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TALKS

到處都有笑臉花,村上隆為什麼變得這麼「潮」?

「藝術需要世界水準的行銷策略。」— 村上隆(Takashi Murakami)

Photo via WWD JAPAN

〈為什麼街頭時尚渴望村上隆?〉這是日版《WWD》9 月號村上隆特輯所下的標題。

自三年前開始,藝術家村上隆開始很頻繁的出現在時尚產業,「村上隆先生從很早以前就曾徹底地分析歐美的藝術結構,而以世界水準的策略一路奮戰過來。為什麼他會與全球頂尖的創作者有關聯,世界的街頭時尚對他又是如此地狂熱?」WWD 編輯於前言分析道,「那是因為他洞悉奢侈品牌、街頭時尚、藝術,與世界有著共通語言的緣故。…他的意見或想法對於時尚相關人士來說也必定成為一種刺激。」藝術和街頭,這是一種新的感官刺激,村上隆的厲害在哪?以下是我們透過該特輯所整理的重點:


 

#回到 Louis Vuitton 聯名的當初
#這是一個連 Virgil Abloh 都讚不絕口的聯名
.

Louis Vuitton Multicolor logo, photo via Artsy

2002 年,村上隆受當時 Louis Vuitton 創意總監 Marc Jacobs 之邀進行了長達 13 年的聯名(2015 年宣告結束),經典的 Monogram 變成了彩色,史稱「村上隆現象」。

回憶當初,「抵達工作室,第一次見面的 Marc Jacobs 說:『Louis Vuitton 在 2004 年剛好是 150 週年,所以想要改變 Monogram。Monogram 是從日本歷史上的家紋構思而來,因此讓身為日本人的你來做的話會是如何呢?』」村上隆告訴 WWD,「會面 15 分鐘就結束了,Marc Jacobs 囑咐道,『並不是要你設計卡通人物,改變 Monogram 才是我們要的主題。』」

回國後,村上隆馬上買了 20 本左右像是印度印花布與西藏花紋圖樣的參考書籍,繪製了許多類似的花紋,「當時,包括後來的『Multicolor』或『櫻花』系列等在內,提出了快 200 種的圖樣。」妙的是,說不想設計卡通人物的 Marc Jacobs 收到提案後卻對村上隆說:「Tan Tan BO(熊貓)很可愛。」也因此「LV Panda」、「Flower Hat Man」、「Onion Head」..等造型人物誕生。

 


 

#因為彩色 LV,全世界開始認識了村上隆
.

 

「出乎意料地,聯名商品好像非常受歡迎。」

.

Louis Vuitton 2002 S/S

Louis Vuitton 2003 S/S Ad

Louis Vuitton 2005 S/S Ad

15 分鐘的會面改變了村上隆的一生,「在(2003 S/S)秀快結束那時才知道我設計的卡通人物是被用在包包上。一到後台,就被 Marc 抱住。」村上隆表示,「我常說承受風險進攻的人其實是 Marc Jacobs,這是他的功勞。即使被稱作『Murakami Monogram』,那也不是我所做的,我覺得不列出藝術總監的名字很不公平。」

Vogue Runway 首席評論 Sarah Mower 在秀後評論道:「Marc Jacobs 最新 Louis Vuitton 的系列真的是太『Kawaii』了,許多年輕女性將為之瘋狂。」

村上隆與Marc Jacobs, Photo via Buro

當年 Louis Vuitton 總裁 Yves Carcelle 與村上隆,「Yves Carcelle 對我很滿意,在隔年的威尼斯雙年展中,為我企劃了〈從 Rauschenberg 到 Kamimura〉的展。」Photo via Louis Vuitton

後續一切聲勢浩大的聯名活動都讓村上隆明白,除了連結藝術的橋樑是非常重要的外,還有行銷。
.

「藝術能被理解的領域非常地狹隘,但與時尚、運動共通的地帶卻非常的寬廣。因此我認為要推展自己的想法,時尚就是一個很好的媒介。」— 村上隆

 


 

#所以為什麼村上隆這兩三年變得這麼潮?
.

「2016 年我擔任 ComplexCon 藝術總監後,我體認到我的市場就在街頭時尚的事實。不用『藝術語言』來認識我的客群已經出現,他們是用『街頭時尚語言』評價藝術著。」— 村上隆

村上隆:「不論是什麼樣的狀況,打造好的潮流就是 ComplexCon 的優點。」Photo via Hollywood Reporter

「用那樣的語言來解釋的一派在 ComplexCon 中超過 1 萬人,因此我想要重新觸及那些人的語彙。」村上隆表示,「感覺 Virgil Abloh 與 90 年代初期吉祥寺『shop 33』的『時尚科技語言』相類似…..,假如是這樣的話,我在想自己是不是也能以同樣方式一決勝負?那就是我開始製作街頭時尚商品的理由。」這也解釋了為什麼他在接受 Document Journal 訪問時表示自己近期在研究藤原浩和裏原宿文化。ps.『shop 33』是日本非常早期把音樂、時尚、遊戲、藝術等(無論有名與否)聚集一起的複合式精品店,現已歇業。)

WWD 問:為何村上先生變成了『街頭時尚的人』?他說:「有好幾個階段。」

.

「特別是 2007 年(也是 Kanye《Graduation》專輯發行的那一年),我在 MOCA 第一次的回顧展 Kanye West 在開幕式中為我演奏,在 2008 年布魯克林的展覽會時他也為我表演。在藝術的世界,這是頭一次加入嘻哈的黑人文化,也開始看得到在媒體或社群網站上以 Kanye West 為首,與 Pharrell WilliamsVirgilJasperDON C 交情友好的照片。而十幾年前,NIGO 先生參加洛杉磯展店派對時的照片裡面也出現了與 PharrellKanye 等人,這樣的歷史在球鞋愛好者間不斷流傳著。

「特別是最近 年左右,因為擁有用 Instagram 傳達信念改變世界那種程度的影響力,與誰相遇,和誰友好之類的事很重要。」— 村上隆

Pharrell Williams and Nigo  (Photo by BRIAN LINDENSMITH/Patrick McMullan via Getty Images)

 


 

#那村上隆是怎麼評論 Virgil Abloh 的?
.

「天才,」村上隆表示,「他懂得模擬『所謂時尚是很開心的,對吧?』的情境。」

 

Virgil Abloh & 村上隆 Takashi Murakam, Photo by Darren Gerrish/Getty Images

「裏原時代最蓬勃的時期,一印製好 Tee 恤就賣完,每天在雜誌與電視上都成為話題,總覺得在不是很了解的情況下也能與藝能界朋友和睦相處,我覺得 Virgil Abloh 很擅長說那樣的故事,也說著從芝加哥一路走來的 Kanye West 與我們的故事。」

「裏原經由黑人文化、美國芝加哥,帶到了巴黎。因為那樣的故事過去從未有人在巴黎談論過,所以十分新奇,也充滿了真實。Virgil 厲害之處,在於他能在那樣真實與虛構的世界自由自在地來去。

WWD 問,Virgil Abloh 正在做的事是什麼?

「真正的混合,」村上隆解釋,「混合了以芝加哥為根基的文化體系、美國黑人文化歷史、對自身 DJ 的思考、日本街頭時尚、巴黎歷史..等,混合這些打造出不可言喻的湯頭正是 Virgil Abloh。」

.

「在 Off-White 的秀一開場鳴響的汽笛聲與接近 80、90 年代音樂都是 Virgil 童年的音樂和對芝加哥的憧憬。芝加哥火車的鳴笛聲,不正是表示自己就要從這出發的意思嗎。」

.

「Louis Vuitton 的風箏飛揚,那不也像是在芝加哥湖畔之類的地方放著風箏嗎?如此一來,就像是觀看藝術類電影,那鑲著解開謎題的脈絡十分有趣。每個構思的起點都不造假,所以很厲害。」

Louis Vuitton 2020 S/S, 村上隆表示:「如果是喜歡街頭時尚的人買下的話,那將成為有生以來第一次買到無法穿在身上的時尚。因為是沒有實用性的作品,就只能稱為藝術。打造出風箏的形狀,表現 Virgil 童年時期的風箏很有衝擊力。

2019 S/S,Virgil Abloh 入主 Louis Vuitton 的首場男裝時裝秀,伸展台被彩繪成彩虹色調(鮮豔的顏色、純天然色)的長舞台,Virgil本人說這是「從村上隆的作品構思而來」。


 

#如何能在國外成功?「真誠以對」
.

「不是行事作風,而是『赤裸裸地談論個人無聊人生故事的力量』,雖然我一定會對我旗下的藝術家這樣說,但重點在於創作真實的內容。」

Photo via 村上隆微博

「對 UNIQLO 來說,為什麼沒有柳井正先生就不行?那是因為需要柳井先生的『真實的聲音』。在企業裡常聽到『第二代接手就不行了』。然而,以迪士尼為例,要說為什麼能存活著,不是靠家族第二代,而是(迪士尼集團主席)Jeffrey Katzenberg 以及後來皮克斯工作室的 Steve Jobs 與(共同創辦人)John Lasseter 等人。雖然這樣說,也是因為創業者不斷締造奇蹟,使得迪士尼能夠維持下去。」

「所謂品牌,正因為有居於核心的人物,歷經過波瀾萬丈的他們才能說出動人的故事。」

這股真誠也延續到了社群,「不需要意圖性的宣傳,因為那種方式與帶有目的的宣傳會被粉絲識破,所以經常非得認真地敞開自我的大門不可,要說吃不消的話還真的是吃不消。」

致使 WWD 問:「你除了要在藝術上表現,還要在社群網站上持續展現自我,這樣不會枯竭嗎?」

 

「只要活著就不會枯竭。」—村上隆

 

「當今世界上最強的社交媒體女王 Kim Kardashian 等人,是從『實境節目秀』出來的。在那樣狀態下,真實與虛構是黏合在一起,能控制的人就會存活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