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PEOPLE

「在台灣,嘻哈文化淪為可有可無的『娛樂選項』。」— 專訪 D Rebound 99 Walter

點進此篇文章的你們,或許是對嘻哈音樂了解甚深的樂迷,或是追隨 D Rebound 99 已久的粉絲,甚至好奇影片背後製作人的真實身份。但對同為內容產製者的我們來說,D Rebound 99 是絕少數在玲琅滿目的 YouTube 影片中,足以完整地把人、事、物頗析得透徹且饒富吸引力的中文說書人。(連 Karl Lagerfeld 和 Virgil 他們都能介紹)

這次訪問到 25 歲的製作人 Walter,一個人從蒐集資料、文稿、錄音、雙語字幕、剪輯一手包辦的他,憑的正是從嘻哈歌手們的經歷所汲取來的意志力與決心。以前,每天聽著 Walter 娓娓道出嘻哈歌手的一路走來的故事後,今天換你來了解 D Rebound 99 的故事。


 

Heaven Raven(以下簡稱 HR):感謝百忙之中接受我們的採訪,
先請您介紹一下您在成立 D Rebound 99 之前的故事嗎?
.

D Rebound 99 Walter:「其實我剛出社會沒有很長的時間。從實踐大學應用外語系畢業,找了一份英文老師的工作,後來發現我朋友成立了一間叫做『Yolo Lab』的音樂媒體平台,當時就跟朋友毛遂自薦幫他經營此音樂平台,經營半年左右,後來才決定跟朋友一起打造 D Rebound 99 這個純嘻哈平台。」


 

HR:您對嘻哈文化的熱愛,是從什麼時候、什麼環境下養成的?
.

「從小就有聽英文歌的習慣和興趣,但最主要讓我瘋狂愛上嘻哈文化的原因,是大二那年去加州玩了兩個多月的時間,原本沒有想太多,只是覺得嘻哈音樂讓我感到很放鬆,甚至有時候是很勵志,記得那年剛好是 Fetty Wap 的單曲 “Trap Queen” 最火紅的一年,在加州的路上不論是走到哪,甚至是開車時都會在電台聽到他們無限循環這首單曲。」

「那時我才意識到嘻哈音樂對他們來說不只是興趣,更是生活中非常重要的一環,也讓我明白原來全心熱衷一件事情可以這麼酷。」


 

HR:嘻哈文化的影響,
您認為除了工作外,
對您的生活或內在有什麼深刻的改變嗎?
.

「像我剛提到的,我認為我真的從嘻哈音樂身上學到很多事情,像是歌手的成名經歷,你可以輕鬆在網路上搜尋到這些歌手的背景,和他是經歷了什麼,才爬到了今時今日的地位,儘管領域毫不相干,但我認為我也能從他們的經歷中學到正確的態度和做事方法,我真的時常被這些事蹟激勵到不行。」

「另外,其實嘻哈音樂就是一個充滿 context、充滿情境的音樂類型,也就是說,若你的音樂衍生出來的『意義』跟你的『人』搭不起來,那這樣的音樂也很難受到人們的重視,這讓我學會了充分接納自己的身份和定位,把最 real 的那一面呈現給你接觸到的所有人。」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 飽受折磨卻藉此影響了世上無數人的一生|XXXTentacion – ✔完整版YouTube連結link in bio✔ 今天D Rebound 99為大家帶來這位本世代最具有爭議性的其中一位饒舌歌手,同時也是我個人最喜歡的其中一位歌手的介紹,XXXTentacion。 XXXTentacion的一生可說是幾經波折,經歷過地獄的他卻成功地藉由音樂找到了一條屬於自己的出路,但在他傳奇的一生正準備開始的時候,他卻不幸的在20歲的年紀,也就是2018年的6月18號遭到謀殺了。 *影片末抽獎只適用於YouTube平台,若有興趣請到D Rebound 99的YouTube平台查看詳情。 #DRebound99 #DR99 #XXXTentacion #LLJ

A post shared by D Rebound 99 (@drebound99) on


 

HR:為什麼要取名為 D Rebound 99 ?
.

「其實我們取名之前就有想好這個平台的名字一定要有數字,這樣對觀眾印象會比較深刻,比較好記,其中 D 就代表 Deep,Rebound 有『反彈』的意思,所以『很深的反彈』就是希望我們做的內容能引發觀者深層迴響,99 就是希望頻道能『長長久久』。」


 

HR:為什麼會以影片的方式呈現?
.

「儘管我們亞洲的嘻哈是這幾年才比較有顯著的起色,但其實國外嘻哈音樂一直都有非常大量的觀眾,國外很早就有人透過 YouTube 介紹、討論嘻哈音樂,我也一直都有在看這些節目。自己開始經營平台後,發現中文  YouTube 市場幾乎沒有跟嘻哈相關的頻道,同時這幾年越來越少人在看電視,影音平台讓這種簡短的影片成為主流,因此才想說這或許是一個不錯的機會。」


 

HR:D Rebound 99 是否有遭遇過酸民攻擊?
怎麼應對?
.

「酸民真的太多了,其實經營平台/做影片就是要讓觀眾『認可』你說出來的內容,他們才願意訂閱或是去看更多你釋出的內容,我認為這種情況下你本來就沒辦法取悅所有人。」

「大部分攻擊我們的,就是『不認可』你說出來的東西,他認為你在『誤導』喜歡嘻哈的人,甚至有很多人告訴我們『身為一個專業的平台,你們應該怎麼做』,但我的想法其實很簡單,我只做『我認為對的事情』,這也讓我們來到了今天的高度,所以如果你要在我經營有起色了才來告訴我『我該怎麼做』,這對我來說一點說服力都沒有。」

「好幾次都想要回覆這些酸民,連要回什麼都打上去了,但最後發現事實就是你沒辦法取悅所有人,所以都會心想算了,把我的回覆默默刪掉。」


 

HR:如今應該是 YT 上最專業的嘻哈音樂頻道,
你覺得還可以有什麼改進的部分?
.

「不敢說最專業,我認為我們的優勢是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也很感謝大家的支持,但其實我們才剛要開始而已!現階段還是以自製的 YouTube 影片呈現我們的內容,但未來希望能有更多的影像畫面能呈現給大家,如專訪、活動現場等不同的類型,此外,我們也希望能辦一些活動跟喜歡嘻哈的觀眾互動,甚至出一些自己的周邊商品。」

D Rebound 99 專訪周湯豪幕後 photo via Walter


 

HR:台灣嘻哈文化和其他國家地區差異為何?
.

「其實我一直很想找機會聊聊這點!嘻哈文化最初源自美國的黑人文化,很多人應該知道嘻哈文化也代表『生活被欺壓』的那些人,而這就是為什麼有無數黑人從事嘻哈產業,因為他們把這視為生活『翻身』的大好機會。尤其嘻哈現在成為了全球最多人收聽的音樂類型,也就是說他們翻身的機會提高了,這樣的情況下人們願意『孤注一擲』,把自己的一切投注在嘻哈產業中,並把他們『掙扎』的真實案例放進音樂裡,讓下一個一樣擁有夢想但還正在掙扎的人從中得到靈感,甚至是讓人們理解:『連他那麼苦的人都可以辦到了,那我一定也可以。』

「但我認為台灣的嘻哈文化實在太『娛樂取向』了,大部分喜歡嘻哈文化的人普遍是『生活過比較好』的人,他們認為這些饒舌歌手穿金戴銀的很酷,想變得跟他們一樣酷,但卻完全沒意識到嘻哈文化中的『掙扎』和『故事性』。」

.

「生活環境好的人或許能做出好聽的音樂,但可能很難做出『有故事性』、『有情境』的嘻哈音樂,在這種情況下喜歡嘻哈的人可能很多,但願意付諸心血在其中的人卻很少,大家更在意『酷與不酷』這件事,於是嘻哈文化無形中便成了一個『可有可無』的『娛樂選項』。」

.

「如此一來,某個人想成為饒舌歌手,但『當不成也餓不死』的心態就這麼衍生出來,至於『生活過得不好』的那些人呢?他們不就有故事,又願意努力嗎?別傻了,在台灣,生活過得不好的人甚至無法接觸到嘻哈文化,在他們喜歡上嘻哈音樂之前,忙著打工吃飯都來不及了。」

「我主要是想告訴大家,如果你對某件事情有熱情,『半吊子』的態度絕對沒辦法把你帶到任何地方,一定要有『不成功便成仁』的決心。」


 

HR:嘻哈原本從地下音樂,
躍升成主流,
你的看法是?
.

「我的看法是『世上真的沒有不可能』,講真的,嘻哈文化以前可是社會最底層的產物,如今嘻哈音樂成為了世上最多人收聽的音樂類型,這一路走來真的不容易。」


 

HR:做一支影片大概需要多少時間,最困難的部分是?
.

「看我當下的狀況跟靈感,靈感來的時候一天就可以完成一支影片,有些我比較重視的內容,光蒐集資料就要就要花 2-3 天,但我覺得最困難的是『無法顧及到所有觀眾』,因為我的內容畢竟是非常『主觀』、『個人』的意見,也就是把我自己覺得『酷的』、『該講的』講一講,可能有時候我覺得我已經每個角度都設想到了,但還是會無法滿足到所有的觀眾。」


 

HR:能否透露 D Rebound 99 主要收入來源是?
.

「YouTube 的收益以及相關的業配。」


 

HR:D Rebound 99 曾採訪過 MC hotdog,感想如何?
下次還有打算採訪誰?
.

「訪問狗哥最大的感想就是『經驗很重要』,當時真的是我第一次跟這麼知名的饒舌歌手一對一對談,緊張到爆,但狗哥卻讓我感受到他的『專業』,每當我問完問題狗哥都會思考個 3-5 秒才開始批哩啪拉講個五分鐘,讓整場訪問非常流暢,最後結果也很順利。除了狗哥,最近也訪問了剛出 EP 的周湯豪,希望以後我能在對談上更順暢,採訪更多我喜歡的饒舌歌手。」


 

HR:為何在採訪中總是蒙面示人?
.

「其實最主要做頻道就是想專注於嘻哈內容,從沒想過自己會成為大家關注的對象,我一直以來就是著重在讓影片的質感和內容提升,露不露面這件事也不會影響影片的品質,主要是希望不要混淆影片的焦點吧。」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Interview coming soon🌚

A post shared by D Rebound 99 (@drebound99) on


 

HR:如何看待中國新說唱這類節目?
.

「中國新說唱是一個擁有非常多非常有才華的饒舌歌手的節目,但節目實在太娛樂取向了,儘管我認為這部分也沒有錯,劇組確實會有劇組的考量,但我自己幾乎是不會打開愛奇藝看一整集,頂多就是在 YouTube 上看 Highlights。」


 

HR:你怎麼評價 Kanye West?
他是真有料還是只是會賣鞋?
.

「儘管很多台灣人想到 Kanye West 就只會聯想到他的Yeezy系列鞋款,但我認為各位要認知到一件事情,Kanye West 之所以能在時尚/設計領域有這麼卓越的表現,這全都得歸功於他在音樂領域的表現,他才能得到這樣的舞台。」

photo via Forbes

「如果不知道從何起頭,可以去聽 2010 年發佈的《My Beautiful Dark Twisted Fantasy》,這張專輯廣泛被人們稱之為 Kanye West 生涯最完美的音樂作品,可能很多人覺得他瘋瘋的,但我反而認為這樣的個性完美地襯托其藝術領域的成就,就連 Kanye West 自己都意識到了瘋瘋的個性。

套一句他自己在單曲 ”Feedback” 中所唱的歌詞:「Name one genius that ain’t crazy (世上沒有天才不是瘋掉的)」


 

HR:D Rebound 99 目前一共有幾個人操作?
.

「從最一開始到現在都是三個人,我老闆、我以及設計師Hazzy,我負責內容製作、搜集資料、影片剪輯,Hazzy 則包辦了 YouTube 影片的『封面』以及平台內的設計,像是 Logo 或是之前曾經做過的XXXTentacion 的表匡畫。」

D Rebound 99 工作室 photo via Walter

D Rebound 99 工作室 photo via Walter


 

HR:未來打算將D Rebound 99打造成什麼平台?
.

「希望能成為代表台灣/亞洲最專業的嘻哈平台,與更多來自不同地區的嘻哈文化達到進一步的碰撞/結合。」


 

HR:能否給予想要往嘻哈音樂前進的年輕人一些建議?
.

「『追求卓越,成功自會找上門。』半吊子心態絕對沒辦法帶你到任何高度,如果你享受這個行業,甚至你下定決心以後要靠這個吃飯過活,勢必要拿出你百分之百的奉獻、不成功便成仁的態度。」


 

HR:最後請用一句話來形容現在的 YT 產業。
.

「門檻太低,大家都想成為 YouTuber、大家都認為當 YouTuber 很簡單,但我認為:『有沒有用心,觀眾一看就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