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PEOPLE

SYNDRO 主理人王心偉:好的商品沒有腳,它們不會自己走到消費者面前

2019 年初夏,距離上一次採訪王心偉(Shinway)已隔一年,這一年間,他開了 SYNDRO 第一間實體店,有了更完整的團隊編制,還有,多了一個小生命出現在他的人生中。

短短時間,事業、生活、家庭可以有很多變化,但從這次的訪談中,不難發現,他卻依舊如故,依舊對商品品質堅持、如常的穿衣風格,還有每每談起自己的設計便笑顏逐開的模樣,一點也沒變。

這次,我們從他這一年人生的變化,細數拓展事業、店面經營、小孩誕生,談到對現在台灣設計師品牌的看法……

Director of SYNDRO photo by Heaven Raven

 

HEAVEN RAVEN(以下簡稱 HR):2018 年以來,有沒有受到什麼嚴峻的考驗?
.

「2018 年,絕對是我們品牌最嚴峻的一年,也是收穫最多的一年。這個空間(SYNDRO HOUSE)對我來說也是一個挑戰,很必然地,必須為這個空間投入更多的成本,這些成本能不能轉換成日後的效益,這是我必須考慮的,我最重視的是,這個空間能產生什麼樣的可能性,除了賣衣服外,能不能產生更多交流、文化的活動。」

SYNDRO HOUSE photo by Heaven Raven


 

HR:你們品牌目前在大陸的反應如何?
.

「嗯……分太多區域了,我們在上海的市場對我來講,是超乎預期的不好,可是在其他區域,在北京、廣州是好的,但很有趣的是,我們參加展覽是在上海,我們沒有得到當地人的迴響,反而是跑去上海看展的人,他看到我們,喜歡上我們。」


 

HR:未來會繼續嘗試開發新市場嗎?
.

「會,這絕對會,我們會持續開拓市場,就算先前遇到一些挫折。我們去年在大陸也有很不錯的銷售額,快要追上台灣的業績了,去年,兩地銷售都是創新高。不過雖然業績越來越好,先前也遇到了讓我們元氣大傷的挫折,再加上開了新店,我決定把步調慢下來,先把台灣做好。」

「台灣市場小,我們都明白,但其實它也沒想像中那麼小,還是有蠻厲害的消費力。舉例來說,台灣的保時捷是全世界銷售第一,這個市場是小的,但有能力購買高階消費品的人,絕對是很多的,要不然好的手錶、跑車怎麼在台灣賣?至於能不能吃到這個市場,這是我們這一代做品牌的人,無法逃避的問題。」

「台灣品牌到底有沒有辦法讓已經習慣買非常頂級產品的消費者滿意?我覺得台灣品牌需要去思考這點。」

因為(台灣設計品牌)大部分都還是在做理想,但你的理想是別人的理想嗎?你看的點,是其他人重視的點嗎?像我們這種鑽到太深的,常會出不來,我們太重視商品的細節,反而會忽略最主要它的外觀、商品的包裝這些,假如說一年預算有 500 萬好了,你把 490 萬全都拿去做產品,那你只拿 10 萬去做行銷,賣你那投入 490 萬做的產品嗎?聽起來多沒 sense,但大部分台灣品牌就是在做這樣的事。當你沒有規劃足夠的預算時,你要怎麼讓更多人知道?」

「我自己的理論是,好的商品會說話沒錯,但好的商品沒有腳,它們不會自己走到消費者面前。」

你的行銷就是那雙腳,甚至那對翅膀,你要花費力氣幫助你的商品去跟消費者對話,台灣的高端消費者這麼多,為什麼有些人就是打的到?因為他們用對的方式對話,對的手法去 push,很多年輕設計師都太有理想了,很多事不願妥協的情況下,反而沒有做出好的行銷。


 

HR:所以行銷的比重會越來越重?
.

「我認為行銷的比重的調配需要智慧,然後不斷練習操作跟調整。你應該先規劃好你的行銷費用,才去做產品,如果你的行銷費用沒辦法拉到這麼高,那你就不應該去做那麼高端的產品。」

「你把產品弄到規格全滿,結果又賣不出去,當它躺在你的倉庫裡面時,那個價值就是自爽。」

你自己看著它們覺得,我的產品真是太棒了,但回歸到市場上時,這根本就沒有意義,也沒辦法達成你的理想,你的理想總不會是做一批貨吧,理想一定是要改變社會、讓消費市場更多選擇性,如果你連貨都賣不掉,你是要改變什麼?這是我這兩、三年真正認識這個市場之後,才產生的一些思維。」

「你要改變市場,絕對不是靠產品就能做到。」

但行銷其實在這個市場上,是被污名化的,好像就只有做一些 low 的事情才叫行銷,事實上,行銷是可以做得很漂亮的,我們喜歡的那些品牌沒有一個是不做行銷的,以我自己喜歡的品牌來講,例如說 visvim、Margiela 好了,很高端、形象非常好的品牌,他們的行銷預算可能比你想像的還多一個零,它把事情做得漂亮,得到了收益,才有辦法拿收益回過頭來做產品。」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SYNDRO™(@syndro)分享的貼文 張貼 

「要我給現在新進設計師一些好的建議,你應該先把品牌打造成一個好看的樣貌,在你的能力範圍內做出適合的產品。」

「你不要一次就想做出頂級的皮衣,可能那單件投資的成本就要 2 萬,你一次要包 20 件工廠才幫你做,那一下 40 萬就沒了,那你怎麼有錢做相對應的行銷?但如果你要做皮夾、小包包,這些相對門檻比較低的商品,一樣的預算,你就可以拿 20 萬做行銷,剩下的錢去做好的產品。」


 

HR:那你們至今有投入哪些好的行銷?
.

「我們一直以來做的行銷都偏向成本低的,比較像是花人力,不外乎就是口碑行銷,這個投資報酬率在後期是最好的,但在前期必須花很多時間,所以以帳面上來講回報是高的,但把時間攤下去講,其實反應是慢的。」

「至於我們的方式能不能被複製,我覺得是蠻難的。我們過去的經驗是,我靠著網路上小小的聲量,讓有些人對我有興趣,所以來看我的產品,覺得產品好像還不錯,所以這些人想幫我推廣,他們買了之後還會跟別人講,才造成了小小的迴響。」

「另一方面,我正好切入台灣品牌沒有做過的價位帶,但現在很多台灣品牌也都差不多是這個價位帶了,我不知道跟我有沒有關係,但至少會讓台灣設計師理解,或許我們不用再委屈自己,我們可以做這樣的價位。」

SYNDRO 19SS via SYNDRO

「那我們大部分的行銷預算都花在拍好看的形象照、單品照,吸引比較在意這些細節的消費者,這些人雖然未必會購買,但他們會分享、聊天、推廣,讓品牌好像在關注台灣時裝的男生眼中,建立好的形象,促成購買。我覺得我們不是個正確的範例啦,這是個比較慢、比較累的道路。」


 

HR:現在小孩出生了,該怎麼調適工作、家庭的時間分配?
.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 you’re such a miracle in my life 💫

A post shared by Mr. Brain (@shinway) on

「這個……這是我不想面對的事情,超級現實的一個問題。」

「我相信我得把很多本來工作的時間挪去家庭,這是必然的,幸好我們的編制擴大了,我們從去年開始就招募了很多很不錯的年輕新血,他們能分擔我的工作。目前,坦白講已經沒有什麼事情是非我做不可的,除了設計概念還是由我抓在手上,不管是行銷、銷售、售後服務、產品開發,我們都有專職的同事在處理,我控管好營運方向、金流,大致上公司就可以繼續下去。」


 

HR:現在 SYNDRO HOUSE 進了很多新的品牌,當初為什麼進這些牌子?
.

「我先講幾個特別的,有個品牌叫 W’menswear,設計師是 Lauren Yates,我一開始注意到這個設計師時,她還沒有創立品牌,經營自己的部落格 Ponytail Journal,一個很酷、長得很漂亮的女生,穿著男孩子氣、又不讓人覺得是 T,很有質感。而且她的穿著我完全看得懂,若是穿得太 girly 我是看不懂的。」

「這個設計師特別的是,她只穿古著,除了自己設計的以外,不買現代的時裝,所以她的設計散發濃厚的古著氣息,使用的也是 SYNDRO 本來就會用的元素,在某些程度上我們理念非常接近,只是把本來男生穿的東西轉換成女生穿的,於是我們開 SYNDRO HOUSE 的時候,就決定要引進、推廣。」


 

HR:你的設計靈感通常都從哪裡汲取?
.

「比較早期的話,是來自生活的經驗,到近期則是從古著發想而來。」

「現在 2019 春夏的設計,有 80% 以上都還是來自於我成立 SYNDRO 之前,2013 年以前的想法,等於說我還有很多想法正累積著,還沒付諸實行。那些所謂的生活經驗其實就是穿著的經驗,那時候的比重是古著少一點、時裝多一點,穿的比較多是 visvim、Number (N)ine、Undercover、Maison Margiala,這些品牌的 muse 其實就是以前的衣服,每個人都各自從不同的地方取材,加入自己新的想法創造出一些新的東西。」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SYNDRO™(@syndro)分享的貼文 張貼

「衣服在我們的身上,經過穿著使用,我也會思考自己到底喜歡他們哪裡,於是我自己去追,原來宮下貴裕這些設計是來自哪款衣服,中村世紀的鞋子是來自哪裡,當我了解他們的源頭後,我也漸漸開始喜歡蒐集古著。」

「所以我探尋的路是從終點回過頭去往起點追,現在回到起點後,經過這些設計師靈感的啟發,我會有自己的東西想要丟進這些老東西的設計理念。」


 

HR:你們這季 Jungle 非常熱賣,你可以介紹一下它特別之處嗎?
.

「Jungle 這件 Army Jacket,原型是越戰時期美軍的野戰外套,這個外套有四個不同版本、生產量非常大,因此這些大量的軍品古著現在就在市場上流通,大家已經看得很習慣。又因為當時作戰氣候的關係,越南很熱,是相當透氣的軍裝夾克,所以不論你是街頭的、紳裝搭配的,都能穿著這款古著軍品。」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JUNGLE” ARMY JACKET  – cotton indigo-dyed ripstop / 純棉藍染抗撕裂布 – partly cotton houndstooth / 局部千鳥棉布拼接
– urea buttons / 尿素鈕扣
– bio-washed / 天然酵洗  “JUNGLE” ARMY JACKET 外型設計來自越戰經典野戰夾克,正面四口袋、八字形斜胸袋是其特色。
SYNDRO 將經典設計移植進品牌獨有版型,並在腰口袋再加上可插式口袋,成為一件六口袋夾克。 
忠實還原越戰純棉 ripstop,輕薄、透氣卻又堅挺;將布料施以藍染製程,成品閃爍靛藍光澤,ripstop 格狀纖維清晰可見。以清爽淡藍/超濃十二重染,定義 “morning”、“midnight” 兩種 indigo 色調。   #SYNDRO #JUNGLE #ARMYJACKET #FATIGUEJACKET #INDIGODYED #RIPSTOP

A post shared by SYNDRO™ (@syndro) on

「也有時裝品牌用這款 Jungle 來改製成他們的產品,其實我也在做一樣的事情,我開發了和當年一樣的材料,100% 純棉的 ripstop,大部分 ripstop 其實都是尼龍的、棉混紡,但是因為氣候,衣服必須更透氣,犧牲了原有布料的強度改用純棉,我們再加工製成藍染。」

「最後,讓大家理智線斷掉決定買它的原因是口袋設計,我不確定別的品牌有沒有做過,我相信這是我獨創的,我們把四口袋變成六口袋,這對男生來講是個很吸引人的點,這個設計也一直以來在 SYNDRO 的產品上能見到,也是我個人很喜歡的設計。」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SYNDRO™(@syndro)分享的貼文 張貼

 


 

HR:平時還會關注哪些台灣品牌嗎?
.

「我關心吉豐重工、Wisdom。其實就是 follow 他們 Instagram,看他們做哪些東西,有機會的話當然也想跟他們交流。」


 

HR:未來會想要跟這些品牌聯名?
.

「跟台灣品牌我們很少聯名,目前沒有思考過,不過聽你提到這件事,感覺還蠻有趣的。」

「我們先前的聯名,是台灣品牌,但他們本業不是服飾,像感傷唱片行、詹記麻辣鍋,有個聯名是跟 plain-me,是為了他們 11 週年出了專門在 plain-me 店內販售的單品,這款商品是由我們 100% 製作。」


 

HR:你會感覺到台灣的零售業越來越緊縮嗎?
.

「這件事不管在台灣還是大陸都正在發生當中,每個人可以支配的現金都在緊縮當中,有很大的資金都流入房產或財團手上,所以整體 GDP 提高了,但手中可以用的資金是少的,這是確定的。」

「這對我來講像是篩子一樣,以前大家都有錢賺的時候,是篩網很寬的篩子,現在篩網變密了,它會把行銷做不到位、產品做不到位的品牌全部篩掉,所以最後剩下的,坦白講,就是比較強的品牌。」

「我希望我是在比較強的那端, 所以不管怎樣,我們還是會在市場中不斷創造新的 style,創造更大的音量。」


 

HR:能不能預告一下 2019 秋冬的設計?
.

「2019 秋冬是超級屌的(笑),自己講,下一季我是把我從大學時代影響我最深的元素都放入設計之中,會有更通俗的,也會有更難以親近的設計,同出都出現在這一季,也有更多哲學的概念在裡面,但產品其實跟 SYNDRO 本來的路線不會差太多。 」


 

HR:如果用一句話來形容 SYNDRO
.

「我先講官方標準的說法好了,SYNDRO 是會做出讓你掛在衣櫃最想穿的衣服的品牌。」

「但現在這個說法,我坦白講有點平了,我越來越不只想要做服裝而已,我還沒想到很好的 Slogan,怎麼把我心中的 SYNDRO 介紹給大家。」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SYNDRO™(@syndro)分享的貼文 張貼

 


 

HR:那你有沒有什麼座右銘或是詞彙,支撐你到現在?
.

「不妥協吧。」

「不管在什麼點,我都是個沒辦法妥協的人,隨便講個無關緊要的,你也知道我很討厭出現錯字這件事(笑),這也是我不妥協的點,不喜歡的事情,我就覺得沒有存在的必要,喜歡的事,我就要做到百分之百。」

「這對做品牌來說,或許是很好的一個點,但就經營一間公司來說,這成為我很大的阻力,因為會讓事情做得慢、沒有效率,但只要你一做到,就足以讓這間公司再往前走 10 步,所以我覺得唯一能夠讓我不斷往前進的,就是我不妥協的個性。」


 

HR:最喜歡的餐廳?
.

「龍二的店。」

「龍二,我突然想到,他也是一個超級不妥協的人,他大概一年在店裡 365 天,也就是他在台灣十幾年,沒有休過幾天假,每天都維持同樣高品質的產出,這是我在別的餐廳沒有看過的。你看過他做菜的方式就知道,同時一堆單來,他一個人面對四個鍋子,全部東西都自己弄,他已經成為我們心中職人的形象,東西好吃,品質穩定,單價也可以負擔,十幾年都是同樣的角色,對我來說是個很棒的地方,像是到家的感覺一樣。」


 

HR:最近還有關注什麼品牌?
.

「最近才關注的,CE(Cav Empt),我花了一些時間去看他到底在做些什麼;還有 ACRONYM,這以前完全不是我的菜,但我想知道他到底為什麼能創造出這麼多的聲量;還有 Stone Island。」


 

HR:特別崇拜的人物?
.

「沒有變,還是中村世紀、宮下貴裕跟 Margiela。」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in kyoto #visvim #wmv

A post shared by visvim WMV (@visvimwmv) on


 

HR:你認為自己至今最大的成就為何?
.

「我自己覺得應該是,我的人生觀能真正影響到一些人。人生觀當然也影響到我做的服裝、吃的東西、我的生活態度,我發現有些買 SYNDRO 的人,他真的會講出我平常會講類似的話,這時候我覺得蠻有成就感。」


 

HR:還會想生第二胎嗎?
.

「這你現在問不準,現在都覺得寶寶好可愛,但正常來講,我應該很快就會進入地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