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PEOPLE

解析,Hedi Slimane 到底酷在哪?

2018 / 9/ 3 更新 

S__17661968

於 2018 年 9 月 3 日,CÉLINE 官方帳號突然將過去所有 Po 文全部清空(很 Hedi Slimane 的做派),只留下宣布新 Logo 登場的三則消息,官方表示:「CELINE 全新 Logo 靈感來自 1960 年代的原始設計,並取消原本 É 的重音符。而 1960 年版本的 Logo 有囊括巴黎(CELINE PARIS)二字,而這將回歸至服裝和包裝的標簽上,但不會出現在廣告當中。」

基於上回 YSL 被「去 Y 加 P」太讓時尚界震驚,當 Hedi 接手 CÉLINE 創意總監消息一出,市場就不斷猜測他究竟會如何改造這個被奉為高冷女王的品牌,然而,這與當時 Hedi 加入搖搖欲墜的 Yves Saint Laurent 狀況不同, CÉLINE 早已擁有一大票 Phoebe Philo 死忠的追隨者,其簡約洗練的輪廓和女性精神,若被強制轉成屁孩無謂吹捧的爆紅牌,想必這是時尚界所不願樂見的。

猶如美國時尚作家 Ana Kinsella 曾告訴《Garage Magazine》表示,「CÉLINE 一直是為女性、由女性而做的衣服,感覺是一個為女性生活設計的時代象徵性地結束了,」考慮當前的政治環境因素,這樣的改變是個奇怪的時間點。但如今在為達到 10 億美元業績的前提下,想必一切都將不一樣。 

對於這樣的變動,「BRING BACK THE É」、「COME BACK PHOEBE 」諸如此類的流言四起,回想當初 Saint Laurent 的改朝換代難免讓人不習慣(但最後卻讓人愛不釋手),距離揭幕時間還有 25 天,究竟 Hedi Slimane 到底會端出什麼菜色來同時滿足商業和時尚價值?是否 Hedi 能讓 CELINE 最重要的女性價值與青年音樂文化並存?這一切太值得期待。

1247905

__________

 

 

2018 / 8 / 31 更新 

40414413_1694491624010782_1829728416820101120_n

根據諸多外媒報導指出,Lady Gaga 近期於巴黎羅浮宮與《蒙娜麗莎》的合照,其造型除了搭配已故 Azzedine Alaïa 1991 年秋冬系列皮革大衣外,其手持的包款成了萬眾矚目的對象,據傳,這是 Hedi Slimane 首個 Céline 系列包款?

40402787_1694491737344104_2440163558730760192_n

若你好奇為何我們會持疑問句呢?因為英國知名時尚網站 Dazed 在從 Hedi Slimane 粉絲團(@hedislimaneworld)得知消息後聯繫了 Céline,官方「既沒確認也沒否認」其包款是否為 Hedi Slimane 所做,但於社群,除了日本 HYPEBEAST 網站外,許多法國知名時尚媒體包括《Vogue》以及《Vanity Fair》皆已撰文稱頌,知名網站 Fashionista 的總編 Alyssa Vingan Klein ‏更推文表示:
「Lady Gaga 是當初 2012 年第一個身穿 Hedi Slimane’s Saint Laurent 系列的明星,如今又是第一個戴著 Hedi Slaimen’s Celine 的人!」

40390739_1694971927296085_7207197522052251648_n

這是 Hedi Slimane 接任 Céline 後第二個有關消息,他將如何打這場社群戰著實令人相當好奇,其首個 Céline 男女裝系列將會於 9 月 28 日晚上 8 時 30 分在巴黎舉行,我們拭目以待!

40414480_1694972503962694_1218166026382868480_n

 

____________________

 

 

http://www.mobile01.com/userinfo.php?id=1314737

2000 年,Chanel 創意總監老佛爺 Karl Lagerfeld 決定減肥,他對外澄清:「我沒有健康問題,但我突然想要穿 Hedi Slimane 設計的衣服。」貴為「時尚大帝」受世人頌揚的他,瘦下了 90 磅(約 41 公斤),只為擠進 Hedi Slimane 為 Dior Homme 開啟的纖細西裝;10 多年之後,Chanel 2017 早春度假系列,於古巴哈瓦那,Karl Lagerfeld 謝幕時身穿著 Saint Laurent(by Hedi Slimane),要說如今要能上得了老佛爺的身?可能只剩下 Hedi Slimane 即將推出的 Celine 男裝。

466ed27e8d83df9f2bec6aeb6c93de14

 

 

為何世人總對 Hedi Slimane 念念不忘?

37709648_10214057871333423_6314330162594840576_n

自離職到入主的兩年期間,縱使待業的設計師如此多,可唯獨大家念念不忘 Hedi Slimane 有進入 Chanel 或回歸的可能(如今被傳爛的則是 Phoebe Philo 會去 Chanel?),時尚界對他是又愛又恨,既是崇拜又愛貶損。

《Vogue》國際編輯 Suzy Menkes 曾問過已故的(聖羅蘭先生的舊情人)Pierre Bergé ,「就你看來,為什麼人們每次談到 Hedi 都這麼戲劇化?」Pierre Bergé 回應:「有個很好的原因,事實上是 Hedi 並不喜歡大眾,他也不怎麼喜歡記者,他不喜歡順著媒體的規則走,因此,大家並不喜歡他。」

恩,首當其衝的案例是 Cathy Horyn(比起 Hedi Slimane,她更喜歡 Raf Simons),甚至連《紐約時報》資深評論家也在 Hedi Slimane 待業期間對其「造神論」提出疑問,理出的結論是「他對媒體越壞,時尚界越想討好他。」

但回到重點,Hedi Slimane 的才華有著煽動的天賦,當初那一世代的「明星設計師」,也唯有 Hedi Slimane 和少數幾位存活至今,論原因?「任何 Hedi 碰過的東西都會變成黃金,」倫敦知名百貨 Selfridges 的採購暨營業總監 Sebastian Manes 在年初接受《金融時報》訪問時表示,「Dior Homme 在當時是很實在的案例,Hedi Slimane 讓男裝大放異彩,同時他也是很厲害的攝影師,其反映了他在細節上無與倫比的眼光。」

所以,Hedi Slimane 到底酷在哪?

他對於人、音樂、攝影、時尚的品味和知識造就了 Hedi Slimane 的能耐,如今的 Hedi Slimane 把音樂家的巨星魅力轉化成時尚,當初從柏林倫敦,到加州洛杉磯所累積下來的文化能量,讓他有了點石成金的能力,而從訪談當中,我們整理了有關 Hedi Slimane 所認為的價值影響…

論音樂:

「音樂構成了我攝影風格背後的句法規則,也是過去 20 年來全部時裝設計背後的句法規則。我 6 歲的時候,除了格林童話外,我唯一知道的是大衛鮑伊(David Bowie)的《Aladdin Sane》專輯、滾石樂團的《Angie》還有貓王身穿金色西裝唱著《Suspicious Minds》。那時的專輯封面就成為了我靈感的漩渦,還有我深深痴迷的舞台上的閃亮與頹靡的承諾。」

david-bowie-aladdin-sane-framed-album-print-1.23 933614df3c1420240357418a6bdd5ea2

「後來我經歷了生活中不同的創作周期,參與到音樂世界中新興的聲音與社群中去。我剛開始在這個小型創意社群做設計的時候,大概是 1997 年,在巴黎,在 Saint Laurent,後來被稱為『法式風情』。」

 

論青年:

「在十幾歲的時候,我開始有了這個『青年再現』(youth representation)的想法。我認為這最早始於早期的德國浪漫主義,尤其和歌德有關。」

 

「柏林在我早年任職於 Dior 的時期影響力很大,在 Dior,我試圖將柏林在千禧年早期的一些充沛活力與能量引入巴黎。我從柏林街頭找來很多年輕音樂家和青年,出版了一本有關我在柏林那幾年的書,最後將這段時期收進我在柏林現代藝術中心(Kunst-Werke)的展覽,展覽描繪的是這一代人們充滿詩意的自由精神。」

berlin-by-hedi-slimane-1 berlin-by-hedi-slimanepic via https://janus-books.com/all-books/49-berlin-by-hedi-slimane.html

猛然地栽進由青年文化所促成的新穎中,這是很典型的 Hedi Slimane,如今的他說:「能看到以往的想法規範轉化成新的美感實屬自由解放,在前進的道路上我們都該避免概括或裝腔做勢,寧可去質疑,去提問,去尋找更清處明確的聲音。」

 

論纖細贏弱:

ruth-bell-hedi-slimane-saint-laurent-cruise-2016-1

「雌雄莫辨,算是我個人的成長史吧。我始終帶著很模糊的性別再現的想法長大,我一直覺得自己在走的是某種另類道路,我在這點上是有政治立場的。17 歲的時候我就開始在街上找人拍照了,並且確定了自己的個人風格,不管是女孩還是男孩,而他們也多多少少地反映出當時的我以及我的打扮,也是我音樂品味的一種投射。」

「我對沒有自我風格、沒有強烈藝術個性的人沒興趣,至今依舊如此。」

論攝影:

 

「我在過去的25年裡,拍攝的多數人物確實有些共同點:藝術的能量、強烈的心緒和獨特的個性。美從來不是我要拍的東西,我想要表現的更多是英雄般的真實、詩意的古怪或者是有關每個人物的特性,一種宏大的混沌感。」

 

619773-800w

「更吸引我的是他們每個人的獨特性,他們為自己建造了迷人、誘惑、有魔力的世界。我認為將此視為一種神聖而閃光的儀式,他們每一秒鐘都將自己的生活表演出來。通過一張簡單的照片,我試圖捕捉這種迷人做法中一顆顆閃閃發光的塵埃,將它保留下來,保證它們背後能夠存有一份記憶。」

 

論繆思:

Arrow de Wilde

Arrow de Wilde

「我幾年前有遇到 Arrow de Wilde,她還是那麼年輕迷人,希望能專注在音樂上。拍攝 Vogue Italia 並非拍攝她的最佳時機,因為她還在定義自己的音樂。我們近期又在她的早期演唱會上重新聯絡,但她現在已不再 Starcrawler 了。」

 

「對於拍攝人物照片來說,尤其是音樂人,我從不覺得該去干涉對方的風格,這完全不合理,你無法把音樂和風格分開(You cannot separate the sound from the style.)。」

 

「Deap Vally 樂團的 Lindsey Troy 就很 LA,還有 French Vanilla 樂隊的 Sally Spitz,就是那種我會拍攝的典型女孩,是那種龐克搖滾、華麗搖滾的風格,構成了過去 20 年我的工作與設計的一部分。」

Lindsey Troy

Lindsey Troy

 

論控制:

best-re-brand13

「其實我並沒有刻意要打造個人時裝世界的企圖,我只是希望能在整體中帶出我所想要的感覺。所以我身兼音樂編排和視覺設計等等,絕非想控制一切… 這並非意味著控制慾,控制代表著權力的掌控,我只是想準確無誤的表達心之所想…。」
1_Saint-Laurent

 

年的 Saint Laurent:

FotoJet (1)

不少評論家認為,2012 年當他接下 Saint Laurent 把麂皮外套和 70 年代洋裝和寬沿帽導入品牌 DNA 屬廉價且非原創設計,但你必須說,消費者愛慘了,grungy 風格的迷你裙和針織衫成了最受歡迎的單品。

且最值得提及的是,愛 Saint Laurent 的男人,比女人更多,我們怎麼知道?從該品牌執行長 Francesca Bellettini 7 月接受《WWD》訪問時得知,「如果你認為時尚產業都是由女性驅使那就錯了,在 Anthony Vaccarello 到職之前,Saint Laurent 男裝成衣業務比女性更大,」或許這點解釋了為什麼 Celine 會破天荒的由 Hedi Slimane 來開創男裝系列。

adefile-pret-a-porter-saint-laurent-automne-hiver-2016-2017_exact780x1040_p

而這對 Hedi Slimane 來說,「Saint Laurent 這個項目某種程度來說是在做實驗:一家法國訂製時裝工坊第一次開到了加州。我對那幾年的經歷、我心愛的團隊和 Yves Saint Laurent 這間美麗的時裝屋有著很深的眷戀。」

時間或許能讓這段時間變得更明白,反映出這個項目的真實和道地,以及我押注的所有風險,而其中一個就是要捍衛加州這個想法。」Hedi Slimane 表示,「但我還是堅信加州在流行文化、音樂與藝術領域的影響力正在日益增長,而且隨著社交媒體的興起就更是如此,原因也很明顯。那為什麼不能在這裡設計,並以加州為核心定義出一種美學呢?」(ps. 當然愛加州的絕不只有 Hedi,談加州,Dior 先生就曾說:「這裡就是超級度假勝地!」Raf Simons 覺得這裡像安特惠普,「讓人覺得舒適平靜。」

 

論洛杉磯:

「在英國搖滾樂與吉他樂隊走到尾聲之時的 2007 年,我決定轉戰美國加州。那時候的洛杉磯和加州都沒什麼特別厲害的,但給人的感覺實在是非常青澀,非常新鮮,似乎什麼都有可能。」

 

「1997年,我來到洛杉磯。我會在 2 月和 7 月時裝周期間回巴黎,開始設計我全部的系列,還有 Dior Homme 系列,一直到了 2007 年我真正定居加州。還沒在這裡有個『家』的時候,我在馬爾蒙莊園酒店(Chateau Marmont)住了好幾個月,還真是很特別的一個地方,很私密,一年到頭都有年輕的演員或導演住在這。當時沒有社群媒體,所以感覺隱私很好,很真實,有那種舊好萊塢的落滿塵埃的魅力。洛杉磯在過去幾年變化很大。」

20347343_1916611598664015_1325976117898641408_n
20214047_160343061202569_1269454365463150592_n

如今 Hedi Slimane 還愛這兒嗎?

「洛杉磯有很明顯的改變,其獨特的優勢正被侵擾著,」Hedi Slimane 表示,「我始終受加州的靈感所吸引,可對洛杉磯這城市則日漸失了興趣,對於近年來的變化感到相當不適應,太多人搬進來了,許多社區被建商整個毀掉,曾經觸不到的神秘和魔幻已消逝殆盡,」

對於曾住在柏林和倫敦的漂泊設計師來說,Hedi Slimane 的目光如今則專注在法國,「很明顯的,政治變化已改變了這城市的生氣,現在的法國是共同的(general),毫無疑問,其影響讓我專注在巴黎上。」

 

36972220_829292310611403_4832659272603009024_n

自 Hedi Slimane 入主 Celine 消息已趨半年之久,當中唯二的新聞,除了 Celine 很可能將出現新 Logo,便是 Hedi Slimane 在巴黎 Le Palace 慶祝了自己五十歲大壽。他的靈感對象依舊不變 — 年輕人、音樂家、有才之士,想必這也是為什麼 LVMH 集團總裁 Bernard Arnault 要聘請 Hedi Slimane 的主因之一,Bernard Arnault 希望 Hedi Slimane 的「酷」能吸引年輕一代的消費者,能做到這般精準到位的人不多,對於曾在羅浮宮美術學院修讀藝術史的他來說無疑是首選人物之一;于公于私,這都是個相當肯定的賭注。

36946064_292980244772276_5716064784747593728_n 37088322_2075092852752052_6199430097980620800_n

或許你也會掐指算著這即將到來的巴黎女裝周,畢竟無論如何,Hedi Slimane 都將會改寫 Celine 的名氣、階級、品味、美感,對於新系列將會如何他是守口如瓶,唯一的訊息只有:「近期的許多發展使我想要更承諾專注,想讓自己參與的更多。況且,當前的新世代很俱啓發性。」

無論我們將會在 Celine 看到什麼,對於當前世代來說,這些都會是「新」的,正如 Hedi Slimane 曾說過的:「你需要對新事物持著好奇和開放的態度,千萬別想著過去比較好,因為世上沒有東西會是一樣的。」

 

37227139_961502084022409_726207595987075072_n 37058919_199207900747517_711617952859815936_n

 

參考資料:
Vogue Italy August 2017 / BOF

Vogue US Septemebr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