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PEOPLE

時尚之外,第二層品味之必要,專訪 LA 品牌 Second/Layer

第一層品味若是時尚,Second/Layer 的第二層品味即是音樂、影像、滑板與 LA 西岸文化底蘊;其設計亦是同理,第一層是極簡與優雅;第二層是面料至上、做工與品質之精良。不論人還是服裝,往往「第二層」才足以代表真正的意義。

與三兄弟共同經營的台灣選品店 Ne.Sense 雷同,來自洛杉磯的 Second/Layer,也同樣由三位主理人— Joshua Willis、Jacob Willis 兄弟與好友 Anthony Franco 一同創立。 Second/Layer 自 2013 年問世以來,以洗練的剪裁手法與現代感的輪廓聞名,輔以高質感用料,注入 LA 獨有的寫意、毫不費力的氛圍,被美國雜誌 Flaunt Magazine 譽為「洛杉磯最好的時裝品牌之一」。

三位各自的背景是視覺傳達、設計、創意指導和財務。起初,他們成立了創意代理公司,為紐約服飾店 Atelier、Nike 和 Smashbox 等客戶執行創意發想或形象。後來 Anthony 移居巴黎,兩兄弟輾轉有了初創 Second/Layer 的想法與雛形,並成功說服 Anthony 回到洛杉磯一起工作,首次開發一個小型 capsule collection,便成功引起男性時尚雜誌《Details》的關注(也就是 Engene Tong 曾任職的雜誌),接著 2016 年因 Kendrick Lamar 於〈Humble〉MV 中著用而聲名大噪。

本次,適逢 Ne.Sense 五週年,Second/Layer 和 Ne.Sense 聯手推出名為「Hot Paradox」聯名系列,三位成長於洛杉磯的墨西哥裔主理人,梳著油頭,自帶混有 LA gangster 氣息,親自來到 Ne.Sense 店上與我們深談其長久以來的文化積累、音樂喜好,以及對現代時尚圈追逐「名氣」、「話題」的看法。

Second/Layer 主理人 Joshua Willis、Anthony Franco 與 Jacob Willis(由左至右) photo via Ne.Sense


 

HR:目前三位分別的職責為何?
主要設計面由誰負責?
.

Anthony:「其實我們的工作界線不是分得非常清楚,Joshua 和我主要一起負責設計、形象;Jacob 負責行銷、零售面。」

「事實上,我的靈感從來不來自時尚,我對時尚一點興趣都沒有,我閒暇時間都用來挖掘新的音樂,音樂反而是我一直以來最大的靈感泉源。我高中時期開始,每天會利用 2-3 個小時聽音樂、研究樂團的資訊,以前我很愛龐克搖滾樂團,到 03 年左右,我開始陷入 Audio Visual 類型的音樂(結合音樂與影像),就算我後來走向時尚,但我的情感連結仍一直是音樂與影像,像 80 年代中期、Minimal Synth Wave、Post Punk、Dark wave….所以時尚,我真的不是太懂。」


 

HR:你能具體地告訴我們
一位影響你最深的
樂手或樂團嗎?
.

「Suicide 雙人組一直是我很重要的文化導師,他們的同名專輯 Suicide,光名字就極具爭議性,有點遊走於逃離世界的邊緣,如果你看過他們表演,你就知道他們遠超出一般所謂音樂家,他們鍵盤不是用彈的,是用敲的,完全體現了一種粗野而原始的能量。」


 

HR:Anthony,你曾在 Stussy 工作過,
當時主要負責什麼業務?
.

Anthony:「我在 Stussy 9 年,負責圖像、包包、衣服、飾品的設計以及造型,Stussy 一直是我的根基,這是我從大學開始的第一份工作,那時工作量很大,卻讓我在設計流程中,找到自己最有效率的方式與步調,這奠定了我往後的工作模式。當然工作流程會不斷改變,但因為有了這個根基,讓我成為效率很高、速度很快的設計師。」


 

HR: Stussy 的經驗對於現在
有何創作上的幫助?
.

Anthony:「老實說,Second/Layer 的 logo,某種程度上受到 Shawn Stussy 的 字母 logo 影響,我不是說它們一模一樣,這其實是非常淺意識的巧合,因為兩者皆帶有輕鬆寫意、加州、滑板的氛圍,且我本身很喜愛這種隨性的草寫字體,所以真的是無意識之下,設計出如此相似的 logo。 」

「Stussy 不是個街頭品牌、滑板品牌,它是生活風格品牌,舒適至上,所有加州出身的人們都會喜歡穿的服裝,我們也是一樣,很多服裝輪廓、品牌主張和 Stussy 類似,因為我們在做我們自己喜歡的服飾,只是在設計上多做一些升級,但基本概念就是日常的穿著。」


 

HR:洗鍊、簡約的服裝,
製作和設計上的難度為何?
畢竟很多人會認為極簡的服裝,
不需要什麼設計、作工或技巧。
.

Jacob:「噢,和大家想的完全相反,一件很簡單的 T 恤有時甚至比一套西裝花更耗功夫。」

Anthony:「我們一開始想在 LA 工廠製作服裝,但很快就放棄,因為當地的工廠做不到我們期望品質的商品,就算單品設計再簡單,縫紉的細節、版型差異,這些細節就跟製作西裝一樣講究,所以基本上很難在當地找到合適的工廠,除非像 Chrome Hearts 這類品牌,他們都是自有製造團隊(in-house production team)產製。後來也輾轉到葡萄牙、義大利等地視察製作,每個廠有各自的優勢,所以找到符合我們品質標準的製造廠,這是很困難的部分。」

Joshua:「之所以會造成這問題,是因爲我們所有的設計流程是從面料開始,從研究、感覺面料,了解它們如何垂墜、如何皺摺,這些步驟是我們一切創作的基礎,將決定你的設計最終呈現的樣貌,所以這也是為何我們對做工、面料如此要求,這是讓我們的服裝看起來俐落、優雅,背後最大的原因。」


 

HR:Jil Sander 在最近訪問時表示,
「時尚產業已演變成由名氣和熱度
主導的多媒體娛樂產業,
過往從剪裁精良服飾
所散發的沈默是金,
如今已不足夠的。」
你們怎麼看這一點?
.

All:「100 %,完全同意。」

Joshua:「和她的時期相比,現在這時期的商業模式已經跟當時處於完全不同水平,但她的評論無疑是 100% 正確。即使身處如此環境中,我們還是很清楚自己所做的每個決定,堅持專注在產品身上,因為我們也知道,跟別的品牌比,我們絕對不是那種很會操作社群、很會創造話題的品牌,也許未來我們會發展至更大的商業規模也說不定。市場其實都是一樣的,當產品不好時,需要行銷,當產品好時,你也是要行銷。」

「不過,我們很清楚,做好產品這件事,永遠是 Second/Layer 最擅長的優勢。」


 

HR:是否有曾擔憂過
商品在市場的反應嗎?
.

Jacob:「現階段,我想我們還是讓產品本身說話,下一步,也可能像所有人一樣發展多媒體也說不定。」

「但我們跟大品牌最不一樣的地方是,我們不需要跟上級交代,不用追求營銷數字連年增長,因為我們自己是主理人,經營自己的事業,我們的期望就是付得清帳單就好(笑),並且做我們真正想做的事,我想未來不會有太大改變,這理念將一直持續下去。」


 

HR:市面上不乏許多有著高討論度、價格超貴,
但品質超糟的品牌,
你們是如何評價這點?
.

Joshua:「那叫時尚嗎?(笑)我不這麼認為。」

「但我覺得這是多數年輕一代在做的事,他們認為這樣經營品牌是合理的,這是他們想做的,雖然我很確定他們跟我們道不同不相為謀,但也許有天他們會長大,改變自己選擇的方向。」

Jacob:「可我必須說,我們不是那種告訴大家『你應該喜歡什麼、不該喜歡什麼』,『什麼該紅、什麼不該紅』,『什麼東西才叫好』的那種人,大家各自有各自的選擇與喜好,我們不會多說什麼。只是他們在做的事,我們絕對不做,這樣而已。」


 

HR:所以你們的目標客群不在這些
為潮牌瘋狂的族群對嗎?
.

Joshua:「是的,追求潮牌的年輕族群不會是。但我在想年輕族群中,還是有些像我們一樣的人,我們年紀還小時,大家在做什麼,我們就偏要唱反調,做完全相反的事,所以可能也有些年輕人和我們以前一樣,喜歡與眾不同的事物。我也希望這些年輕族群成長後,能理解我們品牌在做的事,懂我們所堅持的事。」


 

HR:Engene Tong 也是你們品牌的愛好者,
那你們理想中希望什麼樣
生活風格的人(無論男女)
穿上 Second/Layer?
.

Joshua:「嗯…..我覺得你已開了個好的開頭,Engene 就是很好的例子,他是我們的老朋友,並認同我們的理念與創作。我覺得我們的顧客通常可能和我們差不多年紀,通常在某項領域很專業,有獨到的品味,就像 Engene,很棒的編輯,高水準的品味。所以能理解我們在做什麼,也支持我們的人,就是我的理想顧客。」


 

HR:就我們所知,Engene Tong
過去也曾當過 Second/Layer
的造型師對嗎?
.

Joshua:「是啊,這就是很隨性的、朋友上的合作,他知道我們在做自己品牌,Engene 也想為我們做點什麼,想成為其中的一份子,所以有次在紐約,所有我們的朋友都來幫忙,他也很隨性地來幫我們看看,但他也知道,其實我們基本上都已經把造型打點好了,他說『你們都已經完成了,我只是負責在那邊說這個很好,這個很好看,這樣而已。』(笑)」


 

HR:據說你們很早就開始迷戀 Rick Owens,
為什麼會喜歡他?
他對你們的創作或
穿搭有任何影響?
.

Jacob:「我認為…..他並不是實際上對我們在做的事有影響,而是他的精神,他很早期就把巨大的球鞋和款鬆垮褲配在一起,全身暗黑色的美學,那有點像在測試或挑戰這世代,因為那既不是街頭服飾,也不是大眾熟悉的精品,所以他所做的事一直都很瘋狂。」

Joshua:「其實也有受到他粗野主義(Brutalism)風格音樂的影響….」

Jacob:「我們以前也經常(像 Rick Owens 一樣)夜夜笙歌,我們早上都會掛著黑眼圈,因為整晚都在玩,然後清醒之後會發現自己怎麼穿著裙子、皮靴、塗著指甲油….(笑翻,以下略)」


 

HR:如果 Second/Layer 是一首歌
或一部電影,那會是?
.

.

Anthony:「我很愛這個,這就像 Second/Layer 的根基,古老的年代。」

Joshua:「這其實是我們從小聽到大的,但小時候都不喜歡,因為這和墨西哥文化很相近,我們從小就想擺脫跟墨西哥裔有關的印象,後來當我們長大後,開始接納各種層面的文化,才發現者種音樂潛移默化地影響我們後來的創作或喜好。」

Jacob(拿出 Miami Vice 的片段):「這是《邁阿密風雲》的第一集,他們準備跟人火拼,他無聲地把子彈上膛,沒有說任何一句台詞,蓄勢待發要發起一場槍戰,像是 OK 牧場槍戰一樣(Gunfight at the O.K. Corral),但他們卻很冷靜、很坦然面對,對自己所做的事有十足的信心。 」

Joshua:「這題真的是個好問題,非常有趣,你看我們全都開始興奮起來了!但我還是得強調,並沒有任何一首歌、一部電影能全然地代表我們的創作,而有的時候也並不是單純因為這首歌的音樂或特定影像,而是整體的氛圍和美學渲染。」


 

HR:但為何你們全都這麼
熱愛《邁阿密風雲》?
.

Jacob:「(大笑)第一,Hugo Boss、Giorgio Armani 的經典造型很吸引人,所以對我們的風格有所影響;再來就是他們的 vibe(整體氛圍)很酷,他們場景經常會有海灘,如果要我想像一個非常 Second/Layer 的完美場景,那一定會包括海灘這個元素,在岸邊喝杯雞尾酒。」

「說到音樂、美食、酒,我們可以跟你聊一整天,但時尚…..嗯…..(笑)。」

Anthony:「應該說我們對時尚本身並沒有太大興趣,我們是對創作的過程、不同面料如何建構出衣服抱有很大的熱忱,簡單來說,就是喜歡製造美麗而優質的東西,就這樣而已。我覺得每個人必須很清楚自己該把有限的時間花在哪,像我就不會花時間去研究時尚,我甚至也不看時裝秀的。」

Joshua:「我倒覺得我們確實在時尚上花了很多時間鑽研,像我們年輕時就會到處逛、到處看衣服,例如你想了解任何有關 Rick Owens 的事和創作,僅透過網路或看看 Lookbook 是不夠的,還是必須去到店上逛,跟店員或不同領域的人聊聊,去到各個不同創作的源頭,這就像去圖書館做研究一樣。」


 

HR:最後,可聊聊這系列
的概念和故事嗎?
.

Anthony:「過去三年其實我們一直在跟 Ne.Sense 洽談,一直有做 capsule collection 的計畫,不過時間還無法配合,今年剛好他們有五週年的企劃,我們也想參與製作,所以才有了 Hot Parodox 這系列聯名。」

「最初以 upcycling 作為概念,我們利用 Second/Layer 原有的圖樣與設計去重製成新單品,但我不想再用舊元素,我希望可以向前看,所以才將 upcycling 延伸為一個隱喻,暗指現代的循環流動的情愫,而非時尚界字面上真正循環回收之意。而時尚本身就是一個悖論,與許多不同面相的事物對立。」

Ne.Sense Michael:「我們最初透過 Instagram DM 溝通,選擇了幾項 Second/Layer 必要的設計元素,像帽 T、T 恤和褲子這類,我個人很愛其中一件褲子,我很堅持這系列一定要有這件單品。 」

Anthony:「他不斷傳那褲子的相片給我(笑)。」

Ne.Sense Michael:「因為你們的 15 秋冬 Lookbook 真的影響我整體風格很深,所有單品都看起來如此精練卻毫不費力(effortless),我很喜歡。」


商品資訊:.

Ne.Sense 五週年活動以「HOT PARADOX」為名,聯名主視覺將人體排列成回收的標誌符號,傳達時尚推動對環境永續的循環經濟,也反諷時下在情慾流連的男女之間,上演不斷回收利利⽤用的循環愛情。

以下單品皆可於 Ne.Sense 店上購得。

 

Special Thanks/ Second/Layer Team, Ne.Sense Tea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