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PEOPLE

專訪 Susie Bubble:當網紅漂亮就夠了,但想要意見受人重視,請吸收知識

influencer,顧名思義,帶來影響力的人。而 Susie Bubble(Susie Lau)作為數位時代的 influencer 始祖,其所帶來的影響從不僅止於物質層面,不止於粉絲數,她的時尚報導、深入的產業評論、自我穿搭風格,絕非所謂普遍「網紅」能達到的水準。

那為什麼一個時尚部落客能做 13 年?一位 influencer 的意見如何成為業界舉足輕重的聲音?如何從自己的泡泡,走進產業的核心?透過從本篇在上海時裝週與 Susie Bubble 的對談便可知曉,她仔細傾聽每個問題,給予周到的回答與評論,言之有物,而不失幽默。

時尚界最不乏表現自我的人,但這自我,必須靠自己掘出深度。

Susie Bubble photo by Heaven Raven


 

HR:你平時都在四大時裝週,
為何這次特別來到
上海時裝週?
.

Susie:「這其實是我第四次來上海時裝週,我認為這裡的新銳設計是非常有趣的,很多設計師都曾在海外求學,像是聖馬丁、Parsons 這類時尚學院,當他們回到中國開始自己的事業、創立自己的品牌時,我認為他們正反映出一種『全新的』時尚文化,融合海外的設計新知與他們的自身的成長背景。」

「對我來說,大型時裝週已漸漸失去某些價值,這裡反而補足了大時裝週缺少的新銳設計、令人耳目一新的理念。」

「過去,我們會認為中國即以盜版、複製品聞名,但來到上海時裝周,你其實會發現有很多突出的、與眾不同的創意,就像你本來會覺得(中國)處於一個和時尚相反的世界,但事實上,他們處於一個真正的時尚世界沒錯。」

「我認為很重要的一點是,時尚現在已是全球化的,不是所有創意源頭都應來自巴黎、米蘭等主要城市。因此,我來這裡的目的很簡單,就是挖掘新事物,且我喜愛這座城市,我很享受在街頭閒逛。你知道嗎,我的父母其實是香港人,但我從小在倫敦長大,成長的過程中也沒來過中國,所以對中國的連結並不是很深,因此來到上海時裝周,對我來說也算是一種再教育的過程,讓我理解更多文化。」


 

HR:本季你最喜歡的設計師或品牌為何?
.

Susie:「以這季來說,我心中的第一名應該是 Shuting Qiu,她是入圍今年 BoF China Prize 決賽的設計師,其設計的印花相當繽紛、活潑,讓我印象很深刻;我也很欣賞 SAMUEL Guì YANG,他不在時裝週官方日程上(off-schedule),他的秀辦在一個非常美麗場地,這品牌雖是倫敦 base,但他還是注入設計師自身的文化根基,我認為非常有趣。」


 

HR:你對於時裝秀前排被
越來越多 KOL 佔據的現象
,有什麼看法?
.

Susie:「嗯…..我自己就是網路起家的,從 10 年前就開始經營時尚部落格,而近幾年網路與社群的變化如此巨大,我認為這其實是個很棒的改變,現在讓時尚的聲音更加民主化(democratizing),為時尚媒體的既定形式注入更多活力(dynamic)。」

「ok,好,我知道很多人都厭惡 influencer、KOL 所帶來的影響,但我認為他們開啟時尚與一般人的對話,讓時尚與更廣大的群眾接軌。」


 

HR:那你認為現在時尚
部落客和時尚編輯,
兩者有什麼差異嗎?
.

Susie:「我跟你說,10 年前的狀況,這兩者絕對是差異非常大的,但就現況而言…..」

「說實話,我們全都處於一個賣東西的產業啊。
(We’re all in the business of selling things.)」

「你知道,時尚編輯和 KOL 的運作模式,已經沒什麼分別。唯一的不同是,KOL 透過自己的形象、照片去推銷產品,而雜誌也是同樣的目的,只不過他們是透過大片企劃(editorial)賣東西,使用的方法不同,但最終目的都是一樣的。所以,我認為現在數位與平面的影響力其實差不多,我也不會把這兩者分很開,當作截然不同的東西。」

「其實你也可以注意到,很多編輯也會開始建立自有形象與品牌,尤其我認識很多歐洲的知名編輯,他們也正在將 KOL 做的事轉移到自己身上來做。」

所以其實現在早已不是數位 vs 平面這麼簡單的事,如果你也身在時尚媒體產業,你必須更了解這兩者該如何操作對我來說,平面雜誌還是最正統的,最強的影像、最強的寫作,非常棒的故事能在雜誌完美呈現,我長期也為平面雜誌撰稿,所以我盡可能讓自己在兩者的運作上都熟悉,而不是選邊站。

photo by Heaven Raven


 

HR:你的前夫(Steve Salter)曾說:「整個媒體產業都變的非常『弱智化』,就只是為了有更多觀眾。」
.

Susie:「哈哈哈,他幹嘛這樣說(笑)。」

為吸引更龐大的讀者群,媒體產業正大幅「弱智化」?

HR:你對此有什麼看法?
.

Susie:「其實我覺得,這現象就是跟隨觀眾喜好所產生的結果,時尚其實正一直被稀釋,因為媒體必須追逐所謂『中心價格』price point,原指產品能銷售最多、最被顧客所接受的定價,這裡指時尚媒體也需找到最被讀者買單的內容,追逐更廣大的讀者,所以才會導致產業傾向『巨星文化』、『大眾流行趨勢』。」

「基本上現在已不是時尚媒體主宰產業,而是消費者主宰了一切。」


 

HR:能和我們談談你的穿搭風格嗎?
.

Susie:「我的穿搭啊…..我偏好支持新銳設計,著迷於與眾不同的設計或任何精緻、讀到的細節,我同時也是一個古著收藏家,我買了好多古著,因為我喜愛具長遠價值的單品。」

photo via Nine in the Mirror


 

HR:有哪些店是你常逛的?
.

Susie:「普遍來說,我的衣服很多來自 Dover Street Market,還有倫敦的古著商場 Alfies Antique Market,我也常在東京買古著,像 Archive Store 這類型的店。」


 

HR:那你有什麼穿搭的小偏好或技巧嗎?
.

Susie:「我主要從一件獨特的單品開始搭配,舉例來說,今天我很想穿這件洋裝,我就會開始搭配不同層次,我喜歡多層次,將不同顏色、材質的單品組合在一起。但我想這幾年可能是當媽的關係,我的穿搭越來越走實際路線了(笑)。」

2020 Spring Summer fashion week, Photograph by Phil Oh for Vogue


 

HR:現在也有許多部落客轉型成
Youtuber 或影音的形式,
你有考慮過這樣做嗎?
.

Susie:「噢,我完全不是個 YouTube fan,我幾乎不怎麼看 YouTube 影片的,我認為影片真的很難做出真正好的時尚內容,影片可能很適合科技或其他領域,但時尚…..我想我可能還是偏好 podcast 或一些討論形式的影音內容。」

「現階段,我也正和 BBC 合作一些廣播節目的內容,廣播其實在英國還是非常重要的一個傳播管道,這比較能夠針對時尚議題,做真正深入的討論,也能觸及全球的聽眾,因為這是 BBC。」

我一直以來的目的就是將時尚推廣給更多人,與更多人產生連結,時尚不該只是一小群業界人士關起門來討論,而是一種廣泛的文化影響。尤其在英國,時尚被認為是很膚淺,無法和大眾達成共感的,我一直很想改變這件事。」


 

HR:那你怎麼看越來越多
街頭出身的設計師,
成為頂級精品的設計師?
像 Virgil
.

Susie:「我認爲時尚能容納來自不同文化、不同地區的人,是件非常酷的事,時尚不可能永遠都由特定某種類型的人來主導吧?

「這就是 Virgil,不論你怎麼評價他的設計或才華,他真正體現了現代的文化。」

「也許再過幾年他無法再引領文化,他的位置可能換人坐,但就現在來說,他的確代表了時尚的革新、時尚聲音的多元化,真正地為有色人種的設計師發聲。」

「所以對我來說,不論大家喜不喜歡他,他正反映著大眾文化、青年文化,這是最重要的,他讓時尚不再關起門來,拒絕外界的聲音,這是我過去認為時尚最糟的部分,而他改變了這點。」

.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penmagazine

A post shared by @ virgilabloh on


 

HR:那就個人而言,
你喜歡他的設計嗎?
.

Susie:「嗯……我喜歡他的聯名作品,多過於自己的原創系列,我也很喜歡他在 Louis Vuitton 的作品,但我個人比較不愛 Off-White,這只是我自己的品味啦。但我完全能理解為什麼他的作品能這麼成功,就算大家不太喜歡他,這也對他的事業沒什麼影響。」


 

HR:有什麼影響你很深的
時尚引言(quote)嗎?
.

Susie:「Oh god, 我討厭引言,我幾乎不記得任何引言。但如果我想從一些經驗人士身上得到好的建議的話,我會向我的朋友們如 Alexander Fury、Tim Blanks,這些受人尊敬的時尚作者們身上詢問意見。」

Tim Blanks,作為權威級時尚評論家,他寫的一切都是想讓讀者身入其境


 

HR:你對未來也想成為
KOL 的年輕人,
會給什麼建議?
.

Susie:「我想你不會需要我的建議(笑),我們都已經是不同世代的人了不是嗎?如果你只是想當網紅,漂亮就夠了,但如果你希望讓自己的意見真正受到重視,那就得學習每件事、保持開放的心態、保持好奇心,然後充實自己的知識,盡可能大量吸收與閱讀資訊,永遠不只看事物的表象。」

「時尚是表面的,沒錯,但你若要挖掘更深入的知識,你必須找到源頭,從頭開始了解。」

「就這樣了(笑)!」

photo by Heaven Rav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