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 STAR

專訪熊仔之於《PRO》— 對不起沒能拯救嘻哈文化,我需要先救贖自己

“Sorry I didn’t save the world my friend,
I was too busy building mine again
I choose me, I’m sorry” —
Kendrick Lamar
Mirror, 2022

對不起,我的朋友,我沒能拯救世界;
我再次忙著建造我自己的世界。
抱歉,這次我選擇我自己。

熊仔近期發行第三張專輯《PRO》,仔細對照歌詞潛心傾聽,會發現他剖開的是自己的血和肉。曾幾何時,那過去能激起心臟跳動的嘻哈樂成為痛苦的束縛;曾經在家人面前立下的一句句誓言,如今成為反向刺進心坎的一刀刀利劍;現在,那曾滿腔熱血改變嘻哈文化的傳教士,停下腳步望向千瘡百孔的身軀,他卸下使命與重擔向各位告解:對不起,還沒能改變世界,這次,他需要先救贖自己。

「夢想職業化」與「職業倦怠」是《PRO》的主軸,以〈鬧鈴與愛歌〉比喻,當你把最愛的歌設成鬧鈴,每天叫醒你的不是夢想成真的渴望,是那首前奏一響起便令人毛骨悚然的輓歌,正悼念著靈魂逝去的自己,睜開眼睛,開啟的只是無盡輪迴的噩夢。這就是嘻哈樂之於職業倦怠的熊仔。

《PRO》曲風之多變,音樂性更強(由熊仔、rgry、李權哲、Funkymo 製作),歌詞與韻腳則一如既往埋藏這位高材生的無限巧思。與其說《PRO》是引人墜入深淵的暗黑作品,不如說是直視熊仔靈魂最赤裸的獨白;這看似自虐式的殘酷之作,實則是以血淚交織的生命寄託。

“有病識感才能夠治病
那時不覺得我自己是病了
開始懷疑自己使命
懷疑初衷是否已經逝盡”
— 熊仔〈自信〉, 2022


Photographer_Uliz Hung
Videographer_Youzhi Zeng
Photography Assistant_Rosen Chang、Nienchi Chen
Creative Director & Stylist_Kirstie Wang
Makeup Artist_Chloe C
Hair Stylist_Eden

Interview_Heaven Raven

Long Coat by DUNHILL;Top from Stylist


 

HR:《PRO》整張專輯關於「夢想職業化」與「職業倦怠」。職業倦怠嚴重的時期,你心裡最常浮出的的自我提問/掙扎是什麼?
.

「問自己是不是真的還喜歡做音樂?
自己的初衷到底是什麼?」

「經歷那段時期,我找到的答案是:我喜歡『創作』本身,但不僅限於音樂,是任何形式、想法上的創作。」

「我自認為 PRO(專業人士、職人)的理想狀態是:『興趣、專長與職業合一』。像李權哲的興趣、專長和職業都是做音樂,我比較像專長是饒舌,但興趣是創作、出各種新的想法,職業是藝人,這三種領域的交疊之處,造就了這張專輯。」

Long Coat & Trousers by DUNHILL;Shoes from VERSACE;Top from Stylist

HR:你的初衷在於「創作」,那創作最吸引你之處在於?
.

「去做過去沒人做過的、嘗試自己沒試過的事。」

「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 MAYA 原則—— Most Advanced, Yet Acceptable,是指在人們可接受的程度下,去做最前衛的事。我覺得尋找 MAYA 的點,是很有趣的事,畢竟要做一些超奇怪、超前衛的事,說實話並不難。」

「真正難的是做到大家認可的東西。」

Long Coat & Trousers by DUNHILL;Top from Stylist

HR:你說過:「創作不一定能被大家看到的痛苦,是很消耗創作能量的一件事。」能進一步解釋這「不能被看到的痛苦」嗎?
.

「假設我做完一張專輯,如果我是業餘的,我直接丟上網就能跟大家分享;但如果是職業的,我要考量商業化,思考這首歌接下來的每一步棋該怎麼下,這過程經常跟藝術家的我產生衝突。」

「創作不能被看到的痛苦,直接說就是有的歌根本發不了,作為『藝術家』的我在哭,但作為『職業藝人』的我只能接受。」

「這(商業化)過程會不斷謀殺藝術家的你,
你會一直質問自己 what’s the meaning? 然後停滯……」

Long Coat & Trousers by DUNHILL;Shoes from VERSACE;Top from Stylist

HR:如果說饒舌圈就這麼大,你是否曾有 OS「這首歌憑什麼紅」?或像〈啞巴吃黃蓮〉中「人比人 氣死人」的這種比較心理?
.

「像我一開始很瘋狂鑽研押韻技巧的時候,我蠻常會有『這什麼?我完全 get 不到耶』或『Why not me?』這類的想法(笑)。但當自己真正開始發歌後,我去觀察那些紅了、爆了的歌,背後都有它的原因,但這個紅的原因是不是我可取的?還是說它根本上就和我的創作理念衝突?」

「舉例來說,
現在台灣越來越多人做嘻哈,
有幾首爆了就是因為旋律夠洗腦,
但『旋律洗腦』不會是我品味的 priority。」

Long Coat by DUNHILL;Top from Stylist

HR:那饒舌圈會有鄙視鏈嗎?
.

「小時候會啦(笑)。小時候(大概指台大嘻研社時期)比較偏激,甚至覺得『哦有旋律的,那不夠嘻哈』,但後來越聽越多曲風後……」

「你就知道重點在於 sense,
不在於種類,
旋律饒舌也能做得非常高級。」

「像韓國女團的歌,小時候會認定韓風就不是我愛聽的,但其實他們的歌有很多饒舌,現在以製作人角度來看,這些歌的編曲其實非常厲害。例如 Jessi 最近發的〈Zoom〉,聽編曲就知道製作人是很有想法的,有些歌會紅不是沒有道理。」

Long Coat by DUNHILL;Top from Stylist

HR:當饒舌歌手是你學霸、人生勝利組一生中最大的挫折/挑戰嗎?畢竟這不是單靠努力就能決定紅不紅的。
.

「對,這確實是不確定性跟風險最高的一個選擇。所以家人最初很反對,我就拿一堆數據說服我媽:『你看,嘻哈是美國最多人聽的曲風』、『我跟你說,五年內,嘻哈絕對會在台灣變成主流。』每天都在家講這些狂言狂語。」

「現在嘻哈真的在台灣成為一種主流,
我蠻感動的。」

「至於紅不紅,以前會覺得一定要靠一首歌爆紅,現在我覺得走得長遠更重要。」

HR:但如果不求爆紅,歌手該怎麼走得長遠?
.

「不要不擇手段地去擴大受眾,
想讓所有人都喜歡你的作品,
這是很危險的一件事。」

以前的音樂像商品,你要盡可能讓更多人買單;但現在的音樂,是名片,最終會回歸『人』本身,還有你想傳達的訊息。」

現在很難單靠音樂賺錢,『藝人才是商品』。」

Blazer by GUCCI;Jewelry by MIKIMOTO;Top from Stylist

HR:這張專輯蠻多首歌提到「大數據時代」、「沒歌不發文」、「放爛的粉絲頁」、「開直播顧流量」等,社群之於明星的重要性,讓你感到有壓力?
.

「嗯,壓力蠻大的。」

「社群能直接跟粉絲互動是好的,但像《大嘻哈時代》那陣子,我的社群就湧入很多鄉民,那感覺像一群陌生人穿著鞋子走進你家客廳開始對你吼叫,腳上還有屎,很髒啊(無奈笑)。我覺得『社群禮儀』應該要開一堂課來好好教育一下。」

「酸民這種東西煩的是,就算十則留言有九則都是支持你的粉絲,只有一則是謾罵,但你會一直記得那則負面的,忘了有多少人是正在被你影響的、是理解你的。這有時會讓我心情不好,也會自責怎麼不懂得珍惜這些力挺你的人。」

Blazer & Trousers by GUCCI;Shoes by PRADA;Jewelry by MIKIMOTO;Top from Stylist

HR:其實媽媽不斷為了你研究嘻哈,甚至幫你改韻腳、給你不少非同溫層的意見。聽完《PRO》以後,媽媽還有發表什麼高見?
.

「我媽比較刀子口豆腐心,她常覺得我的創作太黑暗,會擔心說:『你怎麼連那個藥名都寫出來(〈自信〉的歌詞包括熊仔服用的藥名)?對你的形象很不好』,或一直唸我:『你要創造一個陽光的形象啊,寫一些運動、陽光的歌,桂格這類的品牌才會找你代言』(大笑)。」

「聽完這張專輯,她其實心裡覺得蠻不錯的。我說:『那妳可不可以稱讚我一下?』她就只說:『哦,你做得很好啊!』(笑)」

Blazer & Trousers by GUCCI;Jewelry by MIKIMOTO;Top from Stylist

HR:〈能火〉歌詞裡有提到 J.Cole,你也提過〈h u n g e r . o n . h i l l s i d e〉這首歌。J .Cole 在你人生什麼樣的狀態下,帶給你什麼影響或震撼?
.

「我印象很深的是,以前看過 J.Cole 演唱一個小時的 set,最後他在大雨中唱他在 21 Savage〈A lot〉裡 feature 的那一段,他現場唱得很炸、情緒很滿,那段 flow 又複雜,很少換氣空間,但 J. Cole 一字不漏,堅持不用 Hypeman(在背後幫唱墊音,或在饒舌歌手換氣時,幫忙保持歌曲的連貫性)把這段尻完。那現場雨一直狂下…..那幕讓我非常震撼,很浪漫啊……」

「J.Cole 平常幾乎不受訪,但有次他在演唱會後台遇到 Nardwuar,就對他說:『我明後年一定一定會上你的節目。』因為 Nardwuar 是把歌手的故事挖得非常深、很像情報局、又很宅很搞笑的那種採訪者。2021 年 J. Cole 真的實現諾言,做了將近一小時的對談。全程 J.Cole 有問必答,一直感謝 Nardwuar 做功課深入、謝謝他對嘻哈文化的貢獻。」

.

Shirt & Trousers by PRADA;Shoes by GUCCI;Jewelry by MIKIMOTO

HR:聽完〈能火〉,你似乎想成為 J.Cole 這樣修煉成道、不在乎名利只傳達觀念的創作者,但〈能火〉卻紀錄很多別人對你的看法,你算是非常在意評價、會走心的人?你現在能克服這些眼光或評價了嗎?
.

「J. Cole 有一首歌叫〈Let Go My Hand〉,裡面也提到自己脆弱的一面。他說自己像是不敢讓人看到底牌的人,深怕有一天底牌被揭開,當眾羞辱,被發現,啊,原來他也只是個在偽裝的饒舌歌手。」

「他其實也會寫到內心的恐懼和脆弱,
這是最真實的,也最能打動人的。

「像 Kendrick Lamar 新專輯(《Mr. Morale & the Big Steppers》)也是,〈Mirror〉揭開很多自己問題、自己的恐懼……」

「這兩位都不(在社群)發文,
都是用音樂說話的。」

Shirt & Trousers by PRADA;Shoes by GUCCI;Jewelry by MIKIMOTO

HR:你說:「〈能火〉的歌詞就像信仰一樣不斷複誦」,你會希望自己的歌也像 J. Cole「傳教」一樣,真正影響聽眾的價值觀嗎?
.

「J. Cole 常被人說愛說教啊,你看 Lil Pump 的〈Fuck J. Cole〉(笑),但他現在沒那麼說教了,只是對著他的群眾講自己的想法而已。」

「以前會覺得自己也要成為『嘻哈傳教士』。我印象很深是有一次,一個很愛車子的朋友來我家,但我給他聽一堆 demo、聽國外嘻哈樂,他聽我在那講一兩個小時後,最後只跟我說:『熊仔,我們的興趣真的很不一樣呢~』(大笑)但如果是 POPO J 來我家,我就會把他抓起來逼他狂聽。」

「如果你已經是我的信徒,
我很樂意跟你分享我的教義;
但如果你不是,我不會逼你。」

「我也還在學習忽略那些不是我受眾的人的評論。」

Shirt by PRADA;Jewelry by MIKIMOTO

HR:最後,從砲金曲獎到 2022 年再度入圍,你還有想對金曲評審說的話?
.

「辛苦了!對不起,謝謝。」

「還有,小心啊……加油啊……(笑)」

「作為一個曾經被金曲獎重挫(熊仔第二張專輯《夢想成真》被視為當年金曲獎最大遺珠)的人,我想跟所有入圍或沒入圍的人說,金曲獎整個制度就是很『人為』,機率成分很高,評審的組成和品味會直接反映在入圍名單上。」

「沒入圍或沒得獎不代表不好,
你的聽眾才是你最該在意的評審。」

HR:那今年因〈88BARS〉入圍最佳作詞人獎,你自認得獎機率如何?
.

「應該不會(得獎)啦,就好像寫得還好(笑)。應該說我有寫得更好的歌,像這張專輯裡〈能火〉和〈自信〉都寫得很好。」

Blazer by GUCCI;Jewelry by MIKIMOT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