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PEOPLE

「昨天,我們終於專訪了藤原浩。」

4 19 日至 21 日,Nike 在上海升級呈獻 Nike On Air 狂想集結站,之前,Nike On Air 呈獻「狂想」系列活動已陸續在北京、廣州、香港以及台北舉辦,昨天主角嘉賓 fragment design 創辦人藤原浩蒞臨現場,趁此機會我們好好跟他坐下來聊了聊。

所謂虛懷若谷,大智若愚,當全世界的人都想在社群上成名,站在萬人之巔的藤原浩則不一樣。不免俗的,總是想問,「潮流教父」當得如何?喜歡「潮流教父」這個稱謂嗎?

他思考了一下,聳聳肩說:「別人想怎麼叫我,我不是很在意,他們高興就好。」

果然是個前瞻遠望、淡泊名利的大師,但光是看十幾年來的報導、圖片,就算不喜歡教父之名,至少衣服、鞋子、包包什麼的應該比平常人多很多吧?結果藤原浩卻給了「其實我沒有大家想像中這麼多的衣服和鞋子。」這種出乎預料的答案,難道是計量單位不同?

而且不只衣服不多,「我每天造型也都會偏向常態性不太會替換;若對一項新單品感到興趣,就會有很長一段時間都穿著它。」藤原浩補充說道,自己不是一個在搭配上求新求變的人。

那最近比較喜歡穿什麼鞋呢?

Dr. Martens,最近沒特別喜歡的。」

那想必平常出門應該也不需要花太多時間打理?

「完全不花時間。」

包包,他也只放三樣必需品,「手機、筆電和隨身充。」是的,皮夾也不帶,這橡皮筋傳說不禁令人好奇是否屬實,他說:「現在錢和信用卡就直接塞在口袋裡頭。」

回到當初,作為一名創意人士,藤原浩的名字成了許多如今知名品牌幕後功臣,這名單包括 Undercover 還有 A Bathing Ape。雖說曾有短暫的 Nowhere(店)和 GOODENOUGH(品牌),但很快的,藤原浩明白比起製造,他更擅長合作聯名,如今的聯名常態,他 80 年代晚期就開始,也因為這樣,2003 年,fragment design 出現了,世界上最具影響力(該說公信力?)的 Logo 之一。

我們丟出一題放在心中很久的疑惑,過去曾在加拿大知名電商 Ssense 採訪中,他曾說過「流行文化 90 年代就已死去」,現在依舊還是這樣覺得嗎?

「確實,以前的流行文化(Pop Culture)是已停止發展,但後面會有新的文化出現。」那新的文化是什麼?「我只能說『僅是過去文化延續。』」更具體一點的名詞,就是 Retro(回潮)

藤原浩(Hiroshi Fujiwara):真正的流行文化早在90年代就已經死去

對於專門創造或定義經典的藤原先生,好好請教他一下何謂「經典」?沒想到這題卻讓他進入了沈思,過了半晌,他才確定了自己的答案。

「像 Converse Chuck Taylor 這樣的。」世界似乎沒有給予經典足夠的時間去培養。

如今還有新的經典嗎?藤原浩則說:「有,Nike 就在做。」

藤原大神跟 Nike 合作早已不是新聞,但會合作出什麼則成了群眾的信仰,與 Nike 合作的感想和未來期望又是什麼?

沒想到,又是一記太極拳,他看著我們說:「聯名什麼的,你應該要問 Nike。」

腳穿全白 Air Max 720 的藤原浩,頓了一下又續道:「只能說下一個企劃尚未定案,但不會像之前那樣一次生產太多產品出來,某種意義上你可以看成是一種世代的更替。」

既然這次是針對 Nike On Air 的活動,我們問了他哪一雙是心頭好?他的答案是「Air Max 360。」

「我會從 eBay、Amazon 等管道購買,幾乎每一雙 360 我都有,但就算從 Amazon Japan 下單,包裹總是從中國來,所有的都是這樣。(笑)」

那藤原浩是如何看待如今的日本街頭文化?他則反問:「很多人都這麼問我,但究竟什麼是街頭文化?它的定義到底是什麼?」

我們回答,像是 Louis VuittonGucciNEIGHBORHOODBAPE 之間的區別?

 

「我只知道它們都是現在賣得很好的牌子。」

 

但時尚就是風水輪流轉,「在球鞋和連帽衫之後,大家自會找到新的流行。」

goro’s,現在還有在買嗎?他笑著答:「不太買,因為買不到。


訪談結束後,我們加入了藤原浩與設計師 Jeff Staple 的狂想討論之中,他們聊到了之前的「店」:「the POOL aoyama」「THE PARK‧ING GINZA」和如今的 「THE CONVENI」。

Q: 為什麼你想讓人走進實體店面?

「我想給人們驚喜,我覺得這是個好現象。」

Q: 所以你認為一家店的關鍵點是製造驚喜?

「是的,我是這麼認為。」

從這點做延伸,餐廳,對藤原浩來說便是另一個創意集想地,這裡都有著你無法從圖片能感受到的氛圍,而每道菜的新創則像服裝設計師給予不同的想像力一樣,被問到最印象深刻?他首推上海的 UltraViolet

然而,隨著網路購物平台的強勢,實體通路是否已經式微?

藤原浩表示:「雖然網路購物很方便,我還是會去逛街,那是手機無法取代的體驗。」但問到最喜歡哪一間店?他卻回答:「Amazon。」

所以 20 年前,剛踏入街頭時,您就有預料到如今這般?

藤原:「當然,像是如果你去看以前 Marc Jacobs 或是其他設計師,你都可以看到他們從街頭獲取靈感。」ps. 村上隆說,打破街頭與時尚邊界的第一人,就是 Marc Jacobs 請來塗鴉藝術家 Stephen Sprouse Louis Vuitton 合作。)

Louis Vuitton 2001 S/S

 


對於社群和網路,是否垂手可得的資訊會讓年輕人變得無趣?

藤原浩說:「我能理解你的顧慮,但如果某些人懂很多,這樣的人就會變得很重要,現在年輕人想要變成這樣子的角色,所以他們就會想要去瞭解更多。」

 

這是我們隱藏許久的疑問,社群資訊如此快速的當前,還有辦法像以前那樣誕生出像您這樣的大神嗎?
.
「不可能。」

.

然而,對一般人來說,已擁有一切的藤原浩,是否還有任何目標和夢想覺得尚未達成的?他回答:
.
「沒有,就算有想要的東西,大概都在伸手就能得到的距離,我很享受我現在所做的一切。」
.

最後,現場提問環節,有人問他說「科技發展這麼快速,你認為世界會回歸原始,還是像《駭客任務》那樣被機器人統治?

藤原浩自信地回答:「我不擔心科技過度發展,就算世界真的那樣,我也會用我的方式教育這些機器人。」因為他覺得自己可以跟機器人溝通。

 

厲害了我的神。

聊不完的藤原浩,有關聯名、fragment design及如今街頭潮流的問題是?

ps. 他在月前香港行時接受了《南華早報》的訪問,內文寫著:「藤原浩相信,時尚本身已不流行。」大神表示,「大家已經不像以前會買這麼多衣服或是想要成為設計師。我如今在期待的是 5G 和 Google 的新遊戲平台會帶來什麼,雖然我不玩遊戲,但我想要看科技公司他們會做什麼。」這段文字頗值得細細品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