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PEOPLE

除了 PointMan,你還了解他什麼?專訪美國塗鴉傳奇 FUTURA 2000

在 2019 INNERSECT 中,Levi’s® 邀請到了重量級的藝術家坐鎮現場,並聯手打造了名為「未來丹寧實驗室」的空間,無疑讓 Levi’s® 成為會場中備受矚目的攤位之一,原來,Futura 2000 本人來了。

今年 64 歲的他,無疑是美國 70 年代塗鴉文化的指標性人物,他雖謙稱自己絕非先驅,而是承襲上一輩人的開創。但 70 年代至今,他和 Keith Haring、Jean-Michel Basquiat 等傳奇人物,無疑是讓塗鴉從所謂「混混」、「違法滋事者」所從事之行為,一舉躍升為「文化」、「藝術」殿堂的功臣。甚至,近幾年塗鴉更成了受時尚界追捧的「新寵」。

走過街頭文化數十年,或許你該重新認識 Futura

繼 Louis Vuitton 19 秋冬男裝秀秀場和 Off-White 2020 春夏的聯名,讓 Futura 在潮流圈聲名大噪後,這次,我們應 Levi’s® 之邀,和 Futura 2000 親自談談此次以回收 Levi’s® 丹寧為創作之靈感,以及對轉售市場、Virgil Abloh 等各方面的見解。


 

HR:你還記得自己第一件作品嗎?背後的動機為何?
.

Futura:「我想那已經不存在了吧?實在太久遠,大概 50 年前左右,1970 年代,那時候我 15 歲,第一件作品應該是在紐約某個地鐵站裡,那是我第一次做違法的事(笑),也是第一次試著用塗鴉表達自己。」

「當時其實已經有很多年輕人會在地鐵站塗鴉,所以我也不算是什麼先鋒人物,大概是塗鴉文化傳承下來的第二個世代。我無意間受到街頭塗鴉的啟發,很好奇這是怎麼完成的,很想成為他們其中的一份子。走向塗鴉創作還有另個原因,我是家中的獨子,一直以來在不同的群體中尋求歸屬感、尋找屬於自己的朋友,所以決定投入這圈子。」


 

HR:剛開始創作完全是自己摸索嗎?沒有人教你?
.

「完全沒有,一開始只是看著大家怎麼做就跟著做,試著從別人身上學點什麼,當時只覺得也許自己有這方面的天賦,所以才想說,哦也許我也可以做這些事。」


 

HR:Futura 2000 這名稱的由來真的是 Ford 和 2001 太空漫遊的組合嗎?
.

「沒錯,美國 60 年代 Ford 有一部車叫 Lincoln Futura,後面數字的確是來自 2001(2001 太空漫遊),但因我不想太容易被大家識破說『噢你就是用那部電影的名字』,所以就改了一下,而 50 年前那時候,美國沒人用四個數字當名字,多數人都用一到三個數字,但我是第一個用四個數字的人。」


 

HR:2004年,當你知道 Nike 要將 PointMan在 UNKLE SB Dunk 上,當時你是什麽樣的心情?
.

「老實說,一開始我根本不知道他們要把它做成鞋子,當然,後來他們有展示給我看,蠻酷的。每個人認識我的契機都不同,因為這雙鞋,很多 sneakerhead 都認識我了,直到現在也還是有很多人喜愛那雙鞋,我個人也蠻喜歡的。」


 

HR:近期有可能復刻這款鞋嗎?
.

「嗯……不太可能,因為我想不斷嘗試新的事物,我覺得我未來的創作將更有價值,所以不會再出那雙鞋。」


 

HR:在 2009 年的採訪中,你曾經表示不太喜歡 “PointMan” 這個圖案?
.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THE BRONZE AGE

A post shared by FUTURADOSMIL (@futuradosmil) on

「哦,這不是真的。事實是這樣,因為所有人都為它瘋狂,甚至現在又掀起一股它的風潮,但我想說的是,我明明還有其他這麼多元素可以發揮,但人們總是把我限制在這玩意兒上,你懂嗎?他們覺得這(PointMan)就是我所能做的事,我每次都很想向大家解釋:

「這只是我能力所及之中,極小的一部分,也許它很受歡迎,我能理解,但我不應該只是它的代言人吧?」

「現在,我正努力向前超越 PointMan 這元素,即使近期我開始創作雕塑,它也在其中,但不是像其他人這麼瘋狂地非要它不可,而只是因為它是我創作的一部分,所以我也製作了它(的雕塑),這樣而已。現在我漸漸要放下它,讓大家看到 Futura 也有其他藝術創作,我要繼續向前發展其他的新元素(other new guys)。」


 

HR:可以介紹一下你這次跟Levi’s® 合作的設計靈感?完全沒用到 PointMan?
.

「是的,No PointMan,只有一些手(的圖案)。這是一個很棒的機會能和 Levi’s® 真正地一起創作服裝,不止是一般 workshop,我們重複利用過去的單品,透過新 graphic 改造重製。而很多手的圖案便是我此次主要的視覺重點,傳達人們不斷嘗試要抓住什麼,不斷追求、渴望什麼的意象,甚至也有他人不斷向你要求什麼,不斷向你伸手,hey man、hey man 這種感覺,就依每個人各自去解讀,有不同的意義。」


 

HR:20 年前(1999年),你就曾與 Levi’s® 進行過合作,20 年再度聚首,你有什麽感覺?
.

「我覺得這次合作好多了,事實上,上次是和『Levi’s® Japan』合作一系列商品,那系列很美,但這次我是和真正的 Levi’s® 合作。」

「這大概是全球最具代表性的品牌之一,他們有 150 多年歷史,我相信每個人絕對都曾經擁有或接觸過這品牌,他們的 logo,叫 batwing,我覺得它似乎比以前更受歡迎了,就像 Supreme 的 box logo,batwing 就是新世代的 box logo。」


 

HR:出生於紐約,Levi’s® 也是美國代表性的品牌,這合作對你來說有什麼特別意義?
.

「他們是指標性的美國品牌,而我是美國指標性的藝術家,所以我覺得能一起創作實在是太完美了。」

「我們的合作到現在大概已持續了一年,我很感激能和他們合作,因為他們非常專業,他們總是能讓各個藝術家在合作中盡情發揮,我很享受跟他們的合作。」


 

HR:為什麽選擇黑白藍紅作為色彩畫作呢?對於品牌這次最新的概念 The Reddest Blue 有什麽契合點?
.

「這其實有點像是美國國旗的配色,和我以往所運用的色彩不同,很開心有這次機會可以嘗試不同的創作。」


 

HR:Levi’s® 是非常注重時尚再生的品牌,你對時尚回收、再生的看法為何?
.

「現在全球已興起永續的觀念,我認為再生(recycling)就是其中最有效的辦法,減少浪費、為舊物賦予新價值。」


 

HR:所謂的 green denim 會有助於目前的永續發展嗎?
.

「這就是真正地體現了何謂 recycling 啊,這不是大家一般在做的,將塑膠、紙類、廚餘垃圾分類的那種『回收』,而是真正地讓廢棄的東西有全新的意義,將廢料轉換成一件藝術品、一件褲子、一樣值得再次被人珍惜的事物。這樣的作法我是 100% 支持。」


 

HR:你能談談和 Virgil 合作的球鞋嗎?
.

「我不知道這雙什麼時候會正式發售,我也不敢確定屆時大家會不會為這雙鞋瘋狂,希望他們(Off-White)明年就會發。我自己已經有了,今年六月 Virgil 就給我了。」


 

HR:那對於 Virgil 這個人,你的看法是?
.

「Fucking genius(超級天才)。」

「他也對我所做的事非常支持,透過合作,我們也成了非常好的朋友,對此我很感激,因為他帶給我相當大的幫助和機會。」


 

HR:你是怎麽看待二級市場炒賣的現象?
.

「這…..你逃不了,無法避免的,這就是現今社會的一部分。」

「我也不會說我反對轉售市場,因為商品發售時的數量就是有限,沒辦法滿足市場的每個人,所以擁有的人理所當然會想透過轉售,賺取利潤,我覺得是都能理解的。」


 

HR:如果你自己的商品在網路上被賣到三倍,你高興嗎?
.

「我一點都不高興,三倍我覺得太誇張了,但我再重申一次,這一切問題在於『數量』。如果這單品只有 50 件,好,那你大概可以理解為何可以轉售五倍價錢;那如果有 5000 件,那價錢可能就不會翻這麼多倍。所以狀況要簡單,不那麼火爆的話,就必須找到供需數量的平衡點,既能滿足有需要的人,也能控制住轉售市場暴衝的價格。」

「但要是說到 Virgil,很難,每件他碰過的商品,那價格都像瘋了一樣。」


 

HR:如今已是社交網絡世代,對於使用 IG 這類型的 App,你還習慣嗎?
.

「有,現在我有使用 Instagram,在 Instagram 出現以前,我使用 Tumblr, Flickr,我一直在尋找能分享我創作和照片的線上平台,那 Instagram 確實對我來說是目前最有效率的平台。」

「但我更偏好直接與人面對面交流,就像現在這樣,而不是透過某個軟體溝通。」

「對我來說,面對面才能真正開啟一段對話,建立真正的關係,我很享受跟人對談的感覺。」


 

HR:方便請問你的年齡嗎?你有思考過退休一事嗎?
.

「64 歲。沒有,完全沒有想要退休,我還想在多活另外 30 年,應該可以吧(笑),當時我已經 94 歲,我還是會繼續創作,一定的。」


 

HR:可以用一句話形容現在的潮流市場嗎?
.

「(沉思)嗯…..

我以前一直覺得這已經達到頂峰(peak),無法再向上了,但事實上,它(潮流市場)至今還在向上攀升。」

「我不知道,我不是一個很好的評論家,對未來的局勢,我總是預測錯誤,但就我個人而言,我對潮流市場是很樂觀的,2019 對我來說是非常精彩的一年,不論是這次和 Levi’s® 的合作,或是我所做的其他企劃,我相信 2020 將會更瘋狂,我等不及了。」


 

HR:能透露任何 2020 的計畫嗎?
.

「最大的計畫就是我將會在東京舉辦大型個展,大約在奧運那段期間,我很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