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PEOPLE

羅斯蓋勒Ross Geller,沒辦法你真的太好笑了

這是很多人回到家可能會做的事,打開 Netflix 的《六人行》配晚餐,而隨著《六人行:當我們又在一起》(Friends: The Reunion)的來到,這次想介紹 David Schwimmer,還是我們應該說羅斯蓋勒 Ross Geller 大家會比較熟悉?

基於他在劇中精湛的表現和顏藝,身為粉絲的我們,毫無疑問,想要幫他增加一點版面。

《六人行》差點變《七人行》?你不知道的幕後製作秘辛…

1. 在參與《六人行》之前的 David Schwimmer
.

在 David Schwimmer 擔任演員之前做過很多工作,像是很像 Cold Stone 的冰品服務人員或是電話銷售碳粉人員(這劇情是否似曾相識?),20 歲的他也擔任過餐廳服務生長達七年,但偶爾接到的小角色並不足以能讓他辭掉餐廳工作。

《六人行》劇照

1994 年,27 歲的 David Schwimmer 接了一個改變他一生的角色,《六人行》的 Ross Geller,或者該說古生物學家羅斯蓋勒博士,在接受英國《金融時報》訪問時他說:「我很慶幸知道自己的定位,然後也有那個契機能好好發揮。」

 

2. 可 David Schwimmer 起初是想要當劇場演員
.

妙的是,當 David Schwimmer 剛開始擔任演員時,他想的是嚴肅的戲劇。這是受到母親對戲劇熱愛的影響,他回憶起 13 歲在洛杉磯看(萬磁王)Ian McKellen 的莎士比亞獨白秀,「我整個人驚呆了,彷彿是在看史上最偉大的魔術表演,就 Ian McKellen 一個人,沒有戲服,沒有道具,就他站在我們面前,隨意轉換成《莎士比亞》裡最偉大的 25 個角色,我心想『我一定要學習如何做到!』」

「在《六人行》紅之前,我花了十年的時間去形塑我在戲劇界的樣貌,然後突然之間,我變成了電視上那個很搞笑的男生。」

而根據製作人在《六人行》特輯之中表示,他們在 1993 年就已看過 David Schwimmer 的試鏡影片,「他卑微的表情讓我們印象很深,所以當我們在撰寫 Ross 的時候,很自然就想到他。」製作人在特輯中回憶道,「我們試圖和他接洽,但他已經離開電視圈,因為在其他作品有慘痛的經驗,便搬回芝加哥只接劇場表演。但我們苦苦哀求,說這角色完全就是為你而寫的。…..並向他保證,無論過去經驗如何,這次絕對會不一樣,我們保證,然後他就答應演出了。」

「製作人告訴我說,他們是以我的聲音撰寫 Ross 這個角色的。」— David Schwimmer

.
.

 

3.《六人行》(1994-2004)有多紅?
.

一點數據分享,根據《六人行:當我們又在一起》裡 James Corden 表示:「你們拍了 236 集,在全球 220 個地區播出;連續六季獲得了電視喜劇收視冠軍;每週平均有 2,500 萬個觀眾在觀看,5,200 萬名觀眾收看大結局;並在各平台的觀看次數總計超過 1,000 億次。」

但太紅有時是種困擾,David Schwimmer 表示,像他前幾天在排星巴克時,服務生注意到了這位明星並招手請他直接上前,「我本能拒絕了這件事,因為前面還有六個人在排隊,他們看到我插隊一定會覺得我是混蛋,我很努力拒絕很多誘惑以維持正常。」

 

4. 為什麼之後《六人行》沒有任何續集?
.

在特輯出來前,許多關於續作的謠言比比皆是,但 David Schwimmer 都予以否認,他在受訪時表示:「創作者們和我們都很喜歡這部劇的結束方式,而整部劇是有關於主角們在那個時代的生活 — 就是朋友亦是家人。當許多人有自己的家庭後,就沒什麼必要再去做一次。」

飾演 Phoebe 的 Lisa Kudrow 則在特輯上說:「有一次製作人說了一句話我完全認同。他們說這部劇的結局非常圓滿,每個人的生活都很好,若要出新的續集就代表要攪亂他們美好的人生,我可不希望有誰的美好結局被打亂。況且到了這個年紀,還要我去說一些俚語怪詞,還是別了吧,人總是要學著成長。」

 

5. 拍攝《六人行》討厭的部分,David Schwimmer:那隻猴子
.

是的,就是羅斯最愛的猴子馬賽(Marcel)。

他在特輯上解釋:「首先我必須說,我愛動物,我也愛靈長類,我是動物愛好者,但是,我的問題在於說,很顯然猴子是有受過專業訓練,要能夠在正確時間點完成拍攝,可難免會發生的是,我們走位退場都設定好了,結果拍攝常因猴子亂掉,我們就得從頭拍攝,這事就一再發生,我們快演到最好笑的地方時,就因為猴子沒到位所以要重新再來。」

「還有就是猴子在等待拍攝時,牠是坐在我肩膀上休息,訓練師會拿活體幼蟲給牠吃,所以猴子是在我肩膀上把蠕動的幼蟲撕成兩半,然後再把手放在我的臉上,而我全身幾乎都被猴子手碰過了。」

 

6. 《六人行》之後的人生
.

當《六人行》2004 完結時,David Schwimmer 渴望改變,他告訴英國《金融時報》說:「我知道我需要創造性的改變。」之後的他回到劇場、執導電影、擔任配音(《馬達加斯加》的長頸鹿),爾後才在《公眾與 O·J· 辛普森的對決:美國犯罪故事》飾演辯護律師,並在 2016 年獲得艾美獎提名。

《公眾與 O·J· 辛普森的對決:美國犯罪故事》劇照

當然,因為《六人行》的版權金(據說每年仍坐收 2,000 萬美元的分紅),意味著演員們不用再為錢煩惱,他說他一直處在財務自由的狀態,David Schwimmer 認為《六人行》歷久不衰的地方在於,該劇描繪的是一個更單純的日子,朋友們坐在一起真的在聊天,而不是只專注在自己的手機上。

David Schwimmer 新劇《Intelligence》(陸翻:不靠譜情報局)

如今他十歲的女兒也是《六人行》的粉絲,她的同學們也在看,畢竟這仍是 Netflix 和 HBO Max 收視率最高的系列之一,David Schwimmer 表示:「必須說,聽到女兒因《六人行》大笑,是我人生最棒的體驗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