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STORY

所以,Met Gala 何以被稱作「時尚奧斯卡」?

2020 年五月的第一個星期一,紐約大都會博物館沒有眾星爭奇鬥豔的場景,也沒有絡繹不絕的媒體及觀眾,誰想像得到,這個已在紐約舉辦 70 多年的盛會,今日卻是一片寂寥,不勝唏噓。

即便今年活動正式取消,在疫情籠罩紐約市的當下,Anna Wintour 仍透過影片鼓舞大眾,邀請曾於晚宴演出的英國樂團 Florence + The Machine 再度獻唱,她對鏡頭摘下墨鏡後讀出引言:「對千百萬人來說,這是個哀戚艱難的時期,Met Gala 無限期延期的決定,根本不足以比擬。這次疫情讓人們體認到『社群』的重要性,我們需要彼此,我們必須得比從前更加團結、凝聚一心。」

.
不管你是否只在乎紅毯上的爭奇鬥豔,抑或是各式名人話題,不可否認地,Met Gala 背後的文化意義遠比表面上看起來還多,透過以下幾點,帶你一塊了解 Met Gala 從何開始,以及今天它何能成為首屈一指的時尚盛會?

 

01. Met Gala 究竟是什麼?
.

The Met Gala 又稱 The Met Ball(全名 The Costume Institute Gala),最早自 1948 年開始 CFDA 創始人一手策劃,後來由美國版 Vogue 和 Harper’s BAZAAR 兩本時尚雜誌輪流舉辦,到了 1995 年,自主持棒交給美國《Vogue》總編輯 Anna Wintour ,這場宴會便成為時尚界最重要的年度盛事,每年邀請知名時裝設計師、歌手、好萊塢明星、商界領袖以及文化界人士共襄盛舉。每一位到場的嘉賓都必須得到 Anna Wintour 的欽點,每年主題都是時裝史上的重磅話題,獨家媒體、神秘的晚宴與高昂的票價等都標榜了 Met Gala 在名利場的浮誇地位。

Met Gala 約 1960 年

Anna Wintour, Clarissa Bronfman, and Annette de la Renta, at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s Costume Institue Gala, 1995

 

02. Met Gala 只是名人走紅毯的時尚派對?
.

Met Gala 不僅是場派對,正式來說,這是大都會藝術博物館時裝學院(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s Costume Institute)的募款晚會,自從和 Vogue 聯合主辦以來聲勢日盛,由 Anna Wintour 主導,便成為紐約最著名的時尚盛事之一。

即便 Met Gala 表面看似奢華無度,其實在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的所有部門中,唯有服裝學院需要自籌資金,也意味著若要成功推動 Met Gala,需要自己去籌募資金。2016 年的主題展覽〈Manus x Machina〉籌得 1,350 萬美元;2017 年的主題展覽〈Rei Kawakubo/Commes des Garcons〉募得 1,200 萬美元;2018 年〈Heavenly Bodies: Fashion and the Catholic Imagination〉更是有史以來時裝學院訪次最高、大都會藝術博物館訪次前三高的一次,也募得八位數以上的鉅額資金。然而,今年由於疫情影響,Met Gala 也透過 A Common Thread 平台為時尚產業停滯期中掙扎的人們募資。

2016 Met Exhibition: Manus x Machina Fashion in an age of Tech

2017 Met Exhibition: Rei Kawakubo/Comme des Garçons Art of the In-Between

2016 Met Exhibition: Heavenly Bodies: Fashion and the Catholic Imagination, photo via MET

 

03. 你以為 Met Ball 是 Anna Wintour 發起的?
.

Met Gala 最早在 1948 年,由時尚公關 Eleanor Lambert 創立,晚宴最初成立目的為替新成立的服裝學院募款,相較於今日五花八門的活動安排,最初僅是紐約眾多的慈善活動之一,第一場晚宴甚至僅有晚餐的形式,而每張門票僅需 50 美元(當今票價已躍升為 25000 美元,而且一票難求)早期與會者均是紐約上流社會或時尚界的成員,活動均辦在 Waldorf-Astoria、中央公園和 Rainbow Room 等熱門場所,也逐漸為這場活動抬高聲勢。

1962 年創辦 CFDA 的 Eleanor Lambert,為紐約時裝界的核心人物, photo via WSJ

到了 1972 年,Met Gala 迎來首次巨大改變,自 Vogue 前總編 Diana Vreeland 接任大都會博物館服裝學院的特別顧問後,晚宴的內容開始變得豐富且更加以名人為導向,如首屆便以〈The World of Balenciaga 〉為題,更邀請到傳奇女星 Elizabeth Taylor、普普藝術大師 Andy Warhol、Elton John 和 Cher 等人,甚至連當時第一夫人賈姬也是座上賓,並將派對移師大都會博物館舉行,也開始替學院募資,奠定日後晚宴的架構,也讓 Met Gala 的輪廓更加清晰,讓原本的上流聚會有了「The Party of the Year」的美名。

Diana Vreeland

Diana Vreeland 接手後的第一屆 Met Gala〈The World of Balenciaga〉

1974 年,自 Diana Vreeland 接手 Met Gala 後,活動變得更加以名人為導向,除了最初的募款晚會外,更多了時尚文化的深度意涵, photo via Getty Images

 

04. 2020 Met Gala 停辦,我們錯過了什麼?
.

因疫情影響, Met Gala 官方自 3 月 16 日便宣布無限期推遲這場年度盛會,而近期 Anna Wintour 正式聲明,今年 Met Gala 因『全球健康危機』而取消。

.
即便無緣觀賞本屆紅毯的星光熠熠,每年 Met Gala 主題依然是話題所在,而今年迎來 MET 創立 150 週年,策展人 Andrew Bolton 先前揭曉本屆主題為《About Time: Fashion and Duration》(關於時間:時尚與雋永),將探討各種經典元素在時光遞嬗的時尚歷史進程,他向 Vogue 說道:「時尚與時間有著不可磨滅的聯繫,不僅體現並代表了當下的時代精神,也隨著時代變化而發展。考慮到我們所處的時代,這是一個更合適的主題。」

主題的靈感來自女性主義作家 Virginia Woolf 的小說《Orlando》,而 1992 年電影《美麗佳人歐蘭朵》(Orlando)更以此改編,講述主角 Orlando 從 16 世紀跨至 20 世紀,由男性轉變為女性的過程,由外型超脫性別的女星 Tilda Swinton 演繹,開啟一場充滿衝突掙扎的時空之旅。

在電影中,隨著歷史演變的服飾令人著迷,包含了 18 世紀的洛可可風格、19 世紀的維多利亞復古女性風情、與 20 世紀的現代服裝,也因而啟發策展人對於 2020 Met Gala 主題的靈感。此外,曾獲諾貝爾文學獎的法國哲學家 Henri Bergson 對於時間擁有獨到見解,同樣也推助了 Bolton 確定了今年的主題。

Andrew Bolton 說道:「那是一個奇妙的場景,在那兒,Tilda Swinton 穿著 18 世紀法國女性的長袍進入迷宮,當她穿行時,突然轉而身穿 19 世紀中葉的連衣裙,並重新出現在 1850 年代的英國。這就是我的靈感來源。」

展覽原為期兩個月,將展出自 1870 年以來,代表著不同時代女性時尚的 160 套服飾,其中的 70% 來自館藏,而 30%是特別為 150週年所準備,如今預計將自今年10月至 2021 年 2 月於大都會博物館展出。而紐約大都會博物館館長 Max Hollein 表示:「這場展覽將側重於時尚轉瞬即逝的本質,用快轉、倒敘的方式,揭示時尚如何同時是線性、也能是循環性,而展覽的型態並不會全然按照 150 年來時尚發展來排序。」

2020年,Alexander McQueen 創意總監 Sarah Burton在象牙白亞麻連衣裙中引用源自 19 世纪的羊腿袖,搭配黑色拼接細節, photo via US Vogue

1986年,山本耀司(Yohji Yamamoto)的解構主義作品Victoriana,與過去維多莉亞時期的女性衣著對比, photo via US Vogue

 

05. 想出席 Met Gala 有多難?
.

Met Gala 可不是財大名氣響就能參與的盛事,估計每年與會人數約 650 到 700 人左右,若想進入會場,必須本身為正式受邀或是自費買票入場的嘉賓,包含時尚、藝術、電影、音樂、上流社會的著名人士,一旦受邀,便象徵著你帶有一定的社會影響力,也算是地位的宣示。(但如果沒被邀請,你就是還不夠大牌。)

2018 Met Gala, Katy Perry 與 Rihanna

每年的出席嘉賓名單均由 Anna Wintour 與每屆的榮譽主席決定,隨著中國在全球時尚市場逐漸變得舉足輕重,也可看見 Met Gala 上的諸多轉變,如 2015 年首度出現中國風主題,2017 年邀請到亞太區頗負盛名的時尚科技投資人余晚晚擔任榮譽主席,便是看上她在國際時尚界的深度耕耘。

(左至右)Anna Wintour, 余晚晚, Andrew Bolton

此外,除了正式邀請的嘉賓外,贊助品牌通常會買 1到 2 個桌子,邀請與品牌友好的 VIP出席,這同時也是很多亞洲明星得以在這類國際活動亮相的途徑,例如楊冪過去曾被 Michael Kors 邀請,卻未出現在官方公布的相片集之中,主要原因正是她並非由主辦方本身邀請,只是由品牌方邀請,可見想成為 Met Gala 的座上賓並非易事。

 

06. 廁所比紅毯更精彩:社交媒體和攝影禁令
.

據悉,Met Gala 場內明定不允許拍照,而這禁令的起源,始自 Anna Wintour 為防止盛宴中發生的一切外洩,早於 2015 年便對來賓執行了社交媒體和攝影禁令。

即便如此,設下限制就是為了讓人鑽漏洞用的。

2017年,社群女王 Kylie Jenner 在洗手間以一張 17 人大合照自拍打破攝影禁令。 至今,許多名人嘉賓依然在偷拍隱密的 IG 照,而主辦單位自然也是拿這些巨星們沒轍。

另一點則是不允許抽菸,洗手間也因而成了眾星雲集的社交場所,各大明星們都會聚集於此抽菸、聊天,除了氣氛更為放鬆愜意,也少了許多媒體的關注,比外場正經八百的晚宴多了些話題性。先前美國 Vogue 更特地請來攝影師 Cass Bird 為大眾捕捉在 Met Gala 開始前的名人身影,可見到許多名人較為自然的樣貌。

2016 Met Gala, photo via Cass Bird/US Vogue

2016 Met Gala, photo via Cass Bird/US Vogue

2016 Met Gala, photo via Cass Bird/US Vogue

2016 Met Gala, photo via Cass Bird/US Vogue

 

07. 少數為在世設計師舉辦的個展:川久保玲
.

「川久保玲定義了我們這個時代的審美。」—— Met 策展人 Andrew Bolton

2017 年特展《Rei Kawakubo/Comme des Garçons Art of the In-Between》難得為在世設計師舉辦個展,而上一位享此殊榮的是 1983 年法國設計師聖羅蘭(Yves Saint Laurent)。

74 歲的川久保玲創立 Comme des Garçons,被視為過去40年來時裝界最重要、且最具影響力的設計師之一。在該年展覽中,展出約 140 套的女裝設計,包括了川久保玲設計生涯中最具代表性的幾項作品,而時間維度更是跨越從 1981 年在巴黎展出的第一個系列,直到近期的作品。當中作品依「東西方」、「男女性」、「過去和當下」分組,展示了川久保玲對美、品味和時尚的創新詮釋。

1980年代,川久保玲以挑戰傳統為特點,將獨特的東方美學發揚光大至全世界,除了以獨特的設計理念模糊了藝術和時裝的界線,更打破了眾人對於時尚的認知,因此被譽為「時尚的拓荒者」,這也是為何 Met Gala 2017 想藉著探討跨越領域及維面的藝術,向這位帶領時尚翻閱新篇章的設計鬼才致敬。

 

08. 下個主題預測
.

今年錯過了大都會(Met Gala)成立的 150 週年,感到遺憾的大家都希望能夠從今年的展覽得到有關未來的線索。

對於往後展覽的走向,Andrew Bolton 說道:「考慮到當前的時尚產業及引起關注的主要原因,維持永續性絕對是最重要的。」

「目前正在進行中的展覽將利用了大部分收藏,但這仍然是一個展覽,我們期望與時尚真正發生的事情有關,實際上也與文化有關,」Andrew Bolton 認為,我們需要設立一個主題能善用舊有收藏,而不是不斷產出。「說穿了,這有點像是看待我們所處的時代,涉及快速、即時及循環性的概念,而業界人士正試圖透過某種方式解決這些問題。

Andrew Bolton, photo via BoF

在這樣艱難的時刻,紐約的時尚人士或許明白服裝產業的本質及價值更顯得脆弱,為保留 Met Gala 初衷, Vogue、CFDA 與 Tom Ford 攜手籌辦了 A Common Thread 基金,用於資助受疫情影響的時尚工作者,協助時裝產業上游到下游的慘痛損失。Anna Wintour 說道:「這場盛會遠不及這些仍在發生的悲痛和遺憾。不誇張的說,我們冒著失去這一代人的風險,為了讓這些仍然抱著夢想的年輕一代重新站起來。」

然而,即便 Met Gala 2020 取消已成事實,這場疫情也促使時尚產業開始反思,關於未來、環境與資源的各種面向,並再度賦予這場年度盛會更多意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