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NEWS

Matthew M. Williams 入主 Givenchy,但大家為何一直拿 Virgil Abloh 和 Kanye West 說嘴?

Givenchy 官方於週一晚間宣布,Matthew M. Williams 成為品牌最新創意總監,預計將於 6 月 16 日正式接任,並於今年 10 月迎來首個系列(尚未說明是否以大秀形式展示)。

品牌創辦人 Hubert de Givenchy 自 1995 年退休後,Givenchy 20 多年來迎來許多傳奇性的設計師,從 John Galliano(1995-1996)開始,到 Alexander McQueen(1996-2001)、Julien Macdonald(2001-2004)、Riccardo Tisci(2005-2017)接下來是首位女性設計師 Clare Waight Keller(2017-2020),日前,正式交棒到 Matthew M. Williams 手上,為該牌第 7 任創意總監,也是繼 Virgil Abloh 後,LVMH 第二位街頭、非專科出身的設計師。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The House of Givenchy is pleased to announce the appointment of Matthew M. Williams as Creative Director, effective June 16th, 2020. Matthew M. Williams will take on all creative responsibilities for Women’s and Men’s collections. Sidney Toledano, Chairman and CEO of LVMH Fashion Group, declares: “I am very happy to see Matthew M. Williams join the LVMH Group. Since he took part in the LVMH Prize, we have had the pleasure of watching him develop into the great talent he is today. I believe his singular vision of modernity will be a great opportunity for Givenchy to write its new chapter with strength and success.” Renaud de Lesquen, CEO and President of Givenchy, states: “I want to warmly welcome Matthew M. Williams to the beautiful Maison Givenchy. I am convinced that, with his unapologetic approach to design and creativity and in great collaboration with the Maison's exceptional ateliers and teams, Matthew will help Givenchy reach its full potential.”

A post shared by GIVENCHY (@givenchyofficial) on

 

01. 不是聖馬丁出身,而是 DONDA School
.

Matthew M. Williams 跟 Virgil Abloh 非常相似,沒讀過時裝設計學院,曾申請過 Parsons 沒上,Matthew 甚至大學沒畢業,就開始在 LA 夜店當 DJ。22 歲那年, Kanye West 造型師在夜店認識了他,便請他為 Kanye 設計 2008 年登上葛萊美的表演服,那 LED 夾克豈止時髦,絢麗吸睛的程度完全打中 Kanye 的胃口。

後來的發展,大家也都很清楚了,加入 DONDA、Kanye West 全球巡演飛到哪都要帶著 Matthew Williams 做造型;後成為 Lady Gaga 專屬藝術總監兼男友,並在拍攝《Bad Romance》MV 時認識 Alexander McQueen 與攝影大師 Nick Knight,此黃金陣容成功為 Gaga 在樂壇奠定前衛女王的地位。離開藝人造型工作沈潛一段時間,他自薦到倫敦當 Nick Knight 的攝影助理,每天跟著 Nick 學習打光、攝影技巧、接觸更多高端客戶。

此時的 Matthew Williams,幾乎已是全才(攝影、音樂、時裝設計、造型、平面藝術)。

接著,聯手 DONDA 幾位核心成員 Virgil Abloh、Heron Preston 等人,自創了 DJ 組合 Been Trill,從夜店發跡到開始印刷 T 恤、球鞋販售,他們這組合可比為社群媒體問世前的「influencer」或「帶貨王」,愛出鋒頭是 DONDA 傳自 Kanye 的 DNA,畢竟只要 Been Trill 穿的、賣的,就有大群腦粉買單,這也就是 DONDA 幫所影響如今西方街頭的起點。

2012 年 Virgil 的 Off-White 問世,繼續玩 Been Trill 那套印 logo T恤、帽 T 的手法。不動聲色的 Matthew Williams,到 2015 年才正式以女兒的名字創立品牌 Alyx(在 2019 年改名為 1017 Alyx 9SM),紮紮實實地做男女裝設計,在 2016 年成 LVMH Prize 的決賽 8 強,接著進入巴黎男裝週。

 

02. 如果你說他潮、說他是下一位 Virgil,請容我們為他平反
.

很多網路評論會提到:「希望他不要跟 Virgil Abloh 在 Louis Vuitton 做一樣的事。

雖兩人皆 Been Trill、DONDA 出身,但 Matthew Williams 不潮,更不炒作,反之相當注重幾件事:原創、慢時尚、工藝與永續。

Matthew Williams 對「streetwear」一詞反感,他曾在 BoF Voices 中表示:「Streetwear 是個『overloaded』(過載)的詞彙,就如同『Luxury』一樣。」「我感興趣的是現代工藝。作為設計師,我們需要提出未來會是什麼樣子。我把自己看作是那些喜歡 T 恤、運動鞋的年輕孩子們的橋樑,藉由 1017 ALYX 9SM,他們可以了解到西裝和皮具。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Reality Systems’ Autumn/Winter 2020

A post shared by Matthew M Williams (@matthewmwilliams) on

論原創,「我認為產品永遠是最重要的,首先它必須帶有自身的『原創性』,就像這件單品是否已經是最棒的版本了?一件單品絕對要能在衣櫥裡出類拔萃,然後我再觀察它是否符合 ALYX 的 DNA。」

論工藝,以最知名的 Rollercoaster Buckle 為例,從外觀上看起來,比起時尚單品,它更接近工業設計,而那確實是由一家出產汽車零件的工廠全數在奧地利打造的。而他近年遷居至義大利費拉拉(Ferrara),主因也是為了在當地尋求最正統的服裝工藝廠商,他希望將先進科技技法結合傳統手工藝(例如不斷研發零污染的布料染製技巧、永續棉花等),他形容此為「現代工藝」。

所以 1017 Alyx 9SM 的服裝有一特色,看似極簡、街頭,但用料絕對講究高端與功能性。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Leather 🖤

A post shared by Matthew M Williams (@matthewmwilliams) on

論永續,他討厭因 Hype 所產製出的垃圾,「從產品的角度去開發,就像你要做出歷久彌新、大家不會想把它丟棄且會愛惜它的衣服,它們能傳承給其他世代,這是我想要衣服的樣子。如果 ALYX 衣服賣得好的話,我希望在現代科技上下更多功夫,像是永續棉花或是回收材質再製。」

「我不希望用任何方式去推廣 ALYX 是個環保品牌,因為這只是身為一個有意識的人需要做的事而已。」

「對我來說,我只是想做能穿得久的服飾,其也是我用來表達的媒介,所以我完全不想做出一堆沒用的垃圾。」
— Matthew Williams

 

03. 為什麼是 Matthew Williams 接任 Givenchy,不是 Kanye West
.

這問題看似莫名,但著實是來自其他媒體下的標題,為什麼不是 Kanye West?簡單回答,Kanye 不是設計師,可定義其為一位商人、創意家、造物主,但此人的 Yeezy 不論服裝或球鞋都是靠底下強大的團隊造就出來,他大老闆只負責街拍、帶貨,Yeezy Boost 等鞋款不也都是 Steven Smith 在主理設計嗎?

憑心而論,這是「創意總監」的職位,不是「品牌主理人」。以 Rihanna 在 LVMH 旗下的 Fenty 為例,Rihanna 掛名的是主理人,而實際設計團隊是 Louis Vuitton 成衣部門轉調支援的,Rihanna 會參與想法,但沒在碰設計(她說她有慢慢在學習設計、面料知識等,至於到底有沒有就大家各自解讀。)當一個創意總監進來,不會設計,要你幹嘛?連 Virgil 至少都會畫個 “”,該效仿其他設計師的設計手法也都算練就地駕輕就熟,試問 Kanye 的設計技能為何?

簡言之,LVMH 不需要 Kanye 本人,但非常歡迎 Kanye 培育出來的 DONDA 幫人才。

頂多,就是 Matthew Williams 的 Givenchy 首秀登場後,Kanye 在謝幕時給他個擁抱,留下張世紀合照就罷了。除非有天 LVMH 真的收購 Yeezy,不然「創意總監」這個職位,我們認為 Kanye 是不用想。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Real Friends

A post shared by Matthew M Williams (@matthewmwilliams) on

 

04/ LVMH 希望他來幹嘛?
.

Givenchy 一直都有男裝潛力,據 BoF 資訊,在 Riccardo Tisci 任職時,男裝系列佔比總銷量高達一半,但 Clare Waight Keller 卻沒有把男裝成衣的銷售撐起來。反之,Clare Waight Keller 的確在高訂的貢獻博得業界好評,但高訂如今已難以化為業績。

Givenchy 前 CEO Philippe Fortunato,2018 年在 BoF 的專訪中曾透露道,LVMH 的願景是希望 Givenchy 能發展到 Dior 的規模,亦即規模達 200 億歐元。

Matthew Williams 作為如今業界爆款、聯名的佼佼者,入主 Givenchy,無非就是希望他照著 Virgil、Kim Jones 的步伐,將 Givenchy 振興成 Dior 第二。

 

05. 如今,融合文化的能力大於剪裁能力
.

先前曾看過時尚評論家討論一件事:

現代年輕消費者其實真的不懂服裝工藝、材質與剪裁,看懂的只有設計師是誰、T 恤有什麼圖樣或有沒有明星穿。

而 LVMH,似乎比誰都更清楚這事實。

「社群影響力」毋庸置疑是 Matthew Williams 碾壓 Clare Waight Keller 或另一位傳聞聲勢頗高的候補人選 Haider Ackermann 的優勢,有一起出頭的老戰友 Virgil Abloh、拉拔他的 Kanye West、好友 Kim Jones、Yoon Ahn、Bella Hadid、Drake、藤原浩和陳冠希全是他的人脈。

另一能力則如 New York Times 報導中提及的,設計師「兼融各種文化與群體」的能力:

「精品界的未來已與設計師的剪裁能力無關,重點在於他們融合更廣泛文化的能力。」

「鑑於這個充斥各種文化色彩的時代,隨著時尚開始試圖解決品牌過往的種族主義歷史,這項技能現在可能比以往更為重要。」

 

06. 品牌對創意總監的耐心越來越少
.

Clare Waight Keller 的設計一直以來深受業界好評,尤其將紀梵希先生最經典的高訂復甦,以現代化的美學、立體廓形重新打造絕美晚禮服。連 2018 年英國王妃梅根(Meghan Markle)的婚紗都出自她手,其高訂更是 Rooney Mara、Gal Godot 等女星的喜愛。

既然這麼好為何只做了三年?因為沒有爆款。

作為 LVMH 集團前幾大的品牌,Givenchy 這幾年就是捧不出爆款包。相較 Matthew M. Williams 有紅遍半邊天的 Rollercoaster Buckle,或者 Kanye West、ASAP Rocky 著用的戰術背心,Clare Waight Keller 的配件不僅銷量不夠,更沒有名人街拍宣傳,這是大集團創意總監的最大忌諱。(我們實在不想用這麼膚淺的標準評斷每位設計師,但站在 LVMH 的角度,絕對是沒有業績就再見。)

這顯示現在時尚集團對設計師的耐心越來越短、汰換率將越來越高—給你三年還做不出爆款,只能換人來做。

集團要求的是引領潮流的新鮮感、高討論度(無論是好是壞)與社群追捧,因此,潮牌 Drop 發售模式、接連不斷的跨界聯名、找網紅示範爆款包在社群洗版,未來,或許都會出現在 Givenchy 當中。

最後,未來的年輕世代,可能會不再知道紀梵希先生的高級訂製或奧黛麗赫本的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