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STORY

走過街頭文化數十年,或許你該重新認識 Futura

Futura2000,因為 Louis Vuitton 19 秋冬男裝一場秀和 Off-White 與 Nike(2020 春夏)的聯名,又將這位上世紀的藝術家推到了眾人眼前…

 

1. 生平
.

Futura(A.K.A Futura2000),本名 Leonard Hilton McGurr,1955 年在紐約出生,在尚未成為 Futura 之前,Leonard McGurr 已開始進行創作。

15 歲時,他的母親告訴他是被領養的,這消息讓人迷惘,他把這混亂感帶到了火車休息站,創作成了尋找自己的路,「我 70 年代初期的叛逆更多是有關個人旅行、尋找同伴。」Futura 說,那種看到你的作品在地鐵上,「沒什麼比這種感覺更棒的了。」

起初與友人 Marc André Edmonds(又名 Ali,也是塗鴉藝術家)一起隨手在牆壁下用噴罐留下簽名,「一開始我們對塗鴉沒有特別的想法,只是覺得在牆上留下簽名是一件很酷的事情。」

1980 年,Futura 的代表作之一「BREAK」,原子、星雲和類似太陽系的宇宙佈滿整車,就藝術家自己的話說,這是他「無意識」的創作,每天都在看這台火車,那一心想做點不同的事物,進而造就了塗鴉界的經典。

有關 Futura2000 這個名字其實是取自 Futura 自己喜愛的 Ford 車款 Lincoln Futura 名稱還有史丹利庫柏力克的電影《2001 太空漫遊》。

「2000」即代表著他對這個未來的世代充滿幻想,「在 1970 年代,離電影 2001 年還有 30 個年頭,有種自己活不到那時的感覺,這數字像有魔力般,驅使我開始塗鴉創作。」


 

2. 從簽名塗鴉轉變成抽象塗鴉
.

根據報導指出,1973 年十月,Futura 和好友 Ali 兩人在隧道之間攜帶了 50 罐噴漆,計畫是在六輛火車上進行創作,可一條帶電的軌道點燃了噴漆罐,這場意外,雖 Futura 毫髮無損,但 Ali 必須接受皮膚移植(業界也有人譴責 Futura 背棄 Ali),灰心喪志之下,Futura 加入了海軍,四年後(1978)回來時,此時塗鴉界達到了巔峰時期。

1979 年,Ali 說服 Futura 繼續創作,此時的塗鴉界已有不同的技法,一切變得比過去更嚴謹,Futura 開始有了用抽象概念來塗鴉的想法。

首部紀錄紐約 Hip Hop 電影《Wild Style》導演 Charlie Ahearn 告訴《紐約時報》:「Futura 是那種非常非常稀有的藝術家,他們這樣的人帶有原創風格,其已遠超越塗鴉。」作為首位將抽象藝術融入塗鴉的創作者,「Futura 在火車上做的完全是抽象藝術,而他擁有的技法也是眾藝術家之中最美的,替他們所做的賦予了更多重要性。」

「大家其實都不了解我在做什麼,甚至我自己也不太確定。好幾年後,人們才開始慢慢接受這種風格,之後便有越來越多人加入進來。」

 


 

3. The Clash 合作
.

1981 年的 Futura 與許多同期的藝術家包括(Keith Haring、Richard Hambleton 等等)在 The Fun Gallery 得以盡情創作,該畫廊共同創辦人 Patti Astor 女士表示,Futura 的一幅畫可以賣 $3,000 至 $5,000 美元。

同年受到英國龐克樂團 The Clash 的邀請,分別在倫敦和巴黎的巡演中為舞台作畫。

Futura 當時為 The Clash 舞台背景, Photo via paulfrasercollectibles

左下角為 Futura 個人專輯;其他是為 The Clash 製作的專輯封面, Photo via Dutch Graffiti Library

這是 Futura 最重要的時期之一,他為 The Clash 製作了7張專輯的設計圖,亦成了第一位用塗鴉和音樂合作的藝術家,他形容:「能和一位在音樂領域中發光發熱的人(指的就是主唱 Joe Strummer)合作的感覺實在太棒了,那是我生命中最奇幻的經歷。」甚至在〈Overpowered by Funk〉中 Futura 還唱了一小段。

.

Futura 對音樂的喜愛是有目共睹的,1982 年,他推出了自己的饒舌單曲〈The Escapades of Futura 2000〉,而在 2017 年 NOWRE 的報導中,Futura 表示:

「音樂的感染力大過藝術,我很榮幸當時能與音樂領域合作。」

.


 

4. 轉捩點
.

然而,藝術界是個變化無常的市場,80 年代中期,塗鴉消失了,這時 Futura 在幹嘛呢?當單車快遞員,這份工作他做了五年。

對 Futura 而言,這沒什麼大不了的,就是找份工作,因為他有妻子和家人必須要照顧,或許就是這瀟灑成就了 Futura,「很多人都覺得我很大咖,把我放在比我真正所處的位子更高的地方,但我不相信我的熱度(hype),許多時間我是最受歡迎,但我知道那會結束,我從不依賴它,這也是為什麼很多事我都一笑置之。

且在過去的訪問中 Futura 曾說,「如果我嘗試下去,或許我已經和 Jean Michel Basquiat 一樣殺了自己,因為你必須去假掰,去玩假裝的遊戲。」

DJ Shadow, James Lavelle, Futura in The Man from Mo’Wax (2016)

1989 年,Futura 的貴人出現了,作為長期粉絲的 Agnes.b 委託他設計了一系列畫作;而 1993 年,單車快遞員的工作導致他參加了世界第一屆 Cycle Messenger World Championships(暫譯:超級快遞錦標賽),也就是在此時他遇見了 傳奇 DJ / 英國唱片品牌 Mo Wax. 老闆 James Lavelle。

前者的佣金讓 Futura 買下了布魯克林的工作室,而後者,作為塗鴉藝術狂熱收藏家的 James Lavelle 則邀請 Futura 為自家專輯進行創作,Futura 的經典之一「PointMan」就此誕生,而他也再度活躍了起來。

為 UNKLE Sounds 設計的專輯封面, photo via Pinterest


 

5. Futura PointMan
.

《Psyence Fiction》專輯封面, Photo via insta stalker

作為 Futura 最具代表性標誌之一的「PointMan」,源自為音樂廠牌 Mo’Wax 旗下的 UNKLE 設計專輯封面圖案。於 1998 年首次在專輯「Psyence Fiction」亮相,細長的雙腿與類似太空船形狀的頭是 Futura 從電影《異形》中獲得的靈感,「我相信若不是與 UNKLE 合作,沒人會認識 PointMan。」也因 PointMan 的聲名大噪,為他帶來了包括與日本玩具公司 MedicomNIKE 鞋款等等的聯名。

2004 Nike SB Dunk High Futura Dunkle Unkle, photo via the Grailed

Unkle Pointman Kubrick 100% figure by Futura, Photo via Rotocasted

FL-001-GRV FL-001-BLV Edition, Photo via http://toysrevil.blogspot.com

不過也在多次聯名後,Futura 漸漸不再與 Mo’Wax 合作。

Futura 不只一次表示,他其實沒有很喜歡 PointMan,像是 2009  Guillotine 的訪問中他說:「我很開心人們喜歡 PointMan,也很樂意他成為我的代表作之一。不過現實是,我並沒有像大眾一樣為他著迷,當我在創作其他新作品時,我便不會在專注於 PointMan相反的我認為他是時候該從大眾眼中慢慢離開了,像戒毒一樣,必須一步步來。」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FUTURAXOFF

A post shared by FUTURADOSMIL (@futuradosmil) on


 

6. Futura 與日本
.

Nigo & Futura, Photo via Nigo’s IG

藉由 James Lavelle 的引薦,Futura 進入了「裏原宿」,30 年間,這段關係從 A Bathing Ape 持續到了 Uniqlo,許多合作證明了他與日本大咖們的友好關係,「塗鴉」也變成了 Tee 恤、公仔和其他收藏品,Complex 評論道,「各種跨界聯名為 Futura 建立了一種有別於主流藝術界的表現方式,同時又能保有塗鴉的核心價值。」

Futura 表示:「我在日本非常有名,這和 A Bathing Ape、Mo’ Wax、還有很多孩子覺得我很酷有很大的關係,但我真的不知道我到底哪裡吸引人,我猜就是值得被欣賞?」Futura 給自己的評語是,在一群絕地武士中,他是尤達大師。

早期 Futura 與好友 StashGerb 成立品牌 GFS,著迷於將自己喜愛的品牌 Logo 印製在衣服上(像用噴漆品牌 Krylon、雪茄牌 Phillies Blunt 等等)Photo via Uproxx

1997 年,Futura 透過 James Lavelle 認識了藤原浩、Nigo 等人,藉此,他成了裏原宿的一環,除了為 Nigo 的唱片品牌 (B)APE SOUNDS 製作圖像設計外,更在藤原浩的幫助下在日本為自家品牌 Futura Laboratories 開設實體店。

2000 年他告訴《日本時報》:「某種意義上來說,這些衣服比掛在牆上的畫更有影響力。」回顧一下,1992 年他與友人推出了第一個 Tee 恤品牌 GFS(後續還有 Futura Laboratories)以及名為 RECON 的服裝店,但這些都留給了他的長期合作夥伴/藝術家 Stash。

原因?「我討厭零售的想法,我討厭環繞在金錢交易中,我是一個很糟糕的商人,錢不是驅使我的動力,我更期待做一些限量的東西看會如何發展。像我 Tee 恤,我一年做了 12 種設計,一種設計 200 件,人們打電話來說這種設計很夯,希望我多做一點,但我不想,我很欣賞那種難以獲得的神秘感。」

Futura x Maharishi, Photo via Vinted

Futura x Undercover, Photo via Etsy

1999 年,Futura 和 Levi’s 推出了(日本獨家)限量五百件的產品。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BLACK MARKET

A post shared by FUTURALABORATORIES (@futuralaboratories) on


 

7. 從街頭到美術館
.

離當初覺得活不過的 2000 年又過了快 20 年,Futura 已從隨手在火車上噴漆的小伙子成了塗鴉始祖,而在以美國精神為題的 Louis Vuitton 2019 年秋冬男裝裝秀上,Futura 與 Virgil Abloh 合作,隨著時裝秀的進行,Futura 在鐵捲門面前恣意作畫。

Louis Vuitton 2019 Fall Winter, Photo via icnclst

這一路走來,Futura 今年在新加玻展覽時表示:「對我來說,不論在街頭還是美術館創作我都非常樂意。我懷念當初那個充滿活力的紐約,非法的在火車上作畫。你可能無法想像在一週 7 天 24 小時穿梭城市運輸系統上有自己作品的感覺。」

Futura 2000, Photo via Brooklyn Street Art

Photo via hypebeast

如今藝術又再次轉換到社群媒體上,Futura 認為:「我愛網路!我覺得大家把它想的太嚴肅了,當然它必有優缺點,優點是不管是誰都能輕鬆快速的瀏覽你的作品,缺點是容易在虛擬世界和現實世界失去平衡。但對我來說還是利大於弊吧,例如:我在牆上作畫,它某天終究會被新東西蓋過去,但發佈到網路上則能獲得更多的關注同時不容易被刪除。當然這終究是一種經營,人們還是得為自己做出決定。」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THE GOOD THE BAD AND THE UGLY

A post shared by FUTURADOSMIL (@futuradosmil) on

值得一提的是,Futura 透露最近有與 KAWS 在 instagram 上聊天,「我其實不知道手機的另一頭是 Brian(KAWS)還是他的助理,這是我對網路比較困擾的地方,我已經很老了,更需要在真實的地方做互動。」


 

8. 談炒賣
.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MISSION POSSIBLE

A post shared by FUTURALABORATORIES (@futuralaboratories) on

2019 年 8 月 15 日,Futura 宣布將自家電商給關閉了,因為他很討厭炒賣。

在與 Streething 的一次訪談中,Futura 聊到了「轉售文化」。

「幾週以前我賣了一些掛繩,然後當我看 eBay 時有小孩把一條賣價抬到 250 英鎊,我他媽一條才賣 12 美元,那轉賣價也他媽太誇張了吧(I fuckin’ sold it for 12 bucks! That is fuckin’ outrageous)。  」

 

「這事真的讓我很不爽,展現了人性的貪婪,我完全無法接受。」

 

photo via Alvin Teo

「我不尊重這樣做的人,我意思是,如果我賣 12 美元你賣 30 美元,那很好啊,給你拍拍手,我不在乎,但不要賣 270 美或 400 美元,這太下流了,很噁,即便我一直在嘗試做對的事,但我也無法控制這些,如果要我說點正面的,我會希望大部分拿到這條吊繩的人,他們會在上頭感受到我。」

這每條吊繩都是 Futura 和女兒週日一起封裝、打印標籤、黏貼並且在背後親自簽名寄送,「這親力親為就像是我在對他人打招呼,其表明了我是誰,其有關與人的直接溝通,應該要有更多藝術家去傾聽,以更人性化的方式去跟他們的粉絲打交道,而不是一付我只想賺你的錢的樣子。


 

9. 關於 Futura,你可能不知道的是…
.

「我想讓大家知道,我一直都沒有改變。」從充滿活力的 70 年代、藝術界面臨崩潰的 80 年代中期和之後的蓬勃發展,Futura 完成了許多自己不曾想過的事。

Futura 2012 年接受《Exit》雜誌訪問時表示:「活過了預期的 2000 年,我相信事情會變得更好,有了家人、孩子是我最感激的事。關於財富,我大半時間都在投入在我熱愛的藝術上,生活很簡單,我不開名車且腳踏實地做人。」

「無論我獲得了什麼,都會回饋到我所愛的人事物上。」

有趣的是,Futura 最近買了一台 3D 列印機,「儘管我完全不了解這技術,但對我而言,錢最好花在這種地方,為我的創意提供繼續前進的動力。在我了解它之後,我就要進入我的 3D 世界了。」

ps. 他還是希望能持續下個 20 年的創作,但有些事仍必須做打算,「我已和一些律師見面想創辦基金會,你看現在 Keith Haring、Andy Warhol 都有基金會,我也想在我離世後有所回饋,而我的女兒將負責這一切。」


 

10. Futura 對現今藝術的看法
.

「現在的『街頭』有源源不絕的新藝術家從街頭發跡出來做作品,大力的推動整個文化的進展,這就是我所說的『街頭藝術』,但也有另一種被強行塑造成復古的社區,變的四不像。兩個極端的好與壞並存,我很開心現在的城市正在被這些有活力的年輕人改變。」

Futura曾讚許過的馬來西亞新興塗鴉藝術家Ernest Zacharevic, Photo via ernestzacharevic.com

「我覺得藝術家或普通人若是到了一個安逸的狀態後,就會讓自己懈怠。他們可能過的比之前好很多,害怕改變,所以寧可窩在自己的舒適圈。我也一樣,但我心中的另一部分告訴我這是不對的,這也是我為什麼離開學校開始創作。每個人都必須告訴自己該有所突破,嘗試那些未知的領域,也許是個不好的決定,但我們總有能力改變一切。最重要的是,不要氣餒。」

直到今日 Futura 還是不斷的創作,2019 年年初在德國 Urban Spree Galerie 舉辦的《The Five Elements Exhibition》展,用他一貫的風格去詮釋「宇宙的起源」。

如今,他告訴新加坡版《Esquire》,「我感覺我的職業生涯跟上次一樣,我學到即便是在最糟的情況,只要你堅持下去,就會有好事發生。(if you keep at it long enough, something will happen.)」

其〈Timeless〉作品,據說就連 2001 太空漫遊的男主角看完展都對  Futura 詮釋的宇宙讚嘆不已, Photo via Street Art Today

 

參考資料:
Margo Fortuny
Street Art Today
Nowre
Straatosphere
Streeth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