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PEOPLE

專訪傻子與白痴 — 你是堅持自我的傻子,還是隨波逐流的白痴?

「傻子與白痴」這團名乍聽之下頗為中二,但自嘲既傻又痴、經常裝瘋賣傻的四位男孩,其實對音樂比誰都真摯,比誰都更透徹清醒。

傻子與白痴是由主唱蔡維澤、鼓手徐維均、吉他手鄭光良與貝斯手李沂邦四人組成的台灣樂團,因 2018 年蔡維澤參加選秀節目《明日之子》奪冠後橫空出世,隨後於 2019 年發行首張專輯《夜長夢少》。蔡維澤獨特的咬字口氣,呢喃傾吐出少年那夜夜難以成眠的碎夢,迷茫的靈魂混雜著寂寞的囈語,籠罩一眾獨立音樂愛好者的心,其中〈你終究不愛這世界〉、〈象牙舟〉、〈5:10 a.m.〉等歌曲讓傻子與白痴之名一砲而紅。

不過,一閃即逝的新星何其多?當節目走紅的紅利漸失,隨後疫情蔓延了世界,這些少年的夢再次被封進虛無而晦暗的道場,蔡維澤坦言:「當時我們幾乎沒有表演、沒有工作,經歷了一段很消沈、黑暗的沈澱期」。

當他們重新出現在人們的視野時,竟然屏棄原本被人讚頌的中文歌詞,選擇以英文創作;拋下原本讓歌迷們著迷不已的少年輓歌,開始闡述更深遠的「愛的萬物論」,在 24 歲這年醞釀出第二張專輯《Year of Fate》(本命年)。毫無疑問,他們的音樂產生了驟變。從語言選擇、樂器的編制、主唱音色呈現……傻子與白痴的作品蛻化為情感飽滿且編制精細的一樣藝術品,曲風更多變、質感更勝以往,蔡維澤玩轉音符的嗓音更顯從容,但整張專輯卻被認為相對沒那麼平易近人。(不過絕對是非常值得一聽!)

人們都覺得他們傻,但對於音樂,沒人比他們很清楚自己在幹嘛。


Photographer_ Uliz Hung
Photography Assistant_ Rosen Chang, Nien Chi
Videographer_ Youzhi Zeng
Creative Director_ Kirstie Wang
Makeup ArtistTing, Diana @花心工作室
Hair StylistEthel, Angel @ Flux Reel Hair Boutique
FashionSHIATZY CHEN
InterviewHeaven Raven


 

HR:為什麼取名傻子與白痴?
.

「傻子是堅持自我的人;白癡是隨波逐流的人。」

傻白:「我們 19 歲的時候,覺得這名字酷斃了。但時過境遷,現在覺得蠻尷尬(笑),因為這名字本該試圖表達我們內心(對於隨波逐流、主流/非主流)的掙扎,但這掙扎已經不如以往重要了,對我們而言已經過時了,因為現在的我們已認知到,無論傻子或白痴都是永遠無解的問題。」


 

HR:既然沒有了這樣的掙扎,
那你們怎麼看自己現在的狀態?
.

傻白:「現在的認知是:不斷的努力比較重要。比起短時間該達成什麼目標,或對某件事一直固執、想不開,我們覺得現在就是『去做就對了』,『每天做你認為正確的事情』,這是最重要的,不要再花時間想一些有的沒的。」


 

 HR:維澤,你所謂正確的事是指練肌肉嗎?
.

維澤:「也是啊。」

「健身是我很重要的興趣,我從小就有肌肉崇拜,真的很喜歡肌肉男,長大後也想把自己塑造成有肌肉的形象。」

(編按:現在全團都走向健身路線……)


 

 HR:在《明日之子》奪冠,
累積了大批粉絲後,

你們會在乎「獨立樂團」和
「偶像」間的區別嗎?
會排斥被視為「偶像」嗎?
.

傻白:「沒差,不管偶像還是獨立樂團,有人記住我們就好。有人記得,至少就算成功的藝人,不需要太拘泥於你身上被貼上什麼標籤。現在有這麼多種人,有這麼多種標籤,每個藝人身上也都有很多不同的標籤。」

「如果我還拘泥於單一的標籤,
那反而是很不明智的選擇。」


 

HR:你們曾到各大城市巡演,
台北的音樂圈和其他城市
比起來有什麼不同?
.

維均:「像我最近在台北聽了百合花專場還有不少 DJ set 的派對場合,台北音樂環境最好的一點是『各個音樂場館距離很近』,你一個晚上可以跑好幾個地方,認識同個圈子的人也相對輕鬆,不需要特別到某一個場合才能遇到人,每個音樂場館都自然而然聚集很多相同興趣的愛好者,這是我覺得很好的地方。」


 

HR:回到你們這次的演場會,
3-4 首個就有一個橋段
為什麼這樣安排?
.

維澤:「我們希望讓演唱會變得更像『展覽』,不只是大家單純地來到一個場館、聽聽音樂這麼簡單,讓我們的 show 有更多層次,就像編排一場戲劇一樣。3 到 4 首歌後來個轉場,當作一個休息或沈澱的橋段,調整節奏後再繼續進入下個章節。」

維均:「也像節目中間的廣告時間,那段其實是不斷重複〈Hurry up, Eric You Fool!〉最後一段的歌詞,內容大致上是 what I’m feeling is true,強調我們每個人當下最真實的感受。」


 

 HR:另外,中場也有一段是
旁白在解釋愛是什麼。
.

傻白:「我們新專輯《Year of Fate》以英文闡述很多和愛相關的概念,在其中〈愛的萬物論〉這首歌之前,我們安排了一段像『導論』、『前言』的橋段,特別找來華視主播把我們心中『愛的理論』像講課一樣講給各位聽。現場維澤會看著書一邊聽,就像他正在和所有觀眾一起學習、領悟『愛是什麼』。」

補充關於愛的萬物論前導旁白內容:

「面對愛,
他們獲得時,每個人都顯得博學多聞;
卻又在失去時,顯得無知。
愛,成了人類唯一不了解,卻也欣然接受的東西。


 

 HR:這張專輯與上一張的曲風、唱法
都有著巨大轉變,為什麼?
.

傻白:「在準備這張專輯時期,是我們結束《明日之子》後,剛開始以『職業樂團』的身份活動後迎來的第一次沈澱期。再加上剛好遇到疫情,我們沒有表演、沒什麼收入,所有人都處於消沉和比較黑暗的狀態,所以也造就兩張專輯的不同之處。」


 

HR:你們私心比較喜歡哪一張專輯?
.

光良:「以客觀的角度來說,就聲音的展現我非常喜歡第二張,但就詞、曲的部分會比較喜歡第一張。」

邦邦:「第二張,這張的格局更開闊、討論的概念更廣。」

「第一張專輯就像一個憂鬱少年關在房間裡自怨自艾,
抒發自己眼光所及的狹小世界;
第二張專輯才開始敞開心房,
試著講一些更宏大、更深遠的想法。」

維均:「我也是第二張。我覺得比較有藝術價值。」

維澤:「兩張專輯都非常真實地傳達我們的情感,『將音樂和情緒分開』幾乎是不可能的事。但第二張比較貼近我們現在的狀態……

「能更奔放、更開闊地去表達情感,
現在的我們更能懂得『包容自己』,
包容第一張專輯時我們無法包容的所有事。」


 

HR:如果要選一首歌給那些
不認識你們的聽眾,
哪首最能代表傻白?
.

「都很不錯啊(大笑)!大家最好從頭聽到完啦。我們這張專輯才 7 首歌,聽完用不到 30 分鐘,拜託整張都聽一下。」


 

HR:從出道到現在,
你們對造型、妝髮一直都很講究,
風格也塑造得很強烈。為什麼?
.

「我們本身就很看重造型,畢竟還是希望看起來帥帥的。」

「至於風格,其實我們到現在都還在摸索,還沒有一個定論,但我也不覺得維持固定風格是好事,在風格上有更多元的可能性,就代表未來有更多商機(笑)。」


 

HR:維澤對時尚蠻有興趣,
那你私下喜歡什麼時尚品牌?
.

維澤:「Marine Serre、Y/Projects,我喜歡看起來比較妖媚、前衛一點的造型。」


 

HR:最希望代言的服飾品牌?
.

維澤:「我想拍 Calvin Klein 內褲廣告。太帥了,Justin Bieber 那組實在拍得太好了,這真的是我的夢想。」


 

HR:小賈刺青這麼多,
可以介紹一下你的刺青嗎?
.

維澤:「我手上的刺青是我很喜歡的日本樂團 Pay Money to My Pain;脖子上則是一隻蝙蝠圖騰,因為我很喜歡蝙蝠,所以我也會去看羅伯派丁森的《蝙蝠俠》,我非常期待。」


 

HR:出道到現在有什麼最後悔或失敗的造型?
.

維澤:「就我的臉吧(大笑)。」

維均:「失敗的東西,我通常都不是很想去記得。我活得比較正面一點。」

光良:「我覺得失敗不代表不好看,講到失敗的經驗讓我想到之前我們有去韓國拍 MV,結果根本也沒人看,反正我們也不想別人看(笑)。」

邦邦:「我一直都想試試沒有瀏海的造型,但每次都蠻失敗的。」(維均:「如果你看邦邦有時候長得特別像海獺,就代表他那天的髮型失敗了。」)


 

HR:但你們有心中的 Fashion Icon 嗎?
.

維澤:「我覺得 Kim Kardashian 和 Kanye West 是非常非常成功的時尚指標。」

邦邦:「我的 Icon 是蔡維澤。」

維均:「靠,你這樣害我不是也要講蔡維澤?」「蔡維澤。」

光良:「蔡維澤。」


 

HR:團員會在乎 Coldplay 現象嗎?
大家只認識主唱(維澤),不認識其他團員。
.

邦邦:「對啊,我很生氣,為什麼從來沒有人關注過我?(大笑)開玩笑的,其實我覺得這樣超爽的,Bass 手就是一個團裡的爽缺啊。(全團大笑)」

維均:「我們之前簽售 4 個人坐一排,邦邦坐最旁邊,結果有歌迷簽完 3 個人以後就走掉(笑)。」

邦邦:「我還會刻意去坐簽售最旁邊的位置,算一下自己會被無視幾次。」


 

HR:所以你們都把這種現象當成玩笑看就對了?
.

維澤:「蠻幽默的啦。」


 

HR:最後,能否給現在也想組搖滾樂團的年輕人一些建議?
.

維澤:「當 Bass 手(大笑),Bass 手就是最明智的選擇。」

邦邦:「最快的方法就是彈 Bass,因為大家都缺 Bass 手。」

光良:「更快的方法是去買票來看我們演唱會,直接讓你體驗一下搖滾的魅力。」(至此已分不清他們是在說幹話還是認真的…..)


LINE MUSIC 現場
傻子與白痴 FOOL & IDIOT
Happy Fool’s Day “傻白日”
線上演唱會

❒ 演唱會日期:2022/4/1 (五) 20:00
❒ 痴傻開賣:即日起至 2022/4/1 (五) 19:59
❒ 售價:NT$87元
❒ 立即購票:https://lin.ee/jIUtEzM/mstw/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