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PEOPLE

每天稱她「老婆」的鄉民,真的有聽過 Julia 的歌?— 專訪吳卓源

一邊任御用的彩妝師梳化,一邊認真地聽著專訪的問題回答,一旁經紀人隨時提醒她確認手機訊息。一結束訪問,緊接著換上為 adidas 形象拍攝的服裝,一群工作人員圍著她一陣手忙腳亂後,走進影棚內做出攝影師要的指示。

這是一個當紅歌手的日程,也是本次專訪的明星 Julia 吳卓源,真實工作的場景。

看著在拍攝空檔中休息的她,看起來已筋疲力竭。才得知我們已是她整天下來的第三組專訪,從早上開始忙碌、出席品牌活動、到報社接受訪問,最後是 adidas 的拍攝與我們的專訪。在本次對談中,我們和 Julia 聊了聊藏在她笑容背後的憂慮、對自我定位的不安,以及對鄉民的看法。


 

HR:小時候學古典音樂,後來到國高中,你有說過很喜歡聽 Mariah Carey、Christina Aguilera、Lady Gaga,是她們啟發你愛上唱歌嗎?如何影響你走到現在的路?
.

「是因為她們,我才開始唱歌的。從小只學古典樂,國高中聽到她們的歌才發現,噢原來還有這麼多不同風格的音樂,我不只聽她們的曲,還特別注意唱歌的技巧,尤其轉音……轉到一個飛來飛去,天啊,我那時候才知道歌還能這樣唱。所以開始對這些歌手非常有興趣,會慢慢自己研究歌曲、音樂風格。」

「雖然我現在的曲風是 R&B,但還是跟她們當時的風格不太相同,我覺得最 inspire 我的還是唱歌。高中時,我常自己在家裡學她們唱歌(笑),可能也是因為如此,讓我現在也很喜歡轉音。」


 

HR:是什麼契機讓你開始接觸 pop music?
.

「其實高中的時候,同學都會聽很多不同的音樂,記得當時 Lady Gaga 剛出道,很紅很紅,同學們都在聽,所以也多少受到影響開始喜歡 pop。但更早的話,我印象很深的是,我媽有一張 CD,是木匠兄妹中的妹妹(Karen Carpenter)自己出的個人專輯,很遺憾她就只出這麼一張,我從我媽那拿到專輯後,每天在我的隨身聽播,她的歌有點偏 folk 的感覺,且旋律非常好聽、很美,連到現在我自己創作時,也會常重複聽她的歌,這張專輯對我的影響很深。」


 

HR:很多人會說,來台灣當歌手很容易,你當初從澳洲來台灣發展時,有何最困難、辛苦之處?
.

「剛來的時候,文化也不習慣,也沒有什麼朋友,當時我跟公司都不確定我當歌手的定位,應該要當什麼樣的歌手?走什麼樣的風格?一切都很模糊,我只知道自己喜歡唱 R&B,就這樣。」

「但 2、3 年前,沒什麼人在台灣做 R&B,也沒人把它當主流,我每天最掙扎的就是『自己究竟想成為怎樣的歌手?』」

「當時我比較勇於去嘗試,不會說『好,我一定非做什麼不可』,什麼都讓自己去做,所以才會連嘻哈都 try 到,後面 EDM、老歌翻唱…..這都是嘗試的過程。」


 

HR:當初合作〈走到飛〉、〈買榜〉,是因考慮到嘻哈即將成為熱門的音樂類型,所以才合作嗎?
.

「沒有,都是剛好(笑)。剛來台灣時,我很幸運透過製作人老師認識呂士軒,所以我們先從朋友開始做起,我像個小迷妹一樣,慢慢接觸這些嘻哈歌手,還記得第一次見熊仔的時候,他在 Legacy 開演唱會,結束後我去後台,透過 ØZI、呂士軒介紹,跟他拍張照以後才認識的,不然之前根本沒有機會認識他們。也因為變成朋友,所以才自然而然有後面這些音樂上的合作機會。」


 

HR:Terry 老師從最一開始就幫妳製作音樂到現在,他對你有何影響和幫助?
.

「我覺得他做了很勇敢的一步,因為以唱片公司的角度來說,他們一定是要求歌手先定位,定位清楚了再花錢製作專輯,但他不是,他是一步一步陪著我嘗試不同曲風,幫助我一邊尋找自己的定位,我們也會經常討論下一步還能再挑戰什麼,所以他是真的,在音樂上給我很大支持與幫助的人。」


 

HR:身為歌手,你覺得唱功好、有天賦就足夠嗎?
現階段,你最想補足的一點是什麼?
.

「Everything。我很重視現場 live 表演,一開始我完全不知道該怎麼面對觀眾,我從大學就跟朋友一起表演,不需要一個人撐全場,過去我也幾乎都會彈琴,現在演出模式比較沒有機會彈琴,我一個人站在這麼大的台上,腿都會發抖,手也不知道該怎麼擺。」

「我很害怕歌跟歌之間要跟觀眾說話的橋段,剛開始中文不好,經常在台上腦袋一片空白,所以必須先想好要講什麼,把 Key word 記下來,才漸漸比較能自然地跟觀眾互動。」


 

HR:是否曾覺得,台灣媒體太過於把報導重點聚焦於你的外貌和下衣失蹤,而非報導你的音樂?
.

「其實我覺得在各國的娛樂圈都有這樣的現象,大家本能性地想看女明星的外表,the first thing you see 一定是外貌,然後才會評論她的才華、音樂,我覺得這是很正常的現象,你決定要進這個圈子,就只能接受。」

「所以我要努力做到的就是,讓大家不僅僅看我的腿,更要聽我的歌。」

「大家喜愛評論一個人的外表,這是我無法控制的事,但我能控制的事,就是更努力的做好自己的音樂,這樣就夠了。」
.


 

HR:你認為那些在網路上稱你為「老婆」的鄉民們,是否真的好好聽過你的音樂?
.

「哇,這我沒有想過耶,that’s a good question.」

「我每次唱現場,都能很直接地看到、感受到,現場來支持我的粉絲,我很清楚知道 they’re my real fans,they sing with me,他們知道我的歌。至於網路上,那真的太多人了,你沒辦法分辨他們誰是真的粉絲,誰又不是,so I think it’s okay,大家想說什麼我沒辦法控制,如果你在網路上支持我,我跟你說聲謝謝,然後我就繼續把自己該做的事做好。」


 

HR:談到網路,你是台灣鄉民難得一致好評的女星,在現實你也是人見人愛,可我們想知道你近期最憂鬱或難過的時刻是什麼?
.

「其實踏入這個行業後,我很常感受到這樣的感覺,這是沒有特定時間,就是無預警地。反而讓我開始覺得,做音樂成了最單純、最簡單的部分,人跟人的溝通是更困難的,communication with people is a very very difficult thing to do,有時我沒辦法很清楚表達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做,我覺得很多 music business 方面的問題,讓我有點挫折,那真的是我不擅長的。」

「所以我擅長的,好像就只剩音樂了。」


 

HR:對你來說,台灣哪種類型的音樂算主流?
.

「芭樂歌,像情歌那種,even 我這麼喜歡 R&B 的人,我也會聽這些情歌,我知道情歌的魅力。」

「我之前聽別人說過我的歌是芭樂歌時,一開始心裡有點反彈,但現在覺得,Music is music,你喜歡就喜歡,不管什麼曲風。」

「其實當一天結束,你會到家想好好放鬆的時候,你已經不會 care 一定要什麼曲風,只要是你喜歡、聽得舒服的音樂,就 go for it。」


 

HR:主流在台灣對獨立歌手而言似乎帶有負面的意味,你會刻意避開「主流」嗎?
.

「No, I’m cool with it. 我今天能當一位歌手,我已經覺得 it’s like fucking amazing。」

「我從來沒有想過要當歌手,從小就只想著要做鋼琴家,所以現在我發到第三張專輯,能做我喜歡的事情,已經幸運到不行了,我還管他主不主流。」

「我能理解你講的『主流』這樣的標籤,I understand,
但對我來說,能做我喜歡的音樂,那比分主流不主流,來得重要太多了,
I feel like I’m doing something right。」
.

 

HR:你從出道以來跟非常多男歌手合作,你的新專輯 5am 中,可預告會和誰合作嗎?
.

「這張終於沒有跟任何人合作了,耶(笑),是 Solo 中的 Solo。我很感謝過去有機會參與這麼多不同的音樂類型,現在這張就回歸最符合我的 R&B 風格,回歸為什麼我一開始要當歌手的感覺。」


 

HR:未來最想和國內外哪個藝人合作?
.

「那我要講一個超遙遠的人喔,John Mayer(笑),噢,很愛 John Mayer。」

「他也是 Berklee(伯克利音樂學院)出來的,算是大學長。我一開始寫歌,當時還在念 Berklee 時,是因為看了他的演講才開始有動力創作,他教大家從最基本的如何寫歌,如何將想法轉化成歌詞、以樂理的方式寫和弦,是比較偏音樂專業的內容,所以我看完那演講,就開始學著自己創作。」

「另一點很簡單,就是他的歌太好聽了,Even 我已經聽過他的專輯幾百遍了,像我昨天一回到家快累死,還是一定要播他的歌。」


 

HR:新專輯取名為 5am,指的是清晨天剛亮的 magic hour,有句話說 “Dawn is for lovers and bakers”,你認為清晨是浪漫的嗎?凌晨對你的意義?
.

「我覺得 5am 又浪漫,又帶點悲傷。」

「這是我最常寫歌的時間點,專輯裡真的有首歌是我在凌晨 5 點錄完、寫完,是我靈感和感情最豐富的時候。平常白天工作真的太忙,沒時間管自己的情緒,但凌晨 5 點,像我是夜貓子,會利用這個時候,靜靜整理自己的思緒,然後把情感譜成歌曲。」

「其實我的第一張專輯就叫 1:28,1 點 28 分是整張專輯完成的時間,接下來第二張 1994,算比較偏實驗性專輯,我反而覺得現在這張才是真正的第二張,所以一樣用一個很精確的時間點來幫專輯命名。」


 

HR:在 Things Things Things MV中,難得看到你跳舞的畫面,舞蹈是新專輯的突破嗎?
.

「之間在〈撥接〉MV 裡面有小跳一下,但〈Things Things Things〉是完整的排舞,專門請舞蹈老師編舞,第一次和這麼多 dancer 配合,是完全不一樣的體驗。邊唱邊跳又是另個很大的挑戰,但我自己覺得是時候了,是時候來唱跳,做我完全沒做過的事情。」

「練習的時候,我們都要 warm-up,可是我拉筋拉到晚上會做惡夢,我筋很硬,非常不舒服,我痛到……當天夢到我大拇指整個斷掉,筋斷掉,血肉模糊,很恐怖的噩夢。我隔天就跟舞蹈老師說不要再逼我了(笑),真的很痛。」


 

HR:你自己私下也是 adidas 的愛用者,這次拍攝形象有沒有你特別喜愛的單品?
.

「有,我非常常穿 adidas,最近最喜歡他們的球鞋,因為我平時沒有工作,絕對不會穿高跟鞋,一定是以 casual、comfortable 為主,所以我家有非常多 adidas shoe,很舒服,很好走,是日常最長拿出來穿的鞋。」


 

HR:在 Things Things Things MV 也有穿愛迪達的單品嗎?
.

「對,那真的很保暖,當天我們在一個砂石車工廠拍攝,蠻偏遠的郊區,一直拍到隔天凌晨六點,所以一整晚都在戶外待著,灰塵、風沙很多,這外套都能保護我,重點是這樣的長大衣,能包到我的腿,現在天氣變冷了,我要保護好我的腿,不想再感冒。這對我來說是非常多功能的外套,就像行動棉被一樣(笑)。」


 

HR:最後,能否對那些以你為目標的讀者說幾句話?
.

「不要害怕去嘗試任何東西,if you have a dream 你有夢想,把任何機會都當成學習的過程。Don’t be afraid to try。」

 

Special Thanks/ Julia Wu, Team Julia, adid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