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PEOPLE

Alife,租的不只是房子,而是你的理想生活 — 專訪 Alife 負責人

Plan b 的大名相信各位都熟知,作為台灣知名的永續發展策略(Sustainable Development)顧問公司,以強大的企劃力與快速的時代適應力為台灣各大企業、政府單位規劃迎合未來趨勢之所需的「永續」發展策略(小提醒,這永續絕不只是指所謂「環保」而已)。而我們此篇的重點在於 Plan b 今年所衍生開發的生活品牌 Alife。

先從官方網站來了解一下 Alife。

做什麼?「Alife 提供各種生活解決方案。

結果呢?「透過 Alife ,把生活過成想要的樣子。

photo via Alife

先撇除生活不生活,我們具體點來說,Alife 在做的事就是——

租屋結合各項服務(aka 生活提案)」。

01. 租屋
.

先說租屋,目前 Alife 有士林福林 FL 和台北車站武昌 WCH 兩棟住宅,經 Alife 團隊重新裝潢、設計老宅,打造符合當代人士居住需求與審美的集合式住宅。福林有交誼廳、影音區、娛樂空間、pop-up 唱片行、辦公空間……簡言之,你可以將 Alife 的建築視為超有趣、充滿驚喜的一棟住宅就行了。

Alife 首間公開的空間是位於台北市士林福林路的 Alife FL。photo by Heaven Raven

 

02. 內容服務
.

當你生活基礎的需求滿足後,是時候增添點樂趣了吧?

接下來講的是 Alife 的重點—— 服務,也就是每月提出的各項「生活提案」。例如:風格二手市集【可能不只二手便利店】、提供 Draftland 的生活調酒服務、還有 11 月底和 GQ 合作的【好 A 城市野營補給站】 接下來也將提供家事服務、書籍訂閱……等。透過不定期的「會員限定」活動與服務,Alife 試圖滿足人們對生活的想像,幫助人們漸漸建構、摸索出屬於自己的「理想生活」

同樣是食衣住行、吃喝玩樂,但 Alife 就是有辦法為你的生活解鎖 level up 的外掛模式!

Alife 於 2021 年 8 月所舉辦的風格二手市集【可能不只二手便利店】,邀請不少時尚編輯、收藏家擺攤,是 Alife 特別提供給會員參與的活動。photo via Alife

沒有人知道自己的「理想生活」是什麼?生活該怎麼過才正確?

但 Alife 給你的,
就是生活的各種提案,
一個陪伴你探索「理想生活」的過程。

本次,我們有幸採訪到 Plan b 與 Alife 創辦人游適任 Justin,與我們更近一步聊聊 Alife 背後更深層的理念。

Plan b 與 Alife 創辦人游適任 Justin。photo by Heaven Raven


 

HR:為什麼以「租屋」作為 Alife 的出發點?Alife 和一般公寓不同之處?
.

Justin 游適任:「Alife 的每一棟建築空間就像一台 iPhone,手機本身有其內建的基本功能,拍照、錄影、記事本等等,但它最大的價值其實是連上網以後的各項 App 功能。對 Alife 來說,房子空間本身也具備其最基本的功能,但我們的重點同樣在於那些『App』,也就是我們提供的額外服務及內容,例如我們投資了餐飲品牌、清潔公司、瑜伽教室、露營地…..等,未來也會持續觸及其他的產業。這就是 Alife 和一般住宅最不同的地方,我們負責的就是為住戶『整合』這些內容。」

「Alife 提供住戶生活上的『solution』(解決方案)。」

位於台北車站武昌街的 Alife WCH 是第二棟亮相的建築,多以獨立套房為主,公共空間較少,但每戶幾乎都設有陽台。photo via Alife


 

HR:Alife 的空間設計和房間的佈置有什麼特色?
.

「每一棟建築的風格、配色都不一樣,我們的空間設計、企劃部門會觀察這棟建築再決定裝潢風格與空間規劃。以 Alife WCH 為例,這本來是一棟屋齡 30 多年的老辦公大樓,這周遭都是幾十年的老住宅,我們決定以舊修舊,把一樓大廳改裝成 1980-90 年代的風格。」

Alife WCH 原為 30 年以上的台糖舊辦公大樓,Alife 空間團隊重新以復古台式美學重塑一樓大廳門面。photo via Alife


 

HR:如何定價?
.

「福林(FL)的月租價位大概是 1.5 萬到 4 萬不等,武昌(WCH)則是 3 萬上下。」

「我們的目標客群是 19 到 39 歲,租金是研究這群人所追求的生活價值、可接受的租金範圍,再調查周邊地區租金的中位數……綜合各項數據所總結出來的價格。當然,我們所提供『訂閱制的服務內容』也包括在相對應差異的租金內,例如每月舉辦 VIP 限定活動、每月使用露營地的次數或贈送茶籽堂的洗滌套組等服務。」

「所以我們的合約書上寫的不是租金,其實是『空間使用與企劃費』。」

(以下為 Alife  WCH 住宅空間圖)


 

HR:這樣的租金所創造的「理想生活」,是否就是只專為那些「負擔得起的人」所打造?
.

「目前確實是這樣。」

「現在我們才剛起步,就像賓士一開始賣最好的是 E-Class,後來是 C-Class、S-Class,一直到近幾年才推出 A、B-Class,對我來說也是,一開始就是追求品牌定位,我們不可能討好所有人,又不是什麼公營企業還是公宅系統。總之找到特定的受眾,發現目前市場的產品線沒辦法滿足他們,所以我先把這些受眾的基礎打好,未來,再思考能開發哪些產品線,也許價位更高或更低,也許是純女性……還有很多可能性。」

「我們同事常常會問:『什麼是 Alife?』『做這件事夠 Alife 嗎?』我會說我也不知道,畢竟 Alife 才剛開始,公司的每個人都能參與建構這個品牌。像我很堅持露營地,因為我覺得這是 Urban Outdoor 必備的,日常活得越都會,你越需要貼近郊區去回應都會的一切,當大家都提出自己所想的元素,這就是一個 build up 的過程。」

「所以目前 Alife 的『理想生活』,
其實就是我們設定的理想生活。」

「現在也許有些人不見得理解我們在做什麼,等某一天他們理解了,或許就願意加入了。」

(下為 Alife FL 公共空間圖,包括 Alife 與貓下去、500輯、臺虎精釀等眾多單位聯名規劃的空間)


 

HR:剛在聽你們介紹 WCH,會一直有種模擬東京的氛圍,但好像從窗外看到台灣建築就完全不日本,怎麼會有這樣的差距?
.

「其實我以前很不能接受(台灣街景樣貌),但這幾年已經漸漸被自己說服(笑)。」

「台灣是非常全球化的族群,受歷史背景的影響,我們長期具有高度包容性與多元性,各種宗教、種族……都有很大的接納性,當然各種文化的揉合也會造就『亂』,可台灣城市街道永遠亂中有序。例如有極簡裝潢的網美咖啡廳,隔壁可能就是雜亂無章的水電行,還有隨意堆疊的招牌,但這『亂』對我來說沒有不好,多元到一種極致後其實又達成一定的平衡。」

「我們空間設計部門特別喜歡改建舊的建物,既有的建物如何加上他們的創意,改造為各種元素融合的新美學。」

「融合,這就是台灣人最擅長的事情。」

「大家都知道日本街道很美、很乾淨、守秩序,但我更偏好活在台灣這樣高度自由、高度包容的地方,至於這樣的『亂』,我想就是我們包容的結果。」


 

HR:Alife 的做法比較偏向舉辦實體活動、創造人與人真實交流的場域,你怎麼看待 Metaverse 提出的虛擬生活、虛擬社交?
.

「我認為實體空間很難不重要,除非人類的世界某一天全面數位化或人類完全縮小到不再需要住房子。不然短期之內,就算是達到《一級玩家》的情況,人們無論如何還是需要一個家,再虛擬化,你還是有最基本的生活空間和需求,除非人類可以吃什麼藥丸,不然還是要吃跟睡吧?當你可以不用辦公室、不用遊樂園、可以不用出去玩,那家是不是變得更重要了?對我來說,或許反而因為 Metaverse,讓我們市場變得更大。」

(下為 Alife WCH 空間形象圖)


 

HR:繼士林和北車後,接下來會在金瓜石開幕第三棟 Alife 建築,為什麼選在金瓜石?
.

「其實我們第一年就是預設推出三棟不同類型的產品:士林福林路(FL)、北車武昌街(WCH)和金瓜石。像 FL 是整棟式的,相對注重公共空間、互動、社群;WCH 是分散式,沒那麼多公共空間,每間房型是完全獨立;第三個就是郊區的據點,也就是金瓜石。」

「選擇金瓜石,第一因為距離台北 40 分鐘車程,第二這裡累積長久的文化歷史脈絡、餐飲脈絡,建構基礎的生活感,預計 2021 年底或明年初會正式亮相。至於金瓜石會不會提供長期的租賃服務,還不一定,可能就是單純為了服務其他會員而設的 holiday house,未來也可能再轉成長租、教學等各種功能性,所以金瓜石比較像是測試的據點。」


 

HR:最後,能給所有年輕人一些建議?
.

「我應該還算年輕人吧(笑),我才不敢給什麼建議。」

「首先認識自己很重要,你知道自己喜歡什麼,不要騙自己做個根本不喜歡的工作,然後當作自己做不好的藉口,另外,你也要知道自己不擅長什麼,你要盡可能把不擅長變成擅長。舉例來說,我認為我一直當我們公司最無能的人最好,越無能,我越能整合,這就成為我最擅長的事,像 Alife,我們不用自己做清潔、露營,但我們有能力把各項服務整合。」

「認識自己,會幫助你在社會環境中
找到最適合自己的位置。」


Special Thanks/ Justin Yu, Cathy Shih, Alife Team
Photo/ A-Ru, Alife
Interview/ Heaven Rave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