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TALKS

一位扭傷腳的時尚記者,這「行動不便」的時裝週之旅有何心得啟發?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The foot is not happy. #brokenfoot #nyfw

A post shared by Robin Givhan (@robingivhan) on

這是一篇來自時尚記者 Robin Givhan 替《System Magazine》所撰寫的文章,她在 2019 年一月時,因攀岩不慎扭傷了腳,經過手術、石膏固定後,就是拐杖和巨大的腳踝固定康復鞋,然後等著這位《華盛頓郵報》時尚主編的就是二月時裝週,這「行動不便」之於時尚評論家,她有什麼樣的啟發?

 

1. 人間處處有溫情
.

「如果不是業界人士的善心我可能就無法報導一些秀,像是日本設計師 Tomo Koizumi,我在後台被安排了一個位子,因為實際的秀場完全是驚死人的樓梯。」

「這狀況也發生在 Tory Burch,他們允許我叫的 Uber 能直接停在入口(而不是主要下車的地方),Uber 司機受寵若驚,他非常擔心是不是自己做錯了什麼,但我鼓勵他說,穿過那個路障,『擁抱你的特權!』」

 

2. 設計師們人真的很好
.

「那是一天老天爺心情很不好的日子,雨夾雜著雪還有冰雹落下,無疑是在測試我的決心,尤其是當我叫了 Uber 和 Diane von Furstenberg 約面談時,壞天氣就這麼來了。」

「基於對方辦公室僅四個街口遠,我上車就和司機道歉說車程很短,司機聳肩道:『沒關係,畢竟你不能走。』當抵達 DVF 辦公室時,設計師是邊說明系列邊擔心我的腳,她問我是否有司機或開車來,我說我自己是叫 Uber,而且我就是這麼來的。她不信,並堅持叫她的司機載我到下一個目的地,儘管我百般回絕,最終還是搭乘賓利來到了 Gabriela Hearst 的秀,我想過用職業道德來補償這次搭乘,但我毫無頭緒,只好把這件善舉公開,確實,比 Uber 舒適許多。」

 

3. 人性
.

「當紐約時裝周結束時,我回到華盛頓。在車站,我試圖在行李箱和拐杖之間尋得平衡,待我努力爬上計程車、給了司機地址、並且不好意思的道歉這車程很短後,司機對我怒吼,覺得我在浪費他的時間,他排班排了這麼久希望有個長途的卻遇到了我這種,讓我覺得,紐約時裝周沒有讓我難過,但華盛頓的司機卻成功做到了這點。」

 

4. 以前是在追流行,可當腳受傷了反而會想要挑什麼鞋才舒服
.

「當到了巴黎,腳已好到可以穿 Marni 球鞋和 Rick Owens x Birkenstocks 的聯名,這對於腳受傷的人來說,是一個很好的時尚 moment。」

百年來首次獨立設計師合作,Birkenstock 勃肯為何選中 Rick Owens?

「在秀上,Thom Browne 展現了厚底布羅克鞋;Dior 有尖頭平底鞋;Chloé 則全部都是低跟靴;Chanel 提供了舒適的羊毛雪靴。以前的我是會追流行,但如今比起去愛店 L’Éclaireur 掃貨,我反而注意到是(日本襪子牌)Tabio,因為我需要一雙花俏的襪子來搭配 Birkenstocks。」

 

5. 時尚界雖親切,但秀場設計卻很殘酷
.

「我注意到時尚界的人都很友善,但時裝秀的基礎設施卻截然相反。在紐約,儘管有殘障人士法案,但伸展台的呈現卻沒有考慮到這點。」

「在巴黎更糟,除了電梯不好抵達,有些場地甚至沒有電梯。空間可能會依設計而變暗,這會使得不平坦的地變得更危險,如果看秀的人年紀很大怎辦?如果你每天沒時間花幾小時在健身房鍛鍊怎辦?如果發生緊急狀況怎辦?這些疑問隨著我的腳傷在秀上不斷出現,且提醒了我,所謂包容性絕不僅僅只是模特兒、品牌高層多元與否而已。

「我能安然度過這一切,是因為我的知名度,大家願意幫助我,但我不禁去思考,若是坐在輪椅上或是攜帶拐杖的時尚菜鳥,他們又該怎麼辦?」

十年前,《穿著 Prada 的惡魔》讓我們誤會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