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PEOPLE

花了 LVMH 集團 200 多億台幣的百貨 Samaritaine 和飯店 Cheval Blanc 是什麼來頭?

有錢人的思維有時是值得我們去探討一下的,尤其是他的身份是法國首富以及 LVMH 集團的執行長。

Bernard Arnault,作為世界第三有錢的人,他沒有在追求外太空事業,反之,他在陸地扎根,讓「最好的」東西延續下去。「best」是 Bernard Arnault 個人常用的形容,LVMH 集團旗下有 75 個品牌,範圍涵括時裝、香水、珠寶、名錶到行李箱,對 Bernard Arnault 來說,他希望每個都是「最好的」。

致使,他收購了巴黎右岸知名老牌百貨莎瑪麗丹(Samaritaine),之後為了翻修這座歷史古蹟,斥資 7.5 億歐元,耗費 16 年,原因很單純,「我認為我們是法國唯一有能力做到這點的人。」


 

01. 重啟莎瑪麗丹(Samaritaine)
.

起初由法國商人 Ernest Cognacq 於 1870 年所創立,當時只是一間小型服飾店,在不斷擴張中,漸漸的成為裝飾風藝術和藝術運動的殿堂。

2001 年,LVMH 集團買下了莎瑪麗丹 55% 的股份,並在 2010 年收購剩餘的股份。莎瑪麗丹除了是與拉法葉、春天、Le Bon Marché 等三大百貨齊名外,其地點更是完美,正如官方所述,它是巴黎的心臟 — 集文化、創意、時尚於一身。

然而,出於安全因素,該建築被迫在 2005 年關閉,爾後集團投入 7.5 億歐元大幅翻新,為 LVMH 史上最大規模的建築項目,時隔 16 年,莎瑪麗丹於 2021 年六月重新開幕,順勢帶來了 Cheval Blanc 白馬飯店,還有 3,000 個工作機會,法國總理馬克宏也一同參與了開幕。

「我不認為會有一個遊客來巴黎會不想來莎瑪麗丹。」他說,「這廣場空了 15 年,可你看,現在它充滿著人潮。」

其佔地兩萬平方公尺,共七層樓,為巴黎美好年代(Belle Époque)時期的代表建築之一,在牆上的孔雀圖,便是如今世上現存最大的新藝術運動畫作,其顏色也成了該百貨的招牌。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Samaritaine(@samaritaineparis)分享的貼文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Samaritaine(@samaritaineparis)分享的貼文


 

02. 砸了 7.5 億歐元,16 年來沒有任何回饋,為的是?
.

如今莎瑪麗丹不僅僅是一座令人讚嘆的建築(歷史古蹟),也成為法國復甦的象徵,自正式重啟以來,平均每天有 35,000 名參訪者, Bernard Arnault 在接受《WWD》和英國《金融時報》訪問時表示:「這是巴黎重新開放的象徵,也是生活回歸正常的象徵。」

.

《WWD》曾問道,整個過程花了 16 年,你有曾想過放棄嗎?

Bernard Arnault 回應:「坦白說,沒有。放棄不是我的習慣,也不存在 LVMH 集團的 DNA。我們是以長遠思考,即便過程很艱難、即便有時人們會覺得沮喪,我也會堅持到底,因為我相信,從根本上來說,無論是在巴黎或法國,他們不可能不讓我們翻修這麼美的建築,尤其是在這樣的地點。」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Samaritaine(@samaritaineparis)分享的貼文

「它是巴黎最美的景點之一,座落在羅浮宮和龐畢度中心之間,離前者僅 50 公尺不到的距離。所以我一直相信我們會成功。話雖如此,這項工程也只能由像我們這樣的團隊來完成:帶著長遠眼光的家族企業,以及能投資 15 年不求回報的企業,我認為我們是法國唯一有能力做到這點的人。

「(商場空間)小反而是一種優勢,太大也不好,如果太大,就會有很多空間必須去填補,我們只專注在必要的事物上。」


 

03. LVMH 集團的飯店:白馬飯店(Cheval Blanc)
.

Cheval Blanc 是 LVMH 旗下鮮少的飯店品牌,其始於 2006 年法國滑雪勝地谷雪維爾,以度假飯店的形式成立,在馬爾地夫、聖巴特島、聖特羅佩等地皆有落腳點,可這次不同的是,隨著莎瑪麗丹的重啟,百貨帶給了 Bernard Arnault 啟發,他在塞納河旁的那側建起了白馬飯店,並瞭解到,它最大的資產就是一旁絕美的花都景色(緊接而來的分店是在洛杉磯比佛利山莊)。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Cheval Blanc Paris(@chevalblancparis)分享的貼文

裡頭共 72 間房間,4 間餐廳以及世界首個 Dior 水療中心,房間價格約 1,150 歐元起,與大多 LVMH 集團旗下的精品店一樣,其室內設計都由室內設計師 Peter Marino 所操刀(他也負責 Chanel 的店舖設計),穿越其中則能聞到 Dior 為飯店所特製的香氛。

Bernard Arnault 在接受《WWD》訪問時表示,每間房間都看得到塞納河,當吃早餐時彷彿就像在河上一樣,沒有噪音或一旁交通帶來的不安,「感覺非常棒,無論建築或室內設計都非常壯觀。」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Cheval Blanc Paris(@chevalblancparis)分享的貼文

當然也有為頂級客戶準備的公寓式飯店:300 坪的空間、有七個房間、餐廳、客廳、圖書館、私人健身房以及私人游泳池。

裡頭有著 Bernard Arnault 鍾愛的博物館等級藝術藏品,像是美國當代藝術家 James Siena 的《Ssonsunurrhth》、德國藝術家 Hans Hartung 的《T1989-L42》、法國雕塑家 William Byl 的《Bull》…等作品,「我們請 Peter Marino 將內部設計成私人住家一樣。」Bernard Arnault 表示,而頂樓的露台,他個人覺得在那品著小酒是巴黎最棒的體驗。

白馬飯店的公寓套房(Private Maison in Cheval Blanc), photo via Financial Times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Cheval Blanc Paris(@chevalblancparis)分享的貼文

帶著滂礡的氣勢,不免讓人好奇,是否 Bernard Arnault 有意想成為世界最好飯店經營者的打算?在接受英國《金融時報》訪問時,他給了否定的答案,「我們不需要成為世界前五十大的飯店集團,我們只想專心在呈現最好的,帶著最好的團隊、最好的地點、設計、建築。這需要時間,反正我們也不怎麼急。」(ps. 有關 LVMH 的高級旅遊業版圖,其在 2013 年 買下加勒比海的豪華五星級渡假飯店 Hotel Saint-Barth Isle de France;2019 年收購了蘇格蘭豪華列車 Belmond。)

即便受疫情延誤影響,但對未來持樂觀態度的他表示,畢竟已等了 16 年,多等一會兒又有什麼關係?

最後,作為精品界的老大,Bernard Arnault 旅行時最在意什麼?「我很在乎房間的光,有時在飯店,當把燈關掉了,你仍會看到一些東西在閃,我不喜歡那樣。」他透露,旅行時最在意的就是寧靜與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