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STORY

日本演場會場館來台!專訪 Zepp 總監:沒有 indie 的音樂圈,沒有未來

經常往返日本參加演唱會的資深樂迷們,肯定對 Zepp 這名稱再熟悉不過,舉凡安室奈美惠、X JAPAN、Mr. Children,甚或五月天、張惠妹都曾選擇在 Zepp 開唱。隸屬日本索尼娛樂旗下的演場會場館 Zepp 於 1998 年成立,不僅在日本已成立 9 間分館,今年更正式進駐台灣,作為海外首站(新加坡 Zepp 是 Zepp 與當地企業共同管理,將既有的演唱會場館翻新使用,算是 Zepp 本部半直營)。Zepp New Taiepi 已於 7 月在新莊宏匯廣場 8 樓盛大開幕,目前已有 J.Sheon、滅火器、鄭宜農、美秀集團等樂手於此開唱。

本次訪問到 Zepp New Taipei 的總監本多真一郎(Shinichiro Honda),由他親自解析為什麼 Zepp 的海外首站選擇了台灣?在日本音樂產業的視野中,台灣音樂扮演著什麼角色?面對台北流行音樂中心的開幕,Zepp 如何參戰台灣當前的演唱會生態?親切的本多先生用他獨有的中、日、英三聲道,誠意滿滿地回應你對 Zepp 所有的好奇心。

Zepp New Taiepi 已於 7 月在新莊宏匯廣場 8 樓盛大開幕。photo by Heaven Raven

Zepp New Taipei 總監本多真一郎。 photo by Heaven Raven


 

01. Zepp 背景簡介與場館說明
.
Heaven Raven(以下簡稱 HR):Zepp 在日本已是眾所週知的指標性表演場館,對於台灣還不甚熟悉的讀者,請您簡介 Zepp 的來歷。
.

「Zepp 成立於 1998 年,第一間是在札幌,後來往東京、大阪等地開設場館,目前全日本共 9 間,加台灣最新的 Zepp 總共 10 間。我們是 Sony Music(日本索尼音樂娛樂)的子公司,最初索尼僅限於唱片發製作、藝人經紀等範疇,但漸漸的,公司發現藝人也會有巡演的需求,於是才有了成立 Zepp 的想法。」

「Zepp 一貫都是『中規模』場館,最小間的容納人數是 1800 人,最大是 3000 多人,一般場館平均 2000 人左右。其實小型和大型的 live house 在日本都非常多,唯中規模的場館較少。」

「此外,多數大型場館都是全座位設置,或是以多功能用途的場館(例如體育館、會議廳等)來當演場會場地,但 Zepp 是專門為『演唱會』而生的 live house,所以對音質、聲光效果非常講究。一樓一定是搖滾區站位、二樓才是座位,這也是我們的特色之一。」

Zepp New Taipei 一樓是搖滾區站位,二樓才有座位,共可容納約 2245 名觀眾,為台灣少有的中型演唱會場地。 photo by Heaven Raven

Zepp New Taipei 舞台全貌。photo by Heaven Raven


 

HR:就我們所知,Zepp 日本各場館規格都嚴謹地設計為相同,場地規格相同對於藝人、演唱會策劃方來說,為何如此重要?
.

「一模一樣的場館可以讓藝人巡演時,保持一定的高水準。他們只須專注於表演,達到他們最好的發揮,不必因為場地變動,花時間重新適應環境或讓其他技術問題影響演出。」

「另一方面,以往演唱會技術人員每到一個新場館就要花時間在 stage setting 和 sound tuning 等工程上,演唱會結束還要 dismount(拆卸設備),這是最花時間的,甚至需要多租幾天場地做這些前置作業。但基本上,這些設備在 Zepp 都已經安排好的(無需事前架設和事後拆除),熟悉場地的工作人員能快速作業,以往在其他場地需耗費 3-4 天的前置工程,在 Zepp 你只要 1 天就能設置好,那麼歌手彩排、休息的時間就更多。」


 

HR:Zepp 最吸引藝人的一點為何?
.

「日本很多大牌歌手(例如 Mr. Children、安室奈美惠、宇多田光、XJAPAN 等)都喜歡使用 Zepp,因為比起一萬人的大場館,他們希望看清楚台下觀眾的表情,希望舞台距離歌迷更近。常有大明星寧願在 Zepp 這樣中規模的場地一連開 2-3 天演唱會,也不想選擇太大規模的場館。」

「另外主要的原因是我們對音質處理的要求,在音響設備、調音器材、裝潢上都非常講究,包括牆面的設計就考量音波的震動、吸收與隔音,這原理稱為 Box in Box。你把這空間想像成一個箱子,它的內層以一層空隙包覆著,像是在大箱子裡再放另一個箱子一樣,不僅隔音效果絕佳,音質也更臻完美。」


 

HR:搖滾樂迷非常在意「蹦跳」許可與否一事,Zepp 位於宏匯廣場八樓,如何達到可「蹦跳」與「隔音」的條件呢?
.

「這正是 Box in Box 的作用,箱子跟箱子間的隔層會設置避震阻尼,減少觀眾因跳動對建築物整體的影響,Zepp 的所有場地都有此設計。」


 

02. 一個音樂場館管理者,對 Live 的熱愛與執念
.
HR:您在 Zepp 任職多年,能否分享您印象最深刻的一場演唱會?
.

「2015 年左右,我還在東京台場 Zepp 工作時,有場 Mr. Children 的演唱會是我最印象深刻的。他們的存在就像台灣的五月天一樣,就算平常我不追星,但那天看著他們在台上的模樣,一邊深刻感覺到:啊,我的青春都在這些歌裡了呢!(笑)」


 

HR:live最令你著迷的原因為何?為什麼推薦人們一定要看 live?
.

「回溯到古早的時代,人類就有向祖靈祈禱豐收、平安的習俗。演變至今,演唱會就像現代的祭典一樣。」

「起初娛樂、藝能活動就是從祭典當中產生的,人們創造能匯聚一堂、齊聲慶祝的場所,就像人類與生俱來的本能。發展到現代,人類已越來越少有機會聚在一起,演唱會就像這些祭典的延伸。雖說藝人並非神明,但人們因為崇拜特定的藝人而聚在一起,一同歡樂、享受的感覺,這就是 live 最令人著迷的一點。」

Zepp New Taipei 後台特別設立一尊媽祖像,因為巡演中的樂手們就如同出海的討海人,望媽祖保佑巡演順利安全。


 

HR:今年因疫情關係,Zepp 連帶也受很大影響吧?
.

「影響非常嚴重啊,好幾個月的演出全取消了!在疫情前,Zepp 東京的使用率是 100%,全年週末演出滿檔,但…..現在就是沒辦法(嘆)。台北 Zepp 原本安排的國際演出也全數取消,海外藝人無法來台,就算來了,隔離 14 天的費用也不知該由誰負擔,所以只好把計畫延到明年。」

「希望明年台北可以像東京 Zepp 一樣滿檔,發揮一個文化平台應有的作用。」


 

HR:越來越多樂團、音樂祭在今年改為線上模式,你認為線上演唱會能取代現場嗎?會成會趨勢?
.

「疫情後,隨著 online live 的崛起,我想未來線上、線下將成為兩種主要選擇,因為各自有彼此無法取代的特質,像未來如果有大型演唱會,就可以讓部分觀眾買票到現場來看,部分遠端的聽眾則在線上觀看,各取所需。」

「但就我個人而言,online live 很像看電視節目,完全無法取代線下演唱會的感受。畢竟我在 live house 工作這麼多年,個人還是最愛 real live。」


 

03. 日本音樂工作者眼中的台灣音樂市場
.
HR:Zepp首波的海外拓展計畫包括新加坡、台灣與馬來西亞,地點選擇的要件為何呢?
.

「其實 Zepp 總部規劃海外的首站一直都是台灣,最初總部的規劃是希望將日本藝人輸出海外演出。」

「不過後來新加坡先有 partner(Big Box Singapore Pte Ltd)出現,才率先在新加坡設點。新加坡 Zepp 是和當地企業共同經營,不算我們總部親自直營,可後來該企業倒閉,導致現在新加坡的 Zepp 也關閉。所以台灣還是海外 Zepp 100% 經營的首站,明年則會進軍吉隆坡。」


 

HR:台灣音樂市場,對 Zepp 本部來說最特別、有潛力的點為何?
.

「台灣 indie、原住民音樂都是很有市場潛力的,再加上未來日、韓明星來台灣也有很大的場地需求,所以能挖掘的市場還很大。」

「另外 Zepp 來到台灣,將來也有助於華人歌手到日本 Zepp 演出,但在日本,說實話華語流行樂並沒有非常興盛,所以這還需要一點時間推廣。」

「至於 K-pop 無庸置疑,在全世界都非常受歡迎,不過在日本市場,但連韓流都沒有壓過日本本地音樂。你要知道,日本的音樂市場是世界排名第二,非常多人熱愛音樂、跑 live 演出,以全世界都倒光的 Tower Record(美國淘兒唱片行)為例,唯獨就日本沒倒,可見日本人重視音樂的程度。所以就日本市場而言,各國的音樂幾乎沒辦法取代本地音樂。」

Zepp New Taipei 的後台以簡潔明亮的白色系為主,有多達五間藝人休息室,設備齊全、空間舒適。

Zepp 藝人化妝室內部。


 

HR:近年台灣越來越多樂團向亞洲與世界各地巡迴,您如何看待台灣音樂的發展性?
.

「我很看好台灣的 indie 市場。一個國家有 indie 的發展,代表音樂圈才有未來;沒有 indie,那個國家的音樂發展不會好。」

「說實話,華語音樂我覺得台灣還是最 top。整個華語圈都會聽台灣的音樂,台灣以前的那些抒情歌真的很棒。日本現在還不流行華語主要是因為不理解,沒有人介紹給他們聽,不然長期有在關注台灣音樂的人都知道,台灣音樂是很多元、很豐富的。」

Zepp New Taipei 獨有的 VIP 座位區,在日本並非每間 Zepp都設有 VIP 區域。


 

HR:Zepp 2000人的場館大小,主要是瞄準這些介於獨立與主流巨星間的藝人,這規模目前對台灣音樂圈是最適切的嗎?
.

「我認為各種大小的 live house 都有其各自的位置,在音樂產業中都扮演很重要的角色。畢竟不論多大、多小的樂團,都需要演出的平台,我們作為 live house 就是一個推動文化的 platform,提供藝人表現自我、傳遞音樂能量的舞台,這樣音樂產業才會成長。因此無論場館大或小,每一間都非常重要,而 Zepp 則希望專門為中規模的演唱會做到最好服務。」


 

HR:最後,可否分享 Zepp New Taipei 近期還有何規劃?
.

「大部分都取消了!很難過,本來安排不少國際演出,但沒辦法。接下來 11、12 月還有幾場活動,晚些時候才會公布。」


Special Thanks to Zepp New Taipei, 本多真一郎先生
Photographed by Aru Chou
Interview by Heaven Rav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