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真正的時尚編輯的真心話 Part 2


從Vogue Runway主編Nicole Phelps、法國服裝工會主席Ralph Toledano、栗野弘文、以及 Thom Browne,對於時尚產業的成功失敗、創意與商業面,他們依舊有話想說。

Nicole Phelps(Vogue Runway主編):「大部份的客人不想要創新的設計,像是放大的輪廓或是衣服上多出第三條袖子,他們只想要能吸引別人來跟他們上床的衣服。」


Thom Browne:「時尚產業的商業面總讓我沮喪,經銷商來挑選系列的時候非常非常的保守,又在價格上斤斤計較,他們怎麼能夠走到Showroom然後講些不該講的事… 我不該把話講這麼白但這真的讓我感到失落。」


Camille Bidault-Waddington(造型師):「如今根本沒人在管Balmain怎樣,但Olivier Rousteing變成了Instagram的IT人物後,讓這個時裝屋有了生存的理由,(繼Christophe Decarnin後)再也沒人討論過Balmain的衣服,人們在討論的是這個品牌的形象,像是Kardashians家族、派對,還有Olivier Rousteing而已。」

Robin Schulié(Maria Luisa品牌經理):「看看Christopher Kane, Nicholas Kirkwood或是J.W. Anderson這些年輕品牌,企業投資了大量的金錢,絕不會允許它們自然成長,內部的期待太高,高到可能對品牌來說是災害。這些品牌在企業投資前便有在賺錢,他們有各自的金主,但無法承受賠錢和逆成長。當得到大企業投資時,品牌瞬間快速成長,開始展店、拍廣告做行銷,但原本有在賺錢的這些牌子開始賠錢,因為營收不符企業投資,和當初所期待的不合,我不禁好奇他們何時才會碰壁。」

Ralph Toledano(法國服裝工會主席):「對一個小設計師來說,以Haider Ackermann為例,其時裝秀比LV辦的要來得重要個一千萬倍,因為對小設計師來說,一場時尚秀可以成就你也可以毀了你;但對精品品牌像是Louis Vuitton而言,時裝秀就像是蛋糕上的櫻桃一樣,蛋糕才是重點。雖說櫻桃也是重要,但就只是蛋糕的一部份裝飾罷了。」

Nicole Phelps:「我們都知道如果寫出些關於廣告商品牌的負面評論,對方電話就會打來了,這就是人生。」


Nicole Phelps:「在首爾或是南法辦秀著實吸引人,但最終這不是用來驚豔編輯們的。精品大牌做這件事只是用錢替顧客們創辦一場體驗之旅,貴婦們飛到這個異境之地看秀,期許著能有什麼特別的招待。對她們來說,買件150萬的洋裝就像平常人早晨買咖啡來喝一樣。明白點說,他們的錢多到花不完,無論何時都可以買高單價的洋裝,但這樣為期四天的時尚派對之旅,能有美麗的模特兒和名演員相伴,卻可以讓她們感到無比尊榮。」


栗野弘文:「我們近期關了許多在機場和車站的店,當初在設點時是希望讓人有United Arrows是國際品牌的印象,但後來發現的是,United Arrows的客人並不喜歡品牌過於普遍,他們不希望我們像Starbucks一樣。過度曝光在時尚不是一件好事。」


相關連結:來自真正時尚編輯的真心話 Part 1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