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PEOPLE

4 年粉絲 500 萬,PopDaily 波波黛莉如何辦到的?

2015 年從 12 星座系列影片爆紅,到現在坐擁近 500 萬粉絲、往亞洲其他地區拓展版圖,PopDaily 波波黛莉,就像每個人身邊那個最懂你的閨蜜。帶你發掘好吃的餐廳;教你化出最時髦的妝容;陪你到最美的景點打卡;最重要的是,它陪伴著少女找到真正自己,並且開始懂的愛自己、追求更好的生活。

photo via PopDaily

如此女孩導向的媒體,其背後的聯合創辦人卻是個不折不扣的大男孩,他平時不看 PopDaily,經常不解時下小女生的流行,更不管競爭媒體在做什麼,這位表面上 Chill 到不行的年輕執行長,私底下卻是高度謹慎、堅守原則、嚴格規範自己的生活。

讓我們帶你走訪為女孩們造夢的 PopDaily 辦公室,揭開新生代媒體創辦人之一—黃晨皓的創業、管理秘辛。

 

當初創立PopDaily波波黛莉的契機為何?

 

男生的商機沒這麼大,真的要賺錢的話,女生的商機比較大。

那時候我在男性潮流網站擔任營運長,算把男生(媒體)這塊做得不錯,後來我就發現這個東西有個營收的天花板。你看同樣一張臉來說,男生跟女生的產值差很多,因為女生有很多化妝品,光眼睛就有眼睫毛、隱形眼鏡有的沒的,很多附屬商業價值在裡面,所以我是看到了這樣的機會。

我們感覺到內容創作者的時代來了,過去對於內容有 Sense 的人,現在是一個好的時機,你可以出來做媒體,去傳達你想傳達的價值觀。但我發現男生賽道跑到終點,這個局就這麼大,你要產生更大的影響力,傳達更宏觀的價值觀,我覺得女生是更適合。

我跟我另外一個創辦人都是男生,和那時候的一位女性編輯長一起,沒什麼特別原因,只是覺得我們好像可以幹一件事,這件事未來可能有點影響力。我們有把握我們做得比別人好,可以代表我們想傳達的某種文化,所以我們就做出了 PopDaily。


 

創立過程中,遇到最大的困難為何?

 

一開始我們是拍一些街頭實驗的影片在 Yahoo TV 上面播,受到很大的歡迎,當時確定了一件事情,我們有能力創造出話題,讓大眾喜歡我們。後來我們就拍了 12 星座的影片,結果在 Yahoo TV 上爆紅,但觀眾完全不 Care 後面製作的是誰,我們完全沒紅,結果我們就決定把 6 個星座放在 Yahoo,6 個星座放在我們粉專,當時我們 20 天就有 18 萬粉絲。可是其實我們公司的戶頭只剩十幾萬,一毛錢都還沒賺到。

 

我們爆紅的那天,剛好是我們第一次尾牙,可是那時候我們已經不知道要怎麼辦了,你戶頭見底的同時,你爆紅了。這真的是剛開始印象最深的一件事。


 

是否有想放棄過的時候?

 

不會,從來沒有,真的。我很喜歡做這行,能把一個我想傳遞的價值觀,包裝成一個議題,傳送給我想傳達的人,這個事情是我很想做的。累是一定會累,但我只會越來越有熱忱。


 

至今為止,你心目中 PopDaily 最大的成就或令你最驕傲之處為何?

 

那就是「我們活下來了,我們養得起一群夥伴,夥伴又能傳達我們的價值觀給更多的人」,然後 PopDaily 成長成台灣一個有影響力的女性媒體,這是我覺得最驕傲的。

photo via PopDaily


 

許多媒體都為你冠上「成功企業家」、「青年創業家」之稱,你是否曾問過自己,這跟你當初所追求的目標是相同的嗎?

 

以前,我很羨慕我身旁那些創業家朋友,我覺得他們看起生活都過得很好,都是很成功的人,很自由、無拘無束,生活品質很不錯,所以從一開始 2015 年我們第一次成功,或說達到某個水平的時候,我大量演講、接受採訪。

photo via 數位時代

當我達成這些成就以後,一開始覺得「哇這樣的生活真的很好」,但漸漸我才發現這不是我想要的,我開始重新沈澱,2016 對外演講的次數減少,到 2017、18 幾乎不講了,19 到目前我根本沒講。

這麼做的理由是,我在真正達成某個目標之前,我所做的公開演講都有可能把其他人帶往錯的方向。我不想傳達錯的價值觀給他們,2015 年剛崛起那時候,我們的價值觀中包含著驕傲、自滿、過度自信,我發現這個想法沒有幫助我,只讓我獲得了我現階段不該享受的安逸。


 

身為公司執行長,你的日常?

 

我每天都在傳達我的價值觀給員工,像垃圾掉地上你要撿,這是很基本的事。

假設今天垃圾掉在地上,連我都不去撿,他們會認為辦公的髒亂跟他們沒有關係,大家的行為變得隨便,整個團隊會變得沒有紀律,所以他們在選題材的時候會亂選,只要達到流量就好,這是一連串的問題。我會從很小的地方,告訴他們應該怎麼做。

我每個星期一跟五,我都會 update 我所管理的部門,他們現在在做什麼事情。我們會先訂每年、每季的目標,這一季的這個月你應該要完成多少比例,然後他們要報告每個階段的執行成果,我會去確認有沒有完成。

沒達標他就會不見,我會請他離開,我們的文化手冊就是寫明,你沒達到就 bye bye。


 

你個人平時會看哪些網站?吸引你的地方是?

 

很多耶!我個人休閒時間最常看的是潮流文章,Hypebeast、國外各大球鞋網站還有 Highsnobiety。像 CNN、彭博社新聞類的我也看;工作狀態的話,我就是完全看商業文章,像是各大微信公眾號,36氪、騰訊創業、阿里創業、鳥哥筆記。


 

私底下會看 PopDaily 嗎?

 

我幾乎不看我們的媒體。我在做的事是這樣,給員工一個認知,在認知以上的我們都不會管,就像  Facebook、Instagram、YouTube,大家都知道,在上面上傳暴力、露點的內容都會被下架,他們只是確保沒有這些禁止的內容發生就好,我們也是,

只要確保員工跟我的價值觀是一致的,為什麼我還要管你?這就是文化的重要性。


 

你希望透過 Popdaily 帶給台灣女生什麼?

 

我們想要啟發 young talents(年輕有才的人),在年輕的時候就取得成功的人。

PopDaily 所傳達的獨立自主價值觀是,我們希望女生能夠找到自己是誰

她們要明白為什麼穿這件衣服、為什麼想畫這個妝、為什麼去這裡玩,我們作為這些資訊的提供者,某方面來說,算是在教育讀者,當你不知道要買什麼的時候,看 PopDaily 就知道;不曉得這個妝怎麼化的時候,你看 PopDaily 就知道怎麼化。

 


 

PopDaily 的內容標題是「網紅愛用」、「網美打卡」此類……

 

你們就很鄙視啊,我同意。(大笑)

沒有啦不是鄙視,是覺得可以傳達女生就做自己想做的事,不用看誰做了,才覺得自己也應該跟著這麼做。

 

這就跟我以前在做潮流的時候一樣,我很討厭人家說你就是潮人,我很討厭這個字,我會想說:「*你在講什麼?」(大笑)就如同,現在女生很討厭人家說她是網美一樣。我覺得這題很好,當你報導一個地點的時候,去的人也不會都是網美。所以她們藉由模仿某些人、某些模式,找到自己是誰,這才是重點。

我不管用任何的方式,無論是網美還是什麼都無所謂,最終你透過我們,了解自己是誰,我的任務就達成了。


 

媒體有時會灌輸女孩們說這樣才是對的、是受歡迎的、受男生喜愛的,卻沒有被教導我們可以與眾不同,我們有自己想做、為自己而做的事。

 

嗯,我會把這部分理解成,我們確實做得不夠好,所以我們會受到很多專業編輯人去挑戰說,你做這什麼垃圾新聞?

某方面來說,我們確保了我們的價值觀,這是我現在在做最重要的事,所以我的價值觀就是幫助女孩找到自己。

以前我演講的時候,其中有聽眾問我:「你覺得PopDaily是不是內容農場?」我那時候回:「我覺得是也沒差。」我覺得內容農場沒有不好(不包含那些錯誤的新聞)

為什麼內容農場會有流量?因為它的標題在大眾還沒理解更深的詞彙之前,就吸引讀者快速地理解這篇文章,所以容易贏得更多流量。

當你要產出更精緻的文字的時候,人的理解就會下降,流量當然就沒這麼多。


 

你還會認為現在媒體是「內容為王」嗎?

 

早期來說是,現在可能不是了。你看日本很多雜誌內容都猛,但閱讀群體都不大,那我們怎麼定義內容好還壞,大小無法衡量內容的好壞。流量?我覺得我們只是剛好做中了大眾喜歡的主題而已,那叫運氣好,不叫我們想要表達的東西。所以你要傳達的價值觀才是重點,跟流量大小沒關係。

我們只是用讀者可以接受的方式,去傳達一件事而已


 

你認為你們受眾的輪廓大致是如何?

 

我覺得現在年輕人跟我們當初已經不一樣了,我們會模仿誰、希望成為誰,現在他們是希望別人成為他們,他們很講求自己在社會裡的獨特存在,以前我們會想該怎麼讓自己融入主流、不要偏離主流就好,但現在不是,他們是「我就是主流」,獨特的人將成為主流。


 

為什麼將每個支線分成許多不同粉絲團?下一個想創建的領域是?

 

人的興趣應該不會只有一種吧,假設我只用一個粉絲團去跟你傳達你有興趣的事情,這樣肯定不夠,當你要深入了解一個文化的時候,全部資訊都集合在一起是無法幫助你的,這樣吸收資訊的效果不好。另一個優點就是,我們可以重複接觸粉絲很多次,我們的文章也會在這幾個粉絲團裡交互露出,接觸點會更大。

最近做了戀愛的主題(邱比特),接下來可能會是歐美,或介紹帥哥、有特色的創作者。


 

你會覺得大眾媒體在傳達固定的審美觀、單一的價值觀嗎?

 

我同意。我們最近在轉型,從原本媒體的身份轉換成媒體平台,差別在於,像 Apple Store,裡頭有成人的 App,也有 Instagram ,你不會因為不喜歡那些成人的 App 就放棄不用 Apple Store ,這就是 PopDaily 現在在做的。我們今年談的主題是「包容」,你怎麼讓全部喜歡不同文化的女生,都存在在 PopDaily 這個平台上,我們在轉型,未來會有更多不一樣的內容。

你說得沒錯,早期我們對審美是有很明顯的一致性,好像除了這些人以外,其他人都不是人一樣,所以我發現這個角度不夠宏觀,不夠去支持我們想要做「更好的生活」的世界觀,所以未來我也會容納更多不同的內容進來我們這個平台。


 

你們的團隊很年輕,就你觀察這些 20 代的年輕人,有什麼通病嗎?

我覺得現在年輕人機會很多,希望他們多努力、多學習替他人付出,而不是以自我為中心。現在很多年輕人都只喜歡做他自己的事,別人分配他工作或別人 share 給你他正在做的工作,就會很容易不爽,想說為什麼要做這些。

現在有的員工想的是,你把工作丟給我,你就是他媽的很廢,我才不願意收你的爛攤子,所以他傳達出「我只做我的事」,他拒絕了長得像爛攤子的機會,因此不論好的機會、壞的機會找上他,他都拒絕,所以他不容易接收到好的機會,也就不容易繼續成長。


 

最後,請對想要進入 PopDaily 工作的人給點建議吧!你最注重應徵者什麼特質?

 

不誠實我沒辦法接受,其他你要幹嘛我無所謂。

如果你來面試跟我說你想成為網紅,你需要借助我的力量,我 OK,為什麼不行,我會反問你,你能為我的公司帶來什麼,只要雙方協議達成共識,我沒什麼不行的。

我最怕很不真實的,不要浪費時間。我會問面試的人很多尷尬的問題,確認他到底是否能在「艱難的情況下依然保持誠實」,例如說「你最討厭現在公司什麼地方?」、「說說我們的缺點?」我希望聽到這些真的建議而不是經過包裝的答案,我不喜歡加工後的東西,我喜歡原物料,這也是我在簡化未來跟他溝通的效率。


 

編輯後記:在台灣,很多人還太小看編輯這行,或者說小看每天報軟新聞的女性媒體,廢文、垃圾新聞、內容農場,許多外界對 PopDaily 的質疑都由黃晨皓一肩攬下,在訪談的過程中,聽的出來他有不滿、有坦然接受、也有亟欲檢討的心情交織在內心。

不過在他的羽翼下,員工們信任著他並毫無顧慮地完成自己想做的事,「就像打籃球,我只是把每個人放在對的位置。」他笑著這麼說,不過身為 CEO,他沒有依賴任何人,僅能堅信自己的意念,繼續幹他的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