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PEOPLE

「現在的人已分不太清時尚模特兒和網紅的差異在哪」— 專訪國際模特兒劉欣瑜

說起劉欣瑜,網上許多人會以大天使 Tilda Swinton 來形容她的英氣,但我們覺得有另一位的神韻更適合,就是 Phoebe Philo 的好友兼繆思 Daria Werbowy,簡而言之,與朋友聊起不外乎就是會出現:「我好喜歡她!」

可即便模特兒當了 14 年,即便備受讚譽,但身處在社群時代,任何非實質的專業都會受到「粉絲數」的「質疑」,模特兒也不例外,在時尚界是否真的可以 Be Yourself?,在這問題背後,我們訪問了劉欣瑜(Liu Hsin Yu),她要如何用「做自己」走出一片天?

 

HR:你好,謝謝你接受我們的訪問,
首先,想問是什麼因緣際會下進入模特兒這個行業?
.

劉欣瑜:「算是蠻誤打誤撞走進了這個圈子。」

「高中升大學的時候,因為那時已有推甄上學校,所以(在同學忙著聯考時)有了半年空擋沒事做,因為我很高(高三 178cm),那年代,許多長輩父母會叫我去當空姐或選美,身邊的人則說那蠻適合去做模特兒的。」

「聽有些長得比較漂亮女生說,她們走在路上都會被興嘆挖掘然後進入演藝圈,我就納悶怎麼都沒有人來找我(笑),因為那半年不知道要幹嘛,想說沒有人問,那我自己找可以了吧!」

「就上網查關鍵字和有沒有人在徵模特兒,因為那時沒有培訓的機構,大家對這職業也很陌生,最後在 104 人力銀行裡面出現了!但那份工作不太像是模特兒,比較像是展示活動(跟精品、廣告、雜誌無關),後來有位台灣設計師正好要辦場秀(那時的風氣是當地設計師很常辦秀),合作的公司碰巧有這個資訊,試鏡被挑中後,那場秀的秀導跟其他一家經紀公司的老闆就和我簽約了,所以真正的模特兒生涯是 20 歲開始(而開始工作是 18 歲)。」


 

HR:曾想過模特兒的生活可能會是很光鮮亮麗嗎?
.

「完全沒有想過模特兒到底是什麼耶,只是覺得我具備了它要的條件,就去問問看,我也不知道模特兒究竟要做什麼,可能平常穿一些很漂亮的衣服吧。」


 

HR:成為模特兒當中需經過怎樣的訓練?
辛苦的部份是?
.

「美姿美儀啊、化妝啊、基本的體態..之類的。但我給人感覺很拿竅(擺架子),因為家住台北,唸書在南部,所以要常南下上課無法上訓練課,只能透過工作經驗去學。」

「對我來說貼背/牆壁很痛苦,因為從小就駝背,直直站太久身體會很不舒服。那時都是說要貼半小時,為了要訓練你在走台步時體態不要歪掉,要很穩扎穩打的踏出每一步。」

「走路的話(以我那時受訓狀況),能跨越大步越好,透過大腿的力量將腳帶出去,腳的步伐才會漂亮,盡量以走一字線為主,老師會說如果你不知道怎麼樣是漂亮的那就去觀察貓咪走路,但其實也有不同的走路方式,也有老師說可以學馬的方式(像踢正步)走台步。

(註:馬步的意思是模特兒抬腳往前跨步踢,會很像跺腳的動作,因此有馬步之稱,像 90 年代 Gisele Bündchen、Naomi Campbell 或是 Natasha Poly 就是很顯著的例子,可到了精靈系那世代大多數的設計師希望台步是越自然越好。)


 

HR:當模特兒,
除了外表要夠亮眼外還需要什麼?
.

「以前認知會覺得模特兒一定要長得漂亮和高,但現在不一定,我覺得有個人特色很重要。模特兒當一段時間後,大部分的客戶或品牌會從與你的互動間來了解你是不是符合這個品牌的理念和精神。」

「加上現在又提倡做自己,就更明確讓大家知道當模特兒不一定是要長得漂亮,假如你很有個性,能讓人目不轉睛,我覺得這就是當模特兒的精髓了。」


 

HR:那你的個性/風格有吸引到什麼品牌?
.

「例如 CHANEL 就跟我氣味滿合的,我覺得他們會選我可能是從我身上看到對『女性不同的定義』、『自我認定』和『獨立性』,因為我滿還蠻做自己,也勇於挑戰,如同香奈兒女士也是這樣子,她在那世代做了突破。


 

HR:當模特兒有曾受過什麼不公平的對待嗎?
.

「主要是在國外比較明顯, 2010 年我在巴黎工作時,模特兒各奔試鏡,有一次有個華裔美籍設計師的品牌在找亞洲模特兒(在巴黎拍廣告),經紀人就叫我立刻去試鏡,然後到的時候有看到另一個亞洲女生,風格跟我差超級多,很亞洲女生的臉(鳳眼小嘴),而 Casting 是一個巴黎女生,全程完全沒有正眼看我,隨手翻完我的作品集後就扔在桌上,很明顯就是對我沒興趣,之後就叫我離開,在我走後卻聽到她非常激動、熱絡地在跟另位模特兒交談。」


 

HR:合作過印象最深刻的品牌或是和活動是?
.

2007 Fendi 長城秀(2008 S/S),用了 88 個模特兒(杜鵑是壓軸),亞洲模特兒是在每個城市都挑選,我記得有台灣、香港、韓國、大陸..等。

(我們女主角在 12:12)
.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和卡拉格斐爺爺的邂逅,早在2007年的北京長城秀⋯ . 第一次近距離看到他,是小時候在北京長城彩排的時候,他站在不遠處,不多話只看著我們裹著各自的外套等彩排,他待一會就離開了,我心想「國外設計師都這麼酷?來一下就走,什麼都不用擔心,也不想跟我們說話?」 接著沒多久,暖暖的咖啡與茶送來,而且還準備了很多毯子給模特兒,在低溫中等出場前,讓我們能暫時保暖,這些小舉動,足以表示這位外表冷酷的人,原來內心非常溫暖。 . 這場Fendi長城秀,中外模特兒88位,從世界各地飛到北京走秀很不容易;品牌團隊事前先飛來亞洲各城市選模特兒,能在海選中被選中,而且是我做模特兒的第一場國際大秀,與有榮焉。 這兩天看著時尚產業對他的追思,就想起當時的畫面,就不斷湧出,記憶猶新,也心有戚戚焉⋯ 再次謝謝您,爺爺。 #RIP #karllagerfeld . #前三張是我這場秀的look #因為這場秀讓我從小就見識到國際品牌團隊的專業與規模 #也因如此我才有闖蕩歐美市場的動機 #世界觀很重要

A post shared by 劉欣瑜 Liu Hsin Yu (@liuyuhy) on


 

HR:作為模特兒,
平常飲食或生活習慣有需要注意的嗎?
.

「其實還好耶,就是盡量清淡健康,大家都覺得模特兒好像不食人間煙火是仙女一樣,但很少人真的能達到啦,怎麼可能不晚睡,我們都是(現代)人啊。」


 

HR:以前品牌會找模特兒,
但現在預算都是在網紅上,
這趨勢你怎麼看?
.

「有一點痛心,但也不能說什麼,這個世代就必須要是多重身份和斜槓青年,這是一個趨勢,也沒有不好。」

 

「大家好像已不重視模特兒,我之前內心有被衝擊到,這過渡期我已過了,現在就會覺得..  沒有不好,反而讓我知道應該要再加強什麼讓大家更能注意到我們。」


「網紅這趨勢有讓我去省思,在這些專業條件建立下,我能否做點別的讓別人覺得我也有其他樣貌和可塑性。」

 


 

HR:現在當模特兒的朋友
去試鏡別人第一句話
不是問你在拍過什麼
而是你 IG 有多少粉絲…
.

「我們和網紅的起跑點不一樣,可是沒辦法,數字就是會說話,會感慨自己在這世代的經營的不夠。」

 

「以前都會覺得做自己,懂的就會懂,想看就會來看,但現在似乎已經不同了。」

 

「還是會希望別人能夠英雄識英雄,令我滿開心的是像是與 CHANEL 合作,他們選擇我的原因就不是因為粉絲數量多少,還是認為我比較符合品牌精神,也會思考品牌的核心。」


 

HR:你覺得現在專業模特兒跟網紅的差別是?
.

「我覺得是互動,網紅是對觀眾,而專業模特兒是對品牌,後者要必須透過服裝來告訴觀眾/消費者品牌想傳達的理念;網紅則是展現親切、滿足觀眾的需求。」


 

HR:如果想要成為專業模特兒,
平常自己可以怎麼訓練?
.

「可以先練習站直,我覺得這會有幫助,還有多翻時尚雜誌、多看電影、多看影像的東西,當然不可能太多幫助,畢竟那只是用視覺在記動作,要能上手還是必須透過工作。」

「但現在和以前也已不同,以前是要延展性、視覺性強的動作,現在流行是越乾淨簡單越好,若要透過翻閱雜誌來學習可能會看不出所以然,今昔相比,即便過去模特兒是單純站著,可還會依照不同單元來詮釋個性,不同的眼神,無論是放鬆、媚態、兇、酷,甚至你的手指動作,但現在比較少這樣,好像越放空越好是這世代想傳達的理念。」

 

「模特兒就像是平面的演員,透過不同的肢體來傳達這張照片的想法。即便是沒有動作的動作,你的眼神、一個嘴角上揚或表情都可以讓兩張畫面感覺不同。」

 


 

HR:方便跟我們透露這次巴黎的行程嗎
.

「主要也是看 CHANEL 的秀為主,一直以來 CHANEL 的秀都會安排在時裝周最後一天的早上(十月一日),空閒時間也順便想做一點屬於我自己的東西。」

「因為我 Instagram 帳號是直接沿用個人的,所以我想法是呈現生活,但就像剛剛提到的數字,所以想去鮮明化風格,減少一點私人部分,看能否用時尚生活的方式去呈現。 」


 

HR:出國行李箱通常都會帶什麼?
.

「我重點都會放在飾品上面,因為我穿衣風格是偏向簡單俐落,像 Jil sanderCéline(by Phoebe Philo)、COS、Marni…等偏生活美學類型的。」

「但這次會帶我的腳踏車(Brompton)去,因為已去過巴黎很多次,都是走路、跑步或搭大眾交通工具,所以這次想透過腳踏車去感受熟悉的巴黎。我原本在猶豫說要帶公路車還是 Brompton,但很怕買個咖啡轉頭車就不見了(笑)。」


 

HR:作為名模界的 influencer
你比較喜歡走秀,還是看秀?
.

「剛好一半一半,其實後台蠻好玩的,可以看到設計師、彩妝師、秀導是如何安排,若單純是以做模特兒來說,走出去那時的光芒萬丈我是覺得還蠻享受的。」

「看秀則比較能看到硬體,因為以前是學建築設計,所以我蠻喜歡看空間的東西,像是燈光投射、動線、舞台呈現、觀眾的位置、整體視覺…等,這些也是很有趣。」


 

HR:你覺得為什麼台灣模特兒比較少登上國際?
.

「其實有,但大家比較少報導,因為台灣不重視這件事情,而且這些模特兒們是真的認為自己在工作,而不是在『譁眾取寵』。因為真的走出去的人,會希望被看作『國際模特兒』,而不是台灣媒體所謂的『名模』。」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badgleymischka SS20 #NYFW

A post shared by HSU, CHENHSUAN 徐晨軒 (@jessiehsujc) on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Appreciate @armani

A post shared by Jean Chang (@jeanchang.1993) on


 

HR:就你看來,為什麼一場秀這麼重要?
.

「舉例像有次我去米蘭看 Gucci,回來正要跟朋友討論這場秀超棒時,他卻已先說這場秀好奇怪看不懂,但他只有上網看看圖就有先入為主的感想。」

「我覺得一場時裝秀,這有沒有在現場真的差超多,因為現場才可以看到服裝細節、立體度、配色和佈景的結合等等,我對我朋友說可能是這種風格對你來講太過衝突,但絕對是會抓住人們的目光!而且現場每個人的表情都是被驚艷、非常興奮的在看模特兒出場!這是你無法透過螢幕感受到的!」


 

HR:最喜歡的模特兒是?
曾跟她/他在國外碰過面嗎?
.

「好像沒有碰過面耶,我很喜歡 Agyness Deyn,但她現在比較少出來了(Burberry 2020 S/S 有再度回歸),可我有遇到過 Coco Rocha,2012 年有在 CHANEL Casting 上碰過她,她剛好也在總部,覺得非常開心,有種看到偶像的感覺,她應該心裡想哪來乳臭未乾的小屁孩(笑)。」

Agyness Deyn & Coco Rocha, Jeremy Scott 2007 F/W

Coco Rocha

「必須說她真的很厲害,表情、神韻傳達的非常好,靈活度、反應也很快,我覺得現在的模特兒無法做到像她這樣,透過不同肢體表情,一件衣服在她身上可以做出很多種組合,但現在很多人都無法。」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𝕮𝖔𝖈𝖔 𝕽𝖔𝖈𝖍𝖆(@cocorocha)分享的貼文 張貼


 

HR:你覺得一個人的按讚數和實力有關嗎?
.

「無關啊(歎),以前會覺得按讚數沒差,這圈子的人知道我就好,但現在這圈子的人都自顧不暇了,喜歡時尚的人口真的太少,再加上台灣又不太重視,所以相對的變成我們必須要做點什麼來獲得關注。」

「以前是覺得不用宣傳,雜誌、品牌客戶來找我是一種的認可,但現在的市場讓專業度受到質疑,大家會覺得網紅才是指標,進而衝擊到模特兒,現在的人已分不太清時尚模特兒和網紅的差異在哪,這是比較辛苦的部分。」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每個人都應該有「收集」的喜好吧?!特別是「城市限定」,更是無法拒絕……. . 我很喜歡被香氣擁抱的感覺,對於味道融合與層次變化很有興趣,剛好某天下午與朋友聊到香氛,行動派的我立刻拉著她帶我去她喜歡的香氛店 #lelabo 尋香去。 . 她介紹她偏愛的味道給我試聞,從許多人喜愛的Santal 33,到她個人鍾意的Another 13,再到城市限定香水系列;正當我迷失在香味中與無法冷靜思考哪一款最想帶走的同時,店員語帶輕鬆的告訴我「唯獨九月,才能在各城市買到所有城市的限定香水,不然平時都要買飛機票飛去該城市購買唷;如果你還猶豫不知道要買哪個城市香味,也不用擔心,有小容量的組合,可以一次擁有五個城市的味道!」 . 我很容易因為錯失nice things而感到後悔,所以這是再好不過的體驗方式;13款限定中,我挑了五款帶我神遊世界的味道:有木質味的東京、香草調性的巴黎、胡椒味基底的倫敦、有格拉斯玫瑰的芝加哥,帶著安息香的莫斯科,喜歡的味道剛好也是我喜愛的城市,以後就能輕鬆帶著它們到各屬的城市旅行。 不過重遊東京、巴黎、芝加哥與倫敦以外,我是不是要先開始探索從未踏足的莫斯科呢? . #tokyo #paris #london #chicago #moscow #cityscents #cityexclusive #ootd #cos ##livingwithLHY @perrykuo @unknowndrifters

A post shared by 劉欣瑜 Liu Hsin Yu (@liuyuhy) on

「品牌今天想做活動,他們想到的是網紅帶來的流量可以刺激消費,但流量真的能帶來消費嗎?雖然會有很多網紅的粉絲看到,但一個包包動輒近十萬,這不是一般網紅的族群消費起的,但品牌又必須跟上層報告,變得有流量就交差,可能否刺激消費又是另一個狀況,最後就變成這位不行就換下一位的窘境。」


 

HR:你說這圈子自顧不暇,
那編輯
的狀況是?
.

「模特兒在衰退,時尚編輯的話語權似乎也沒以前那麼響亮。」

「就台灣來講,很多觀眾都覺得只要你很敢講、敢批評就好像很有公信力,這些網路名人看看照片、IG 美照就可以寫什麼,但真正的時尚編輯要做的功課其實很多,他們必須對於品牌的歷史、文化內容要去了解深入,例如 Loewe 的皮革、工藝、歷史文化..這些是如何傳承融入在現代,可現在很多『小編』是沒有能力去解釋這些品牌故事,買個 Zara 開箱都可以說自已是『時尚編輯』,聽起來很嚴苛,但模特兒界也是這樣。」


 

HR:如今看秀的時候還是有很多沒受邀的人在場外閒晃嗎?
.

「很多呀(笑),但蠻有趣的啦坦白講,你可以看得出這個人很用力地在表現自己,也不是說不好,就可以藉此觀察世代的脈絡走向(如果不要那麼嚴厲看待的話),因為很多網紅也是在此發跡。」

「這世代就是每個人都想被注意,就像我也想吸引到欣賞我/看得懂我的人,所以我覺得某方面孔雀們很有自信可以讓場外發展出新的文化、舞台,這都是時尚產業的一塊文化,沒有好與不好就是正在發生的現況。」


 

HR:那你覺得台灣那種看待「時尚」的異樣眼光有辦法改善嗎?
.

「不可能(笑),很多衣服都只能出國的時候穿,我覺得台灣的氛圍很難,除非很做自己,雖然我是,但我不喜歡別人用看到妖魔鬼怪的眼神看我。」

「我現在變得不太去在乎,有點受到局勢所迫,因為我雷達(直覺)蠻敏銳的,有沒有人在看我感覺的到,一轉頭就很明顯有人在看你(雷達就會嗶嗶嗶),我就會覺得很沒禮貌,在國外就算你被看也不會覺得不友善,老外知道你在看他是會點頭微笑,可是在台灣大部分的時候都不是這樣子,很多人把頭轉走後,下一秒又會繼續看,真的很想問說,你!到!底!在!看!什!麼!


 

HR:最後,你會想對想踏進時尚業的人說?
.

「其實時尚產業是個花得多賺不多的地方,所以你得先把銀彈準備好,預備度過長期乾燒的奮戰,還得要有被折磨超過五年以上精力,除非你只想來快速看看這個花花世界後人就走,那就隨時歡迎你(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