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TALKS

STAFFONLY:「如今的消費紀錄,比學經歷更能代表一個人。」

「這件商品不是讓你買來被遺忘的」, STAFFONLY 2019 F/W

你眼前的購物袋變成了大衣、大家熟悉的鴨舌帽則成了包袋,這樣的機智趣味不是人人都有,這是來自大陸的服裝品牌 STAFFONLY(不是台北那間酒吧),論當紅,它絕對是你該認識的大陸新銳設計品牌之一。然而,作為 90 後從倫敦回來的留學生,年紀輕輕不僅讓人好奇想問,對於服裝上的奇思妙想,這些靈感都是從哪裡來?

 

可否請您簡單自我介紹一下:
.

「我們是 STAFFONLY,我(UNE YEA)和 SHIMOZHOU)兩人 2015 年(底)創立這個品牌,至今已成立 3 年。我們都是在倫敦留學的。」

「當初先是在國內讀服裝設計,畢業後在想說如果要繼續深造的話,希望可以學一個不受身體侷限的專業,所以選擇了飾品設計,在畢業的時候我和 SHIMO 一起合作了一個項目,這是雙方第一次嘗試合作,也藉此機會好好了解彼此,所以一起成立了品牌。」

 

是從什麼時候想當服裝設計師的?
.

「其實這有點玄,我媽媽說我在幼稚園的時候,老師要我們寫以後想做什麼,我當時就寫以後想做衣服,但很長一段時間我都把這件事情忘記了,在考大學時我是想學攝影,一度覺得創造圖像很有趣,但現在覺得服設也是在創造 image。」

 

有關 STAFFONLY 品牌的由來:
.

STAFFONLY 19 F/W

「其具備著許多不同的層面,像是 Staff Only(外人止步),這是個經常在各個場所會看到的標示,像是後台或辦公室感覺是一切發生的地方,卻又是一般人無法進入的。」

在某種意義上,當我們用 STAFFONLY 當品牌名稱時,有一種去挑戰權威的感覺,同時它又代表著一群人,說到 Staff(員工)的時候,很容易聯想到另一個詞彙就是 Uniform(制服),可我們並不想做一個很狹隘以制服為靈感的品牌,更多的關於一群人的 identity,他/她的身份是什麼?

 

19 F/W,「每個人都離不開消費」
.

「所以我們每一季都在研究一個特定人群,他們面臨的問題都是帶有一點普世性的,像 19 F/W 我們探討的是『消費』。」

「這季一個非常重要的顏色就是,紙箱色。因為我們主題環繞著消費,以大家購買東西時的包裝作靈感,所以我們在想說,服裝所給他人的印象也是一種人類的『package』,所以就會想說把服裝做的像『包裝』一樣。

「但首先,我還真的,沒有想表達過度消費,本季想詮釋的是大家沒有辦法逃離消費這個社會現狀,就是你在洪流當中只能被推著走。」

購物車相親, photo via 微文庫

「但這系列的源頭是很好玩的事件,因為我看到了一個社會新聞,在北京,現在有一個新型相親方式叫『購物車相親』,和上海人民公園版本觀念是類似,可原本的『履歷』變成了『消費記錄』,比如說:這個人可能喜歡買食材,你會覺得他會對生活充滿熱情或是常買寵物用品會喜歡動物..等等,從所購買的東西來判斷一個人的性格,而當這個形式出來後,你會想,這雖然很棒,但同時也會思考,你的消費記錄已代表了你,它已經比你的學經歷、個性描述更清晰地表達了你這個人,也就是說,你意識到,消費在現今社會扮演著很重要的位子。

「因為作為一個品牌,我們也是屬於消費的一部分,但是我可以把消費變成一個作為講述的語言,一直以來我們做設計有個很重要的點,就是一種嫁接感,最近一句話我特別喜歡『To Replace a Minute’s Silence with a Minute’s Applause(用掌聲來填補平靜)』,這比較像是我們的設計方式。」

「男裝嘛,它規則很多,我把大家熟悉的元素用別的東西來替換填補,它雖保留了原本的型態,但近看就會發現不一樣。」

耳機線變成了抽繩 & 撐起襯衫領子的領片變成了另類裝飾

「點讚和五星好評,很有(網路)時代特徵,這或許幾年後不一定還在,但你可以把它留在衣服上。」

 

若中文部分外國人看不懂你們會主動去解釋嗎?
.

「我覺得沒有必要,他們可以從圖像層面去感受這件衣服,每個人能看到不同的畫面是最好的。」
.

 

秀上模特兒的手機是真的有在直播嗎?有什麼含義嗎?
.

「有,其中有一個人是真的在直播,也有別人提供了模特兒視角的畫面,挺有趣的。」

UNE 指的是第二場發表會,而第一場,因為兩位設計師並沒有出來謝幕,只是來賓觀眾都傻傻在那待著,她解釋:「因為我覺得 STAFFONLY 就是一個匿名的狀態。」

我們請求了拍照許可,UNE 笑著回應道:「最好不要拍。」(PS. 所以只有她的手入鏡了。)

 

「BEWARE OF SMARTPHONE ZOMBIE」秀場上,模特們的手機殼上的警示標語恰好印證了他們此刻的行為:無序、麻木、瘋狂。他們的所有注意力都被一方光亮的屏幕牢牢地抓住了,只有當快遞和外賣到來時才能將他們從自我徜徉的節奏中抽離出來。無盡地消費和物件累積讓他們變得越來越臃腫且狼狽 — 這又何嘗不是一種荒誕的真實呢!

 

為什麼當初會選擇男裝?
.

「一切就是自然而然,不是從性別角度考慮的。」被問到未來會考慮做女裝嗎?「每季偶爾會做一做,但就全憑興趣。」

「我們會覺得當有一定距離去看東西的時候,你會看得比較清楚。」

 

Off-White 有受到 ready made 一些藝術形態的影響,你們是否也會從過去藝術家尋求靈感?
.

曬衣鏈成抽繩裝飾

「我覺得我們的出發點跟 Virgil Abloh 不一樣,因為他是從杜象,以改造成品來發聲,而我們更多的其實是從社會現象、日常生活所做的啟發,所以你會在 STAFFONLY 看到一些熟悉的社會形式。」

「我們這季做了很多,當你收到一個包裹你拆掉會丟掉的東西,但我們把它做成永久的。」

 

「購物袋提手」

掛商品的支架孔成了裝飾

Inside-out 褲子,打褶失誤褲「偶爾會碰見,來自大批量生產中會出現的錯誤,而錯誤則帶給我們從來沒有出現過的靈感。」

 

你覺得大陸時尚教育和歐美的差別是?
.

「歐美是希望你自己去找到完成事情的方式,比起直接告訴你該怎麼做,他們是用引導,希望你用自己的方式去呈現。」UNE 認為,「換到國內,則是會有很扎實的基礎,像我在國外遇到在國內讀過本科的學生,基本對服裝結構和工的理解會比國外的學生要強一些。」

 

是否外界能從設計上辨別出大陸設計師?
.

「我看不太出來耶,」UNE 表示,「我是參加過兩次巴黎的展示會,跟其他國家的人一起,他們也會問我是從哪裡來的。」

會有一些人有比較老的觀點就是,大陸的東西就應該是便宜的,但如今 Made in China 是大家值得驕傲的一個點,從我們接觸到的各種供應商來說,大家在生產鏈上真的很強。」

「這個是跟 textile liberary 一起開發的面料,不覺得它像包裝紙,也很像餅乾嗎?」

「這是和回力合作的鞋子,復古厚底鞋,前面也帶有這季商品懸掛的孔。」

 

現在很多人也從供應商變成了成衣品牌,你覺得大陸設計未來的狀況會是什麼狀況?
.

「說實話我覺得會是和巴黎、日本完全不同的道路,現在當然設計上大家有無限多種玩法,但更令人著迷的是,在大陸,你的商業模式上能有更大的成績。

「沒有侷限,你怎麼樣做都一定會有觀眾,這點真的非常難得,包括我韓國設計師朋友也很羨慕我們有個這麼有活力的市場。」

「我其實不覺得設計師是很瘋狂的職業,這是個很不錯的選擇,因為你的東西能被很多人使用、看見,會成為別人生命中的一部分,我是挺欣賞這點的。」

STAFFONLY 也入圍了BOF CHINA PRIZE 六強準決賽

 

你怎麼看台灣設計師?
.

「最熟的就只有 Angus Chiang,」UNE 帶著羨慕表示,「你眼前所看到線上活躍的設計師,我們完全就是從零做起,而當我去接觸國外的設計師,像倫敦,他們有整個行業對新人的支持,所以他們做東西可以非常的『任性』。」

Angus Chiang Men’s Fall 2019

「我其實非常羨慕他們,因為我們的每一款商品都是經過市場打磨出來的,就是我知道,這件可以在店鋪裡被賣掉,但這過程就會讓一些自己想要、純粹的部分被磨掉了,而在這發表會上,如果看到已做過三季以上的設計師,你會在他的系列上看到成熟感,就是那種有經過深思熟慮的感覺,可假如是剛開始起步的或是歐美已經做了七八季的,你會看到那種純粹的個性。我們現在還在找尋商業和創意上的平衡。」

 

你覺得最能代表 STAFFONLY 的一句話:
.

「我一直覺得就是幽默感,英文是 Witty,就像我剛才說的把一分鐘的平靜填滿,這就是我們品牌想要傳遞的生活態度。」

新一季的眼罩。「上一季在做(蛋黃)的時候,就想展示在家裡面,完全放鬆下來,無須對他人做表情,很平靜的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