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PEOPLE

球鞋界的 Margiela, 專訪改製藝術家 Nicole Mclaughlin

26 歲的紐約藝術家 Nicole McLaughlin,因為熱愛重製(upcycling)二手衣物,讓她從一位沒設計背景、不懂時尚也不懂球鞋的年輕人,躍升為 adidas、Reebok 的合作對象,以及 Highsnobiety、Hypebae、Complex、teenVogue 等眾多媒體爭相採訪的新銳創作者。

大學期間主修數位媒體科技的她,實習期間加入 Reebok,畢業後便繼續在 Reebok 擔任圖像設計師,「和鞋朝夕相處給了我很多靈感。」她曾這麼說:

「我想要了解更多有關鞋的製作,但基於不是工業設計背景,所以我覺得最棒的方式就是自己把材料拆了然後再重新組合成鞋。」

她的作品包括由羽球、排球、網球組合而成的鞋;還有 Carhartt WIP、The North Face logo 拼接而成的機能拖鞋;近期更有壽司、冰塊盒、小熊軟糖拖鞋等越來越出乎大家意料的作品。但 Nicole McLaughlin 詼諧的作品背後,有著自己長期的堅持 — 只用廢棄材料重製,且成品保證可以穿。不禁令人想到 Marine Serre 曾說過:「人人都會重製改造,但若二手重製的作品僅是用來展示一天,然後下一季就買不到它了,這是完全不夠的。」


 

HEAVEN RAVEN(以下簡稱 HR):什麼時候開始從事改造創作?
.

Nicole Mclaughlin(以下略):「大約在 2016 年的時候,那時候我還只是剛畢業的菜鳥,沒有時尚背景、也沒有球鞋的基本知識,當時其實不太知道自己在幹嘛,我是個圖像設計師,卻開始動手縫製、黏貼不同材料。直到這興趣維持了兩年,我才漸漸找到自己的創作方向。那時開始學著使用專業機器,不像之前完全手作時耗費那麼多時間,接著再過一年,我才慢慢在網路上被挖掘,接著變成今天這樣。」


 

HR:你的材料通常都怎麼來的?
.

「二手店、eBay,很多都是在網路上買來的,我還曾經想從日本買二手物來當材料,結果運費運到美國變的非常貴,所以就算了,還有一些朋友不要的衣物,有的時候甚至是路邊的垃圾,因為我住紐約,到處都有很多垃圾可以撿(笑)。」


 

HR:為何如此喜愛拖鞋和 logo?
.

「首先,我通常使用的元素都非常簡單,我之所以製作拖鞋,是因為這輪廓能有許多變化性,且所有人都很熟悉這樣的單品,卻從沒人想到原來這也能成為這樣的創新造型。」

「而 logo 也是差不多的道理,有的比較低調的品牌,我想讓它們重新吸引大家的注意,並呈現從沒人看過的樣貌。所有不同的材料、布料與二手品,都能被賦予新的樣貌。」


 

HR:但你重新利用這些 logo,品牌方都能接受嗎?
.

「是的,他們通常都很樂見這樣的情況,因為我重新為品牌賦予新的能量,甚至有的廠商還經常聯繫我,希望把我的設計發展成真正的商品。」


 

HR:你個人最喜歡的作品是?
.

「我想可能是排球拖鞋吧,那是我第一件非服裝類的作品,因為大家已對改造的夾克、服裝都很熟悉了,而我做的第一個改造拖鞋就紅了,它們還非常舒適、幽默,那是真正推動我創作方向的作品,所以我很喜歡。」


 

HR:目前做過最複雜的作品?
.

「用 Carhartt 毛帽製成的那件毛衣。要把好幾個毛帽剪開、再把所有的材料拼湊縫起來,這做工非常花時間,但這最後的成品都是可以穿的,而且非常保暖。」

「這件作品是少數現在我還保留在我家的,其實我不太把作品留下來,很多時候會將它們重新拆解、再製成新作品,有時也會捐贈給慈善拍賣會,或拿到展覽、藝廊販售,把錢捐給需要的人。」

「其實我覺得能把它們送出去很好,我從不覺得我擁有任何東西,我只是負責動手打造出它們,呈現出我的想法,讓人們看到作品後,我就繼續做下個作品。」


 

HR:你從什麼時候感受到自己真的出名了?
.

「(笑)我從沒想過這些事會發生,我根本不知道大家居然會對這種設計有興趣,起初,只單純因爲好玩在 Instagram po 上自己的改造作品,直到有媒體報導我的作品,我才意識到:『哦原來真的有人在注意我,人們想知道更多關於作品背後的事。』那時覺得一切都好不真實。」


 

HR:成名後的你有什麼改變嗎?
.

「我不覺得有任何改變,我還是在做一樣的事情,唯一改變的可能是我開始收到更多的迴響,所以我會依大眾的反饋來思考未來作品的方向,可以多做一點什麼、少做一點什麼,但最有成就感的還是能看到大家理解我的作品並享受它。」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shoeshi

A post shared by nm (@nicolemclaughlin) on


 

HR:有人認為你是球鞋界的 Margiela,你怎麼看?
.

「這真是太棒的稱讚了!我從沒聽過這種讚美,他是我很大的啟發,從我過去還在公司當設計師到現在成為 freelancer,他經常是我的靈感來源,我的作品可能某部分也受到他的影響。」

「我的意思是,真正啟發我的不是他特定的哪件作品,而是他創作和思考的方式,我想我們有著相似的想法,總是以不同的視角解讀這個世界。」


 

HR:為何堅持成品一定要實用(wearable)?
.

「有兩個重點。」

「第一,我喜歡具備功能性的服裝,所以我的作品不那麽時髦沒關係,但一定要具備功能性。」

「像我個人很喜歡多口袋設計的東西,所以我做的拖鞋、夾克….都附上很多口袋,因為我覺得一定要物盡其用,為每項創作賦予它被人真正使用的意義。第二,我有時也會做一些比較浮誇,不太實穿的作品,希望能激發大家創意的想像,也試著用身邊意想不到的材料來創作。」


 

HR:重製改造對你來說,
最大的意義為何?
.

「在於挑戰大眾既有的思維,就算不用買新品,這些舊東西也能夠時髦、好看。」

「很多人會認為二手衣很噁,是別人不要的東西,但我希望我的作品能讓人們就此改變對二手物的心態,也告訴大家,這種 DIY 不只有我,而是每個人都能動手做的。」


 

HR:你自己目前穿的服裝,
也大多來自二手店嗎?
從什麼時候開始不買新品?
.

「我今天穿的是免費的,然後大部分我的衣物都是二手物,我常逛二手店,一邊尋找製做作品的材料,順便挑自己能穿些什麼,然後如果我有衣服穿到後來不想穿了,也會拿到當作設計的材料。」

我大約從一年前開始完全不買全新的單品,有的是朋友創品牌給我的衣服,有的是二手,除非我真的有需要,我才會買新品,例如機能型的鞋、登山鞋這類的,我自己淘汰的鞋子也會拿出來轉賣給有需要的人。」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top made from hats

A post shared by nm (@nicolemclaughlin) on


 

HR:一定有人在網路上問過怎麼買你的創作吧,
你有想過將自己的設計投入商業生產嗎?
創造收入來維持創作模式,
似乎更符合永續發展的概念?
.

「現階段,只有我自己獨立、手做生產,無法量產任何『商品』,我每次都產出都是極少量的,但我有想過,若未來有可能增加產量,拿出來販售,該透過什麼方式才能讓地球的傷害降到最低?

「讓生產流程是環境友善的、零浪費、只用二手材料,這是不容易做到的。」

「尤其大量生產的過程將產生很多副作用,運送就是很大程度的污染,包裝也是,有太多大家無法想像的環境成本,我認為這些都必須列入考量。」

「所以我現在也還在尋求解套的方法,詢問一些業界專業人士,那些環保品牌是如何運作的,在地生產、少量生產、節約能源,這是我希望能做到的。

太多品牌一味追求大產量,同時造成龐大的浪費,我認為應依需求適量生產,追求完全售完,這才是最好的供需模式。」


 

HR:大眾普遍尚未建立完整的環保意識,當一些衣服舊了或不再穿了,其實可以重新利用、改造,而不是直接買新品,你有同感嗎?
.

「這其實就是我前面講過的,我自己穿的、買的都是二手物,我創作的理念也就是希望人們能重新思索自己的衣櫃有什麼,這些衣物能被如何改造,我透過社群媒體 po 出作品的照片,提供給大家更多想像與可能性,延長這些物品的壽命。」

「我覺得每個人在購物前都應該再想一想,這些是否是你真的能長期使用,而不是為了追逐潮流而購買。」


 

HR:目前大眾對於
再生布料或重製(upcycling)
商品的印象,就是價格高昂,
你怎麼看環保與價格間的平衡?
.

「是,我能理解現階段,價格確實是很多人考量環保產品的因素,但我認為這有點像投資的概念,就看消費者願不願意多花一些錢,擁有更符合道德、環保規範的服裝。」

「同時,其實我們的產業正在改善當中,很多品牌開始有環保意識,考慮更長遠的目標,願意投資更多資金去改變既有的生產模式,我相信未來,環境友善的產品一定能更普及、更便宜,讓所有人都負擔得起,所以這是買方與賣方共同努力的目標,且越來越多消費者偏好購買本地商品,我覺得這都是很好的現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