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PEOPLE

專訪余文樂刺青師 Josh Lin,「沒有設計空間的作品,我寧願去打臨工」

2017 年,余文樂身上的刺青受到不少媒體關注,而幕後功臣就是來自台灣的紋身師 Josh Lin

這件事對他來說重要嗎?「就 IG 粉絲變多而已。」Josh 聳肩帶過,比起紋身師,我們更覺得他是哲學家,IG 上除了作品集精彩,你還可以瀏覽他的限時動態,像是「自由從來就不是我想做什麼就能做什麼,而是我不想做什麼,能拒絕什麼。」啟發性十足。

回到工作,他說:「我的眼界很小,每天就是在做這 10cm x 10cm 的大小。」

但這小圖有著大學問,有關人、符號、情感以及糾結,訪問期間最印象深刻的是這句:「人生不太可能全黑或全白,我覺得灰是最漂亮的(莫非你是 Thom Browne?),以寫實的圖案來說,只要把照片放在電腦調成高反差就能定義出物體,但情感是藏在灰階裡,介於中間的才是最有價值的,人在中間掙扎的過程就是最美的地方。」16 年的紋身路,是如何修道成仙?


..

Heaven Raven(簡稱:HR):當初怎麼會想當刺青師?
.

Josh Lin:「以前我的養成跟古時歐洲很像,一個畫家帶著一些學徒帶起來,那時候我國中,老師住在苗栗山上,洗澡還要砍柴的那種環境,我就覺得自己的路跟別人不太一樣。」

「從我有記憶以來,就是在畫畫。」
.

「這特質很明顯,從小就很愛畫,我媽媽看我好像很喜歡就送我去畫兒童畫,學水彩、書法,然後進一步學鉛筆、石膏像、油畫。我的休閒娛樂就是畫畫,週末會拿著油畫布和畫具去公園畫圖,現在回想會覺得蠻怪的,一個小孩子沒人逼你,也不是交作業,幹嘛這麼愛?」

「其實大家常問我說,你是不是很喜歡畫畫?但這無關喜歡、療癒,你無法用喜歡或愛來形容,單純就是想要畫更好,想要突破。有人覺得跑步療癒,但奧運選手會覺得跑步療癒嗎?他做這件事情就是必須得做。可到了高中我就完全排斥畫畫這件事。」


…..

排斥畫畫?
.

「因為高中開始覺得為什麼不能做其他事,到底是誰規定我一定要畫畫,然後就罷工不畫了。大學的時候我就故意不選和設計、藝術有關的,因為在想以後出路時覺得畫畫沒有未來,我就很排斥這件事情,持續非常多年,也順便摸索自己還能做什麼。」


.

之後怎麼回來的?
.

「當兵的時候遇到了一個學長,我在裡面做美工,學長(現在在當旅行作家)就跟我講:『我覺得你該當藝術家。』我醍醐灌頂,因為從沒人跟我講過這句話,退伍後就開始一邊唸書一邊思考如果當藝術家要怎麼維持生計,也因為蠻喜歡紋身的,考上台藝大後,就去當學徒(4 年),開始工作到現在 16 年。」


.

什麼契機讓你大紅?
.

「第一個比較被大家認可的是在澳洲,得了一個黑白素描的冠軍,但當時寫實黑白素描在亞洲幾乎是沒什麼人在做,這是歐美比較擅長,亞洲這邊很少。這會引起不小迴響是因為,通常亞洲紋身師都是以自己的文化為題材,而我算是第一個以寫實紋身得名的亞洲紋身師。」

「第二次印象比較深刻是在倫敦紋身展(當時全世界水準最高的紋身展),大概 2012 年,當時能參加這個展的,全亞洲曾經參加過的不超過 10 個,我覺得我想去那邊看看,就跟我的模特兒(歐帝斯)一起去了。」

圖片來源:歐帝斯’s instagram

「第一天什麼事也沒發生,到了第二天就有人想要拍歐帝斯,覺得他頭好酷,也好奇他身上有什麼刺青,脫了衣服之後就引起很多人圍觀,引起會場騷動,他幾乎沒辦法移動,十公尺距離要走半小時,就那兩天,我們就登上了歐洲最有名的紋身雜誌,在英國的朋友也說你們上報了,這些都是雜誌寄回台灣後才知道。」


.

可以跟我們分享和英國皇室紋繡大師 Dawn Cragg 學習的經歷嗎?
.

「工作會遇到很多客人,有些是要蓋疤的,七、八年前,有一個年輕女生因乳癌開刀,有注意到她乳頭跟一般人不太一樣(這是經過乳房重建程序,植一個軟骨),乳暈的顏色是醫生以紋身方式做的,我自己覺得可以做得更好,就萌生了可以做這件事的念頭。」

「前幾年,我注意到一位紋身老師(Dawn Cragg),因為八仙塵爆事件,她看到新聞就來台灣幫傷者做復健(透過紋身技術讓沾黏的肌肉纖維放鬆),她也是專門用紋身來重建傷者外觀,基於憧憬,就寫信跟她聯絡去英國學習。」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我常常在想紋身能夠給人什麼 為了尋找這個答案 我到了距離英國倫敦兩個小時車程的城鎮找了我的英國老師Dawn Cragg MBE 並且和他生活一陣子當他的學徒 Dawn Cragg 是她的名字 MBE是她在白金漢宮獲頒英國騎士勳章冠上的稱謂 80歲的她是這個世界上第一個使用紋身技術修飾疤痕 協助乳癌患者重建乳房的人之一 所有有關人們外觀的項目他都做 舉凡紋眉 紋唇 乳頭重建 燒傷遮蓋 特殊化妝 燒傷大面積傷疤復健 玻璃眼珠 手工義肢 為了跟病患溝通她甚至精通手語來方便溝通 在英國皇室的邀請之下她在哈里街(Harley Street)擁有了全世界第一間工作室幫助人們重建傷疤與乳癌重建 哈里街(Harley Street)的歷史悠久 擁有全世界最頂尖的醫生團隊進駐 從南丁格爾到幫助喬治六世克服口吃的羅格醫生、惠靈頓公爵以及前首相邱吉爾的醫生都曾在那邊工作與居住 在我當他徒弟的期間 我們做了修復疤痕 乳頭重建 除紋身 並且更進一步的學習古老的用針技法 很開心有這個機會能夠學到這麼多東西 結束時老師跟我做了約定 他要我答應她今後一定要用這些技術繼續幫助需要幫助的人 帶著老師給我的認可證書我畢業了 證書上標示哈里街(Harley Street)代表著我接下她的傳承繼續往前走

A post shared by 𝕵𝖔𝖘𝖍 𝕷𝖎𝖓 (@joshlintattoo) on

「那老師很酷,已經 80 幾歲,最早以前,她是美容師,做久了就會遇到燒燙傷遮蓋,她就開始想如何更進一步,延伸到乳房重建、紋身遮蓋疤痕..等,因為有很大的貢獻,就被封為爵士 MBE。她在倫敦哈里街有工作室,這條街代表著最高水平的醫療,只有醫療執照的人才能在這裡執業,而她是唯一一位被英國女王特許沒有醫療執照能在這開業的人。」

ps. 倫敦哈利街(Harley Street),是百年醫療街,護士之母南丁格爾和《王者之聲》的語言治療師萊諾羅格都在這條街上開設診所過。


.

那余文樂呢?
.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一夜見到好多好朋友

A post shared by 𝕵𝖔𝖘𝖍 𝕷𝖎𝖓 (@joshlintattoo) on

「因為倫敦紋身展,有些在英國唸書的香港人發現有個亞洲人做素描做得不錯,多年後,有人臉書私訊我說:『你好,我是一個香港人,很多年前在英國看到你,有個朋友叫阿樂想紋身,我跟他推薦你,可以嗎?』我就答應了,又過了一陣子,有個帳號叫余文樂的人傳訊說要預約。我也沒太在乎這是誰,這已五六年前了,對我來說就是工作,我也不會跟大家到處講我刺了余文樂。(但為什麼 2017 年才被報導?)因為媒體看到他的刺青就去調查,發現是我刺的,但我從來沒有炫耀過。」

「名氣就像黃金盔甲,重到你無法拿來打仗,其實我沒有很喜歡。」


.

但這沒有為你帶來更多的效益?
.

「就 IG 粉絲變多而已啊,就這樣。應該說,余文樂找我之前,(在沒有偷懶每天都工作的狀態下)客人就要等一年,余文樂報導後他們要等兩年,一樣是要每天工作,對我來說沒區別。」(據說現在要等三年)


「我就是做我自己喜歡、擅長的事,提供對方想要、我也喜歡的,在中間達成一個協議,紅跟不紅沒有差別。」

.
.
當然
Josh 也服務過其他藝人,但他說:「我不消費我藝人朋友,紋身是很私密的事情,可能別人紋的是家人長相或名字,你怎麼知道他想被人知道,所以我從來不講。我都稱客人是『最熟悉的陌生人』(或是『兩人世界』),或許我們不會在路上聊天,但一天相處八小時一定會聊些什麼,很多人都會問我跟藝人有關的事,我都回不知道。」


.

是否社群對這產業有帶來什麼影響?
.

「我覺得紋身會解禁跟流行有關,又社群影響流行蠻大的,幾乎各行各有都有被影響。」


你會怎麼定義自己的風格?
.

「我常做是黑白素描,寫實,具象,也做蠻多教堂彩繪玻璃的東西。」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𝕵𝖔𝖘𝖍 𝕷𝖎𝖓(@joshlintattoo)分享的貼文 張貼


「我覺得技術是全世界最簡單的事,就是練就有,跟把手臂練粗是一樣的,你一條線畫不直,畫一千次絕對會比一百次直,這是正比,你想要多強就是看你花多少時間。」

 


.

你覺得紋身所蘊含的意義是?
.

「隨著時代改變,紋身有點不太一樣,以前比較象徵自由,社會對紋身的反彈比較大,接受度也比較低,所以以前想紋身的人,多半有他非做不可的理由,他們必須要改變,過另外一種人生,每個人的理由不一樣,越以前這種反彈越大。」

「以前要紋大圖的人也比較多,和現在區別很大,也因為紋身解禁,每個人都可以很輕易擁有,但又不想改變自己的身體,所以現在小圖比較流行。」


.

紋身有流行現象嗎?
.

「其實有,十幾年下來每一段時間流行什麼都不一樣,因為近年來包容度高,所以小圖開始風行。但現在已不好預測下一波流行,資訊太多元,每一種風格或是圖案都有很厲害的人在做,等於一個紋身師就有自己的風格領域,可紋身愛好者自己身上不會只有一種風格的圖案,以前資訊不夠發達可能有風格獨大,但現在不會。」


.

有辦法去評論一個紋身的好壞嗎?
.

「當然還是會有一些基本的好壞,像線直不直或墨有沒有暈開基本的,如果是專業紋身師不會犯這種失誤,撇除最基本的,如果對方喜歡,那就是好紋身。」

「我沒有覺得不適合的紋身,若雙方喜歡就是適合,紋身是個人的事情,有誰規定人的鼻子一定要長什麼樣子嗎?」


.

你的靈感來源是?
.

「看手機,看圖,但我覺得靈感這東西很妙,為什麼需要去找呢?因為我過去也曾經歷過,所以我知道什麼叫『找靈感』,但現在已經過了,專業的人其實不會缺靈感,他們可以很快的把事完成。


.

台灣有帶給你什麼靈感嗎?
.

「台灣是一個很酷的地方。像歐帝斯,他超級像墨西哥人,我們出國別人也以為他是墨西哥人,問題是,他從來沒有去過墨西哥。我覺得台灣酷的地方是,可以做到不是墨西哥人但又能弄的這麼像,我後來發現是,因為我們背後沒有文化包袱,所以我們可以無視時空間地任意挪用,用嫁接方式把它變成自己的,我覺得這就是台灣的文化,你可以變成任何人。」


.

有想過未來會想要推出自己的品牌嗎?
.

「憧憬過,但我不覺得自己做的來。」


.

如果有球鞋品牌來找你合作,
你會怎麼設計?
.

「紋身不單只是設計圖案,紋身看的是人體。我自己有一個『教堂理論』,就是一個人就是一座教堂,我們則是受委託的藝術家,教堂要先建好,才能根據內部構造設計,你不能為了一幅設計好的畫而改變教堂,如同希臘人把人分成三等份,頭以上是智慧、胸膛勇氣,腿是勞動。所以,每個軀幹都有不同的語彙意義,肢體本身也是符號,致使圖案一定要符合人體特性,也要顧慮到視覺。」

紋身一直不是單方面的工作,是兩個人同心協力,畢竟誰要在自己身上刺一個無關的東西?若說要設計球鞋,就會用上述這樣的模式去思考。」


.

有人生座右銘嗎?
.

「要選擇自己喜歡的事去做,因為如果你不喜歡,遇到困難你就會懷疑放棄。如果你喜歡,即便遇到困難你也會繼續,然後最後大家就會說,你好有毅力噢,其實不是毅力,單純就是喜歡而已,我覺得這件事情最重要。」


.

如果不當紋身師會想做?
.

「可能會當作家或是視覺藝術家吧,我蠻喜歡插花的,或是陶藝,因為對人生就是如鯁在喉,所以會要找個媒介來不吐不快。」

Josh Lin 的雕塑作品


.

給想當紋身師的年輕人建議是?
.

「請正面、耐性,我覺得現代人缺少耐性,而紋身(和技術)是需要耐性養成的,工作時間也長,無法求快,正面會讓你身心比較健康,還有做人處事也很重要,記得要管好自己的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