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EAKERS

專訪東京鞋履改製名所 Recouture:拆過這麼多鞋,Off-White 聯名款最不值那個錢

photo by Heaven Raven

在這球鞋氾濫、汰舊換新速度之快的年代,人們忙於追逐新品,卻罔顧堆積如山的舊鞋;人人都在追求同樣幾雙當紅款式,卻仍想擁有獨一無二的鞋;於是造就鞋球改製風氣之盛行。先前我們已訪問過紅遍歐美潮流圈的怪鞋創作者 Nicole Mclaughlin,這次,則是兩個來自日本的知名球鞋改造單位—  Recouture 以及 Shoetree。

東京知名鞋履改製名所 Recouture,專精於客製化改造球鞋,創始人 Shun Hirose(廣瀨俊)致力讓消費者的球鞋更加實用與舒適,因此其訂製重點著重於「鞋底」。 Shun Hirose 善用靴子、皮鞋的鞋底,如 Vibram、 Commando Sole 等材質替換球鞋原有的鞋底,為球鞋注入更高端的風貌,多年來累積的客戶遍佈全球,開創 Recouture 獨特的訂製鞋之道,如今更與 Nike 等知名大場合作。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cortez #recouture

A post shared by RECOUTURE (@recouture__) on

另外,以「Shoe tree」之名廣為人知的日本藝術家 Kosuke Sugimoto,以利用廢棄、二手球鞋融合植物的創作聞名,基本上是「球鞋盆栽」的概念。其靈感源自於占據老舊建築物的苔蘚和藤蔓,讓生生不息的植物為廢棄球鞋注入新生命。球鞋與植物的共生需至少花費三至五年水解「劣化」的過程,讓苔蘚等植被得已完全交融於鞋面,每件作品所需之時、精神、耐心,都一再彰顯他所堅持的日本職人精神。

我們有幸受 Nike 之邀,親自訪問到 Recouture、Shoetree 的兩位主理人,此篇專訪共分為上下兩部分,一探他們的改製創意與球鞋碰撞的背後,藏有什麼獨到之見解,以及他們對球鞋現況的看法。

 


Recouture 主理人 Shun Hirose

.

photo by Heaven Raven

 

HR:什麼時候開始從事球鞋改造?
.

Recouture/ Shun Hirose :「大概 13 年前開始從事修理鞋履,4 年前才真正開始改造球鞋。」


 

HR:有先學過相關專業工藝嗎?
.

「最初還在上學時,曾在鞋子修理店打工,一邊跟師傅學習基本的技術,到後來覺得自己有一定基礎後,離開打工的店,開始上一些專門的課程,學到更深入的知識後,試著加入自己的想法與創意,再自己鑽研鞋子的構造、製作工藝。」


 

HR:可否向我們介紹整體改造的流程?
.

「先把鞋底切割開後,進行打磨,接著再根據客戶需求或自己的喜好選擇皮革沿條,再選中底,再利用 stitch down 技術將兩者結合,增加鞋子的耐用性,最後才再加上大底的縫合。」

photo by Heaven Raven


 

HR:你心目中最容易、最難改造的鞋款是?
.

「比較簡單的是一些皮質質感的,如 Nike Air Force 1、Cortez 這些,因為它們本身已具有一定的輪廓,所以很簡單就能製作,但是如 Flyknit 這類材質比較鬆動、變化性高的,你改造時沒辦法保證它們能保有本來的形狀,因此製作的過程更加困難,這類鞋款改造後的外型可能會和本來有點出入。」

photo by Heaven Raven


 

HR:平均改造一雙鞋大概會花多久時間?
.

「我們告知客人每雙鞋的訂製時程是兩個月,但我們會同時製作很多雙,批次進行同個步驟,所以這樣要估算單一一雙鞋的製程時間,很難給出確切的數字,沒有計算過。」

 

photo by Heaven Raven


 

HR:接收過這麼多客製化需求,有沒有遇過最印象深刻的改造案例?
.

「我自己認為有個過程特別有趣,我們基本上一定都會按照顧客的訂單需求改造,就長期累積的經驗來看,我們會判斷這雙鞋可能的樣貌,但很多需求我們一聽就知道最後成果會不好看、不應該這麼搭,不過沒辦法,因為客戶已經下單了,我們只能照做。」

「但在製作的過程中,每一步都會有些微的改變,不可能每雙都一模一樣,到最後,我們有時反而發現成品意外地好看,這也會成為我們未來推薦給顧客的搭配,所以每個改造的過程都很有趣。」

photo by Heaven Raven


 

HR:很多人透過 Instagram 接觸你的品牌,你怎麼看到現在社群的現況?
.

「一開始在 Instagram 放上自己的作品時,會發現漸漸得到一定的關注和認可,社交網路確實提供了所有想實現夢想的人一個管道,肯定能幫助人們的作品獲得曝光。但另一點,觸及的受眾如此廣大,也導致很多國外的改製創作者會模仿、抄襲我們的作品,心裡難免會感到不平衡,但目前都還在可接受的範圍。」

「畢竟在客製化改造鞋的領域,我們的工藝和創意仍屬全球數一數二的,這不是在網路上看看照片就能模仿得了。」

photo by Heaven Raven


 

HR:那現在這麼多人都在從事改製,你最大的特點為何?
.

「因為我 13 年以來,都專注於同一件事。」

「剛開始絕對會面臨不熟練的過程,例如什麼部分該用多少膠量?一釐米的距離該社幾個穿孔、幾針?什麼樣的皮革或面料,會造成什麼樣的誤差….太多太多問題,都是需要靠經驗累積,不斷重複同件事以後,才能抓到做工精準的訣竅。影響我很大一部分的也是日本傳統的匠人精神,再簡單的訂單,我們也堅持當做藝術品去處理,對每個細節的要求會比別人高出許多。」


 

HR:你拆解過這麼多鞋,有沒有發現哪些價格高昂的鞋,但做工和品質根本不值其價格?
.

有客戶拿過 Off-White 和 Nike 的聯名款來改,我在改造的時候,其實覺得它蠻不值這麼高的價格。」

「對我自己來說,我是完全拒絕購買任何炒價過或第三方轉售的球鞋,因為在發售時的定價就已經代表這雙球鞋本身的價值。」

photo by Heaven Raven


 

HR:球鞋對你來說的意義?是創作工具抑或是有什麼價值?
.

「雖然球鞋是我工作的一部分,但這其實它們已成為我生活的重心,我無時無刻都在思考著球鞋的問題。」


 

Shoe Tree 主理人 Kosuke Sugimoto

.

photo by Heaven Raven

 

HR:何時開始利用植物與球鞋創作?為什麼?
.

Shoe Tree:「大概兩年前開始,其實把植物種在球鞋裡早已不是什麼新鮮事,很多人都有在做,只是我做得更具美感罷了。」


 

HR:有沒有遇過哪雙鞋,美到讓你捨不得拆解它?
.

「我選用的改造鞋一定都是壞掉、老化或無法再穿的鞋,如果本身球鞋狀態很好、還耐穿,我基本上不會拿來做改造。」


 

HR:這些改造的球鞋大多從哪裡來?
.

「網路拍賣、別人送的,或我自己去收購一些穿壞的鞋子。」


 

HR:一雙鞋大概需要花多長時間製造?
.

「要依球鞋的壞損程度而定,若以平均來說,我一天最多只能改造兩雙,只要超多兩雙,集中力一定會下降。」


 

HR:你有想要藉由你的創作傳達環保的理念嗎?
.

「其實我本身並沒有想刻意去談環保,但也希望大眾能透過我的作品,意識到環保的重要性。」

 

 


 

HR:很多動畫也有描述類似末日後動植物再次大量興盛的情節,這對您的作品有任何啟發嗎?
.

「影響我蠻深的是宮崎駿的天空之城,片中描繪的有機物、無機物都繁盛地生長,還有過往的廢墟、末日來臨的情節,其實是我設計的靈感啟發。」


 

HR:為什麼 airmax 頻繁出現在您的作品中?
.

「首先,airmax 是我本身很喜歡的鞋款,另外它也很受大眾的歡迎,包括 95、97 很多人都有,生產的量之大,所以自然也就搜集到比較大量的 airmax,並沒有刻意挑選。」


 

HR:除了以球鞋作為載體以外,是否想涉及其他創作品項?
.

「目前沒有。因為我沒有穿皮鞋的習慣,對高跟鞋也完全不熟悉,所以其他品項我都沒考慮過。」


 

HR:球鞋對你來說的意義?
.

「就只是鞋子,沒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