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PEOPLE

Apple、LV、Uniqlo 欽點之椅,專訪日本傢俱品牌 Maruni

日本傢俱設計品牌 Maruni,已有 91 年悠遠歷史,以頂級木材為主原料,追求日本手工藝與工業化機械製造的平衡點,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作品莫過於這把深受 Apple 青睞的廣島椅(Hiroshima Chair)。其椅背貼合人體曲線,延伸至扶手的流線型線條設計,即便以木材製成,卻孕育著日本職人的精準度與深澤直人講究的,設計的溫度。

本次,我們有幸訪問到 Maruni global branding CEO 神田俊宗先生,也就是將廣島椅推向國際的幕後功臣,和我們聊聊他對日本職人工藝、廣島椅背後的故事,以及未來對環境永續的見解。


 

HR:可以請您介紹一下 Maruni 的特色嗎?
.

「首先,大家都知道我們是一間日本傢俱品牌,是間歷史悠久的公司,從 1928 年經營至今,已有 91 年,長年專精於木頭工藝,我們最成功之處在於,所有產品只採用木頭製成。但原以傳統工藝與設計至上的傢俱市場,近年已漸漸被淘汰,於是我們嘗試轉型,自 2003 年開始和國際工業設計師合作,試著打入歐洲等國際市場。我認為直到 2008 年,和深澤直人合作的廣島椅問世,我們才算真正的成功,這張椅子翻轉了公司的命運。」

「事實上,我在 2009 年才加入 Maruni,因為公司成立了國際市場行銷部門,請我致力於在全球拓展  Maruni 的市場,現在我們已有 29 國的經銷點,而能見到你們,來自台灣的媒體的訪問,這也是我們 10 年前不可能會做到的事,對此,我感到非常榮幸。」


 

HR:你們如今依舊秉持純手工藝打造商品嗎?
.

「不,Maruni 最重要的一項準則就是:『從手工藝邁向工業化』(handcraft Industrialization)。我舉個例子跟你解釋吧,如果你是製造商,你選擇以純手工打造一張椅子,你一週大概只能產出一張,那價格自然就會是市面上商品的 3 至 4 倍;反過來說,我們依然堅持以最好的原料製造傢俱,但我們的技術面將盡可能工業化,好讓價格盡可能親和,讓更多人負擔得起,我們希望一般人也負擔這價格。」


 

HR:不少歐洲的家具品牌也同樣注重「手工藝工業化」,和他們比起來,Maruni 的優勢是什麼?
.

「我說實話,我自己也是許多歐洲家飾品牌的愛好者,每天都會使用到歐洲的傢俱,但他們跟我們最大的不同在於,他們過度執著於手工藝,以致價格過於高昂,就像我前面說過的,我們的策略在於將手工藝和工業產製流程取得平衡,而非一昧地過度堅持手工藝,所以我們能降低價格水平。」

 


 

HR:「廣島椅」的概念最早是怎麼想出來的?
.

「設計面還是得問設計師最準(笑),我只能從商業策略面來說,廣島椅的誕生必須回溯至 2005 年的一項合作企劃。」

「當年 Maruni 瞄準進軍國際市場,因此邀請 12 位享譽國際的設計師合作,創作一系列聯名傢俱,其中也包括深澤直人。原本公司一致認為這必定會大獲成功,但很可惜,最後以失敗收場。其一原因,像這類設計師聯名企劃在歐洲早已非常盛行,一點也不足為奇,即便我們是日本地區的先驅,這企劃仍吸引不了國外市場;第二點,為滿足每一位設計師的需求,我們開發新材料、新技術,什麼都要求創新,最終,製造成本過高,販售價格也過高,商品根本賣不出去。」

「最後,我們開始思索如何從這次失敗汲取經驗,於是,歷經三年的合作,我們決定和設計師們終止企劃,僅留下一位繼續合作,也就是深澤直人先生。我們去敲他工作室的門,問他是否願意單獨再次和我們合作,他只告訴我們:『要合作可以,但我只願意製造新型態的傑作(New Masterpeice)。』於是 2008 年才有廣島椅的誕生。」


 

HR:您第一次坐上廣島椅時的感受,可否形容一下?
.

「我非常震驚。這椅子是在我加入 Maruni 之前發售的,過去,我在日本最大的一間貿易公司擔任管理職,經常處理日本家具業各家公司進出口貿易的事宜,剛好當時我的朋友擔任 Maruni 的高層,特別請我給他們一點建議,為何他們無法成功進軍國際市場,但我那時想,這間公司不論設計面、技術面或是管理者的思維,通通都不夠好,要打敗歐洲的傢俱品牌是很難的。」

「後來,我被邀請參加廣島椅的發布派對,當我一看到這張椅子,並坐上去時,我震驚不已,我心想:『就是它了!』一定要有人好好行銷它,一定要有人將它帶進國際市場,這張椅子擁有絕佳的技術、絕佳的外型、絕佳的品味。正好,我收到 Maruni 的邀請,請我擔任公司進軍國際的 branding manager。」

https://www.instagram.com/p/B2yjF43BLCu/


 

HR:Maruni 最初是如何接觸到像蘋果這樣的重量級客戶的呢?他們訂了多少張椅子?
.

「我是不被允許透露這種商業機密的(笑)。總之,是負責代理他們室內設計的部門聯絡我們,並非 Apple 總公司親自聯絡我們的。他們訂差不多 5,000 張椅子,細節的數據我也無法透露,但我們特別要求蘋果給我們更多時間產製他們的訂單,因為我們一年所生產的傢俱總量,也差不多就是 5,000 上下,要是我們全力生產他們的訂單,那其他訂單全年都要停滯了,不可能,因此我們大約花 2 至 3 年,才完成與蘋果的交易。」


 

HR:對於一般人,該如何培養對於傢俱的審美眼光?
.

「就 Maruni 而言,我們堅持創造不只具有美感,更要兼具實用性的商品。」

「市面上充斥著太多僅有美麗的外貌,而一點也不實用、舒適的傢俱,尤其是椅子,我非常堅持椅子必須讓使用者享受長時間的舒適,因此我們追求的首要目標為『功能』,當你打造一項具有功能性、舒適,且製造精良的傢俱時,其美感將會自然彰顯,無需倚賴刻意設計的美化。」


 

HR:像 IKEA 這類的傢俱公司近年也和時裝設計師合作,如 Off-White 的 Virgil,您是否考慮過讓 Maruni 也和時尚設計師聯名呢? 
.

「老實說,要是未來 Maruni 和時尚設計師合作,那也會僅限於日本本地市場。畢竟這種跨業合作,絕非我們 branding 的主要目標,這並非我們形象中必要的一環,當然,這勢必是會有話題、令人感到興奮的,但這會讓我們的主顧客感到疑惑,畢竟這與品牌初衷完全無關。所以我想,要是未來這麼做的話,也僅限於日本市場可以嘗試看看,在國際上,我們依舊想維持最純粹的品牌形象。」


 

HR:為品牌國際行銷的領導者,你可以分享一下你的作息或是工作習慣嗎?
.

「一直很忙啊(笑)。我個人固定會比員工早兩小時進辦公室,一般員工打卡時間是 9:30,我 7:10 就會進辦公室,希望能為自己爭取更多處理事務的時間,但這只是我個人習慣而已。我負責策略面、財務面、行銷面等各項事務,此外,我除了維持公司的運行,我還得管理整個歐洲市場,所以我每天都會親自處理來自歐洲經銷商 E-mail,我親自過目後,再交付給下屬去完成,每天在公司一定會花大概 6-7 小時處理這些事務,結束後,才開始我自己的業務,如向公司總部匯報進度等事項。


 

HR:現在電商在世界各地如此發達,但傢俱必須要親自感受,你們是否有想過往電商發展?
.

「一開始,我們絕對是盡可能地遠離電商,必須有實體店面或 showroom。」

「我們做的是傢俱,人們必須親自感受它、觸碰它,這是網路無法取代的體驗,這也是我們篩選各地經銷商如此嚴格的原因,我們的傢必須擺在適切的銷售環境,讓顧客能有完美的體驗,我也非常尊敬我們的各地的銷售人員,他們總是致力於為顧客提供詳盡的說明與服務,這是我認為實體店面最無可取代的體驗,也是我們所堅持的。所以如果經銷商有實體店面,又有電商,那沒問題,我們還是可以合作;但若是 100% 的純電商,那抱歉,我們現階段是不可能合作的。」

https://www.instagram.com/p/BwCC2C3hp5v/


 

HR:對於抄襲這件事,你怎麼看待?
.

「非常擔心,複製品太多了。一開始,這還不是大問題,可能就在韓國或亞洲某些國家有極少量的仿造而已,我們不會放在心上,但後來仿造的數量實在太誇張,有的製造商甚至模仿我們的呈現方式,像型錄、視覺設計、營造的生活風格都一模一樣,所以我們未來有可能採取法律上的行動。」

https://www.instagram.com/p/Bzhug7CBQAg/


 

HR:幾乎全世界都會對日本的工藝肅然起敬,你個人認為日本工藝代表了什麼?
.

「我個人認為,勤奮和熱情,是最能體現日本工藝最重要的兩個元素。」

https://www.instagram.com/p/B0Fx1AthkwR/

「由於我是國際推廣部門的負責人,所以經常有機會接觸世界各地的工廠,如北歐的、義大利、德國等地的工匠,他們都非常傑出,但每當我見到日本的工匠,我總會肅然起敬。他們對自身的工作極為認真,對每項細節極為講究,舉例來說,為了一個幾乎沒有人會注意的角落,如椅子的底部,他們仍堅持做到最完美的水準,因為他們認為,就算看不到,使用者也可能摸到,若沒有處理好,可能會讓人感受到不夠完美的觸感,因此這是他們對待使用者的熱情。」

「另一點,國外的工匠基本上 9 點上班,晚上 6 點下班,時間一到就離開工廠,但日本師傅不一樣的是,只要他們一心想完成一件作品,直到完成以前,他們一步都不會離開工作崗位。對他們來說,時間不重要,商業也不重要,重要的是達成最佳的水準,這正是他們所謂的『勤奮』。這是我心中所認定的日本職人精神。」


 

HR:最後請用一句話形容現在的家居設計產業。
.

「我認為,是時候該改變了。」

「我是指永續方面的改變,像我們所倚賴的原料 — 木材,在自然環境中是有限的,近年來,氣候不斷惡化,世界各地的災難變得更加嚴重。我們作為製造商,應該謹慎選用我們的木材來源,並適量地使用,不再浪費多餘的資源,這是全球、整個產業需要共同面對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