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TALKS

時尚大事!Dries Van Noten 發起連署,要求調整新品發售時程

Covid-19 的肆虐無疑為時尚界進程帶來極大震盪,包括時裝周的延遲、新品上架的停滯、全球門市的關閉等,這對 Dries Van Noten 等設計師而言,似乎更是一個「矯正」時尚界交貨時程的契機。

台灣時間 12 日晚間,Dries Van Noten 聯合 Thom Browne、Marine Serre、Craig Green、Tory Burch、Proenza Schouler 等品牌與零售百貨 Lane Crawford、Selfridges…..共 40 多組單位,發起一封「致時裝產業的公開信」,希望調整產業現行的交貨季節、打折時機,再說得簡單點:一、調整為 2 至 7 月販售夏季服裝,8 至 1 月販售冬季服裝,讓顧客在合適的季節購買正確季別的服裝;二、打折季延遲到 1 月與 7 月。

《紐約時報》時尚主編 Vanessa Friedman 直言:「真是個瘋狂的想法。」

紀錄片《Dries》

以下由我們快速分析現況、Dries Van Noten 的訴求以及可能性。

 

01. 現行狀況
.

長期以來,時尚走在前面不是隨便說說,產業的發售日程一直大幅提前的春夏在販售秋冬的衣服,而秋冬,架上則是明年的春裝,基本上時尚新品發貨的時間與現實季節是完全不同步,但這早已是傳統時尚界行之有年的發售日程。(當然 Supreme 這類型潮牌的發售早已跳脫傳統日程,已不再侷限於一年只著重兩季發售的規程)

這也產生一個問題,為什麼會有早春、早秋系列(或稱度假系列)的出現?就是在填補 SS、FW 兩季間的空白期。業界人士都會說早春、早秋基本上是最好賣、停留在架上時間最長的系列,這也相對應地,Chanel、Dior 早春早秋大秀辦得比常規大秀還盛大,套數甚至更多,其「商業價值」對品牌來說反而較常規系列來的更重要。

此外,大型的零售商、百貨為促進銷售,過分依賴頻繁的「提早打折」,這提早的意思是:夏季還沒過完,品牌春夏產品就已成「過季」,乾脆變成「折扣品」。這長期之下,已造成消費者只等折扣季,誰還想用原價購買服裝?此消費習慣對時裝品牌的價值來說,更是一大考驗。

Dior  S/S 2020 Cruise Collection in Marrakech, Morocco. Photo by Pascal Le Segretain/Getty Images

 

02. Dries Van Noten 主要訴求:上貨/販售時間
.

Dries Van Noten 透過該公開信聲明,希望延遲發售時程為: 2 至 7 月販售夏季服裝,8 至 1 月販售冬季服裝;並將零售業的折扣時程延遲至 1 月和 7 月

他質疑道:「在五月買冬裝是不正常的,這對我來說完全不合理,而且對於原價購買商品的客戶,在 6 週後就看到價格降了 50%,這也很不尊重。」

「我們都清楚,秋季單品應該上架地更晚,也許在 9 月或真正的『秋天』,且我們為何在 11 月就把秋冬系列當折扣品?不是最好應該延到新年嗎?然後,我們也應該有勇氣維持現在提議的這種規則吧?」

「當你嘗試向非時尚相關人士解釋時尚如何運作時,這是不可能的。」 他說道:「沒人能理解。」

Tim Blanks and Dries Van Noten, 2017, photo via i-D

過往的訪問中,1017 ALYX 9SM 主理人 Matthew Williams 就曾針對類似議題提出其想法:

「時尚如今已經創造了一種循環:主系列、早春早秋然後下折扣,就像一種洗腦心態,彷彿行銷和大公司要讓人們覺得需要更多東西才會快樂一樣。」

「而且,一季之後就要下折扣,這根本完全不合理,老實說,如果我花了這麼多心思和精力,產品的品質這麼好的話,為什麼它六個月後就要失去價值?」

Balenciaga 創意總監 Demna Gvasalia 也曾抱怨:「商品才剛到店上沒多久,緊接而來就是 11 月感恩節折扣季,商品滯留在店內的時間實在太短。」

「還有,將近 80% 的買手們絕大部份的預算都投入在Pre-Collection(早春早秋)上而非 Main Collection。過多的系列和商品只是多餘的浪費,折扣便是過度生產反應的現象。」

 

03. 此改變預期帶來什麼影響?
.

加拿大知名電商 SSENSE 現在正逢打折季,每年大折扣落在 5 月與 11 月,這也是多數零售商的折扣季(也有打 6 月和 12 月的,總之最早的就是 5 月與 11 月這兩波)。若照 Dries Van Noten 要求的,延後至 7 月和 1 月打折,意味著知名的購物節黑色星期五、雙十一、網購星期一(Cyber Monday)……上述絕佳的促銷機將通通被取消。

這些「商業性」的折扣節慶幾乎是各品牌一整年中最看重的銷售重點,但如 Dries Van Noten 擔憂的,過早的折扣侵蝕設計師商品的價值,才上架不到一季就馬上淪為折扣品,這更衍生為零售商、消費者雙方過分仰賴折扣季的惡習。

 

04. 可行性?LVMH、開雲的不參與
.

看到這裡,或許你們和我們一樣,認為 Dries Van Noten 的建議是很合理的,但可行嗎?

photo via The Fashion Retailer

即便該消息一出就受到POLIMODA 義大利服裝設計暨時尚管理學院院長 Linda Loppa(他學姊)和超模 Amber Valletta 稱讚,但執行起來卻很難讓人樂觀,因為 LVMH、開雲(Kering)、Prada、Chanel、Hermes ..等(掌握主要時裝品牌的)集團和梅西百貨全沒連署(如上圖)。上述這幾間集團佔據時尚產業的絕對多數與絕對權力,綜觀 Dries Van Noten 這次聯合聲明的 40 個單位,除了 Puig 集團(Dries Van Noten 母公司)的支持外,其他 Thom Browne、Marine Serre、Proenza Schouler….幾乎以設計師品牌居多。

總結來說,本次聲明立意良好,但力量遠遠不足。

LVMH CEO Bernard Arnault 目前也是時尚界最富有的人, photo via NOWRE

時尚產業無疑是被大集團統治的,規則也是由其創造,引用紐時報導中的話:

「缺乏群聚效應,即便是最有邏輯性的想法,也注定失敗。」

全世界第二有錢的人,LVMH 主席 Bernard Arnault 怎麼辦到的?

 

05. 下一步關鍵:時尚界真的有辦法團結?
.

團結,一直以來都不是時尚界的習性。集團跟集團間是競爭、品牌和品牌間也是競爭,除了願意在同一時間、同一個城市辦秀以外,說實話時尚品牌到底一起團結做過什麼事呢?(聯名當然不算什麼團結)連開秀地點都刻意離得很遠,甚至讓嘉賓去的了 A 牌的發表,就趕不及去 B 牌,這都是家常便飯。

但 Dries Van Noten 仍企圖改變現況,他認為競爭對手為實現此共同目標而團結在一起的意願,似乎正在慢慢走向一致。他更表示,已和其他(大集團的)品牌進行對話,包括來自 LVMH 和開雲的品牌,他仍希望,未來有更多的品牌可以加入該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