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STORY

Fear of God,懂主理人 Jerry Lorenzo 的理念比搶到 Nike 聯名還讓人崇拜

Jerry Lorenzo 是一個基督徒,這是整個 Fear of God 一個很重要「背景」,但今天不是要來講有關宗教,而是這位看似饒舌歌手的男子如何成就了一個導人向善的時尚品牌。(ps. 建議沒事不要把它翻譯成中文)

 

先來聊點他的背景:
.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 @henryruggeri obligatory headshot…. 🇮🇹

A post shared by jerrylorenzo (@jerrylorenzo) on

Jerry Lorenzo 有著工商管理碩士的背景,在學生期間,Jerry Lorenzo 曾在 GAP 和 Diesel 打過工,無論是當銷售人員或是倉儲,他都認為這是寶貴的經驗,「因為在零售業工作你會知道什麼是大家所沒有以及真正想要的。」

他的父親是個前美國職棒球員 Jerry Manuel,曾擔任芝加哥白襪隊及紐約大都會隊總教練,也因為有這層關係(他自己也承認是靠關係進去的),他搬到了芝加哥進入了一家運動員經紀公司。

2008 年回到洛杉磯後,他成了前道奇隊球員 Matt Kemp 的經紀人,這份工作就是要經營球員的形象(讓他時髦點的意思),可找不到合適的衣服催生了 Jerry Lorenzo 想自己設計的念頭:一種精緻聰明的休閒裝。致使,他開始在市中心的服裝工廠研究,很快地累積了一個小型系列。

 

「我不懂生產、季節和如何打版,我只是覺得如果我衣櫥裡缺了些什麼,這狀況一定也發生在別人身上。」

 

錢從哪裡來?上述並不是 Jerry Lorenzo 唯一的工作,作為知名的夜店派對推動者 JL Nights(就是讓夜店變的人人都想來的工作),他自己的名聲也水漲船高,這份工作除了讓他認識超多有影響力的人外,也讓他知道,「如果我有能力讓大家來夜店,我也能讓他們穿上我的衣服。」

ps. 但也因為這份工作的緣故, Jerry Lorenzo 捨棄了父姓 Manuel(但現在也以此為標語),「因為我不想髒了我爸的名聲,我不想要有人去搜尋『Jerry Manuel』的時候反而看到他兒子在派對上喝著灰雁伏特加的照片。」

 

Fear of God,
當代神職人員的制服
.

Jerry Lorenzo 是自學成才,沒有設計背景(如 Alyx 的 Matthew Williams 和 Virgil Abloh 一樣),所以他也不以「設計師」自稱,比較喜歡的形容是「掙扎的藝術家」,更多的就是將文化中美好部分保存下來,容我們強調,是美式文化。

既然是虔誠的基督徒,那品牌名稱從基督教界最被廣為閱讀的著作之一《竭誠為主》(My Utmost for His Highest)而來也就不是什麼稀奇大事。

自 2013 年成立品牌以來,Fear of God 呈現的是一種「風格」,其強調層次和比例,參考了許多 80、90 的美學,像是 Nirvana 主唱 Kurt Cobain、電影《早餐俱樂部》還有退休的 NBA「戰神」Allen Iverson(上述人物多次出現在他訪問中),其從童年的喜好擷取靈感,「無論是 Metallica、Nirvana 或是搖滾、grunge 還有 90 年代所有的一切。」混合懷舊美學創成自身的風格,這就是我們眼前的 Fear of God。

這和我們對擁有強烈宗教信仰的人似乎不太一樣?對 Jerry Lorenzo 而言,一個基督徒這麼愛搖滾是完全沒問題的,「我愛上帝,我願意第一個為他(Him)赴死,但我也愛 Nirvana 和 Metallica,我也很喜歡 Judas Priest、Iron Maiden 還有槍與玫瑰,」他表示,「這些只是影響我的一部分,我所在的位子就是我所專注的。」

Kurt Cobain

Allen Iverson

《The Breakfast Club》John Bender,Fear of God 的繆思,像 Jerry Lorenzo 就說,洛杉磯很熱,法蘭絨襯衫不適合,不如就裁成短袖

當然,Fear of God 受洛杉磯影響也很大,尤其是那「不遺餘力的時尚感」,「穿上 Fear of God 的感覺是,可以看起來很酷,中午去餐聚面會也行,若之後想要去健身房做點運動的話也可,一切非常實用。在洛杉磯,沒人真正只有一份工作,也沒人想看起來只有一份工作。」

 

「對我來說,我的靈感來自於沒有受過訓練和沒有龐大的資金援助,這迫使你必須想出點什麼,這只能是真實的,因為那是你自己和你的觀點。」

 

那他的設計方式是?「把所擁有的資源盡可能發揮到極致,最重要的就是你的創意和能執行的資源,我知道這已在產業中被遺忘了,而原創最純粹的形式便是來自於從原本沒有的地方去創作。」這一點也為人詬病,因為許多它牌的影子出現在品牌當中,但 Jerry Lorenzo 並不否認這點,他說:

 

「即便我的語言全都是由不同的事物借來的,但我所說的話是沒人說過的。」

 

這句話證明了他作為創作者的才華和能耐,且就 Nike 的聯名來看,他表示和設計團隊開了無敵多次會,因為要先了解 Nike 的設計模式,才能從「無」發想出「創意」。

Nike Air Fear Of God 1, 「我的目標是為孩子營造一種發自內心的體驗,當他第一次看到 Ben Simmons 穿著這款鞋出現在賽場上,或是看到最喜歡的運動員在球場上穿著的感覺。」

 

「Fear of God 不是一個服裝品牌,是一個信念。」
.

Fear of God 最引人注目的還有一個點:自由。

其不像 Supreme 那樣有著季節之分,也不像時裝品牌有著時程,純粹就是他覺得時機到了(如今是第六季)。沒有時裝秀、沒有公關、沒有行銷、沒有廣告,據悉,整個品牌的員工人數是 30 多人,100% 自理,無投資人。

 

「對我來說,這就是奢侈(Luxury),這意味著我每天都能穿著刷破運動褲、反穿 T 恤,然後自訂行程,想什麼時候回家看小孩都可以,我非常感激能夠做到這些。」

 

這成了品牌重點之一,也讓 Jerry Lorenzo 只想跟有「創作自由」的人合作,同時,Jerry Lorenzo 在接受 Hypebeast 訪問被問及「品牌定位」時覺得:「Fear of God 更趨近於奢侈品,我可以看到有些品牌受到我們影響,像輪廓、比例、造型或是敘事方式,作為奢侈品我覺得 FoG 有影響到市場,就這六季的產品來看,你可以拿到世界最棒的產品,有很多很棒的細節和布料,而這一切全都是來自美國的風格、文化和觀點。」但為什麼 FoG 常被歸類為街頭潮牌?他認為,這就是世人對有色人種的刻板印象或一廂情緣。

價格是品牌備受爭議的一個點,Jerry Lorenzo 點明其布料都是上乘最佳,所有衣服都是在洛杉磯製作的,鞋子則是在義大利,他表示,想圖便宜就把產地轉到亞洲這種心態是不對的,當然,如今他也有了更親民的支線附牌 F.O.G(如今改名 Essentials)。

 

 

Fear of God 背後的力量
.

最早穿上 Fear of God 的是 Kanye,這因緣際會是在 2013 年看到 Big Sean 穿著一件(首季系列中的)超長 Tee 後,Virgil Abloh 就致電給 Jerry Lorenzo(也有人說是 Kanye 親自致電),待肯爺看了整個系列後隨即邀請 Jerry Lorenzo 加入他的創意公司,一個禮拜的時間,Jerry Lorenzo 到了巴黎和 Kanye West 做 A.P.C 的聯名,再來就是整個 Kanye West 的演唱會造型和 Yeezy Season 1。

之後 Jerry Lorenzo 替小賈斯丁設計 2016 年巡演的服裝和周邊

對 Jerry Lorenzo 來說,「Kanye、Justin 和我,我們都有共同的基礎,就是信仰,一種精神上的理解和對神的尊重。當我在這領域變得越壯大時,感覺我們之間的關係有著更龐大的目標,其是超過服裝、文化或是任何我們覺得很酷的東西。」很顯然 Fear of God 不僅僅只是一個服裝品牌,當中有更偉大的目標和期待,「某種層面來說,你必須要做點什麼。」他也曾在接受 Ssense 訪問時表示,Fear of God 就是給當代僧侶或門徒所穿的。

 

「我喜歡 Fear of God 所表達的意思,對我來說,那意味著在接觸上帝後人對祂的敬畏、尊重和平靜。」他說,「但另一方面,如果你不了解祂,你與祂沒有任何關係,那自會害怕其力量。」

 

也因為神的幫助,Jerry Lorenzo 成功戒了酒,「Fear of God 剛起步時,雖然想法很好,但不一定能以此維生(根據他自己的說法,因為很多事不懂所以被騙了很多錢,但儘管如此,他仍不放棄自己的信念),壓力很大,這部分我處理的不是很好,我知道我已沒能力控制我自己,我嘗試過戒酒很多次,我走到了盡頭與神會了面,我的人生從此不一樣,我已兩年多沒碰過酒。」Jerry Lorenzo 脫離了夜生活,如今的他更喜歡在家陪三個小孩。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this is your daaaaay” #112voice 🖤

A post shared by jerrylorenzo (@jerrylorenzo) on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backyard hoops for @sense_magazine 🇯🇵

A post shared by jerrylorenzo (@jerrylorenzo) on

 

 

你可以不買 FoG 的衣服和球鞋,
但你可以跟著一起行善
.

Jerry Lorenzo 想藉由這個機會來證明信仰和時尚是無衝突的,而他 2016 年與 Vans 聯名時找到了一個範例,「原本有 75 至 100 雙鞋是要給網紅和名人宣傳的,」他曾向 Fast Company 解釋,「我有點受到打擊,因為那些很想要鞋的人根本不需要它們阿,這些人的鞋子甚至比我還多,我不知道該怎麼阻止這一切,這鞋的價格從 $100 被炒到 $500-$700,我感覺那價值和目的都沒了,我心想:『如果我有能力給予,怎麼可能會把這些給不需要的人。』我每天都在市中心上班,遇到很多遊民,這些人都被我們所忽略,我就告訴我的員工,『我們把衣服和鞋子整理一下,然後把它們給真的需要的人。』」這一切也都記錄下來放在了社群上。

.

「我感覺有必要把這記錄下來與大家分享,」Jerry Lorenzo 表示,「我們活在一個負面消息不停被傳遞的世代,感覺人們需要一點好消息,我有責任分享正面的事物,如果有人覺得我在宣傳自己,沒關係,但我知道會有更多人受到鼓勵去做些好事,我知道我的任務,我知道我心之所向,我知道我必須對誰做出回應。

如今品牌 IG 人數來到 160 萬,Jerry Lorenzo 在接受 Mr. Porter 訪問時表示,「這樣人數的追蹤人數意味著責任,我不會掉以輕心。」

基於世人對 Fear of God 的高度關注(炒作),招致了一些負面聲浪,,Jerry Lorenzo 表示:「當然還是會被影響,我和大家一樣都是人,擁有這些粉絲和接觸方式,既是恩惠也是詛咒,往好的地方看我不用花錢在 Vogue 上登廣告,壞處就是觀眾能直接回覆對話,這有好有壞,也很傷人,但就只能接受,然後繼續。」

這是一種使命,在某種需求層面上,Fear of God 補足了衣櫥/鞋櫃缺失的一部分,但事實上遠超過於此,「如果我只是在提供你衣櫥沒有的衣服,我會覺得很空虛,我所給的是更深層的,能改變你的生活的(不是說穿 FoG 你會飛天那種),如果你有關注我的社群,如果你有看到我所相信的,如果你曾看過我曾分享的經文、看到我是一位怎麼樣的父親、我所支持的事務,那麼你就會找到超過服裝的事物。」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homerunderby with my homie ⚾️

A post shared by jerrylorenzo (@jerrylorenzo) on

 

參考資料:

Mr. Porter 
Ssense
Hypebeast
Compl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