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PEOPLE

在你手上是廢物,在她手上就是高級雕塑 — 專訪厚紙板藝術家 Laurence Vallières 

出生於加拿大魁北克的紙板藝術家 Laurence Vallières,最初在大學主修純藝術,接著因緣際會到美國洛杉磯參與藝術交換生企劃,開始專精於陶瓷雕塑。直到 2012 年她在蒙特婁籌辦展覽時,渴望創作更大型、更雄偉的裝置藝術,因此將念頭轉向身邊唾手可得的「厚紙板」,並獲得觀眾熱烈迴響,也就此開啟她在世界各地撿拾回收厚紙版、將廢棄物重新活用的創作生涯。

Laurence Vallières 於 2016 美國火人祭(Burning Man Festival)的展示作品, photo via  Laurence Vallières

至今展覽足跡已遍佈全球的 Laurence Vallières 更曾參與 2016 年美國火人祭(Burning Man Festival),在沙漠中展出兩座 2 公尺高的巨型猩猩雕塑,成為當年備受熱議的藝術品之一。今年 8 月,更因與日系選貨店 BEAMS Taiwan 合作展覽而打開知名度,雙方聯名的限量版達摩、圖樣 T 恤亦受到不少年輕潮流愛好者的追捧。

今次,HR 透過 E-mail 訪問遠在蒙特婁的 Laurence Vallières,從國際藝術展的大型創作,到人人家裡都能收藏的小型公仔,她是如何看待自己藝術商品化、潮流化的演變?

Laurence Vallières x BEAMS Taiwan 展覽, photo via plzzzz


 

Heaven Raven(以下簡稱 HR):
首先能否分享你的成長背景與長期的藝術啟發?
.

Laurence Vallières:「對我來說,藝術就是心之所向。我總是很擅長運用自己的雙手去創造些什麼,像我畫畫時,內心總是無比平靜,我很清楚,自己在創作藝術的時候,那就是最好的我、最好的時刻。」

「其實比起直接受藝術啟發,最初文學才是影響我最深的領域,如作家阿特斯皮格曼(Art Spiegelman,漫畫小說《鼠族》作家)、喬治歐威爾 (Georges Orwell,最聞名的著作是《一九八四》)。至於(受啟發的)藝術家,實在多到列不完了…..但 Franz Marc、Jean-Pierre Laroche、Beth Cavener Stichte 都是我心中重要的人物。」


 

HR:最初你從純美術轉向陶器雕塑,
最後才找到「厚紙板」作素材,
能分享這其中的經歷與考量?
.

「我大學主修的是純美術,包括所有類型的美術,從繪畫、雕塑到攝影…..我盡可能嘗試各種不同的媒材與創作方式。最終,在大學的最後一年,我到加州交換並參與了非常棒的藝術企劃,有一流的工具與設備,讓我就此愛上了陶瓷工藝,陶瓷是我當時最喜歡的媒材。」

「大學畢業後,我發覺要用我真正喜愛的媒材去製作出我想達到的規模大小,似乎有些困難。因為當時我正在蒙特婁的一座老建築裡籌辦展覽,但我渴望做出一些巨大的作品,於是我開始以紙板創作取代那些小小的陶瓷雕塑。」

「幸運的是,我剛開始嘗試使用紙板就有非常好的效果。」


 

HR:使用的厚紙板 100% 來自回收?
以回收材料創作有何難處?
.

「多數使用的紙板都是回收的,
用我日常生活中拿到的紙板來創作。」

「我認為使用『回收材料』創作最難的部分就在於收集,我記得以前在洛杉磯做作品時,我不得不去所有的床墊公司、家具店挨家挨戶跟他們要大紙板,這真的是既漫長又令人尷尬無比的過程。」


 

HR:通常完成一件作品需多久時間?
製作過程中最難的步驟?
.

「一件作品大概要花兩天到一週的時間。」

「製作過程中最花時間的其實在『塗層』,因為我的作品上會有非常多(厚紙板的)紋理,所以每次要將這些紋路覆蓋、上色是花時間的。」


 

HR:至今為止藝術生涯的突破點?
讓你受到世界關注的契機?
.

「我想是 2012 年,我和朋友合辦一個名為《Transmute》的展覽,我製作的第一個紙板雕塑首次亮相,一尊 2 公尺高的大猩猩雕塑。當時展覽來了很多人,照片在社群媒體上引起熱議,Facebook 和 Instagram 無疑是幫助我成功的一大功臣。」

「總之在那之後,我就開始接到來自世界各地畫廊的邀約電話。」


 

HR:為什麼常以動物或卡通人物角色為創作主體?
是否有受到商業/潮流的考量?
.

「最一開始其實是有客戶請我製作米老鼠,我發現我還蠻喜歡製作它的,後來我到了韓國,走在街道時,意識到韓國的一切都深深地被『美國化』,幾乎所有的標語、看板都是英文。於是我用一塊印有韓文品牌的紙板作為米老鼠的眼睛。結果還不賴,我就繼續利用其他品牌、其他卡通人物,試圖傳達不同的訊息。」


 

HR:期望透過作品傳達什麼?
.

「當我選擇以卡通人物創作時,我是想點出第一世界國家中『消費主義』的議題,我把一些人們喜愛或厭惡的大公司名稱,貼在那些大家童年最受歡迎的卡通人物身上,旨在告訴大家,其實它們是來自同個世界的。」

「懷舊和迷戀催化了人們的消費行為,並創造了永不滿足的需求循環。我的想法不是說要抵制消費行為,而是點出每個消費行為背後所代表每個人的『選擇』。」

「當然,我也沒有忘記我自己也正是利用這樣的(消費)機制來販售我的作品。」


 

HR:社群媒體的興起,對您的生涯有何影響?
.

「說真的,如果沒有社群,
我不覺得我能有現在的成就。」

「Instagram 為我開啟通往世界的一扇窗,讓我被世界各地的人們看到。它也讓我在畫廊和藝術仲介商之間,保持一定程度的獨立性與自主性。」

「透過網路,藝術家可以舒舒服服地待在自己的家鄉,一樣能被世界所認可。如果我出生在 50 年代,我勢必得離鄉背井到紐約或巴黎來爭名奪利,但現在,我住在蒙特婁,但一樣能在台灣辦展覽!還有什麼比網路更方便的事嗎!」


 

HR:當品牌用「限量」、「時間限定」的行銷手法銷售您的產品時,
是否強烈感受到「藝術品即商品」的商業性?
.

「藝術一直以來都是商業的。」

如果說,在文藝復興時期,藝術是由教堂和富人買單,那麼現在,則是大公司和富人在玩藝術。但至少,現今時代因網路和印刷技術普及,藝術變得『民主化』,即使你沒有多有錢,你一樣可以購買藝術印刷品或收藏玩具不是嗎?」

Laurence Vallières x BEAMS Taiwan 限量達摩公仔


 

HR:近年藝術界吹起 NFT 風潮,
對你來說有何影響?
.

「剛好我最近才發行了一個 NFT 作品!它讓我對加密貨幣世界大開眼界,我覺得這很迷人,我真的相信這就是未來的趨勢,或至少,就算它不會成為主要貨幣,虛擬貨幣的交易模式也將被更廣泛地活用。我不確定這種收藏藝術品的方式將會在未來持續多久,時間會證明一切的!」


 

HR:台灣或亞洲也有不少你的粉絲,
不知未來有沒有機會在台灣看到你的個展?
.

「我早就等不及想去台灣了!」


Special Thanks to Laurence Vallières
Presented by plzzzz, INCEPTION 啟藝
Interview by Heaven Rave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