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PEOPLE

專訪 Kiwi 李函:要當個負責任的時尚意見領袖,請從誠實做起

真實,似乎已成為現今世代最難辨別的一件事。

從十幾年前活躍在少女雜誌上的女孩,轉型為各大精品品牌的寵兒,如今,她已是引領三十萬年輕男女追隨的 KOL(Key Opinion Leader),她是 Kiwi 李函。何以受人愛戴這麼多年?從以下專訪可得知,真實,是她擁抱這虛幻世道最大的利器。這世界太多能言善道,卻字句離不開自我誇耀的人,而李函是話不多的酷女生,不炫耀,可內心的真誠卻永遠炙熱。

太多人誤以為她的成就是一蹴可及,致使李函寫了新書《當花瓶又怎樣!你可以是青花瓷!》告訴過去批評她為「花瓶」的人,「走到現在的每一項成就,都是我自己一步一步爭取來的。」書中挖掘其外表背後的脆弱、自卑、挫敗,也以此重拾力量而茁壯成長。此一系列形象以李函多重卻迷人的特質為靈感,呈現在網路和時尚廣告外更貼近她真實情緒與個人特質的一面 —— 可以如水一般柔軟、包容,也可以強勢又充滿力量。

 

Model_Kiwi Lee
Photographer_ Uliz Hung
Videographer_Youzhi Zeng
Hair Stylisy_ Tyker Ho @Hairmosa.lab
Makeup Artist_ Our Leo
Creative & Stylist_ Kirstie Wang
Styling Assistant_ Angie Lai
Photography Assistant_ Rosen Chang
Interview_ Heaven Raven
.

 

Heaven Raven(以下簡稱 HR):為何選在這個時間點出書?
.

Kiwi 李函:「近三年算是我從模特兒轉變成 KOL 一段很重要的過程,過去也曾有出書的機會,但老實說覺得自己以前還不夠格,現在達成了一些階段性的目標,例如登上國際中文版、受品牌邀約參加時裝週、跟世界各地 KOL 建立更好的關係,這讓我突破原本長期以來僅限於台灣、香港的工作機會,開始被歐美的媒體看見,這三年來的成長跟淬煉,讓我有更多經歷是值得分享給大家的,所以才想在這個時候出書。」

「其實去年 6 月我有經歷蠻低潮的時刻,也是那時候得知有出書的計畫,我就決定去紐約靜一靜,把自己完全淨空,想做一些新的突破和改變,也在思考如何把自己深刻的感受,轉為正能量寫進書裡。」

 

HR:過程中有何困難、趣事可分享?
.

「最困難的地方就是要不斷回想自己的過去,所有好的、不好的,也會掙扎很多內容到底該不該寫出來。但我覺得既然有機會,就該把自己的想法表達出來,不然世上很多不公平都還是一直存在。」

 

HR:具體來說,是指哪方面的不公平?
.

「我書裡有一節主題叫做『貼標籤』,剛開始我是網拍模特兒出道,不太懂怎麼擺一些有神韻的pose,也總是被過去甜美、水水的作品定型。導致後來拍時裝雜誌時,我其實曾經被編輯和攝影師嫌說『不適合拍有質感、有深度的時尚雜誌』,你從拍攝現場工作人員的眼神、嘆氣、竊竊私語,能很明顯感覺得到他們對你不滿意。」

「這對我來說就是一種不公平,永遠黏著被別人定型的標籤。」

 

HR:觀察到妳在事業上的轉捩點
都與外型轉變有關,
是否改變外貌也能
為妳建立內心的自信?
.

「對,外表就是我的保護色。」

「剛開始工作時,外表比較無害所以很常被欺負,後來隨著工作經驗累積,我漸漸摸索到自己偏好哪種服裝風格,或哪種妝容能讓我更有自信、更不畏懼人,也因為很喜歡《惡女羅曼史》,所以我決定剪短瀏海、畫上長眼線,從此大家好像才對開始我有印象,才記得我是誰。」

 

HR:現在妳外表的保護色已經越來越強烈,相對的社交恐懼還很嚴重嗎?
.

「恐懼還是在,但我已經接受一個事實:在這個業界,避免不了就是一定要跟人家交談,不過我必須比別人花更多時間去適應,因為我很怕生、放不開。所以常有人認識我之前,看我不太愛講話,就會說『她好跩喔』,但我人其實是很溫暖的。」

「最近為了克服社交障礙,決定多接一些校園演講、上電台直播訓練口條,強迫自己去面對心裡的害怕,所以現在恐懼感已經減少很多。」

 

HR:有因為自己內向的性格感到吃虧、受挫折的時刻嗎?
.

「其實剛開始轉型成 KOL 時我很挫折,去國外參加品牌活動時,很多晚宴、welcome party…..我連中文都很難跟人家溝通了,更何況用英文!所以其實我有一套自己社交的 SOP,讓自己看起來沒那麼緊張。」

「例如在社交場合上,我感受到對方不知道該跟我聊什麼、詞窮時,我就會主動說,那我先去旁邊拿點吃的或喝的,找個理由結束話題。畢竟我有社交恐懼,對方說不定也有,我對工作上遇到的任何人,都是非常真心地想交朋友,所以如果我們對話讓你感覺到不那麼自在,那我覺得趕快放你走比較好(笑)。」

 

HR:從書中內容發現,妳是好勝心很強的類型?有酸民酸妳,媽媽過去不支持,妳就越要做給他們看,越要取得他們的認同。走到現在的位置,最強大的驅動力是出自這好勝心嗎?
.

「驅使我最大的動力就是大家的不看好。」

所以我是一個帶恨成長的人(笑)。最初我的夢想就是拍到國際中文版就滿意了,但當我拍到後,卻又讓人講閒話、不被看好,所以我一心只想證明『你說我做不到,但我就是可以,所以不要再這樣否定我。』其實就是好勝心很強,但同樣的,我也一直活在別人的評價底下。」

「時間一久,活得非常累,我每天鑽牛角尖,覺得自己哪裡做得不夠,一股腦向前衝卻只為了滿足別人,從沒有停下來想過自己真正該追求的是什麼。所以才去紐約放空,告訴自己凡事不要再為別人活,更不需要競爭,我只要對得起自己。」

 

HR:現在對所謂酸民、他人的眼光免疫了嗎?
.

「其實我蠻少遇到酸民,應該是因為我的處事態度,像我都形容自己是『時尚界的公務員』,安分守己做好每件工作,絕不浮誇、絕不炫耀。我做這模特兒這行真的太久了,什麼好事、鳥事早就見怪不怪,以前到現在每項成就都是我一步一步努力爭取來的,所以早就看慣成績的高與低,自然不會過度炫耀、過度興奮。」

 

HR:妳認為作為 KOL,對業界或對粉絲的責任為何?
.

「我只傳達我認為正確的觀念。」

「我不太喜歡很多 KOL 塑造『你拿名牌包就可以當網紅』、『家裡超有錢就能去看時裝秀』的假象,這觀念都是錯的。作為意見領袖,其實很多時候連你無心的一句話或行為,粉絲都會覺得『你說的、做的都是對的』,所以我很謹慎評估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我也有很多國、高中生的粉絲,我希望告訴他們:

「沒有『不讀書、不努力就能當網紅』這件事,你有目標,就應該腳踏實地的去規劃,不會有一步登天這種事。」

 

HR:看慣網紅、模特兒生態的妳,長久以來有什麼體悟嗎?
.

「我覺得要認清:
風光只是一時的。」

「你現在看起來狀態很好,但只要說錯一句話、做錯一件事,你未來就很難走下去。我會隨時提醒自己『價值』最重要,這也是為什麼我書名取得很兇(笑),叫《當花瓶又怎樣!你可以是青花瓷!》因為外表會隨著時間消失,只有價值才有可能隨著時間增加。」

「我不希望在這條路上走短短的 6、7 年,我想做我有興趣的事情一輩子。」

「所以我腦袋會不停在思考自己未來的計畫跟短中長期的目標。」

 

HR:妳所說的「目標」是指拍哪家雜誌、去國際時裝周這類的嗎?
.

「不是,這些只是我走向目標的過程而已。我從來不覺得去時裝週有多了不起,一個人不會因為去一趟時裝週就像被鍍金那樣,真的不會。我是想做更多回饋性的事,例如以後開(模特兒)經紀公司、傳達給年輕人正確的觀念。」

「我承認我是有點正義感過剩的人,最一開始真的有想試圖改變台灣時尚圈生態,找一群很酷的人,一起完成很酷的事。但我後來發現……真的很多老鼠屎,真的很多,壞了一整鍋粥,實在是沒辦法。」
.

「所以我現在就做好自己的本分,其他就…..道不同不相為謀。」

HR:時尚界的老鼠屎,是有什麼通病嗎?
.

「把自己看得太好、太偉大;
再來就是貪心。」

「有些在業界很久的人,覺得這樣拍就好了,為什麼還要突破?或覺得這樣才能賺錢,商業就是要這樣拍。但對我來說,這是可以並存,你接商業的工作,同時也不斷精進自己、開發更多不可能。我覺得『安逸』是件很恐怖的事。」

 

HR:妳提到 KOL「價值」的重要性,能否透露平時都如何充實自己的價值嗎?
.

「我訂閱很多 YouTube 的頻道,還有國外品牌、媒體、KOL Instagram 帳號當作日常吸收資訊的方式,然後我每個月給自己的功課就是,買 3、4 本時裝雜誌來研究,看一些新東西。」

「重點是隨時隨地學習,像去國外選貨店,我沒有一定要買東西,但會認真多看、多了解一些設計師作品,每當你看到不認識的品牌,可以先 follow 他們 ig,回家再讀他們的新聞、讀品牌歷史。這些不是為做而做,而是把你的工作融入日常,真正喜歡這件事情。」

「如果你只是把這件事當成工作,我建議你不要做了,因為你只會越做越累,然後腳步越來越跟不上產業的變化。」

 

HR:妳去國外選貨店時,會覺得台灣進的品牌真的有限,大家看的真的比較少嗎?
.

「會,國外確實品牌多很多,但我不會覺得國外的衣服就是好,像我也會買淘寶啊,只要會搭,不管穿什麼都可以。」

「而且現階段,我會比較傾向支持台灣的設計師,例如多穿他們的衣服,教他們怎樣能更被國外看到。」

「現在我更想做一些回饋的事,我不是非國際大牌不穿的人,
因為我就是一個生在台灣的人,
未來也不會想要移居國外,
我很愛台灣這塊土地。
我只希望用自己在國外的經驗或一點力量,幫到台灣獨立設計師品牌或模特兒。」

 

HR:出席國內外的活動時,是否曾因粉絲數、知名度而遭受他人大小眼對待?
.

「一開始一定會,但我就是默默接受。到現在已經對這種現象很習慣了,因為這世界本來就一直在把每個人分階級,更何況時裝界,秀場座位的安排就是一種階級化啊。這些我都覺得沒關係,但我最不能忍受的狀況就是,明明你看秀的座位就被安排在後面,你硬要亂坐、擠到前排去找人拍照裝逼,po 在社群上炫耀、騙人,台灣就是有這種人。」

「我去看秀就是紀錄、看衣服,我不 care 自己坐在第幾排,被排在後面也沒差,能進來我就很高興了,要尊重品牌方的安排。如果你很想坐到前面,你就繼續努力、進步,往前排邁進。」

 

HR:你屬於埋頭苦幹、不多言的人,但在這業界,「默默做事」的人真的有機會被看到?
.

「我近幾年有刻意放慢自己的步調,老實說,以前也是很想紅啊,很急迫想讓大家認識我。但現在見過的世面越來越多,也有一點成績了,我只想好好過自己的生活。」

「我不怕未來的路走得慢,因為細水才能長流。」

「我覺得半桶水響叮噹,越沒有能力越愛講大話,我不會亂講話,不會自稱自己是什麼老師,隨便向粉絲推薦東西,說這東西多好用趕快去買,我不會也不想變成這樣。」

台灣因為地方太小了,在這麼小的圈子得到一點點成就,就開始誇大其詞,我非常不懂這種人。

 

HR:國外的業界情況有比較好嗎?
.

「我覺得台灣業界太急迫去規定、限制一切。像我以前當模特兒,最常遇到的狀況就是廠商很壓榨人,廠商花錢請你來,你就是一直換衣服、拍越快越好,一切都照著他們的規定走,所以常把模特兒的心情搞得很糟糕、攝影師很緊張想趕快完成、妝髮也很難做得精緻。但我在國外工作的狀況是,他們很重視工作的氛圍、環境,每位工作人員都要進入最好的狀態,才能製造出最好的結果。」

「我在國外跟外模聊天時,有曾經來台灣工作的模特兒說,台灣對模特兒很不重視、待遇很差很差,他們很生氣。我一開始覺得『有嗎?』,直到後來出國工作後,才感受真的有很明顯的差異。」

 

HR:所以這也是妳在書中有透露,未來有規劃模特兒經紀公司的原因嗎?
.

「對,但這件事可能不會那麼快成型,因為突如其來的疫情,太多事情受影響,現在什麼都無法確定。我希望在自己完全準備好、狀態最好的時候再來做這件事,會更有力量。」

「像我以前被人家說『不夠格拍國際中文版』,因為是網拍出身的、沒有時尚臉又不夠高,我因此花了很長時間去突破、去擺脫這個標籤。這種狀況當然也會層出不窮發生在其他模特兒身上,在我眼中他們明明這麼有潛力、這麼厲害,可是被別人貼標籤後,慢慢就不敢突破、害怕嘗試很多事情,我希望改變這種陋習。」

 

HR:現在事業和感情都如此有成,妳希望未來還能精進的地方?
.

「口條啊~」

「我的期許是,不希望年紀快要 30,可是講話還像 13 歲。(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