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PEOPLE

奢侈品從滑板文化擷取靈感,Butter Goods 職業滑手:他們只是在佔便宜

作為澳洲珀斯當地指標性的滑板品牌 Butter Goods Skateboards,兩名創辦人 Garth Mariano 與 Matt Evans 自學生時期相識,成年後因察覺伴隨自己成長的滑板品牌逐一消失,他們憑藉自身對滑板的熱愛,於 2008 年創立 Butter Goods,集結本土滑手、音樂與各式文化,成為一個社群,構築成當地特有的街頭場景。

於 2019 Innersect 上,我們有機會與澳洲資深滑手 Morgan Campbell (專訪中簡稱 MC)面對面聊聊,了解他與 Butter Goods 的合作關係,對於現今業界許多奢侈品牌靈感擷取滑板文化的想法以及本身對於滑板的絕對熱愛。


 

HR:首先,感謝接受我們的訪問,
你從什麼時候開始玩滑板?為什麼?
.

MC:「我記得是從 1985年開始的,當年我 11 歲,我最先在電影《回到未來》裡頭認識滑板是什麼,即便開始後我很常跌倒,但後來就一直都很喜歡。」

「對我來說,滑板很像一場冒險,一路滑到現在也過了 34 年了。」


 

HR:你期待電影中出現的漂浮滑板實現的一天嗎?
.

 

「或許會,但那跟滑板的感覺一定完全不同,只是現在已經出現電動滑板了。」


 

HR:那你有電動滑板嗎?
或是你還是會溜普通滑板?
.

「我沒有電動滑板,我平時還是會溜滑板,一個禮拜至少 4 到 5 次,或許其中 2 次是比較密集地溜,其他時間都是用來通勤居多,但我平常還是會滑。」


 

HR:可以介紹一下你在家鄉
最常溜滑板的地方長什麼樣子嗎?
.

「沒有一個特定的地方,通常就是在城市裡,我會跟朋友相約一個地方作為起始點,接著我們就到處去溜,不會預設在哪停止。」

「就跟人生一樣,溜滑板是一場永不結束的旅程。」


Ps. 在 YouTube 上輸入 Morgan Campbell,就能找到他早期的滑板影片,只能說真的神乎其技

 


 

HR:我們注意到你的 Instagram 相當有趣,
所以你也是名攝影師嗎?
.

「我平時工作是在影視產業裡,而圖像拼貼是我的另一個熱情,那些很像照片的圖片,其實都是來自我從雜誌裡找到的一些圖片,我會剪下一些自己覺得有趣、喜歡的圖,再將它們重新組合成新的圖像,所以看起來帶點超現實的感覺。」

「其實拼貼的原理就跟 DJ 一樣,只是他們 remix 音樂,我 remix 圖片。」


 

HR:接著來談談穿搭,
你認為怎麼穿才會像個滑手?
.

「你可以穿著有品牌的衣服,只是這在真正的滑手眼中不太重要,而且這讓人很清楚地知道你只是個粉絲而不是真正會溜滑板的人。」

「想想看,假使今天你是名真正的滑手,基本上是不太可能完全複製那些潮流穿搭,從幾個小地方就可以知道你會不會溜滑板,像是衣褲或是鞋子的磨損痕跡等等。你今天如果有在溜滑板,你的鞋子就不可能這麼完美。」

「當我還小時,我只要看到別人穿著滑板品牌就會覺得很興奮,想找他們一起去溜滑板,但今天就很難判斷那些人是不是真的滑手。」


 

HR:那麼現在看到其他人穿著
像是 Supreme 之類的品牌服飾
,你有什麼感想呢?
.

「我個人是不反對,就像是你買了一些音樂品牌的衣服,像是 ACDC,但你本身不玩搖滾,你可能只是喜歡那個圖或是音樂而已。」

「我曾經聽過一種說法,對於那些不懂滑板卻買滑板品牌的人,他們同時也能幫助整個產業繼續生存。有些人對這種形式很反感,但我個人是很開心,像 Thrasher 本身就是一個成功的商業範本,甚至他們是目前業界剩下唯一一本國際滑板雜誌,所以人們會買其實是件好事,我不排斥。」

via zumiez


 

HR:那現在許多奢侈品牌都從
滑板文化擷取靈感,這你怎麼想?
..
.
「這對我來說是兩碼子事,他們的做法很像是在佔便宜。」

 

 

他們畢竟對滑板文化一竅不通,有時候這種方式也會為品牌帶來一些反彈聲浪。或許對滑板文化來說是好事,畢竟以前很少人在關注,但有時我也會覺得這種方式有點幽默。」


 

HR:與 Butter Goods 的合作是怎麼開始的?
.

「Butter Goods 的成員年紀都比我小,我們都來自澳洲的珀斯,我有些朋友跟家人仍住在那邊,我是在街上溜滑板的時候認識他們的,後來了解他們在經營這個品牌,他們也會送我一些禮物,就越來越熟。」

「原本以為自己的滑板生涯已經到了終點了,但因緣際會下,後來他們就找我一起合作,我們很尊重彼此的想法,我也很開心可以加入這個團隊。」

via SKATEboarding

「這一切都發生得很自然,不是那種有名的人一定要彼此認識的情況,比較像是剛好大家都志同道合,現在就決定一起合作。」


 

HR:那麼這次你來到上海的感覺如何呢?
.

「我覺得很棒,這裡的人很親切,城市裡雖然有很多建築,但植物綠蔭也是蠻多的。」

「我蠻喜歡跟滑板一起旅行,認識不同的文化,而且也不需要占很大空間,它總是能帶著你看見城市的更多面向。」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 @leighmichaelbarlow 📷

A post shared by mograms (@morgan_campbell) on


 

HR:滑板成為東京奧運正式項目,
你有什麼想法?
.

「我了解這或許會產生一些正面的效應,但我的直覺是不喜歡。」

「我比較希望它不要變成正式項目,因為當初滑板吸引我的地方是它的地下文化感,就好像是秘密、一個地下社會一樣。」

「但今天不同了,人們想學還可以去上滑板課,我以前只能從雜誌或是試著去找一些影片研究。好的一點是,它能夠讓更多人去嘗試溜滑板這件事,或許很多人會從奧運中第一次看見滑板,這可能會讓他們主動去接觸嘗試,或許就此成為他們終身的熱情也不一定。」


 

HR:除了自己之外,
最喜歡哪位滑手?
.

「最喜歡的?絕對不會是我自己(笑)我喜歡先前因為 Butter Goods 一起合作過的滑手,但我沒辦法說出一個名字,不然就是像 Marc Salas、Mike Carroll 等人,對我來說他們是滑板界的先驅。」

「但最重要的是,不論他們做什麼,我希望能看到大家享受滑板這件事。」


 

HR:是否有擔心過收入來源?
還是能為了滑板犧牲一切?
.

「我現在有一份工作,我以前是職業滑手,但當年紀變大的時候,我覺得如果只有溜滑板變得有點無聊,所以現在有工作的同時一邊我也會溜滑板,我的思緒會比較清晰,也不用擔心該怎麼賺錢養興趣。」


 

HR:最後,請用一句話形容滑板這項運動。
.

「只有一個詞:自由(Freedom)。」

「很多人會想要離開城市去體驗自由,但即便是在城市內最糟糕的角落,只要我在溜滑板,我都能從中感受到那種自由的感覺,它也讓我能夠細細地去品味每個城市各種面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