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TALKS

亞洲設計師是如何讓 Lady Gaga 穿上他們家衣服的?

景德鎮出產的文藝青年
.

陳鵬

回到當初,2015 年十二月,陳鵬在倫敦時裝學院 LCF 發表了碩士系列,很快的就開啟了自己同名系列 CHENPENG,這是個大家都好奇的問題,為什麼不去聖馬丁?「因為那裡出名是女裝,而 LCF 男裝比較厲害。」所以這是一戰成名嗎?陳鵬謙虛笑著說:「是運氣。」

他的出生令人著迷,並非來自上海北京大都市,而是瓷都景德鎮,「大概在小學時就在練毛筆字、毛胚啊、拉胚啊,就是會經常上這種課,家裡的人也會希望我從事相關行業。」

你懂的,亞洲父母總希望小孩留在身邊繼承家業,甚至連大學主修 Fine Art 也是父母幫他選填,但為何最後會走上服裝設計呢?「我在大學第一週我就知道我不想承接家業,」陳鵬表示,「因為身旁每個人都在做陶藝,覺得人生想要有所突破吧,時尚行業嘛,總是比較離經叛道一點。」但他可不是在玩,「我也透過自己的積累(得獎/工作),告訴家人,我是適合做這行的!」

 

品牌重點:One Size Fashion — 平均時尚主義
.

「這所謂 One Size Fashion 的中文翻譯是叫平均時尚主義,當時想定義的是,無論是概念或是產品,能適用於不同的人,它是無種族、無文化差異、無年齡限制以及無場合的。」

「若是社會平等這理想還離我們很遠的話,那統一尺寸的時尚可能會將這概念提前發生。」陳鵬 CHENPENG

陳鵬 CHENPENG 的 One Size Fashion 平均時尚主義概念

其概念始於他碩士畢展系列中,陳鵬選擇了兩種極端人群:極瘦和極胖。「其戳中了大部分人的痛點,因為大家會去跟隨流行想突顯或掩蓋身體不同部位,但平均時尚主義的想法則能給人自信,任何人都可以穿上它,不會因為你的身體結構而有所不同。」

陳鵬:「我的畢業製作名稱為『自然中自然』,靈感是來自大與小的服裝版型,我注重在打版製作,這些服裝都只有一個尺寸,人人都可以穿上。」

其想法由己及人,除了在國外,在大陸的市場反應也相當的好,「其實我們很大的客群是有色人種,這解釋了為什麼我們的衣服顏色會比較亮彩一點,因為在西方世界,像黑人的地位總略遜於白人。而平均時尚主義不僅僅在身體結構上的突破,還有道德學上的突破。」

 

19 秋冬登山客的亞文化以及熱情之手
.

.
19
秋冬,CHENPENG 再度來到紐約時裝周,本季靈感來自喜馬拉雅山(意為雪的故鄉),「我當時想做的是兩種文化的撞擊,喜馬拉雅山最標誌性的是它的珠峰,其吸引了全球不同文化的攀登勇士,而很多當地居民可能會去當嚮導,也會跟來自全球的攀登者進行文化交流,這其實是一種新的文化碰撞,創造出一種新的亞文化。」

整個系列中出現的印花與配色取自於東亞大陸與南亞次大陸的天然界山山脈的三視圖,透過複合TPU、羊毛針織、人造毛皮等不同面料的混合運用,整個系列從精神層面和視覺上表現地域屬性的動植物進化與演變、「雪人」傳奇神話、依山而居的游牧民族,以及勇攀高峰的現代勇士。

CHENPENG 2019 F/W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CHENPENG* Autumn/Winter 2019 has chosen “HIMA LAYA” as the title of collection which, in Sanskrit, means “snowy land, the home of snow”. Prints and color blocking seen throughout the collection derive from the three different views of the natural mountains in the East Asian continent and the South Asian subcontinent. Himalayas, the highest mountain range in the world, has blessed us with the natural impact of polar colors. Through the hybrid use of textiles such as composite TPU, wool knit, faux fur, the collection invokes not only the visual evolution of the region’s flora and fauna, as well as the spirit of the ”snowman" legend, the nomads living by the mountains and the modern warriors who scale the peaks. #chenpeng #nyfw2019 #nyfw 🧡🧡🧡🧡

A post shared by CHENPENG (@chenpengstudio) on

那隻手呢?「當時是做一個圍巾,藏族不是經常會披戴絲巾嗎,那是他們送給遠方的客人,它其實是一種類似擁抱,一種將自己最熱情的那面傳達出去,所以我們選擇用手來做表達。」

 

為什麼當初 Lady Gaga 會注意到 CHENPENG
.

「因為 Opening Ceremony 在我畢展系列時就有下單,致使 Lady Gaga 和蕾哈娜的造型師有看到我們的產品。…..我們上一季的新突破就是 Nicki Minaj,第一季是蕾哈娜,第二季是 Lady Gaga,每一季都有一個新的明星曝光,但這就是要看運氣。」

 

是否有想治裝的明星藝人?
.

「我在英國讀書的時候最想治裝的明星就是 Lady Gaga,為什麼我會去 Gareth Pugh 實習也是因為 Lady Gaga 的關係。但人生真的很奇妙,兩年前我可能還在某設計師下打工,可兩年之後,我們倆的衣服卻在同一家店販售,還和設計師出現上下篇貼文,會有種不一樣的感覺。」

「有些事是你要敢想,才會成真,敢想敢做,你才能夠實現得了,如果你不敢想不去做,你永遠都實現不了。」

 

同樣都被蕾哈娜穿過,為什麼 CHENPENG 活下來但 Vetements 卻沒落?
,

蕾哈娜 Rihanna in CHENPENG

2015 年是 CHENPENG 起飛之時,也是 Vetements 當紅之時,許多買手和店家會把兩個擺在同樣的定位,但設計師表示:「Vetements 在過去增長速度太快了,可大部分他們是透過行銷手段(a.k.a 炒作),但真正消費者跟產品的感知力,會比跟品牌文化感覺更強。」

「吹噓的再好,泡沫遲早會破的。」

「因為時裝周其實看不太到 Vetements,我在巴黎 Showroom 就有問其他買手,得到的回應就是:快速的增長會帶來快速的消亡。服裝品牌不僅僅是做產品,那也是在做文化,需要將這兩種東西揉雜再一起,再透過產品去傳遞思想,而 Vetements 的問題就在於它的產品並沒有做到精髓,你會發現,Vetements 很多東西都是從 Margiela 以及過往 Vintage 去改良,他們並沒有做出很經典的東西。

Vetements 2019 F/W

 

「感謝前輩的開疆闢土。」當初的日本,便會是未來的大陸。
.

如今已踏足紐約、倫敦,品牌銷售遍及 16 國,線上線下達到  100 多個據點,被問到在英國留學的感想,陳鵬仍覺得自己很幸運,「其實早在 2000 年左右的時候就有一批大陸設計師在英國學習自創品牌,而我們 90 後的設計師,都很感謝前輩,像是 Lulu Liu、王海鎮..等,因為亞洲文化剛到倫敦的時候是一種衝擊,而當地的文化則會有點排斥反感,但隨著亞洲文化和經濟體的崛起,西方不得不重視這部分,受益的便是我們這些 90 後。」

「之前也有媒體在聊到,中華文化或大陸設計師可能會像上世紀 80 年代日本三傑川久保玲、山本耀司、三宅一生,給巴黎和全球文化帶來衝擊。」

當然他對台灣設計師也有很另類的看法:「其實我很欣賞台灣設計師,他們有個很標誌性的特點就是很刻苦。相較於大陸日本,台灣設計師很重工藝,就是他們在設計、品質和細節這些上會比較注重。」

ps. 他觀察道,「在歐洲留學有個很明顯的現象,亞洲區域他們最尊重的會先是日本設計師,再來是韓國,接續是台灣、香港,最後才是大陸。但隨著經濟環境成長,很多大陸留學生去那邊留學,他們刷新了西方人對大陸設計師的看法。」

 

大陸大型品牌其實很需要懂得文化混合的他們
.

論大陸設計師能否進入國外大型品牌擔任創意總監,「至少這還不會發生在我們這代,可能會是 1995 或是 2000 年後那輩的,待整個行業發展到一定程度以及亞洲設計師在國際地位上有很強的話語權之後。」

90 後的我們很有可能會成為國內大型時裝品牌的創意總監。」

太平鳥 PEACEBIRD MEN

李寧 2019 S/S

如今的大陸服裝紡織產業分成:純加工和轉型成本土商業品牌,陳鵬覺得:「他們迫切性非常需要轉型突破,這解釋了為什麼會有李寧、太平鳥、江南布衣、波司登等品牌出現,因為它們國內市場已吃得很透,很難再有新的突破,致使當它們需要擴展海外市場的話,就需要像我們這樣混合不同文化的設計師來轉型。」

那陳鵬對未來的想法呢?「還是會以發展自己品牌為主。」

 

究竟該怎麼做出一個成功的品牌?
.

論經營,「無論是哪,優秀的設計師和藝術家很多,但是為什麼大家就只知道那幾個?其實你在創作或是思想傳遞上,在某種程度上一定要結合商業,來藉由商業來幫助你傳遞理念。

「這是很現實的一句話,有錢你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情,當沒錢,可能只有身邊幾個朋友知道,即便東西再好再高大上,沒有觀眾,一切都是枉然。」

《i-D》資深編輯 Julia Sarr Jamois 2016 秋冬時裝週身穿 CHENPENG 外套在街拍引起時尚界高度關注

.
若要推薦一位設計師呢?
.

「陳安琪(Angel Chen),」陳鵬表示,「就像你問她她也會推薦我一樣,若論獨立設計師你會發現上海時裝週可能會有上千個牌子,但是真正能夠達到川久保玲或三宅一生的設計師,不僅僅是說你要能創造出好的服裝,而是透過服裝你傳遞了什麼想法,你要能打破這個時代和行業現有的狀況,像陳安琪是把亞文化做得很好的,她厲害的地方是表達方式,但不論是我或是她,你可以感受到我們之間有很強烈的個人風格。」

Angel Chen

「作為設計師,你只要有一個東西很強就夠了,人無完人,你不可能做到所有東西都很強。」

「其實當你去回憶川久保玲的設計,你會記得什麼?絕對是她起初的系列,你要有個很強的記憶點,而現在我們看川久保玲,雖然看到所有衣服都很類似,沒有哪一件衣服很跳脫,因為這是商業化和概念結合的結果,概念被抵銷掉,但風格更能統一,當你把它用品牌的大格局去看,你就會知道,這是川久保玲。如同你去看 Alexander McQueen 一樣,秀上款每件衣服你都能記住,但你其實根本不知道哪一件是他的副牌,這道理是一樣的。」

最後,我們請他用一句話來形容自己的品牌。

「做設計真的不能裹足不前,最重要的應該還是『離經叛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