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EAKERS

Sneaker Con 上海:充斥著黃牛、土豪式炫鞋和 Nike 倒勾的無聊聚會

2019 / 5 /23 更新
.

知名潮流網站 Hypebeast 於週二時間發佈了「街頭白皮書」,其是 Hypebeast 與全球四大專業諮詢機構之一資誠聯合會計師事務所(PricewaterhouseCoopers)共同合作發表,集結 40,960 名受訪者的回覆資料。

《紐約時報》針對了該報告撰寫了一篇文章,記者將重點放在了下述的部分:

「其實網紅(Influencers)的影響力被誇大了,只有三分之一的受訪者認可網紅在街頭潮流上的可信度,其他人更傾向於去相信歌手們和業界人士。」
.

「可另一方面,大部分的受訪者仍會選擇將 1/4 甚至 3/4 的『行銷預算』投放在網紅們身上。」
.

進而造就了很奇怪的生態景象。

 

他們也對「Streetwear 的主流化」進行了探討, 我們從很多人身上聽到都看過對「街頭潮流」的定義,舉凡:藤原浩Noah 主理人 Brendon BabenzienKim JonesHysteric Glamour 主理人北村信彦The Hundreds 主理人 Bobby Hundreds,「話講出來的能聽的人」世上真的不多,幸運的是,《紐約時報》採訪了(前 Supreme 創意總監 / 現任 Awake 創辦人)Angelo Baque,他認為,所謂 Streetwear 已到了隨時都有可能崩塌的階段。

在 2010 之前,潮流這個詞幾乎是不存在的,當時的品牌是受到饒舌歌手、衝浪人士、塗鴉藝術家和滑板人所青睞,他們的酷進而引起時尚圈的興趣,「在此之前是叫 Urban-wear,這還是比較好聽的說法,因為那就是黑人和波多黎各人在穿的衣服。」

連帽長袖Hoodie你我都有,但談起歷史卻有著難以抹滅的負面歧視標簽

到了 80 年代晚期 90 年代早期那時,有特定獨立服飾品牌開始氾濫,在西岸有(衝浪)Stüssy 和(滑板)Freshjive 還有像是 X-Large 和 Cross Colours..等嘻哈牌,而東岸則是 Triple Five Soul、Ecko Unlimited 和 Supreme。

圖片來源:New York Times

如今對 Angelo Baque 來說,當社群帶來更多的關注,網路孕育出了饒舌團體,街頭潮流開始成為主流,排隊、登陸、炒賣…等變得稀鬆平常時,「大家注意到這可以賺錢,一切也就變得不是秘密,」Angelo Baque 表示,「我覺得街頭潮流就跟饒舌團體 Odd Future 的流行曲線是一樣的。」然而,他們 2015 年該團已解散,或許也是 Angelo Baque 認為 Streetwear 即將破裂的地方。

FUCT 主理人 Erik Brunetti

FUCT 主理人 Erik Brunetti(妙的是這位仁兄的 IG 是不公開的唷)表示,「在 90 年代早期,我們都有著某種次文化的背景,可能像是滑板、塗鴉或是龐克搖滾,和現下的品牌相比,其實它們背後根本什麼都沒有,一堆牌子不知道從哪變出來的。」就像漫畫或地下音樂迷一樣,90 年代的街頭潮流是需要投入的,自身收集很多饒舌 T 恤的 DJ Ross One 表示,去紐約就像是朝聖一樣,有些像是 Triple Five Soul、Canal Street Jeans 和 Phat Farm 的牌子一定勢必去,對他來說,「網路是起點也是所有對話的結尾,以前能成為經典的現在什麼都不是,地下文化已不復存在,如今對一個小孩來說,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東西真的非常難。」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

A post shared by DJ ROSS ONE (@djrossone) on

任職於資誠旗下諮詢公司 Strategy&,專精於時尚、運動和奢侈品策略的專家 Axel Nitschke 博士告訴《紐約時報》表示,他對於 Streetwear 所帶來的理論很有興趣,這份街頭白皮書也是他與 Hypebeast 的資深企劃編輯 Enrique Menendez 共同完成的。對他而言,「街頭潮流專精於為產品創造吸引力,這是時尚產業不斷在面臨的挑戰,且難度一直在增加,」Axel Nitschke 表示,「這些品牌在同濟之中有著極大的信譽,而其源頭就是來自於街頭族群。」而所謂「族群」,大多數是有色人種,甚至一度被主流所鄙視,「當中勢必有數不清文化挪用的對話,而品牌和企業的答案永遠都只有我們不是故意的,就我的觀點來看,唯有品牌將上述群體的人安排在高層位子才有可能改變現況。」

同是義大利品牌,但面對種族歧視爭議,Gucci 是這樣處理的

該報告還有一項數據指出,「在歐美,有 40% 的受訪者表示,『街頭族群』(也就是上述業界人士、饒舌歌手、滑板、衝浪、藝術家…等)是他們對潮流產生興趣的關鍵,可只有 12% 的亞洲受訪者有同感,反而亞洲(日本和中國大陸)則是覺得穿著街頭是一種宣言,歐美則不這麼覺得。」

「如今能安然無恙的穿(這些衣服)和原本街頭的立場完全是背道而馳,」Erik Brunetti 認為,「這和早期的嘻哈和龐克一樣,過往這是一種反叛,如今則和和反叛完全不一樣,它已被企業買入、被消毒、被滅菌。」

然而,Enrique Menendez 有著不一樣的論點,他堅持道,被企業購併並不會傷害品牌本身的真實,以 2017 年 Supreme 被凱雷集團收購一樣,「Supreme 也是做得好好的,他們扔維持那個高度(hype)。」可 Angelo Baque 和 DJ Ross One 雖覺得品牌仍在做好東西(品質可能不算),但客群已大幅改變,後者甚至直言道:
.

「你不能對 Supreme 生氣,我也還是會去注意那些衣服,它們還是很酷,反而是一大堆不酷的屁孩在穿它們,這才是問題所在。」

 


 

2019 / 5 /18

全球最大的球鞋盛宴 Sneaker Con 成立於 2009 年,由(Stadium Goods 創始人)Yu Ming Wu、Alan Vinogradov 和 Barris Vinogradov 成立,這個號稱地表最強球鞋展,已經先後在全球多次舉辦;誕生十周年後  Sneaker Con 首次來到上海,並於 5 月 18 至 19 日在上海西岸藝術中心舉行最新展覽。

聊起這一開始,創辦人 Barris Vinogradov 在過去採訪中表示,一開始有這概念源自於 2003 年的東京旅行,他跟朋友們在 A Bathing Ape 買了一雙 Bapesta,回到美國後隨即拿到 eBay 上求售,沒想到瞬間高價賣出,嘗到甜頭的他們連續四五年前往日本批貨,並且在 2006 年舉辦了第一場名為 Soled Out NYC 活動。

也是在 eBay 上賣鞋認識了新成員吳玉明(Yu-Ming Wu),一聊之下,發現彼此相距才幾條街的距離,於是便相約見面,三人可以說是分外投緣,他們也從中得到靈感,因為當時資訊尚不發達,所以到場面對面交流是非常重要的一個環節,與炒賣無關;2009 年成立了 Sneaker Con 展覽,並且給予喜愛球鞋的年輕人們一個集合的空間,這一回,我們看到了什麼?

吳玉明(Yu-Ming Wu)

從「交流」變「交易」?
.

歷屆幾次展會,Sneaker Con 被譽為球鞋界的時裝週,比起交易,過去更將重點放在「交流」,參與者幾乎都帶著自己珍藏的稀世珍寶亮相,而且大都是我有別人沒有與眾不同的一雙,但現在這裡整個情況卻是顛倒過來,在意的不是交流,而是「交易」。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Sneakercon #Kicks #Sneaker #AirJordan #Yeezy #Nike #Adidas

陈嘉泰(@trneverstop)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既然重點在於炒鞋,那麼自然所謂的精神與文化都成了其次,鞋子不再是拿來運動,也不是用來搭配的產品,全成了買低賣高的投資商品,另外通過參與者的穿搭,其實可以注意到近幾年來穿著者的思維並無太多成長,只是從閃電變 Supreme,從 The Ten 變成 Travis Scott x AJ1,還有各式奇葩鴛鴦組合。

圖片來源:AYKES

賣黃牛票的大嬸
.

另外最讓人惱怒的,就是無論哪個門口不斷問你要不要買票的黃牛大嬸,而且千萬別與他們對上眼神,因為只要你停下腳步,他們就會像是喪屍般湊上來要你買票或是把票轉給他;裡面在炒鞋,外面在炒票,因為白敬亭的出現,喊到一張票 800 RMB,可你以為他們真的知道或在意你的街頭精神是什麼嗎?

圖片來源:AYKES

The Hundreds 主理人 Bobby Hundreds 對 Streetwear 的定義,「街頭的吸引力來自於排他的天性,那並非一個具體的外觀,而是一種自負的態度,消費者想要穿著獨特的服飾來表達與眾不同。」

我買、我穿、我存在,探訪台灣潮流收藏家 — 蔣季勳(ASENSERI)

高橋盾和 Hysteric Glamour 主理人北村信彥則認為:「音樂和文化的聯結才是創造了街頭時尚,」造就出 Sneaker Con 了無生趣的原因不言而喻。

街拍是辛苦的,但拍個兩百張總能挑出十個好的,就讓我們擇善而從之,一起欣賞精心挑選過的美照吧。


 

Double T

鞋款:Yeezy 700


 

大黑

職業:時尚博主
鞋款:Nike zoom vomero 5 sp


 

小熊

職業:KOL
鞋款:Helen Kirkum x Reebok


 

Bunny

職業:模特兒


 

李哈利

職業:模特兒、DJ
鞋款:Nike Shox R4


 

楊艾倫

職業:模特兒


曬鞋企劃:

The COMME des Garçons x Nike Presto Tent

Yeezy 700

The 10: Air Jordan 1 “off-white”

OFF WHITE x Nike Zoom Fly Mercurial Flyknit

Visvim FBT

Travis Scott x Nike Air Jordan 1

UNDERCOVER x Nike Daybreak

Nike x CLOT Air Max Haven

Tom Sachs x NikeCraft Mars Yard 2.0

Converse X Off-White

Concepts x Nike SB Dunk Low Pro ‘Purple Lobster’

Dr. Martens

asics x kiko kostadinov

Converse x JW Anderson

The Ten Air Presto Off-White

Asics X Vivienne Westwood

The Ten nike zoom fly

Converse

Stone Island

Supreme

Mastermind Japan x the North Face

Nike Air Footscape Woven

HUMAN M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