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PEOPLE

專訪 WISDOM® 主理人齊振涵:安逸於現狀,就是造成世代隔閡的原因

WISDOM® 10 年來在台灣時裝產業的地位已無需多言,至於背後的主理人齊振涵,10 多年走來,也已是業界許多人心目中「理想中的大人」。

讀遍各大媒體對齊振涵的訪問,我們也曾與 GOOPiMADE 主理人張晨《Steppy》雜誌主編Ray 交流,不難發現許多新生代總把他們口中的「小齊」當作指標,「作為設計師,希望有天也能達到小齊這樣的高度」、「作為潮流雜誌主編,希望能像他懂的一樣多」……。端看在台灣業界載浮載沈的 20 代創作者、編輯、品牌經營者,在漫長的掙扎與奮鬥中,若有位如浮木般存在的「大人」,或許就是齊振涵這樣的樣貌吧。

透過此篇訪問,HR 將從過去齊振涵青年時期對潮流文化的挖掘,切入他對時下年輕消費族群的見解,再談到未來他對 WISDOM® 家族化的宏圖,以及,他心目中理想的大人。


 

Heaven Raven(以下簡稱 HR):
從小的成長環境、家庭,
對你走向設計或設計風格
有何影響?
.

WISDOM® 主理人齊振涵(以下簡稱 W):「我從小喜歡的東西很喜歡,不喜歡的東西很不喜歡,這反映在我所有的面向,例如朋友、小時候的成績、服裝風格上。對喜歡的東西,我真的可以堅持很久,我是各方面都非常慢熱的人,需要比別人花更長的時間去摸索、學習,所以這樣純粹『喜歡』的心態,是支撐我到現在完成所有事的原因。」


 

HR:你可以說是讀日雜長大的,
過去和現在喜歡的品牌分別是什麼?
看品牌的角度有何差異?
.

W:「我其實覺得差不多,真的。」

「之前很多人問我什麼時候開始對潮流文化感興趣,我會說我的入門一定是運動。以前國中連 Nike 都搞不太清楚,但我實在太喜歡打籃球,所以開始接觸到 NBA 球星與球鞋,例如 Nike 會幫 Jordan 出鞋、FILA 幫 Grant Hill 出、Reebok 會幫 O’Neal 出……你自然而然就對球鞋品牌很熟悉。」

「我記得國中時,我同學穿一雙 Jordan 的 8 代來上學,那是我人生第一次看到這麼特別的鞋,隔一年他穿了 9 代、10 代……我每年都盯著他的 Jordan 新鞋研究,直到好幾年後,我才有了自己的第一雙 Jordan 12 代。後來我很喜歡買一本日雜叫 Boon,充滿球鞋、Levi’s 或一些剛萌芽的裏原宿品牌的資訊,也因此開始讓我對日本潮流文化鑽研越來越深,越看越多雜誌,累積越來越多資訊。」

「我從青年時期開始喜歡的所有元素,球鞋、裏原宿、日本次文化,就是現在蘊含在我的品牌當中的元素。
所以我蠻從一而終,因為有過去喜歡的品牌、風格,才造就現在的喜好。」

Hans Chyi wearing Converse x TheSoloist. Disrupt CX


 

HR:除了日雜,你一直以來
接收服裝資訊的管道?
.

W:「一個是日雜,另一個就是勤跑店家。」

「小時候我會去達新美,以前台灣開始盛行古著時,達新美和美國學校是台灣兩間極具代表性的店,當時古著店會收一些戶外用品,例如 Levi’s、All Star、Patagonia、Arc’teryx…這些現在又紅起來的品牌,其實在我們那年代以前就流行過了。當時很喜歡找店員聊天,聽他跟我們講日本現在流行什麼、日雜上的商品在哪買….這類資訊,所以你跟店員的關係,會影響你有沒有辦法買到好貨。」


 

HR:店員會偷藏好貨,
只把限量款留給認識的人就對了?
.

W:「當然啊,這是從古至今不變的真理。」


 

HR: 最初 WISDOM® Urban Outdoor 風格的起源?
看過哪些雜誌或日牌才獲得靈感,
或自身的經驗?
.

W:「其實一開始 WISDOM®有點像是:市場需要什麼,我們就做什麼。但品牌缺少核心價值是不行的,所以第二年我和夥伴們開始思考:以我們喜愛的 outdoor 單品、細節發想,這些具有功能性的品項能不能時裝化?」

「以前 outdoor 的搭法,是人家一眼就會覺得『你要去爬山哦?』但我希望將戶外的功能性延伸至城市中,所以才奠定針對 Urban 去做的 outdoor。」


 

HR:同樣定調 Urban Outdoor,
但過去跟現在的風格還是有所轉變?
.

W:「早期其實會因為面料、工法技術有所侷限,導致當時的東西看起來會『老』一點,例如用 tweed、毛料、棉料,做出來的單品會比較紳士感、老味會重一點;現在面料升級很多,連帶整體風格更具當代感和未來性。」


 

HR:面料為 WISDOM®一大強項,
幾乎每季都嘗試新開發的面料,
2020 春夏面料的特色為?
.

W:「台灣氣候的濕熱非常誇張,熱的時間又長,我們一直嘗試如何藉由服裝幫助大家更清爽,滿足大家日常的需求。近幾年 WISDOM® 以『讓旅行變得輕鬆又有型』來體現 Urban Outdoor,在不同城市、切換不同氣候的旅行時,服裝能幫助穿著者快速適應環境。」

「至於今年春夏,我希望用更親膚、透氣、快乾、抗皺、抗撕裂的面料,這是 WISDOM® 十幾年來最輕薄的一季。像我身上穿的 T 恤是新光紡織新開發的涼感材質 SHINCOOL;外套則是半透織物製成,非常薄卻非常耐磨,很適合戶外活動。」

All clothing by WISDOM®, cap by NIKE


 

HR:除了台灣,WISDOM® 也進軍
上海、東京、香港等地,
中日台三地的市場特性有何差異?
.

W:

「日本是新東西進來,他們不會被潮流牽著走,能內化成自己的風格。」

「台灣或中國,比較像為追求單品而追,不那麼在意如何去搭出自己的風格,反正只要身上有那樣最紅的單品就好了,這導致你可能有一件很好的外套,但不懂如何融入身上其他單品,顯得有些突兀。」

「但這現象未來絕對會改善,因為資訊交流太頻繁,網路有太多穿搭 sample 可以參考,幫助人們漸漸找到屬於自己的樣貌。」


 

HR:造成普遍日台風格內化能力
差異的具體原因?
.

W:對於風格內化這件事,日本人從幾十年前就一直在做,直到現在內化成為他們自己的文化。過去他們很崇尚美國文化,例如牛仔、紳士服、嘻哈文化,於是將這些美國服裝文化轉變、融入當地傳統的工法或特色,重新詮釋為符合日本的全新樣貌,再將這樣的新風格傳遞到全世界。」

「相對來說,台灣至少慢了日本 20 年,他們服裝歷史的發展就是比我們早,這時間差距是無法改變的。」

「另一點在於『市場』,日本的時裝市場很大,對於設計師的支持度與接受度都比台灣高很多,台灣市場比較小,懂(服裝)的人可能就佔少數,這需要更多時間讓服裝文化慢慢普及。」

「還有環境養成,我實在很不喜歡這樣講,但老實說,你自己仔細觀察街道、建築,在台灣就是擺脫不了一些很詭異的設計。」


 

HR:你提到年輕人為追單品而追,
看到別人有就想衝,但你們
年輕時的心態其實也是一樣?
差別只在於你們跟隨的是
日雜和店員,而現代年輕人
跟隨的是網紅?
.

W:「對,其實想要擁有一件單品的心態是一樣的。」

「但差異在,現在年輕人就是非這個配色不可,因為這是名人穿過的,心態像是『我只要有這樣東西就好』、『我要你認得我身上這是什麼牌的』;可是以前我們比較像:我想要這個單品,但希望配色能跟多數人不同、更特別,只在某些限定區域販售的配色,我想在相同的物件上跟人做出區隔,或者,我可能買不到這個品牌的特定單品,那我想辦法利用別樣類似的單品或品牌取代,試著創造出自己理想中的風格。」

「這只是每個世代對潮流單品追求的方式不同,毫無優劣、高低之分。」


 

HR:你對「台牌」(服裝品牌)的標準?
.

W:

「對我來說,現在沒有所謂台不台牌、日不日牌,你做的所有事都是面向全世界的,我也想登上國際版面,想讓我的衣服被全世界的人看到。」

我最不喜歡用『我是台牌』這件事去綁架消費者,說『你是台灣人,你不支持台灣品牌的話,就是不愛這塊土地,不愛我們自己的設計』,可是如果我真的做得不好,憑什麼要別人支持我?這也是我希望自己能不斷進步、突破的原因,因為我想競爭的是世界上其他品牌。」

「當然,創品牌的初期還是必須在這塊土地扎根,善用在地的資源,例如 WISDOM® 現在用的布,其實和 The North Face、Nike 都是一樣的,那我們該如何做到國際化,該如何往目標前進,這比較重要。」

「畢竟現在創品牌太容易了,你註冊一下,印幾件 T 恤在 IG 上賣,就能叫品牌,所以重點在於:你想做的是怎麼樣的品牌、定位、市場,這跟台不台牌無關。」


 

HR:近期疫情對 WISDOM® 的進程和計畫有何影響?
.

W:「相較於其他國家,我們在台灣政府有所作為的情況下,即使預期的銷售有掉、成長趨緩,但基本上生產、新品進度沒有太大程度地影響,因為我們的工廠和基地都是在台灣。主要是大型的活動,例如三月台北時裝週、八月底的活動,都被取消或延期。」


 

HR:疫情過後的時尚業界將有何轉變?
.

W:「這段期間有個現象是,本來體質就不是那麼健康的品牌,例如說賺快錢,在這個時間點會很傷,甚至被淘汰;若本來品牌營運的體質是健康的,這段期間反而會有更多時間思考未來的方向。」

「同時也很考驗品牌對實體與線上轉換的能力,像這次我意識到線上消費的重點在於『速度感』,這是近幾年線上銷售決勝的關鍵點,所以我未來會提升 WISDOM® 物流、出貨的速度;相對的,實體消費體驗則必須更具備專業性,讓消費者的體驗更被照顧、被認為來到實體店面是值得的。」


 

HR:10 年(今年邁入 11 年),
對 WISDOM® 代表了什麼?
.

W:

「10 年對品牌的意義是 ——
知道什麼事能做,什麼不能做。」

「以前你搞不清楚,這也做看看、那也做看看,現在你會很清楚什麼事情不要碰,什麼事你一定要很勇敢地堅持下去,只要方向是對的,就應該要被實現。」


 

HR:同樣這 10 年,
對你個人而言的意義呢?
.

W:「以前,自己思考的時間太短、太過急躁,急著去衝卻沒有想到後果,說真的,也沒有感受過什麼後果,所以想做就做,那做了一半又會想要縮,這躊躇不前的狀態反而對公司是最傷的;現在,你明辨是非的經驗值提高,因此判斷的準確度、速度也提高,你幾乎能預期到每項決策的結果,那既然決定要做,就全力去完成。」

「再來,10 年會讓你很清楚自己品牌的核心價值。以前是一下缺資金、一下哪裡發生問題,就想盡辦法急著去補救,可是有些救急的方法根本不適合公司,結果你卻在這件事花了很多時間,到頭來反而什麼都沒得到。走過這 10 年,其實讓我們內部決策的方向一致也很明確,現在的重點就在於如何將這些經驗傳承給後面的員工。」


 

HR:你說過很欣賞川久保玲、
Nigo 將時尚品牌打造成涵蓋
消費者生活的商業帝國,
WISDOM® 未來會想要變得
「生活化」、「帝國化」嗎?
.

W:「會。這也是我近幾年開始往不同層面拓展的原因,想嘗試藝術創作、實驗空間、咖啡…..等,多跟不同產業的人接觸,思考『WISDOM® 未來還可以有什麼不一樣長大的方式?』那多角發展之餘,同時也保有 WISDOM® 最原始的核心,這對我來說是很挑戰,但也非常好玩的事情。如何讓品牌進入到消費者生活的周遭,發展到這個程度後,未來我們每個面向的產品,消費者都會想要。」


 

HR:目前多面向的嘗試,
WISDOM® 的受眾迴響如何?
.

W:「說真的,近一兩年(接受度)才比較好。」

「森 3 給我最大的感觸是,以前台灣做服裝跟策展、文創產業的連結度真的很低、很低,做服裝的人永遠自己在玩自己的東西,有些做文創的人不認為穿衣服(打扮)是什麼重要的事。在台灣,這些領域被分得太開了。」

「所以我跟格子、忠宜都努力想搭起橋樑,試著整合我們各自的受眾,讓服裝、設計等各面向的事物能夠很自然地融入生活。」

森³ SUNSUN MUSEUM 為齊振涵、格式創辦人格子、卵形 oval-graphic 平面設計師葉忠宜所成立的實驗性展覽空間,4月23 日將推出全新展覽「森³⁶⁵ NIPPON 」。 photo credit 森³ SUNSUN MUSEUM Facebook


 

HR:最後,你心目中理想的大人,
是怎麼樣的呢?
.

W:

「永遠保持玩心,永遠對這個世界充滿好奇,好奇會驅使你看得更多、接觸得更多、學得更多。」

「永遠不要讓自己滿足於現狀,覺得『該停了』、『我的生活可能就是這樣了』,這就是造成世代隔閡的原因,你永遠都瞧不起新一代的人,因為你不了解、不知道他們在玩什麼。」

「對上個世代要尊敬,對下個世代要保持好奇。像我可能算中生代了,我們身上一定有一些好的 know-how 或經驗,如果我不跟年輕人分享,他們又像我過去一樣單打獨鬥,那環境怎麼進步?」

「日本之所以能保持好的傳承,是因為他們老一輩和年輕一輩可以玩在一起,可是台灣像我玩我的、你玩你的,我永遠都看不起下一代,不應該是這樣。我多活你 15 年,有些對你來說是全新的東西,我自然能理解這東西是怎麼發展出來的,所以如果我們有好的交流,那一定能產出不一樣的結果,維持這樣的心態,環境才能越變越好。」

 

附錄:2020 Spring/Summer X.02
.

 


Special Thanks/ WISDOM®, WHITEROCK Store
Interview by Heaven Raven
Photo by Manchi Che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