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FACTS

Kiko Kostadinov:十大真相

即便現下一夜間就能蹦出好幾個品牌,Kiko Kostadinov 無疑成為近幾年後勁最強的新銳品牌之一。

先來解釋一下為什麼我們要介紹他,其同名品牌被 Hypebeast 評選為 2018 年年度 10 大品牌(與 Virgil AblohPradaGucci…等齊名),同時也躋身 2019 LVMH Prize 準決賽。此外,自 2017 年,他成了英國風衣老牌 Mackintosh「第一位」創意總監,兩年成績被 SSENSE 以「奇蹟」(prodigy)來形容,甚至與 ACICS 的聯名鞋款,也被 Hypebeast 列入 2018 年度 10 大球鞋。開始期待了嗎?

 

1. 不含金湯匙的異鄉人
.

1989 年,Kiko Kostadinov,出生於保加利亞,15 歲那年隨著父母移居到倫敦,爸爸是建築裝修工人,媽媽則做著育兒和清潔的工作,他回憶道:「我當時一點都不想待在這(倫敦),我只想回去跟我的朋友們在一起,然後讓我爸媽寄錢回來給我。但事實總不會照著你計畫地走。」

photo via The New York Times

雖說年紀小又沒錢,但 Kiko Kostadinov 對自己身上的衣服總是很有想法,2016 年接受i-D的訪問時提到:「當我來到倫敦,我每個週末或假日就會跟爸爸工作,以前我都靠這筆錢去買 Diesel 牛仔褲。也因為和比自己年長的人工作、在那環境下接受指令,這讓我明白重視自己在做的每一件事,也讓我更懂得規劃。」

 

2. 對服裝愛到痴狂
.

「我無時無刻都在看衣服,無論是在火車上、或人們車(縫)衣服時,即便是在電腦前,也會上 eBay 或逛網站;無論我人在哪,我都在看衣服。」

假如覺得他的描述太過誇張,不妨可以看 Kiko Kostadinov Instagram 自會明白,路人往往成了他的創作泉源。

且不只愛看,他更愛穿,他告訴 i-D:「17 歲的時候,我常會在倫敦知名平價精品店 TKMAXX,我能花 4 5 個小時漫無目的地看著架上的所有商品,然後選衣服來試穿。」2016 年《紐約時報》採訪他時,也特別提到他改造山本耀司的衣服當作工作服,Kiko Kostadinov 認為,

 

懂的穿上衣服的感受,才是時尚 — 尤其對於設計師來說。

 

3. 殿堂級名校聖馬丁可能跟他有仇?
.

原本主修資訊科技Kiko Kostadinov,後來發現真正的興趣還是時尚,他說:「我才不想讓我大半輩子都坐在電腦後面。」因此 18 歲那年,他申請了中央聖馬丁時尚設計系,可惜,遭到拒絕。

爾後,Kiko Kostadinov 跟著 Aitor Throup(New Object Research)和 Errolson Hugh(ACRONYM®)..等設計師當學徒,同時,也不時偷偷跟著他認識的學生溜進聖馬丁校園,他直言:「我知道我就想在那裡。」

Kiko & Errolson Hugh|圖源:Adam Katz Sinding

最後,他仍順利進入聖馬丁主修時尚設計與行銷,可 Kiko Kostadinov 想轉去專攻男裝設計,又被學校拒絕,他笑著說:「比起任何一位男裝設計師,這(屢被學校拒絕)才是激勵我做出更好男裝的真正動機。」

不過到了 2016 年, Kiko Kostadinov 還是順利從男裝設計碩士學程(MA)畢業。也促使他 2015 年在 Hypebeast 的訪問中揚言:「聖馬丁不會真的教你什麼,它能做的就是給你機會去認識和你有相同熱忱的人,然後在你申請工作或實習時為你打開那扇門。」

「這裡就好像把幾百個競爭者關在一個籠子一樣,每個人都充滿了能量,來自不同背景。從手握黑卡的,到身兼了兩三份工,甚至窮到只能吃水煮義大利麵的人都有。」

 

4. 若當初沒和 Stüssy 聯名,就繳不出學費
.

讀設計很花錢,更別提這是聖馬丁,但 Kiko Kostadinov 在畢業之前,就已成功登上 Hypebeasti-DHighsnobiety…等各大媒體版面,原因?這些都要拜 Stüssy 所賜。

與 Stüssy 的淵源,可從他課餘擔任造型師 Stephen Mann 的助手說起,因《Clash》雜誌拍攝的委託,動手改造了兩件 Stüssy Logo 衛衣,進而促成 2013 年他正式與 SHOWStudio 合作的「Displacement」系列,他當時接受《1 Granary》訪問時表示:「這是在翻玩 Stüssy 那廣為人知的 Logo,雖然還是足以辨識,但卻對觀看者長久以來預想中的 Logo 提出了質疑。」

解構兩件衛衣,再將這些布塊重新拼組而成,形成獨一無二的改造服,「我只被要求好好地玩,做任何我想做的事,我想光就我被賦予的自由來看,就足以代表 Stussy 是個怎樣的品牌了吧。」這系列上架 4 小時即瞬間售罄,而 Kiko Kostadinov 還只是個學生。

2015 年,Stussy 適逢品牌 35 週年,再次找了還沒畢業的 Kiko Kostadinov 聯名推出限定系列,這邊有個關鍵人物,就是 Gimme5 主理人 Michael Kopelman(把 Stussy 帶到倫敦的傳奇,Kim Jones 在他店裡打過工),他請 Kiko Kostadinov 延續 2013 年的概念,而 Kiko Kostadinov 則親手拼接、縫製 20 件衛衣,他表示:「我不認為我真的在設計一個系列,我反而比較偏好稱之為『粗略的樣本』,因為每件單品都是獨一無二的,不會重複。」

我可以在一件衣服上耗一整天也無妨。藉由穿上它,這每件單品都能發展出各自的特色。」

Kiko Kostadinov x Stussy

Kiko Kostadinov x Stussy,也成為紐約 Dover Street Market 的搶手貨,這名新秀的專訪也在此時迅速登上各時尚媒體,最重要的是,這筆生意也讓他賺到足夠的錢完成學業。2016 年畢業後隨即創立同名品牌,更在同年獲得英國時尚協會 NEWGEN 計畫的資助,進而在 6 月首登倫敦男裝週。

Kiko Kostadinov 聖馬丁畢展系列

 

5. 是否有什麼高深的設計靈感?沒有,他的繆思就是父母
.

以實用主義工裝聞名的 Kiko Kostadinov,其作品介於高階男裝和當代機能服飾之間,形成精細而粗獷的獨到韻味,他坦言,多數創作靈感都是源自他勞工階級的父母,「我是為了自己和身旁的人做設計,我從沒有任何想像的靈感繆思或是理想的顧客。我試著透過個人的文化底蘊來建造故事,但我不覺得說自己看過哪部電影或哪個展覽就能說服觀眾,我寧願著重於隱晦的借鏡,並讓服裝去訴說自己的故事。」

Kiko Kostadinov – Spring Summer 2017

他的 2017 春夏首個男裝系列,當中所運用的紮染、噴漆、漂白…等手法,皆來自於和父親工作影響,他提到:「當我和我爸一起工作時,我們會將施工空間佈滿隔音設施,在木條上包裹著隔音棉料,並用釘書針固定。」他運用相似的手法染出獨特紋路的上衣。

而該系列帽飾、拉繩束起的袖口、連身工作服,皆是以日本清潔工制服為靈感,向母親作為清潔工的身份致敬,「不是故意要聽起來很戲劇化,但我很擔心她的健康,因為她總是接觸很多化學物質。」

Kiko Kostadinov 17 SS Men Via Dazed

 

6. 剪裁就是一切,實用主義至上,他恨透沒用的裝飾
.

Kiko Kostadinov 設計的服裝之所以辨識度高,一來是精簡的剪裁,二來是明明做的是機能服飾,卻不見背帶、拉鍊、金屬釦環等常見的細節,這全是因為他討厭一切沒有功用的細節。

是什麼定義了他設計?他在Dazed訪問答道,「剪裁真正激發了我,但不是照著樣版剪,而是不斷地實驗。當我提到剪裁,不是在強調自己就像來自倫敦薩佛街高級訂製西裝的裁縫師。而是剪裁、比例和輪廓讓我感到激動,我恨裝飾,我恨透它們了。」

「當你發現一件明明剪裁很好的長褲,上面卻有毫無用處的吊帶和鈕扣裝飾,真的沒有比這種事更糟的了。」

Mackintosh 0001 Via Dazed

關於他自己秉持著、卻又相當氾濫的「實用主義」,他在 SSENSE 訪問中表示,「這就只是個所有人都跳進來的流行而已。有很多以『實用主義』自居的設計師,都流於太過表面。」

「比起服飾帶有其他功能性,我的服飾是時尚,這點是最重要的,我不做機能性服飾,唯一想加上去的就是當我穿上時會思考:『走在街上最需要的會是什麼?外套會需要一個口袋,那會是一個夠深夠大裝得下手機的口袋。』這會更有關實用日常,而我所嘗試的是做出人們一用便知這是幹嘛的剪裁和結構。」

Kiko Kostadinov 19SS Men Via Hypebeast

 

7. 不要叫他工作服/工裝(workwear)設計師,他會怕
.

Kiko Kostadinov Via Hypebeast

Kiko Kostadinov 2018 年被GQ問到為什麼以工作服為品牌定位時,他回答:「這工作裝的取經是來自日本工人制服,我參考了它們的輪廓和便宜的布料,每個人都很開心看到這樣的設計,畢竟以工作服為靈感並不常見,但當一切來到第三季時,我感覺被定義成工作服設計師,即便可能是我個人想太多,但我相當反彈,完全不想要讓別人來告訴我我以後就是這個樣子,這點光想到都覺得可怕,真的他x的非常嚇人。

「所以我嘗試去看一些 30、40、50 年代的美國女裝,那些我一無所知的事情,而不是說,OK,我了解我的參考來源,我知道那有多酷,所以我以後都用同樣的東西就好。」

 

「因為,要是人們喜愛你所設計的服裝輪廓,所以你就認為自己做得很好,那麼過不了多久,你將會變成一個無聊的牌子,接著你便無法像過去一樣對自己的設計感同身受。所以我也想要做出些爛設計,那其實是很重要的。」
.

 

對,他用到爛設計這個詞彙,他也解釋了為什麼:「當你嘗試覺得很有趣的事物時,有可能現階段並不合適,人們無法感同身受,這就會變成一個爛設計。但也許隨著時間,人們會發現,噢那其實很酷,我對這種時刻都會感到特別興奮,畢竟,每六個月都可以看到的新東西,這就是在時尚界中的樂趣啊。」

Kiko Kostadinov 補充,「它們 (設計)蘊含著事物,它們需要時間醞釀,或讓時間把他們變成古董。我想這就如同 Raf SimonsNumber (N)ineUndercover、山本耀司、川久保玲的設計一樣,他們總有許多系列讓我想一再回顧。」

Kiko Kostadinov 19FW Men Via Hypebeast

 

8. Mackintosh 和 ASICS?他做的都是品牌的第一次
.

2016 年,過去鮮少直接和時尚設計師聯名的 ASICS 邀請 Kiko Kostadinov 合作,並讓他挑選自己想要設計的鞋款,這點讓 Kiko Kostadinov 相當驚訝,「和其他公司直接給你一個鞋款,說『我們想要推銷這雙鞋,在這雙鞋上做變化』的模式不同,ASICS 是真的准你做任何想做的,唯一比較可惜的是我們不能真的打造出新款,因為研發一雙機能性的運動鞋需要花三年時間。」

KIKO KOSTADINOV x ASICS

Kiko Kostadinov x ASICS 聯名款自 2017 11 月首發後,至今四波聯名已全數發布,且聲勢越漲越高,連肯爺 Kanye West Highsnobiety 上揭露自己的鞋櫃時,也曾點名這雙聯名球鞋。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Asics Gel-Sokat 2

A post shared by @ kikokostadinov on

 

不過深諳運動鞋的 Kiko Kostadinov Hypebeast 聊到老爹鞋時覺得:「時髦的人不會穿老爹鞋吧?我甚至不知道老爹鞋是什麼意思。」他說:「真是奇怪,我爸也從不穿那種鞋子啊。」

 

迷上 Kiko Kostadinov 的不只 ASICS2017 Kiko Kostadinov 也被 Mackintosh 任命為(為期兩年的設計師合作計畫)創意總監,他最欣賞也是 Mackintosh 的功能性,「它們的製造水準讓我驚呆了,我光看服裝的時候心裡還很懷疑,但當我摸到機器製造出來的切片時,那橡膠材質,我心想『這絕對是我要合作的東西』,我看到他們想擴張的潛力和野心。」

Mackintosh 0002 Via Ape To Gentleman

過去,Mackintosh 過去雖曾和 Maison Margiela 等精品品牌合作,但從沒有找過設計師擔任創意總監,身為第一人的 Kiko Kostadinov 解釋:「事實上,他們過去就是製造商,他們現在也仍為高端品牌生產服飾,但在 Mackintosh 印上自己的名字是個很難得的機會,我要確定當你回顧這一切時,就像看著 Hermès 和 Martin Margiela 一樣,你會想:『哇,這就是他真正做設計並尊重品牌的方式。』」

 

9. 他欣賞的是設計師的真誠度,而非時尚本身
.

Christopher Nemeth、宮下貴裕、高橋盾、Stefano PilatiKim JonesRick Owens…等這些知名設計師全是影響 Kiko Kostadinov 設計的重大人物,他說:「這比較關乎於設計師本身和他們作品的真誠度,而不在於真正的時尚,我深信這些人,因為他們都很真摯地在做他們想做的事,要是問他們什麼,他們肯定能好好回答你,沒有一絲唬爛。」

「我很欣賞那些會把自己向前推進的人們,並且投入超過 10 年、15 年的職涯。我真的很喜歡 Rick Owens,他是在另一個層級,雖然和我的美學不同,但他的工作態度、觀看事物和說話的方式,那真是了不起,實在很發人深省。」

Christopher Kane 也是,我非常欣賞他的勇氣,他有極爛的設計也有極好的,當過了 4-5 年再回頭看他的設計,他就是那種不被馴服的人,有太多想法,全是新的,他是真的在開拓自己的道路,專研自己的生意。」

 

10. 想跟他工作?你最好不要話太多
.

從上述 Kiko Kostadinov 欣賞的設計師來看,除絕佳的設計才能外,他們的共通點就是寡言,這和 Kiko Kostadinov 本人的性格相當雷同。他表示:

「不要試著去解釋自己是改變時尚的一部份,或跟大家說這個新東西有多新,不,就做衣服就對了,別廢話。」

「很多人只是在說他們的作品,而不是『做』,這讓我想起我有個朋友曾說過:『如果你不說話,那就比那些說話的人們更努力。』如果能耍嘴皮,那些人通常都不做事,但如果你不是那種很能表達的人,你就真的必須好好做事,讓作品自己說話。」

「我的整個團隊就是這樣,因為我們幾乎不太出去、試著跟大家社交或成為什麼的門面。我們每天都花 10 到 12 個小時在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