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PEOPLE

Maison Margiela、Helmut Lang 為何都跟這家柏林眼鏡品牌聯名? — 專訪 Mykita 主理人

2010 年,Sarah Jessica Parker 在《慾望城市 2》的電影海報上戴著的飛行員眼鏡,使這家柏林的獨立眼鏡品牌,立刻從小眾人士的口袋名單躍升為主流熱潮,自此,Angelina Jolie、Lady Gaga 及 Tom Cruise 都是該牌的愛用者,這是 Mykita。

你可能不熟悉,因為主理人多年來相當低調,上週,Mykita 終於正式於 Bellavita B1 設立台灣專門店,我們有幸再次和 Moritz Krueger 親自聊聊,對於台灣市場、對於台灣品牌與消費者的觀察,相信你很快也會像崇敬 Maison Margiela 一樣欣賞 Mykita。

Mykita X Maison Margiela, photo via Mykita

自 2003 年由主理人 Moritz Krueger 於柏林創辦,Mykita 至今已是全球極富盛名的眼鏡品牌,更是時尚圈中最多聯名合作的一家。從 Maison Margiela、Martine Rose、Ambush、Damir Doma,到台灣品牌 Neccessity Sense,甚至是最新的 Helmut Lang,一字排開全是最受歡迎的設計師品牌。


 

所以 Mykita 到底厲害在哪裡?

1. 不是定位為時尚單品,而是工業設計、高科技產品。品牌核心以工業設計為基礎,打造未來美學風格與高度功能性兼具的產品。

2. 堅持全程於柏林工廠製成。從材質開始親自研發,製作技術以德國傳統手工藝結合當代高科技。

3. 它是精品眼鏡品牌,卻不見任何 logo 或品牌符碼,而以眼鏡的獨特構造為特色。

4. 極輕量。最輕的一系列名為 Mylon,以名為選擇性雷射燒結技術(Selective Laser Sintering,簡稱 SLS)的 3D 列印技術打造,極具延展性、耐用性,創造 0 材質浪費的目標。

5. 特殊技術:鏡框無需任何一顆螺絲釘。


 

HR:過去 Mykita 主要的市場位於北美,
其次為歐洲各國,
從什麼時候、為何
開始進軍亞洲?
.

「其實我們過去就在亞太區有固定的忠實客戶群,在 2011 年也於東京開設第一間亞洲專賣店。你說的沒錯,近幾年確實比較集中開發台灣、中國、日、韓等地市場,所以大概 3 年前我們也在香港設立總部 MYKITA APAC,但這並非因為亞洲經濟起飛,或任何商業策略的緣故,純粹是因亞太區的顧客過去對我們的產品有正面反應,且我近年也更親身了解、更熟悉這些亞洲國家,貼近顧客的想法,所以才決定設立專門店。」


 

HR:作為亞洲第二間專門店,
台灣市場有何特色
讓您決定在此設店?
.

「嗯…..我很難說出一項特定的特色,但就我三年前第一次來到台灣的經驗,發現其實台灣和日本主流的消費習慣,已在重新定義何謂『奢侈品』,過去人們利用奢侈品來炫耀、很強勢地展現自己的地位,我在台灣幾乎看不到這樣的情況,這說明了消費者的本質,其實是和我們品牌的調性非常相符,我們的 DNA 很低調,你看 Mykita 從來沒有一件商品印上 logo,我們就是專注在工藝和技術。」

「台灣相較於中國、香港地區,啊,我不是要提政治喔,只是我個人認為台灣消費者會和東京比較相似,」

「對自己的消費行為有所認知,知道自己把錢花在哪裡,懂的自己在追求的品質,而非一個品牌的標誌。」


 

HR:那麼您怎麼看待
台灣人的時尚風格?
.

「我覺得台灣的風格是很美好的一種聚合體,你感覺得出來有融合歐洲、日本文化的影響,也有台灣本身歷史的根基,很棒的結合。」

「舉例來說,我們店剛開幕,所以想請台灣本地設計師來為我們打造員工制服,也就是員工現在身上穿的白袍,這是由王心偉(SYNDRO 主理人)設計的,說真的,這讓我對台灣設計師非常驚艷。」

「我昨天才剛去他(王心偉)的店上,和他聊了很多服裝的產製過程,例如他堅持使用有機的丹寧布料,運用手工藍染技術以及天然染色原料,這些都使我連想到許多日本的職人精神,堅持從材質的源頭開始研究,然後以本地為靈感、在台灣創作、台灣製造,這精神深深打動我。設計師本人也是非常好的人,你看他設計的制服,所有細節的作工都非常精良,很謝謝他為我們打造這麼好的制服。」


 

HR:未來會考慮和  SYNDRO 合作?
.

「(笑)我不會透露任何未來的合作,而且我們昨天才見第一次面,我覺得我跟他都有共識,我們的交流不是只聚焦於在產品的表面上,而是背後更深層的事物,例如 Mykita 的商品都是我們從研發材質的源頭開始一手包辦整個產製流程,他們也是一樣,我很欣賞他在做的事、他的店和商品,我昨天甚至試穿了外套,但那袖子對我來說太短(笑),不過我還是有預定了一件,以後才會拿到它。」


 

HR:就台灣來說,
普遍以日本手工鏡框,
或精品品牌墨鏡為主,
你覺得這會是你們
入主台灣的挑戰嗎?
.

「首先,我們已經進來台灣了(笑),我們就是維持提供最好、最舒適的商品給顧客,這是去到哪都不會改變的。」

「另外,我認為日本品牌之所以能在台灣這麼成功,是因為他們花了數十年鑽研亞洲人的臉型,並製造出最符合亞洲人需求的產品,但這點其實也是我們很重視的,像最初我們從柏林進軍美國市場時,發現美國人的面相和歐洲人不一樣,美國人眼距較窄,這些差異你在設計產品時都必須列入考慮,就像服裝的剪裁一樣,裁縫師總不會製作一模一樣版型的服裝給日本男士和瑞典男士,對吧?」


 

HR:所以你們有為台灣人
的臉型特別做
什麼調整嗎?
.

「當然,進來台灣每副眼鏡的鼻墊幾乎都調整過,我們也有限定的品項是只在台灣和亞太區販售。」

「不過基本上我們的產品是極有延展性的,你可以大幅度的拗它都沒有問題,另外,因光學的關係,鏡面角度也非常重要,每個人的耳朵高度都不同,所以如果耳朵高你的鏡面就會太向下,這就一定要調整,還有太多太多小細節了,所以我們在每賣出一件商品時,最後一道程序就是盡可能替客人調整所有細節,調到最舒適的狀態。」


 

HR:眼鏡對您個人來說,
在日常穿搭、造型上
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

「就我個人而言,眼鏡是非常功能性的,我只在太陽真的太刺眼,必要時才會戴太陽眼鏡,眼鏡也是選擇最輕、最舒服的,像 Mylon 系列,平時我也會只戴著鏡架樣品到處走,當作產品實測。」

「主要還是視情況而定,像我自己在家有一間 Mykita 眼鏡收藏室,有很多不同眼鏡,到底有幾副我也搞不清楚,但我很肯定的是,我太太的比我還更多(笑)。」

Mykita 2019 Summer Campaign, photo via Mykita


 

HR:和 Chanel、Dior、Gentle Monster
等品牌的眼鏡相比,
Mykita 有何優勢與特色?
.

「首先,我要先區分一下 Gentle Monster 和 Chanel 這類精品的區別,對我來說,Gentle Monster 真的非常優秀又獨樹一格,他們是在傳達品牌訊息,而不只是製造商品,那些商品有特色、風格強烈到足以體現他們的品牌精神和故事,這是我覺得 Gentle Monster 做得最成功的地方,我很欣賞他們。」

Gentle Monster Kids photo via Gentle Monster

「至於 Chanel、Dior,基本上他們製作的墨鏡根本和品牌本身毫無關係,他們幾乎都是另外找公司製作眼鏡,只是最後附上 Chanel 出品的認證而已;第二,像 Dior、Chanel 包包最出名的便是從法國製造,但你比較一下他們眼鏡的作工,和包包的作工差距甚遠,這是兩種完全不同的產製專業,眼鏡只是精品品牌的附屬項目罷了。」

「那我堅持專精於單一項目,從材料的最源頭開始參與,將傳統的工藝融合現代科技,一直到製程的最後一刻,都是我們柏林的工廠一手包辦,所以對我來說,」

「美不美觀這都不是我首要的考量,Mykita 最重視的永遠是以工業設計的角度呈現商品,回歸製作的準確性、工藝。」

photo via Mykita


 

HR:所以你的意思是
製作工藝比設計更重要嗎?
.

「也不是(笑),設計呢,很多人認為就只是產品『看起來』的模樣,但其實這個『看起來』背後隱含很深層的智慧,從材質的選擇、如何將素材組裝起來的技術、整體的構造,經歷種種過程才組成最終產品的外觀,讓人們可以搭配造型,這全都包含在所謂『設計』之中,這全面性的概念才叫設計。」


 

HR:Mykita 和各時尚品牌的聯名
令人印象深刻,
請問聯名是 Mykita主要、特定
開發新系列的方式嗎?
.

「是的,這正是我的目標,我希望透過接觸各式不同品牌、元素,能夠激發 Mykita 不斷創新,製作出更讓人驚眼的產品。」

「其實每次合作,都很難想像最後的成果會是如何,這讓合作的過程充滿隨機的變因,即使有時成果不如預期那麼好,我甚至有後來決定不拿出來賣的聯名系列,但仍我從每次合作的經驗有不同收穫。」

「談到『聯名』,多數人會認為這是商業取向的策略,但對我來說,更重要的反而是能創造出有趣的作品,產製的過程也能相互激盪,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從不找主流或大的精品品牌聯名,而是找自己很欣賞的創作者。」

「或許我製造的並非商業上多成功的單品,但新的創意才是我在不斷追尋的。」

Helmut Lang 2020SS x Mykita , photo via Helmut Lang

Mykita X Damir Doma, photo via Mykita


HR:和
Maison Margiela 合作,
過程中有何特別的經驗嗎?
.

「我認為 Margiela 就是個很好的例子,我們不只在設計面交流,對於他們公司的運作模式、創作方式都是我們團隊可以效法的。他們的品牌文化非常深層,多年來創造不同於主流時裝品牌的產製速度,用獨有的方式經營品牌,所以對我們來說,一開始合作就能很快抓到其產品特色、建立起共同連結,很輕鬆地轉譯他們的品牌符碼,融入我們的產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