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PEOPLE

台灣思想雖自由,但對文化價值仍處於鎖國狀態 — 專訪時尚插畫家 Gary Tu

時尚的樣貌千變萬化,而呈現時裝的模式自古今來更是不計其數,時至今日,亟欲追求 CG、虛擬實境、3D 投影等科技技術的年代,還有多少人記得時尚的樣貌,最初是始於藝術家的筆下?

今次,HR 採訪的對象台灣時尚插畫家 Gary Tu(塗至道),其作曾刊登於各時裝雜誌、精品品牌廣告,亦曾赴巴黎參展,擔任實踐服設講師。Gary Tu 以俐落、詩意的水彩線條聞名,經暈染過後的筆觸柔和了女性的輪廓,色彩的相互碰撞更讓人體的生命力躍於紙上,他是台灣為數不多的時尚插畫先鋒。

5 月,Gary Tu 將於新光三越 A9 舉行全新個展《台灣我的家鄉,巴黎我的後院》(Paris is within the backyard of my hometown – Taiwan)。藉此機會,我們與他聊聊時尚插畫家的生存之道,以及他對台灣與巴黎兩地文化發展的對比,為何稱巴黎為他的後院呢?巴黎亦帶給他何種文化震撼?


 

  Heaven Raven(以下簡稱 HR):老師你好,可以請你先自我介紹嗎?
.

Gary Tu(以下略):「我是苗栗出生,18 歲後才到台北。出生自傳統的小家庭,媽媽是國文老師,所以我的成長環境跟時尚和畫畫是沒有接觸的。復興美工廣告設計科畢業後,我最初來台北接案一陣子,不過很不穩定。」

「那時有個學姊叫 Angie Wu,她從洛杉磯回來告訴我說臉書很流行(2011 年左右),要不要開粉絲團看看?那時臉書還在紅利期,最大的契機就是將我之前的作品拍照上傳。然後某天被幾個插畫界的前輩轉貼,粉絲數一下就衝到 7,000 多讚,之後便開始在咖啡廳開小班課程。」

「有位學生是化妝師,她介紹我畫一些精品雜誌,從此便開始走『時尚插畫』的道路。」


 

HR:所以你算是從臉書粉絲團起家的?
.

「我是靠粉絲團接觸到『現實的人』,認識朋友和客戶。我開始研究網路行銷,從粉絲專頁觀察粉絲的喜好,判斷他們喜歡的時尚插畫是什麼,漸漸發現比起講究『時裝』,粉絲單純更喜歡『臉』,甚至一件華麗的晚禮服會比 Thom Browne 前衛來得吸引受眾,更容易理解。」

「我應該比較算… 斜槓吧,因為接品牌的藝術家通常不太教課,但我是很喜歡教課和分享,很樂在其中。」


 

HR:可以請您分享一下習畫的過程嗎?
.

「我開始學畫的時候是在一般的大眾才藝班,雖然很喜歡畫圖,但我只擅長畫人。當初選廣告設計科根本沒得過什麼獎項,還延畢,一堆學科我都睡光光,所以以前的同學看到我現在發展都傻眼(笑)。」

「我想,我只是很幸運找到適合自己個性的畫風。」

photo via Gary Tu Illustration

「過去其實在學習路徑中一直沒有找到合適自己的(繪畫方式),例如傳統油畫,這種很講究一定的工法和流程,但實在跟我的個性不合。直到 2011 年左右,碰到日本 OHGUSHI 老師的作品,找到自己喜歡的畫風,我只花三、四個禮拜就把它練好,之後就是粉絲團的事情了。」

「這種歐藝廣告畫風其實最初是來自 David Downton,還有其他像是 René Gruau、Antonio Lopez……這些大師的畫風在國外盛行已久,在攝影技術問世前,這樣的畫風就已出現。」

photo via Gary Tu Illustration


 

HR:每個人都能學會畫畫嗎?
.

「當然。不過每個人對畫畫的認知都不太一樣,從小孩的塗鴉、專業畫家、看不懂的作品到震驚的歷史巨作,它們都是繪畫的表達方式。但『我會成為專業的畫家嗎?』跟『我會畫畫嗎?』這兩者是不太一樣的。其實每個人都會畫畫,只是看你要成為哪種類別。」


 

HR:走上畫家這道路,家人們是否有反彈?
.

「我父母一直叫我去開旅行社、做生意啊(笑)。我有時覺得台灣像楚門的世界,與世隔絕太久了,其實不一定要畫畫才能夠表現藝術,攝影、建築、園藝、服裝或漫畫也都是藝術的形式,但對保守的長輩來說畫畫只是一種抒發。長輩的思維和我們有知識上的落差,所以我很慶幸一路走來沒有被既有的觀念左右。」

「台灣思想雖然很自由,
可對於職業態度和社會價值的觀念
仍屬於鎖國狀態。」


 

HR:為何相比日本,台灣職人相對不被受重視?
.

「我覺得是因為他們不理解。真正文化的解放是從解嚴後,解嚴到現在的時間實在太短了,『美』和『文化』是從我們上一代才開始重視的觀念。」

「而職人,是需要在文化領域醞釀多年才得以終結的歸因。」


「所以……不能怪台灣人不尊重職人,是還沒有機會和時間讓大家去理解文化的價值、了解職人的重要性。」


 

HR:你覺得你和其他藝術家不同的地方?
.

「我的某個老師說:『(當時)美術系就是畫蘋果跟酒瓶。』我就思考,不妨從不同領域切入自己原本擅長的領域,所以我的認知一直都是『綜合』的,不會是在單方向上登峰造極。」

「像我很欣賞國外的藝術靈感和精品的主視覺,
好奇為什麼他們有辦法拍成這樣,
台灣卻沒辦法?」

「很多人會歸咎於預算,但預算是最後的問題,最大的問題在於時間差。」

「國外環境發展快,而我們想法和整體發展慢了別人 20、30 年左右。雖然各領域的藝術家會從海外帶來新的想法和元素,可這部分已經有時間差,所有藝術產業的人在做『最新的事』都已晚了別人幾步。我們更新速度慢,各方面的認知、作法和細節也沒有同步,所以做的廣告常常無法與國外對齊。」

photo via Gary Tu Illustration


 

HR:可以跟我們聊聊您這次《台灣我的家鄉,巴黎我的後院》展覽嗎?
.

「我去巴黎時,感受到台灣跟巴黎鴻溝的差距,當然兩者風格很不同,但我們在自己文化的發展上也有很大的落差。相較於其他都市,台灣並沒有把文化環境發展到其他城市的水平。」

「所以我才會說巴黎是我的後院,
雖說家是台灣,可如果需要靈感、抒發時,
巴黎永遠是我的後院。」

「當然,我知道我是台灣人,也不能要我移民去巴黎,就算會講法文,終究不是巴黎人,系統都已經設定完了,思想跟觀念就是台灣。我只能辦這個展覽,去抒發一種『台灣市場還不夠,大家一起努力』還有在巴黎看到那種巨大鴻溝的感觸。所以我把自己形容成一個漫遊者,漫遊在各個都市,但最終我還是回家。」


 

HR:若對於沒這麼有藝術氣質的人來說(對啦,就是在說我們自己),展覽有什麼細節看點是可以先透露的嗎?
.

「我覺得是整體的規劃。」

「我特別用巴黎藝博會的展覽模式去呈現,
在新光三越 A9 打造一個小藝廊,
各方面的陳設和裝修都是把從巴黎所看到的全部搬過來。」

「我在巴黎展過三次,學到很多,所以這次不管是掛畫方式、裱框、作品挑選,全是依循巴黎人的喜好。像我所選的作品多偏向黑白,當中有一面牆是全黑白呈現,雖然知道台灣人可能不習慣,但其實在巴黎辦展大概就是這個樣子,跟大家所認知的展覽不太一樣。」

「台灣大眾能接受的展就是俗。」

「台北當代和台北藝博那些當然很不錯,但其他像在捷運站的那些展覽能看嗎?今天單純想在台北找個白牆掛畫就是件很困難的事,牆面五顏六色,燈光也是問題,我要的就是一平方或兩平方米的展覽空間,怎麼那麼難找?」

「至於巴黎,咖啡廳雖然小,但對每個角落和藝術要求都很講究,隨時掛畫上去就能展覽,就算你靠在牆壁上都會覺得是藝術的一部份,所以我這次展覽才會想這樣設計,這展間每個角落都很不錯,這是這展覽的賣點,我盡我的資源把它做到最好。」


 

HR:如何評斷一幅畫的好壞?
.

「明確來說,
一幅畫的好壞在於你看到它後腦中有無任何運轉。」

「如果有,那就代表你有讀取到它試著傳達給觀眾的訊息。若以我的作品來說,畫得好看就是清爽、乾淨俐落、果斷,我不會畫太多的筆觸去表達我的作品,但我會乾淨俐落地去表現它的層次,顏色和構圖就是愉悅舒服的,不需要太深奧的理解它,這是我對於自己作品好的定義。」


 

HR:最後,用一句話形容台灣藝術圈的現況?
.

「恩……多看國際的指標性展覽趨勢,不要只關注在某個特定的小圈子。」


2021-Garytu 時尚插畫個展-
《台灣我的家鄉,巴黎我的後院》
《Paris is within the backyard of my hometown – Taiwan》
.
地點:新光三越信義新天地A9-9樓 宴會展演館
展覽期間:5 月 13 日 – 5 月 31 日 免費參觀
開幕酒會:5月 15 日 19:00 – 21:30(需持邀請卡入場)
新光三越台北信義新天地A9館營業時間:
週五-六(含例假前日)11:00 – 22:00
週日-四 11:00 – 21:30

 

Special Thanks/ Gary Tu 
Photography/ A-Ru Chou
Interview/ Heaven Rav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