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PEOPLE

全世界第二有錢的人,LVMH 主席 Bernard Arnault 怎麼辦到的?

很多有錢人都開始告訴大家是自己怎麼賺錢的,據說要人想跟股神巴菲特吃個午餐要 460 萬美元,但跟 Bernard Arnault 不用,這位幾乎只出現在新聞稿和官方聲明的 LVMH 集團主席,同時也是法國首富和全世界第二有錢的人,所以這一切他是如何做到的?以下是你該知道有關他的幾件事:

 

1. 當初
.

或許 LVMH 集團有著無比的吸引力,但其實 Bernard Arnault 過去是從事房地產。

Bernard Arnault

他在法國北部的工業之城 Roubaix 出生,於巴黎綜合理工學院(有著法國精英教育模式巔峰的美譽)畢業,1971 年,他加入了自家的建築業(這邊 wiki 百科有更詳細的介紹)。並將版圖擴展到美國,當他第一次來到美國,發現奢侈品的力量,他問紐約計程車司機對法國了解嗎,司機說:「或許我不知道法國總統叫什麼名字,但我知道 Dior。」

 

2. 拿下 Dior
.

這故事一直存在於 Bernard Arnault 的腦海中,1984 年,他說服了法國政府讓它接管一家幾乎快破產的訪織公司 Boussac,因為 Chritian Dior 在這家公司旗下,五年內,他將該公司餘下的資產出售,唯獨保留了 Dior,當初承諾政府將保留工作的協議破滅了,Bernard Arnault 解雇了 8,000 多名工人,卻也保下了 Dior 這顆寶石。

「我當時告訴我的團隊,我們將建立全世界第一個奢侈品集團。」Bernard Arnault  告訴英國《金融時報》,「過去雖有野心,是 Dior 引領我們打造一切的開始。」他的願景是建出一個架構,能在背後金援,讓各個品牌擁有自由發揮的創意,並且拉抬其他品牌的價值,「其最大的優勢就是它能讓你雇用最棒的人才。」

 

3. LVMH 集團
.

photo via The Fashion Law

1989 年,他成了 LVMH 集團最大股東(旗下包括 Louis Vuitton、香檳和軒尼詩 Moët Hennessy),把 LV 品牌主席 Henry Racamier 逐出了集團,並將家庭成員部署在旗下高層,這種被外界以「暴力」來形容的劇本演過不只一次,唯獨在 Gucci Hermes 上失敗過,而這樣的收購方式也讓世人替 Bernard Arnault 取了一個綽號:穿著喀什米爾的狼,對 Bernard Arnault 來說,「你不用期待競爭對手會說什麼好話。」

慢慢的,Celine、Loewe、Berluti、Bulgari、Kenzo,除了精品、香水、彩妝,他也觸及到媒體業,Bernard Arnault 將集團版圖逐步擴張,卻也遭來批評,有人認為,時尚民主化圖利的只是背後的商業大亨,同時扼殺了真正的工藝,因為收益不再是從時裝或高級訂製服,反而是從香氛、彩妝和飾品。

 

「『奢侈』這詞有一點過時了,我傾向於『高品質產品』這樣的詮釋。最重要的是 10 年後我們的品牌依舊能像現在吸引人,利益從來不是目標,而是我們把事做好的結果。」

 

Bernard Arnault 的回應是:「人們所謂的『奢侈』不過是相對的概念,」每個人的認知都不一樣,而 LVMH 的角色則是「為顧客提供能傳遞真正價值的產品和體驗,」其解釋了為何 LVMH 去年收購了高級飯店旅行集團 Belmond,其「體驗式奢侈」無疑是集團想要發展的方向。

Belmond Hotel Cipriani

 

4. 眼光
.

LVMH 的成功關鍵在於「先發制人」,尤其是在中國市場。1992 年,在鄧小平的經濟改革開放下,Louis Vuitton 在北京開設了第一間店舖,Bernard Arnault 回憶道,當時飯店沒有熱水,路上也沒有車,雖然這間店已不在,「但那是一個好的開始,我們是第一個,(他堅信)一定會有市場出現。」

photo via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就 Bernard Arnault 看來,他樂觀地認為當前大陸消費力沒有放緩的跡象,並且有更多在國內消費的慾望。這些都穩穩的在他掌握之中,因為當新興經濟體起飛和生活水準提高時,就會為奢侈品帶來機會,過去 30 年是如此,未來也是。

 

5. 全世界的記者都會想問他這個問題:那之後繼承問題?
.

首先要告訴大家,Bernard Arnault 有一個私人基金會,用來防止他子女在他離世後把 LVMH 的股份出售。

儘管他們都在旗下品牌任職,但據說這在內部是禁忌話題。Bernard Arnault 說,這未來的分配將取決於他們的能力和意願,他沒有最喜歡誰。

Bernard Arnault 曾經歷過兩次婚姻,其子女分別是:Delphine Arnault(44 歲)是 LVMH 集團副總;Antoine Arnault(42 歲) Berluti 執行長也是 LVMH 集團的通訊負責人;Alexandre Arnault(27 歲)是 RIMOWA 共同執行長;Frédéric Arnault(24 歲)則是 Tag Heuer(泰格豪雅)的策略和數位總監,當中只有年紀最小的 Jean Arnault 尚未任職。

Alexandre Arnault,促成RIMOWA與Supreme和Off-White聯名的幕後推手

 

6. 當大家都說他和 Kering 集團執行長 Francois-Henri Pinault 在相互競爭?
.

或許你會好奇為何 Francois-Henri Pinault 常和嬌妻一起出席各大活動,可為何 Bernard Arnault 這麼低調?因為比起推銷自己,後者更喜歡將精力花在推廣品牌上。

而當巴黎聖母院大火後,LVMH 和 Kering 倆集團先後捐出了 1 億和 2 億歐元,除了當紅品牌的業績報表,連慈善行為也會被外界拿來當作較勁的分析數據,但 Bernard Arnault 表示,我們兩個關係好得不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