的掙扎和堅持。所以很希望消費者能夠分析、觀察更多,清楚自己買到什麼樣的商品。我真心希望能藉由自己一點微小的力量,讓更多人願意購買台灣人的設計、心思、知識、品牌的價值。」


 

HR:你覺得大部分人普遍對自創品牌抱持最大的誤解是什麼?
.

「台灣人最大的誤解就是台灣做的東西一定比較差。」

「事實上台灣的 polyester 布料世界頂尖,單就服飾業來說,上至 The North Face、KITH,下至 Under Armor、adidas 許多產品都是台灣製造的布料,製鞋製襪產業更不用說,連 NEEDLES、Undercover 的鞋子都是台灣製造。
真希望台灣人能多相信自己人一點,因為努力在做事的人是很多的。」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Coffee time. Sold out in 4 mins. Thank you🙏🏻

A post shared by Smirk (@smir.k) on


 

HR:你是如何在台灣這樣的低迷消費環境異軍突起?
.

「其實我們完全沒有異軍突起,也並沒有比其他品牌更好。」

「只是相較於其他品牌一個月發佈很多款,在一兩個月內完售,我們每個月只發一到兩款商品,因為發的款式少,所以才會在比較快的時間內完售,這完全不代表我們銷量比較高或是做的比較好。」

「另一點則是,我完全不覺得台灣的消費環境低迷,沒有賣不出去的商品,只有沒被真正需要的人看到的產品。真正需要被執行的是在強烈風格跟市場導向中間取出平衡,至今也還有許多商品是我們很喜歡但是客人卻不買單的,很懊惱,但這就是該學習的經驗,同時也是我們很大的課題。」


 

HR:你認為孤僻君株式會社與目前現有的機能風品牌差別是?
.

「比起我心中的機能品牌如 Veilance, The North Face, White Mountaineering, Gyakusou, ALK Phenix,我覺得最大的不同在於真正的機能品牌會先賦予這件衣服一個特定的功能或使用範疇,例如穿著這件衣服跑步可以吸濕速乾,穿著這件外套登山可以防水加散熱,但 GOOPiMADE 則是以版型輪廓和設計為先決條件,先設計出服裝,再以布料的開發增加功能性在服裝上,我們更希望設計出很帥的服裝,然後讓它不同於一般,再多出一些意想不到的機能。這應該是最大的不同之處。」


 

HR:請分享一些你的穿搭技巧
.

「我覺得可以多嘗試更寬大的輪廓,找尋剪裁更立體的衣著,多嘗試自己不曾嘗試的顏色,說不定都能找到更適合自己的帥氣穿搭。」


 

HR:能否分享一些你個人收藏的稀有單品?
.

「我自認沒有什麼稀有單品,所以我就分享我自己很喜歡的單品:
手環:Undercover x Hysteric Glamour “Mother Sky”、衣服:Supreme 胸口寫“MOM”的上衣,我非常喜歡這兩件單品是為了紀念我的媽媽,只要穿著或戴著都能感受到對她的思念。」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Happy Mother’s Day.

A post shared by Smirk (@smir.k) on

「鞋子:New Balance x Norse Project NP1, Undercover x Bape, YMC Tabi, Nike footscape woven x Clot x ACU、N7、ATMOS, Solomon x The Soloist, Acics x Kiko Kostadinov. 阿!我還有一雙超帥的籃球鞋 NIKE Hyperchase x Fragment,我真的會穿去打球,他是軍綠色的,很帥。」


 

HR:以孤僻君株式會社的受歡迎程度,
未來是否有考慮出國辦展,
或進駐其他國家買手店?
.

「目前來說我們覺得穩定就是最好的狀態,也希望能夠維持穩定而非快速的拓展,目前 GOOPiMADE 在巴賽隆納、韓國、日本、香港均有選貨店在販售,雖然都是慢慢成長,但對我們來說已經很足夠了。」


 

HR:除了跟台牌聯名,
未來是否有更大型的計畫?
對未來有什麼野心和想法?
.

「我們當然都很期待未來能夠有更棒的合作,除了品牌之外我們也喜歡與各領域的職人合作,包括曾合作過的插畫藝術家、演員等等,之後肯定也會有讓人驚艷的合作聯乘。對未來的野心跟想法,就是希望做出來的東西品質不辜負自己的標準,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