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品牌該如何踏出下一步?」專訪 SYNDRO 設計師王心偉

 

台灣品牌 SYNDRO  設計師 王心偉

台灣品牌 SYNDRO 設計師 王心偉

台灣大學機械工程背景出生,原本任職於台灣汽車大廠,王心偉(Shinway)在28歲時,毅然決然辭去令人稱羨的高薪工作,一頭栽進全憑興趣支撐的服裝產業,「我只是想做出自己也想穿的衣服。」如同不少成功的設計師,心偉受到到阿美咖機(アメカジ)及歐洲紳裝文化的影響極深,不論自己穿搭造型,或是品牌 SYNDRO 日後的方向,都往 Rugged Gentleman 粗獷紳士風格前進。

 

「一件好的衣服應該讓人不斷想要穿著,而且在經年累月後越來越有味道。」

 

承認自己個性龜毛,心偉對於服裝細節極為要求,身邊不少朋友聽到製作成本之高,無不為他擔心經營品牌是否能夠獲利?如今已過而立之年,當初的經營菜鳥,到現在成為台灣服飾的中堅份子,五年時光的歷練下,SYNDRO 到底走過怎樣的路?遇到哪些問題?就讓我們一探究竟。

———————————————————————————————————————————-

Heaven Raven

Shinway

 

台灣品牌 SYNDRO  設計師 王心偉

王心偉認為,現在物有所值或許不夠,還得要物超所值

 

你覺得台灣有設計師品牌嗎?台灣服裝消費市場現況如何?

設計師品牌在我的定義,要能夠透過高品質的服飾產品傳達設計師的中心思想;而所謂的中心思想,說穿了就是看待事物的觀點,一位設計師的視角、視野,決定他的產品,而行銷手法和銷售方式,決定了品牌如何透過服裝讓消費者有所共鳴。

台灣有沒有設計品牌?我說有,我認識好幾位想法與執行力過人的設計師,他們的品牌也都往好的方向前進中。台灣的服裝消費市場現況,我看來是活絡的,畢竟人總是要穿衣服,而行動網路時代讓人無時無刻都被滿滿的資訊轟炸,很容易就被浪頭上的趨勢說服進而購買。

但我其實沒有辦法精準地說明「整個服裝消費市場」的現況,我長久觀察到的很可能只是小眾中的小眾。我看到的多半是對時裝對風格已經有想法的男性客群,這些消費者知道自己要的方向,然而多半得遷就自身財務狀況,要嘛降格以求,要嘛存很久的錢只為一樣單品。說直白一點就是,現在「物有所值」或許不夠,得要「物超所值」

 

你會覺得寂寞嗎?在服裝品牌這條路上?

目前我們的顧客不算多,但慶幸的是多半都已經充份理解 SYNDRO 理念,甚至有非常認同核心價值,也有許多每季固定支持的消費者,這對我來說是很滿足的事情,也是一路走來不覺得孤單的原因,哪怕這樣的族群並不大,這些顧客的回饋總能再次激起鬥志、激發我的創造力。

而在公司內部運作上,我的太太也一直是品牌重要支柱,不論在工作或生活,她都是我能夠分擔煩惱、一起討論怎麼前進的好夥伴,這是我覺得自己很幸運的地方。

 

台灣品牌 SYNDRO  設計師 王心偉

最重要的一件事:看得清楚自己在市場中站的位置

 

認識你的人都知道從工程師轉設計師這件事,但兩者在工作方式上差別有多大?

工程師重視邏輯、講究實驗和數據,運作的基礎建立在學術理論上,這樣的的背景,讓我在設計上能有條理地梳理抽象美學成為脈絡;設計者則需要將生活經驗消化成為美感,並根據市場需求提供產品。造成工作方式最不一樣的反而是溝通的對象,設計者需要把理念傳達給客戶及消費者,工程單位並不需要面對市場,而是依照指示在規範內完成任務,坦白講是單純的多。

容我再加入另一個身份:「品牌經營者」,這個角色與設計師時常會互相拉扯的,究竟要投入多少成本設計開發?究竟要投入多少心力推廣行銷?和要怎麼樣創造盈利以維繫品牌運作?這些環環相扣、互為因果、卻又互相牽制的經營操作,絕不是只做產品、只算數據就可以上手,這是一門永遠都在學習的課程。

 

台灣品牌 SYNDRO  設計師 王心偉

心偉從來不認為自己是個藝術家,雖然追求的也是一種自我美學

 

SYNDRO 到現在將邁向第五年,你覺得自己跟草創期有什麼不同?

心態上和經營上與草創時期比起來,最大的不同是變得老練,看得清楚自己在市場中站的位置,知道自己擅長什麼、不擅長什麼、怎麼去調整,哪些需要堅持,哪些固執則該要放棄。現階段回頭看,起初想做的單品如今都已經做得非常純熟,許多一開始做不來的也都全數克服,但我卻沒有因此滿足,反而又去追逐下一個還不擅長的做法,也就是說自己仍處於熱情的高點,也持續著求知的心情,我想這是心態沒有變的地方,也因此能夠一直創作出驚豔自己的作品,才能說服我的顧客。

 

如果問你,什麼是 SYNDRO 品牌的關鍵?你會給什麼答案?

「服裝的本質」

版型、衣料、車工,這是服裝的核心要素,卻也是最容易被忽略的。而從本質做好、好到讓人無法忽略,就是 SYNDRO 目前努力的關鍵。

 

台灣品牌 SYNDRO  設計師 王心偉

 

 

有的媒體用藝術家來稱呼你,你覺得自己更像什麼?

從來不認為自己是個藝術家,雖然我追求的也是一種自我美學。

如果可以把腦袋打開觀察,你可以看見裡頭結構是不折不扣的理工 Style,對於材料、規格、尺寸等可量化的項目非常敏銳,而同時,美的概念在某種程度上,也被我歸納成為一種模組。我會研究吸引我的服裝/搭配到底是哪裡吸引我?將每個項目拆解探討,比如我喜歡 N-3B 軍大衣的設計,那我就會去研究連帽、狼毛、口袋配置、門襟扣法等,但正規軍品以都會穿著來說則略顯沈重,所以當我看到會眼睛一亮的時裝 N-3B 設計,就會立刻分析這件衣服改進了哪些地方,是不是布料的選用,或是顏色的調配,甚至是填充物的不同,讓類似的設計更加好看?

多年來累積而成資料庫,讓我在構思的時候可以很輕易地從風格著手,思考這樣的輪廓有什麼代表性的服裝款式,有怎麼樣的歷史文化背景,當時的紡織與車縫技術會呈現怎麼樣的特色,細節設計有沒有其功能意義存在,然後依照在現有的資源下把版型、面輔料、工法、後處理都做到與我腦內的畫面一致。

 


你怎麼看現在台灣品牌遇到的問題?

大家總愛說台灣市場小,我看來並不是這樣,我會說是台灣服裝品牌沒有做出市場。我們可以簡單歸咎於民族性崇洋,也可以從根本來看:台灣品牌為市場帶來了什麼?有沒有解決消費者的問題?有沒有為這個市場帶來新意?一樣的問題也發生在電影圈,為什麼在台灣拍電影這麼辛苦?台灣不是沒有人看電影,而是愛看電影的人並不把台灣出品電影列為首選。

 

做衣服看似簡單,其實技術含量很高,每一針每一線如果偏差一毫米,成品你看來就會覺得說不出的奇怪。另一個面向則是產業鏈,台灣品牌遇到一個困境是就算有心做好產品,卻缺少有力的生產鏈支持。這背後原因很多,成衣代工這類勞力密集產業已外移數十年,連帶的技術傳承、機台維護更新狀況都並不理想,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再好的想法沒有人付諸實現都是空談。

台灣品牌 SYNDRO  設計師 王心偉

SYNDRO 設計師 王心偉介紹 18秋冬單品細節

 

台灣政府政策對於服裝發展有何關聯?

我無意評論政府,不過我目前並不認為有任何的政策能夠實質給予台灣本地服裝發展任何好處。

過去紡織王國、成衣代工經濟奇蹟,其實都是功利面的,只是用廉價的勞力賺外匯,那並不是文化;沒有講究穿著的習慣,就沒有服裝文化產生。這裡說的不只是服裝品牌,還包括最源頭的成衣業,或是最末端的零售業,台灣習慣功利取向看待任何事物,在品牌們自立自強成為「台灣之光」之前,我看不到政府會重視服裝發展的可能性。

而真要說政策怎麼樣會幫助到服裝發展,我倒不會用補助、投資這些花錢求立即見效的角度來看,我覺得最重要還是怎麼看待教育。每個人在 18 歲以前都被迫長成一個樣子、學一樣的東西,然後被灌輸「外面看起來怎麼樣不重要、裡面有沒有料才重要」這樣過時而且違反人性的觀念,那就不會有適合服裝發展的文化產生。

 

總歸剛才提到兩件事情:品牌是否有做出市場價值?以及生產鏈不夠健全。

這兩件事情是連動的,品牌需要生產鏈的支援,才有辦法持續在市場創造價值進而創造營收,進而給予生產端穩定的訂單,促進工廠精進技術和機台,繼續提供品牌穩定的生產支援。

我的看法是,在這個時代品牌需要自立自強,先贏得消費市場的信任,才有資格談改善產業鏈、改善消費市場,而其關鍵就在於「品質」。哪怕你一位設計師想法多前衛、設計多特別,若沒有好的品質打底,就像高樓地基不穩,崩毀是必然。至於怎麼做?我的做法是把最簡單的做到最好,就算是平凡的 B.D. shirt,常見的單寧工作褲,我都用最講究的工法完成,甚至遠赴日本洽談代工,目的就是建立品牌商品的標準。這樣做出來的商品樸素且辨識度低,但消費者確實能感受到不一樣,嘗試、購買、進而信任,累積成為口碑。

與消費者的互信關係,我看來是目前台灣品牌要面對的問題,這是原罪卻也是機會,一步一步將每個環節都做到完美,路雖然漫長,得到的回饋是紮實的信任。

 

台灣品牌 SYNDRO  設計師 王心偉

「建立起好的美學教育,讓美成為必需品」

 

「大家總愛說台灣市場小,我看來並不是這樣,我會說是台灣服裝品牌沒有做出市場。」


 


你怎麼看待台灣自己的服裝風格?

我們爺爺輩的那一代,其實穿著多半很有個性,好看而且適合自己,許多比年輕人更花俏。

轉捩點在於 50 年代台灣經濟崩盤,我們父親那一代的台灣人是苦出來的,從小觀念便是能省則省,吃飽都是問題的時候,自然不會費心在打扮上面。這一代的台灣人青壯年時期正值各項工業、代工業起飛,他們努力賺錢、將賺得的錢投入房地產,並且對於子女的教育延續了自幼的人生經驗:能省則省、東西能用就好,美學教育是奢侈而且不實際的。

這樣的歷史背景,我認為造成台灣缺乏講究的服裝文化,遑論風格。

反觀韓國服裝產業興盛,一般人的理解是流行韓貨好看款式多又便宜,時尚關注者則會發現韓國時裝品牌在國際上漸漸嶄露頭角,我的觀察則是他們時尚產業的立基-強大的供應鏈。怎麼強大法?擁有完整的布料來源滿足各種價位各種風格需求,零件副料亦同,更重要是高效代工廠,SOP 完善,定位區分清楚,品牌在打樣、量產無後顧之憂;身為品牌方,相對於台灣服裝供應鏈的破碎,我不得不羨慕韓國的產業現況。

 

台灣品牌 SYNDRO  設計師 王心偉

SYNDRO 18 春夏細節

 

你認為該如何改善環境?

首件要事,就是提升美感文化。

何謂文化?一群人長時間的共同習慣就是文化。但在經濟不好的情況下,談美感文化是不是不切實際?我反而認為建立起好的美學教育、美感文化,讓「美」成為必需品,這樣才能促進各種產業藉由美創造更大的價值,讓財富流動、改善經濟。


如何能夠振興台灣設計師品牌市場?

我一直很希望能夠為台灣市場提供一個 Total Solution,概念像是當你有任何服裝的需求,第一個想法「找 SYNDRO 準沒錯」,不管是一套好的西裝、帥氣的皮衣,或是看似中規中矩卻又有值得玩味細節的襯衫。我開始做 SYNDRO 的頭三年,基本上都以基本款商品為主,從最貼近生活的款式接觸顧客,一方面也跟工廠培養默契,讓製衣基本功都到位,為接下來更複雜的設計做好準備。


一開始推出素面牛津襯衫這種基本款單品,就有業界前輩好意提醒我,這麼樸素的款式沒辦法跟 UNIQLO 這些品牌競爭,但事實上我們這些基本商品銷路還不錯,尤其很多客人持續地購買,讓我們更有自信這樣的商品是被需要的。


越熟悉這個市場,越發現這個市場太過對立,品牌不信任消費者的品味,總覺得做了好的商品消費者也不懂;消費者對台灣品牌沒有信心,總預設一個台灣品牌商品的「天花板價值」,比如台牌襯衫超過三千就是坑錢,實際上商品到底做得如何並不真正被關心。這樣的對立,就是很不好的循環,品牌裹足不前不敢挑戰,更讓消費者看扁、對台灣品牌更沒有信心。


我沒有包袱,就是努力做出自己真心喜愛的產品,如果沒有客人買單,表示該被市場淘汰,如此而已。要說的話,我最期待的是消費者能夠理解一件少量生產的衣服,其背後投入的人力物力,沒有一個環節是容易的,也並不是理所當然的。快時尚為市場建立了一個新的價值,讓消費市場對衣服的想像更平面,也讓產業鏈的天平更加傾斜。但殘酷的是,當景氣波動,這些品牌受到的影響也大過小品牌數倍。人必然是利己的,你很難說服一個人不去做看似最划算的選擇,這違反天性。我只能不斷宣揚衣服的文化和內涵,如果你認同我的核心價值,自然就會拋棄「最便宜價格」而選擇「最高的價值」,而 SYNDRO 商品的價值就在於其本質。


回主題,如何振興台灣設計品牌市場,我覺得說到底,就是設計師本身要端出足夠好的產品,並且更真誠、更用心地傳遞這些價值讓消費者接受,當消費者廣泛認同台灣設計師,市場才會出來。

 

台灣品牌 SYNDRO  設計師 王心偉

「計師本身要端出足夠好的產品,並且更真誠、更用心地傳遞這些價值讓消費者接受」

 

那麼快跟我們聊聊這季設計的概念吧!

2018 春夏主題是 “Music, Freedom, Love”,我從影響自己很深的 70’s、80’s 流行音樂出發,從精神面把自己投射到當時的時空背景,去思考當時歐美的反戰青年、鄉村歌手,是怎麼看待自己穿著的風格。然後再把視角拉回此時此地的台灣,社會瀰漫無助的氛圍,人們總寄望發生一些改變,卻又總眼睜睜看著期望落空。最後能夠寄託的還是只有音樂。

SYNDRO2018 春夏

SYNDRO2018 春夏,反戰主題, 以越戰後期 70 年代的自由思潮發想

 

SYNDRO2018 春夏

代表自由與希望的星星圖騰則出現在各處細節

 

SYNDRO2018 春夏

主視覺的世界地圖,以中世紀威尼斯航海地圖發想

 

 

自己最喜歡這季哪些單品?

最喜歡的還是鹿皮製的 fringe jacket 吧!把品牌代表商品西裝外套重新設計,與嬉皮的流蘇皮衣融合,還加入了一點點龐克的打釘,製做上遇到了許多困難,但成果令人滿意。而插畫世界地圖是本季主視覺,用這個 SYNDRO 世界地圖做了兩個配色的夏威夷衫,身上一圈正好繞地球一週,也是累積好幾年的想法終於實現

台灣品牌 SYNDRO 設計師 王心偉

鹿皮製的 fringe jacket

 

補充詢問一下,這塊以「GLOBORO」命名的丹寧地圖,背後有什麼含意?

_LIZ9711

 

GLOBORO = GLOBE+BORO

丹寧面料對於 SYNDRO 品牌是非常重要的一環,於是許多周邊創意都會運用它做發想;某天突然好奇起這個世界正在發生什麼事?所以 SYNDRO 團隊開始發想就搜集了許多二手 Levi's,運用 Boro(襤褸)的概念製作了這張地圖,並且針對不同區域的特色想像,挑選不同色落的布料,像是北極這邊我們就利用丹寧褲後面的刷紋,營造出極光的印象,下面白色斑紋則象徵了西伯利亞地區冰天雪地的氣候,至於未來會不會有相關產品發售?目前仍然還沒有規劃,我們只是想做出自己覺得有趣的企劃。

 

台灣品牌 SYNDRO 設計師 王心偉

GLOBORO = GLOBE+BORO

 

台灣品牌 SYNDRO 設計師 王心偉

運用洗舊的丹寧布料,製作出自己想像中的世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