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PEOPLE

川久保玲的商業經,「若公司只靠 Comme des Garçons 主線的話可能已經倒了。」

如果說皮件珠寶品牌賣得是工藝,那川久保玲賣得就是則是創意,對於當前產業來說,毫無疑問她的帝國已在無人之巔, 奉她為神的人也不在少數,如今 Comme des Garçons 50 歲了(1969 年生),旗下擁有 18 個品牌。業績?就去年她跟 Vogue UK 的專訪是得知 3 億美元;方法?「創新。」

眼前的是一篇她與《WWD》總編 Bridget Foley 的對談,玲姐不像是過往那個被稱為寡言的人,甚至分享對於時下某些現象感到的無奈,而以下是我們整理的重點:

 

1. 50 年來的日常

「你們所謂的成就並不等於我所在做的,因為這那背後需要日復一日的磨練和堆疊,每天都是新的一天在做相同的事,所以我根本沒時間回顧。當你們跟我說品牌 50 歲時,我回頭看到的只有數字,但對我來說這不會是某種經歷,而是每日研尋的過程。」

「它並沒有像發明家創新所帶來的光彩,反而是門苦差,會隨著時間推移變得越來越困難,因為創造的越多,餘下能被創造的就會越少,每一回的難度都會越來越高。」

為什麼川久保玲希望你沒事就去 Dover Street Market 晃晃?

 

2. 究竟對她而言,創新是什麼?

「起初是因為找不到我喜歡的風格,所以我開始製作起了衣服,這一切更像是意外,因為我從未有過『想當時尚設計師』的那一刻。」

「對我來說,我不是時尚設計師,我把時尚當作一門生意,我從未覺得『我是一個時尚設計師』,我只是用它來當作媒介,如同我上述所說,就是一場意外。」

「當公司越來越成功時,我理解到堅持『做出從未出現過的服飾』這價值,能夠做出一番事業,而自那時開始持續到現在。」
.

「必須強調,我從未想過要以(做出從未出現過的衣服)為主要目標來成功經營一間公司,那只是企業形象,而真正的方式則是所有其他的一切,若是以(做出從未出現過的衣服)為核心要素來看的話,我不覺得我是成功的,因為那賣得不是很好,我並沒有實現這方面的目標,如果我們只靠 Comme des Garçons 主線系列,公司可能已經倒了。」

 

Bridget Foley:是否起初的目標是成立一間讓服裝能純粹專注在藝術層面的公司?

「那是一個理想,但我從不覺得這是可行的,可漸漸的,我改觀了,但若無當初那樣子的實際,就不會有如今的這一切,從一開始就不可能會成功。」

Bridget Foley:所以,你是否開發了一種獨特的模式,為商業化的產品提供大膽創意的保護傘?

「這一切是自然的過程,漸漸地,我需要擴展業務,我知道這是一個很好的方式去成長,從核心價值去延展,讓其它支線也有著自己的概念,所以這是一個自然、緩慢的成長過程。」

Bridget Foley:您第一個所謂的『商業』品牌是?

「或許第一個是 Homme(1978)和 Tricot(1981)系列,然後之後是 Comme des Garçons Shirt(1988),過往還有 Comme des Garçons Robe de Chambre(已結束),它們各自都有特定的概念。」(ps. 有關成立男裝是商業考量這點川久保玲並非第一次說。)

川久保玲Comme des Garçons 3億美元業績的秘密「我們賣的不是衣服,是創意」

Bridget Foley:你是如何開發和行銷每一個支線品牌?

「在尋找一個能夠擴展公司的品牌時,我首先會想到是主系列難以觸及的領域,之後,每個品牌都會是完全不一樣的東西,這就像填充隙縫,提供我們所擁有的。有很多東西是公司的秘密我無法透露太多,但如你所見,每個品牌都有自己的概念。」

Bridget Foley:「是否有有想要增加品牌?Comme des Garçons 業務上還有要填補的地方嗎?」

「我必須去找到一個,但我現在想不到,或許下個品牌的概念不一定是放在產品上,或許是一種販售方式,或許是一種不同的拓展方式,不一定都要弄一個新品牌,也可能是一種全新的零售方式。可以確定的是,我的公司是創造、製造和銷售,因為如果你沒打算賣掉的話,那麼做出來也是無用。」
.

「不只是在產品層面,而是有關你如何販售它,所有其他的元素在這過程都有可能成為新的,或許新的東西將不會是在網路販售,或許是在有別於傳統模式的不同環境或氛圍下販售,或許這是一個不同的過程,不同的行動,我會希望接納所有可能性。在每一個階段中,從起初構想到實際販售,裡面每一層我都可能要去思索新的執行方式。」

 

Comme des Garçons 2019 F/W,「我從未用過顏色作為主題,對我來說那只是改變事物的一種工具,起初使用黑色是因為這個主題在時尚產業從未使用過,所以那成了我想做的一種主題 — 也就是新的事物,但現在,因為黑對時尚來說已不再新,我需要不同種類的工具。」

 

4. 有關 Comme des Garçons Play

「我記得很清楚,系列的主題是『無關設計』,我必須找到一個圖像能象徵這個品牌的個性,如同 Lacoste,我當時說『我想要做出我自己的鱷魚』。」

「我們和波蘭藝術家 Filip Pagowski 合作,他在 Play 系列之前就已在主線合作過,在 2000 秋冬女裝,我們給了一些龐克的概念,他則用刀片做出一些設計,有一次,當他寄給我相關主題的圖像說:『親愛的川久保玲,這是我的作品和主題。』然後他就把愛心放上去了。」

「這就像招牌,也是一個意外,我們沒有要求這樣的設計,我就只是單純注意到,然後回說:『噢,這很好,或許能拿來做點什麼。』」

 

5. 當初來到巴黎

「為了擴大業務,我認為在巴黎辦展是個不錯的想法,首場系列(非 Runway Show)是在飯店辦的發表會。」

「這不算是從零開始,畢竟我在東京就辦過秀,當時已有傳言說有些日本設計師的設計蠻棒的,甚至有一些外國的專賣店專程飛到日本來,也因為這樣我認識了一些人,當時他們就對我說:『為什麼你不來巴黎?』所以這一切並不是突如其來的想法。」

「我記得和當中有三個人很要好,我想說的是這些人現在已不存在了,過往業界有著非常棒的人,像來自(洛杉磯知名選貨店)Maxfield 的(創辦人)Tommy Perse、(倫敦知名選貨店)Browns 的(創辦人)Joan Burstein、Marisa Lombardi,他們眼光非常的好,都有著獨特創意的店舖,不像現在很多店家,過去的人真的可以找到好,而且是有創意的東西,眼光真的非常棒。」(ps. Joan Burstein 已於 2010 年辭世,她是倫敦時尚產業最舉足輕重的人物之一,除了是第一家引進 Alexander McQueen 的店舖外,她還把 John Galliano 的畢展系列全買了下來。)

Tommy Perse & Joan Burstein

「也是他們鼓勵我來到歐洲,我印象很深刻是他們以前在做的事情是跟我一樣的,我們都在試著創造出新的模式並提供給消費者從未看過的東西,我非常敬佩啟發我來到巴黎的他們。」

Bridget Foley:為什麼你會覺得這樣的人已不復存在呢?
.

「或許是因為社群媒體、或許是現在的人已不敢冒險,還有產業現在的速度,我們現在已沒有足夠的時間和精力去投資在某樣新的或是沒看過的東西上,這解釋了為什麼這樣的人已不存在,如今是金錢世界,一個凡事都看獲利的世界。」

 

「我們只是盡力而為(這邊我們指的是 Prada 和她),我確實感受到有少數人在挖掘新事物,這是一個循環,所以我想保有希望未來會有更多這樣的人,因為如果沒有創造的需求,那麼人類就不會有進步,這點是必要的。

 

6. 有關 Dover Street Market

「我曾在很多特別的地方做過 Comme des Garçons 快閃店(當時叫 Comme des Garçons  Guerilla 游擊戰,在還沒有快閃店這概念時,川久保玲率先發想),我想要找一種新的零售方式,而單純開另一間 Comme des Garçons 無法滿足我,我想做一些與百貨和專賣店不同的東西,隨後出現了 Dover Street 的想法。」

川久保玲(Rei Kawakubo):十大真相

Bridget Foley:能進入 Dover Street Market 的門檻是什麼?

「我覺得唯一的標準就是你也是要有相同思維的人:你有著非說不可的話,非說不可的故事,你必須要有遠見,不一定是要跟我們一樣,可你必須要有想法,這才是我們想要合作的人。」

「有關這點最主要的是,如果有人在裡頭其他的地方販售,那種將不同種類的人混在一起,大家的想法相互激盪,這勢必會產生出更和諧的新事物,一加一會大於三。」

「我原計畫是為了創造出混亂的美,我們有在 Comme des Garçons 的員工,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銷售方式,但透過將大家混在一起,在錯置的過程中也許會有新的東西出現。」而有關聯名,川久保玲說這概念和 Dover Street Market 一樣,「對我來說唯一有意義的聯名就是當別人做我們無法做到的或是我們做別人無法做到的,將這些事物結合變成一個更和諧的結果。」

資料來源:https://wwd.com/fashion-news/fashion-features/the-originals-rei-kawakubo-on-the-genius-grind-12031373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