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PEOPLE

專訪東京 Archive 名所 Empty R__m:不懂 Archive 沒關係,我走遍世界不就為了讓你們懂嗎

過去曾在巴黎、紐約、倫敦、首爾舉辦快閃店的 Empty R__m,本次,受 Alice Lawrance 主理人 Will 與 Ne.Sense 主理人 Michael 之邀,首度進駐台北,帶來 Number (N)ine, Raf Simons, Undercover,  Maison Martin Margiela, COMME des GARÇONS, Dries Van Noten 等經典 Archive 之餘,也為台北注入東京獨到而精深的服裝文化底蘊。

難以否認,對年輕人而言,Archive(指設計師早期或關鍵時期的經典,而現已停產的作品)似乎不這麼「流行」,致使在東京知名 Archive 選貨店 Empty R__m 來訪臺北前,我們也很好奇,看不懂怎麼買?

但訪問過後,不難發現主理人 Yuta 不認為 Archive 是只專屬「時尚精」,反而是說,「不就是為了讓更多不熟悉 archive 的人了解,我們才在全球做 pop-up 不是嗎?」對他們來說,Archive 猶如一種次文化或品味信仰,透過快閃店來吸引更廣泛的群眾。

(由左至右)Alice Lawrance 主理人 Will, Empty R__m Yuta 與 Ne.Sense 主理人 Michael


 HR:之前都是在各大時尚大城舉辦快閃店,
這次來到市場較小的臺北會不會有所擔心?
.

Yuta:「一開始聽到進駐台北的邀約時,其實心裡有很多疑慮。就像你提到的,我們過去只走訪大城市,會擔心這些 Archive 在台北的接受度如何,但因為有 Will 和 Ne.Sense 協力合辦,最後才決定來台北試試看,希望藉由活動推廣 Archive 文化給更多人。」


 

HR:這次來台北的貨(據說有六百件)
是誰選的?為什麼會選這些品牌?
.

Yuta:「我每次都以自己的想法,觀察當地人的喜好、風格等等,針對每個城市選出合適的單品,從我現有的這些設計師品牌中,調節出貨的比例。那這次,Michael(Ne.Sense 主理人之一)有提出希望來的 Archive 可有更多歐系品牌,如 Raf Simons、Margiela,所以針對台北的選貨我有把歐系品牌拉高比例,輔以 Undercover 為主的日系品牌。」

Yuta 介紹 Undercover 1999 S/S 欺眼印花系列


 

HR:Will,台灣常被戲稱時尚沙漠,
為何這次想邀請
Empty R__m 來?
.

Will:「我是不知道大家有把台北叫『時尚沙漠』這回事(笑),但確實比起其他城市沒那麼蓬勃。我相信 Michael 和我的出發點是一致的,我們做這次計畫是希望能藉由自己的一點力量和我有的資源,讓更多好玩的事情發生在台北。」

Archive 對很多年輕小朋友可能還不熟悉,有的單品甚至比他們還老,所以透過這次活動,讓更多年輕族群親手摸到、看到、穿上,我覺得是蠻有意義的。


 

HR:你們算是不斷在第一線接觸
熱愛時裝的顧客,比起追流行熱度,
你認為年輕⼀代懂
 Archive
的魅力和價值嗎? 
.

Will:「我本身看這些 archive,是我年紀還小、還沒有經濟能力的時候,完全無法碰觸到的東西,所以自然有崇拜、有渴望的成分寄託在 archive 身上。」

「至於那些年紀比我還小的人,他們對 archive 的距離又更遙遠,但這跟他們懂不懂、瞭不瞭解背後的價值,是兩回事。」

「懂或不懂 Archive 的吸引力,我認為無關年紀,在於個人取向。有的人就是不喜歡 Vintage,永遠不穿二手衣,那偏偏有的人就只穿舊東西,不買新品。」


 

HR:聊聊當初 Empty R__m
的創立過程?
.

Yuta:「在學生時期還沒什麼錢,我喜歡透過網拍、東京的古著店收集喜歡的設計師單品,一開始喜歡 Undercover,後來有段期間愛上 Margiela 這類歐系的,現在則是鍾愛 The Soloist 或西部牛仔風格的 vintage。」

「主要契機是大四時,我朋友去倫敦留學,我想不如把自己這麼多的收藏拿到倫敦賣看看,沒想到效果很不錯,到快畢業時,朋友引薦我給 Nubian 的老闆,他有興趣投資我在做的事,並把 archive 事業發展得更完整,也才有了 Empty R__m 的誕生。目前我們沒有實體店舖,只在各大城市舉辦快閃和網路販售。」


 

HR:未來規模若要擴增,
沒考慮設立實體店面?
.

Yuta:「目前來說,還是偏好以 pop-up 的方式走訪各個城市,但我想過要建立一個專屬藝人、名人來的 showroom,只針對部分客群,不對外開放。」


 

HR:各城市每次只停留 3-4 天
但一次要帶上百件
,難道不會不合成本?
.

Yuta:「美國是完全不用擔心,因為他們現在很瘋日本設計師,就像歐美品牌到亞洲就是比較貴,同理,亞洲東西到歐美價格當然就高,且款式也少,就變得熱門。美國的消費力絕對可以 cover 成本,甚至賺錢,這也是為什麼過去我們只選大城市,消費力夠、人口數龐大、也有 Archive 的風氣,所以其實到現在我們都是賺錢的。」


 

HR:那通常如何定價呢?
.

Yuta:「基本上以我自己的判斷和經驗定價,畢竟做久了,你大概都自然知道價格落在哪。」


 

HR:可難道不會被人挑戰
定價太高等問題嗎?
.

Yuta

「說實話,無論怎麼做,一定都有人覺得貴,但只要我還賣得動、賣得出去,就無需在意這些聲音。」


HR:你們各⾃對 Archive 的定義為何?
第一件讓你們感興趣的收藏是?
.

Michael:「我認為是被時尚圈認定『大師級』的設計師所留下的東西,才能稱之為 Archive,通常意義非凡、數量少、很難取得。像這次 Empty R__m 帶來的一件 Raf Simons 塗鴉大衣,我就很想買回家裱起來,我覺得 Archive 是沒有必要穿的,把它當成藝術品比較好。」

Yuta:「我第一件擁有的 Archive 已經忘了(笑),因為一直不斷在買。」

「我對 Archive 的定義是,只要一樣單品往後仍有被後世討論的價值,值得不斷被討論的細節、設計,就足以被稱為 Archive。」

Will:「這個詞很難定義,沒有一定哪個年代才能稱之為 Archive,見仁見智。但我個人認為,設計師跟其他領域的藝術家合作,這會是很珍貴的點,或這是設計師本身的第一季或最後一季,這種關鍵系列也能成為 Archive。」


 

HR:你也覺得買 Archive
是為了放著欣賞?
.

Will:「對,我有時買回來會連拆都沒拆,就是捨不得穿。像 Yohji 的白襯衫我怕穿了會髒,我就連拆都不拆,但這是衣櫥一定要有的,或 Rick Owens 大衣,我也都沒在穿,但這些我也都不會賣掉,因為我覺得每個設計師都有他必收的單品。」

「絕對不賣的一定是 Undercover 的 Archive,像今天穿的就是 Undercover 1994 年公開的第一個系列,這系列全球有幾件我不知道,但這件我相信 Yuta 也一定沒有看過,我在東京看到以後就覺得一定要買下來。」


 

HR:有看過你過去的報導說,
你偏好收藏日本設計師作品,
有川久保玲、⼭宅一⽣、
高橋盾、宮下貴裕等⼈,
為何山本耀司較少?
.

Yuta:「很簡單,因為 Yohji 就不是我自己常穿的品牌,單純就是他不合我的風格。」

「我選的貨一定要符合我的喜好,如果進了我自己不是太熟悉的品牌,我也沒有信心能推薦給我的顧客。」

「其實我個人也是有幾件 Yohji,但比起其他日本設計師真的喜愛程度有差。」


 

HR:不少設計師的作品
到後期甚至引退後才開始價格翻倍,
如今有哪些設計師作品,
讓你們覺得「值得投資」?
.

Michael:「我選 Kiko Kostadinov。我喜歡他衣服很怪,很難穿、剪裁很獨特的單品,我很看好他。」

Kiko Kostadinov:十大真相

Yuta:「The Soloist,宮下貴裕在做的事真的和別人很不一樣,完全沒在管流行市場走向,大眾接不接受,他就是做自己想做的傳達給大眾。」

從Number (N)ine到TheSoloist.,進入宮下貴裕的搖滾異夢

Will:「其實我們朋友間都分兩大派,一派是高橋盾派、一派是宮下貴裕派。這兩個設計師檯面上是好朋友,但其實品牌間還是競爭關係,很常拿來被比較,即使他們 Pitti Uomo 一起辦秀,Showroom 也都一起,但主要其實都是 Undercover 在幫忙 The Soloist,The Soloist 基本上是沒有錢的,公司規模很小。所以每次談到這兩位,他們(宮下貴裕派)都說服不了我(高橋盾派),我也說服不了他們。」


 

HR:所以你是 Undercover 派?
.

Will:「我是絕對,Undercover。反而我覺得兩人的等級已經是完全不同,雖然都是大師,但就設計的才華,宮下貴裕是不可能跟高橋盾相提並論的,高橋盾是在做全新的 silhouette,Soloist 就是把原有的一種風格轉化自己的,他不是從 0 開始。」

「對我來說,川久保玲、高橋盾、Rick Owens、Margiela 這幾位都是從無中生有,真正創造一種文化。」

「不是說,喔我從西部牛仔得到靈感,就用現有的造型去轉換成自己更精美、更特別的設計,這是普遍設計師在做的。但像 Rick Owens 世界上沒人能取代,他是創造新輪廓,甚至個人文化出來的人,這種就是大師。」

「老實說,Soloist 做衣服真的沒有話講,沒辦法挑剔任何細節,那個包邊、做工絕對是處理到極致,但工藝面上,好像大家做得到極致,而設計面上,你有沒有辦法真正感受到衝擊,又是另一回事。」

「像我小時候,看到高橋盾 2004 年的秀叫做『溶解』,每一對模特兒都是雙胞胎,一個人穿正常輪廓,另一個人穿溶解後的服裝,那時候看到覺得,這創意…..你怎麼有辦法?(拿手機找圖)你看,你不覺得這個人就是天才…..就是天才,真的。」


 

HR:最近他不是又重新做這系列?
.

Will:「對,他 2016 年有把過往的系列重新復刻,但那對我就沒有價值。」


 

HR:所以你覺得他近年
的作品或方向有改變嗎?
.

Will:「有變更商業。」


 

HR:你們覺得,如今的 hype
20
年後能成為
備受追捧的
archive 嗎?
.

Yuta:「這很難講,當然是很有可能,雖然我自己不是喜歡 hype 的人,但他們有他們的受眾。」

「不知道現在追逐 hype 的這些人,未來是否會成為玩 Archive 的人,我想都是有可能的。」

Michael:「其實我覺得很多人討厭 Virgil,但說實話我覺得他蠻厲害的,不論那些設計是不是他做的,他至少肯定是個厲害的 marketing 天才。他從一個做街頭、contemprorary 的,變成做最高等級的 luxury。而且看他 LV 每季的表現,我覺得都很明顯地在突破。」

我覺得只要有一天 Virgil 不在 LV 了,我想他這段時期的作品,以後應該是 Archive。」


 

HR:如今 hype 是否扼殺了時尚設計?
.

Yuta:「我覺得反正喜歡 hype 的人就去追他的 hype,喜歡原創、喜歡 OG 設計師的人,也不會被這些流行所影響,所以就各走各的,受眾本來就是不同的族群。」

Michael:

「就我(主理人)的角度,我反而覺得做 fashion 你就是要達到一定程度的 hype,你才有所謂收入,在我看來,hype 其實是件蠻厲害的事。」

「雖然我自己不會買那些牌子,但我會去了解他們hype 背後的消費心理、行銷學等等,我希望我們(Ne.Sense)不用像這些品牌一樣爆紅,但要穩穩地成長。」

Will:「我覺得 hype 跟 logo 是綁在一起的,不論什麼品牌只要有明顯 logo 的設計,就會是熱賣款,但玩 logo 不是壞事。」

「你想這些設計師要把 logo 做到這麼值錢,相信經歷過很多努力。近期連川久保玲、Undercover、山本耀司,甚至 Margiela,都直接把品牌擺出來,回歸基本,就是要賺錢,這沒有不好。」


 

HR:Grailed 曾貼文酸說「有些人買了一件大概才三年前的 Tee,就突然變得像『我喜歡 Raf Simons,但我更偏愛 archive。』在裝作時尚達人的同時,卻一大堆日本設計師名字不會念。」你們怎麼看待這種買 archives 只想追「時尚達人」標籤或「ig 讚數」的現象?
.

Yuta:「對這種人我完全不以為意(笑),第一我身邊沒有這樣的人,第二,看 Instagram 不準,要真的見面、聊過才知道,這人是不是真的喜歡 archive,是不是真的了解。」

Will:我覺得 Instagram,你只要多滑他幾張,你大概就知道是不是有料。


 

HR:但你都怎麼破解
一個假時尚人的 Instagram?
.

Will:「看這個人是否從很久以前開始,陸續一直有在紀錄這些服裝相關的事,再加上,看他的生活型態。」

「喜歡服裝的人不可能只喜歡服裝,不 care 生活,不聽音樂、不看電影,這都是連結在一起的。」

「你不可能去一個服裝設計師家,他家具全都是平價傢俱;去一個室內設計師的家,發現他都只穿快時尚,這不太合理,你看 Steve Jobs 雖然永遠穿一件,但就永遠是 Issey Miyake。」

Michael:「我反而覺得有料的人,其實不會刻意經營自己,他在社群就還是在做自己,不刻意炫耀,有的經營的越用力,就越容易暴露自己,你就大概知道他的 level。」


 

HR:Will 向我們透露,ASAP Bari、吳赫等名人都曾是你們的顧客,有哪次名⼈來訪的經驗讓你特別印象深刻的嗎?
.

Yuta:「GoldLink 是我印象最深刻的,他本身是對服裝真的有了解,而不是因為想買而買,他甚至帶了自己的造型師來,看了很久、看得非常仔細,這是我對他印象最深刻的。然後 Ian connor、ASAP Bari,也是對服裝頗有研究,所以他們來,你能感覺得出來他們很用心在檢視你選的貨。」


 

HR:像這些 archive 這麼稀有,
你會比較希望,賣給懂的人嗎?
還是不懂也無所謂?
.

Yuta:

「沒差。不懂的人,買了之後也會查或做功課,自然就懂了,也有可能就此踏入 archive 的世界也說不定,也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我才持續在全球各地做 pop-up。」


 

HR:最後,可分享⼀下
這次聯名 Tee 的重點嗎?
.

Michael:「我們的想法是,利用這件 T-shirt 傳達說如何在時尚圈成功,我們給了 5 個 Tips。」

Will:「對,以這為主軸,然後我們兩邊互相交換意見,關於圖的配置、文字安排的想法等等。」

Michael:「其實我們這次稱之為紀念 T,單純希望大家來參加活動能留一個紀念,就像參加演唱會買紀念 Tee 的概念而已,所以單價也特意拉得蠻低,希望大家輕鬆的入手。」

 


EMPTY R _ _ M Taipei Pop-Up

11/22 7pm-9pm、11/23 1pm-9pm、11/24 1pm-6pm
Ne.Sense|台北市信義區基隆路二段52號1F

 

Interview by Heaven Raven
Photo by Ne.Sense Team
Special Thanks / Empty Room, Ne.Sense, Alice Lawra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