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NEWS

無論飾品帽子還是 Rimowa 包包,Dior Men 2020 春夏都是最該存錢投資的一季

柔和如棉花般色彩,這似乎是巴黎時裝周一個超「顯眼」的流行現象,在 Dior Men 也不例外,為了讓這個曾經「不起眼」的「Monsieur」再度輝煌,Kim Jones 每一季都在卯足全力讓 Dior Men 成巴黎必須欣賞的一場秀。

 

Dior 與藝術
.

「當我回顧 Dior 先生的人生,我不單是在看這間時裝屋,其實 Dior 先生藝術策展的時間遠超過當設計師的日子。」Kim Jones 表示,Christian Dior 除了在時尚圈有著重要地位,其也是首位展現達利 Salvador Dalí 重要作品的人,這重要的歷史意涵,與 2020 春夏 Dior Men 的超現實主義相互呼應。

「對我來說,真實性是關鍵,正因為如此,人們才能去理解,我認為年輕一代享受著他人所給予的知識,可所能看到的歷史有限,」Kim Jones 受訪時說道,「我所有朋友的小孩如今都在從現實生活中了解事物,而非在從網路上搜尋,他們甚至會去閱讀書本找資料,很多事很都在慢慢變化,而且是往好的方向前進。」

 

藝術家 Daniel Arsham 的「擬考古學」
.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Thank you Mr. @dior. @mrkimjones ❤️

A post shared by ARSHAM STUDIO 3019 (@danielarsham) on

Dior Men 本季的藝術家,請來了 Kim Jones 的好友 Daniel Arsham,這位擅長「物質轉換」的創作者,將一些大家習以為常的事物加以侵蝕、溶解,他與 Dior 的淵源,除了前 Dior Homme 創意總監 Hedi Slimane 曾請他來做過更衣間外,2011 年,他也曾為 Dior 做過櫥窗設計。

對於時尚界過往即逝的流行來說,Daniel Arsham 所呈現的是一種能長存未來的經典,兩人第一件做的事情就是參觀過往典藏,包括 Dior 先生的舊辦公室,他們都受到同樣的東西所吸引,像是辦公室中的電話、時鐘、自傳以及馬鞍包,藝術家取之「風化」,如同 Kim Jones 所做的,挖掘過去的經典,並將其現代化。

Kim Jones 告訴 Highsnobiety 表示:「和 Daniel Arsham 一起工作非常有趣,因為他是從未來的角度去看待事物,而我看待一個系列則是從 50 年後它會如何去想,並思考有關品牌的經典及往後的影響。」他的想法很單純,便是希望能和 Dior 先生(若他還在的話)也會有興趣的人合作,讓雙方能以新的方式創作,這也是吸引 Daniel Arsham 的原因。 

 

「當我創作這些系列時,我一直會去思考在 50 年後 Dior 展中會如何呈現,所以能為品牌進一步創造經典是非常重要的,而不單只是個系列。」— Kim Jones

 

Kim Jones 很堅持花了非常多的時間在構想這場秀,我想要整體非常簡潔乾淨,所以帳篷基本上是全白,就像我的宇宙一樣。」Daniel Arsham 表示,「進到這空間所展示的是 Dior 先生的辦公室,當然這是經過我的藝術重新詮釋過的,有種遺跡在此時此刻重現的感覺。」

ps. 為什麼秀上會是這樣的粉色呢?其實不止,還有藍色、橘色以及紫色,因為藝術家 Daniel Arsham 本身其實是色盲,在使用「特殊眼鏡」之前,他的作品都只是黑灰白,但 Daniel Arsham 其實不在乎觀眾眼中的作品是什麼顏色,因為更喜歡作品在自己眼中所呈現的樣子。

十大真相:Daniel Arsham / Snarkitecture

 

Dior 先生的辦公室和伸展台
.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A look at the @Dior show set designed by artist Daniel Arsham. ⁣ ⁣ When guests arrived at the venue they walked through a room inspired by founder Christian Dior’s office, dotted with the kind of petrified objects that Arsham referred to as future relics. ⁣ ⁣ Known for his immersive exhibitions featuring objects that look like they have been salvaged from the past — a concept he has dubbed “fictional archeology” — and for his collaborations with brands like Adidas, Arsham designed the set for the show and also worked on the collection itself.⁣ ⁣ In an echo of the weathered look of his art works, the runway — dotted with giant eroded letters spelling out the name Dior — will literally decompose during the show. “The floor of the space where the models will be walking is actually made of sand that has a gradient from white to pink, and as they walk through it, they’ll disrupt the perfect gradient and they’ll leave this kind of trace in the ground,” Arsham explained.⁣ ⁣ Tap the link in bio for more of the exclusive interview. ⁣ ⁣ Report: @jdiderich .⁣ ⁣. .⁣ ⁣. #wwdfashion⁣ #dior

A post shared by WWD (@wwd) on

「這不是基於一個特定的場所,靈感有來自 Dior 先生巴黎的工作室、南法的房子,還有他個人像是在辦公桌講電話、繪圖的相片等數種概念合併而成。」Daniel Arsham 告訴 WWD 表示,「我們選擇了不同的元素,並重塑了一些物件,它們在這系列當中代表著經典,像是時鐘,它如今仍掛在 Dior 巴黎的工坊當中。」

 

「很多作品都有著分崩離析的質感,但同時,他們也是在成長。」— Daniel Arsham

 

伸展台的呈現就如同一個科幻的考古場景,DIOR 四個巨大的字母雖受到侵蝕,但依舊豎立著,「地上的沙子實際上底部是白沙,在用粉紅色的沙蓋過,所以當模特兒走過時,他們會破壞那層平衡,留下足跡。」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 J’ADORE DIOR 💖🌸 #SUMMER20

A post shared by Emanuele MC (@emanuelemc) on

 

Dior MenKim Jonesx Rimowa
.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Something is cooking … 👀🧳💼🎒

A post shared by A.A (@alexandrearnault) on

日前 Rimowa 執行長在與 Kim Jones 的合照中就賣了一個關子,他說:「Something is cooking.

根據 Vogue Runway 報導,很少有人能像 Kim Jones 那樣旅行(在秀後幾個禮拜他將造訪倫敦、摩納哥和南非納米比亞),身為 Rimowa 的代言人之一,他無疑是那位最符合將行李箱升級資格的人,正如 Rimowa 執行長 Alexandre Arnault 告訴 Vogue Runway 那樣,「我認為 Kim Jones 是能完美詮釋 Rimowa 的人,因為他就是不斷前進並且從旅途獲得靈感的人。當想到要和時尚設計師合作,我認為 Kim Jones 就是最合適的人選。」

2020 春夏的 DiorKim Jones 上呈了後背包、手拿包、香檳箱,這些都帶有 Dior 的經典花紋,雖說還是有傳統大小的行李箱,但重點則是在旅行的配件組上,「因為我一直都在旅行,所以我很喜歡具有功能性且好使用的物件,並非單純旅行打包用,也可以用在不同的地方。」Kim Jones 表示,「我們做了一個小的手拿包,你可以當腕錶盒、珠寶盒或是單純放你的護照和手機。」

photo by Eva Al Desnudo for Highsnobiety

「這 Logo 印花實際上是 1960 年代 Christian Dior 因第一個行李箱而發明的,所以它也包含了品牌的歷史並為該時裝屋創造新的歷史。」

.

「這整個系列是一起發想的,我們所做的一切就是要同步進行,否則這就不是真實,而我不喜歡虛偽。」— Kim Jones

 

ps 1. Alexandre Arnault 透露:「顧客最常告訴我們的一件事就是,他們很愛 Rimowa,可品牌偏偏和旅行最可怕的部分 — 機場 — 有關,是否品牌能提供什麼能在旅行期間穿/戴/用的呢?畢竟一旦抵達目的地,行李箱就是躺在飯店裡而已。」所以,恭喜所有品牌的 VIP,Rimowa x Dior Men 的生活配件實用系列誕生!

ps 2. 月前 Rimowa 也和 Daniel Arsham 合作了一個「被侵蝕行李箱」的藝術作品(限量 500 件,還上蘇富比拍賣)

 

Dior 的報紙和手繪印花
.

Dior Men Men’s Spring 2020

photo by Eva Al Desnudo for Highsnobiety

2020 春夏,另一個經典被拿出來復興了 — John Galliano 時期的「報紙印花」,對,這不是 Demna Gvasalia Balenciaga 的「創意」,其始於 6070 年代的流行花紋,而前 Dior 創意總監 John Galliano 2000 秋冬高級訂製服系列上將其變成經典時,這背後有著流行文化的力量,尤其是《慾望城市》女主角二度將它穿上電視螢幕,這已快 20 年前的設計,如今又重回 Dior 伸展台。(ps. 亦是 John Galliano 買下了大部分 Kim Jones 聖馬丁畢展系列,他曾告訴 i-D 當時還蠻不爽的。

 

John Galliano 對我的影響非常深遠。」— Kim Jones

 

19 秋冬秀上出現的 Moulage 高訂技法依舊延續,其靈感便是來自 1955 年攝影大師 Richard Avedon Dovima 所拍攝的與馬戲團大象合影「Dovima With Elephants」。

根據資深評論家 Tim Blanks 的報導指出,品牌另一個亮點是京都和服工匠的「手繪」壁紙花樣(toile de jouy),「Kim Jones 將這令人讚嘆的工藝用在 Tee 上,其平易近人的造型,在他的客戶及對高級訂製工藝熱愛之間取得了平衡,也正是這樣的精神,讓這些服裝證明自己絕對能出現在 50 年後的展覽當中。」 Kim Jones 告訴 WWD 表示:「這每年只能生產 10 件。」(Only 10 of those can be made a year.)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LOVE MAGAZINE(@thelovemagazine)分享的貼文 張貼

 

Dior Men 2020 春夏,這是「淺藏在過去的美」
.

Daniel Arsham Crystallizes the Classic New York Yankees Cap

photo by Eva Al Desnudo for Highsnobiety

如何將 Daniel Arsham 的作品轉變成一個完整的系列是項挑戰(畢竟過往那都是藝術藏品),可毫無疑問 Dior 工坊做到了這點,Stephen Jones(帽飾設計師)解構了棒球帽,而 Yoon Ahn(珠寶總監)則讓(Daniel Arsham 版本的)Dior 先生自傳和籃球形手錶架濃縮成了小吊墜。

Daniel Arsham 表示:「和 Dior 這樣的時裝屋合作,他們展現的是最高工藝的展現,當第一批樣本來到我們工作室時,那完全是令人驚艷的,因為我甚至無法說出那是如何被做出來的,這是一件特別的事,不知道你有無感覺到,當中有一股魔力存在。」

男裝評論家 Alex Fury 英國《金融時報》評論道:「眼前一切幾乎可以回溯到另個時代,其難能可貴到如今只剩下極少數的品牌能夠做出這樣高層級的服飾,Kim Jones 的訂製夾克帶著絕對的精緻,那軟柔垂墜無疑是追求頂級西裝的 Dior 消費者會欣賞的。」

「這場秀證明了一點,看似腐朽的事物在有才能的人手上也能起死回生,事實上,這些過往讓這場秀更顯永恆非凡,Dior Men 最終創造了能吸引觀眾的精美事物,無論他們是年輕或是年長。」最後我們想說的是,Dior Men 這季的鞋很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