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NEWS

Saint Laurent 2020 春夏,聖羅蘭的菸裝就像巴黎一樣,讓人陶醉且永不過時

在預覽這場秀之前,先是在 IG 粉絲團 insidethemood(他家很像很單純的 diet_prada)先分享了一張秀上 Kaia Gerber 和 2005 年 Kate Moss 在 Glastonbury Music Festival 的比對照,14 年了,這風格是依舊是時髦至極,這關聯,甚至讓 Vogue UK 也發文寫了一篇類似的懷舊文。

在本季許多品牌都在提「經典」和「風格」之時,Saint Laurent 的 2020 春夏也不例外,但 Anthony Vaccarello 這回是「念舊」了,容我們簡單的把這場秀分成:「致敬 Anthony Vaccarello」、「俄羅斯嬉皮」以及「經典 Le Smoking」三部曲,究竟 2020 Saint Laurent 是美在哪?

 

#Chapter_1
若 Hedi Slimane 在 CELINE 發揚迷你裙,那 Anthony Vaccarello 就在 Saint Laurent 為短褲立下新標章!
.

品牌創意總監 Anthony Vaccarello 所呈現開場的第一套就是短褲搭配西裝,這當中涵蓋的除了是 Anthony Vaccarello 的辣、除了是女性展現權力性感的地方,也 Le Smoking 的前哨。

Saint Laurent 2020 S/S

Anthony Vaccarello 2015 S/S

當模特兒穿著及膝亮面長靴橫跨光束之中,這是屬於現代女性的冒險篇章,無比實穿的海軍風以及百慕達切邊的牛仔褲(叫百慕達的意思因為這是過往海軍穿越叢林沙漠所穿的褲子),可有一點很不一樣,設計師在秀後對外表示,「這是對我自己的致敬,在來到 Saint Laurent 前(在自己同名品牌)做了類似的水手系列。」

簡而言之,這既不屬於 Yves 也不是 Hedi,這是屬於 Anthony Vaccarello 的 Saint Laurent,就 WWD 秀評的開門見山來說,Saint Laurent 女性新西裝就是短褲!

 

#Chapter_2
既然業績很好,那春夏就來個極致華麗吧!
.

雖然是舊聞,但很值得提及的就是 Saint Laurent 是當前母集團 Kering 旗下增長最快的品牌,這種盛世之象很容易在顏色上有著直白的表達。

在首部曲的強悍背後,Anthony Vaccarello 也拿出了柔和的一面,如流金般的盧勒克絲金銀紗洋裝和頭巾,這是 Anthony Vaccarello 向 Yves Saint Laurent 1976 年秋冬高訂「俄羅斯系列」和經典「鴉片」香水致敬,他說:「我想要一個帶著深豔色彩和華麗刺繡的夏日。」且似乎與馬拉喀什一點關係也沒?畢竟在 2020 春夏男裝中,設計師已認為那兒失去了曾經的靈魂。

這「花團錦簇」有著很龐大鮮明的資料來源,畢竟 1970 年代後半段可是替聖羅蘭先生奠定下盛世的經典之一,其最著名的就是他的「俄派芭蕾」系列(Ballets Russes),也被稱作「高級農裝」或是「奢華嬉皮風」,而當中搭配著簡單的背心和雕塑感的黑色緊身上衣形成了鮮明對比,70 年代的懷舊中,也穿插了 Anthony Vaccarello 的當代黑色美學。

 

#Chapter_3
論燕尾服,有比 Saint Laurent 更經典的嗎?
.

 

「我想要向 Le Smoking 和燕尾服致敬,想傳達『Saint Laurent 就是開山始祖,如果你想要一套,你就必須來這兒,因為其他家都只是受其啟發的延伸而已。』」— Anthony Vaccarello

這一切以 Le Smoking 和燕尾服作為收尾,工藝和剪裁自然不在話下,Anthony Vaccarello 請來了 Stella Ternanat、Liya Kebede…等超級名模前來,這背後的訊息無疑是個宣言,隨著不同世代的模特兒 Anja Rubik 和 Freja Beha Erichsen,Saint Laurent 是任何一位女性都能且都該擁有的經典。

其以 27 套,以不同的版本和材質在時尚寶座上呼喊著,論宣揚,聖羅蘭先生是率先讓女性穿上褲裝的設計師;而在「風格」這關鍵字不斷出現在的當下,超模黑珍珠 Naomi Campbell 壓軸登場,她除了在 IG 連 Po 了四則緬懷文,也告訴 Vogue UK 表示:「聖羅蘭先生是時尚之王,他除了創造了完美的成衣系列,也是第一位讓有色女性走秀的設計師,聖羅蘭先生在我的模特兒生涯中是非常重要的人,是他,讓我登上了法國版《Vogue》。」

 

聖羅蘭的菸裝和燕尾服就像巴黎一樣,永不過時
.

Saint Laurent 已數次用艾非爾鐵塔作為秀場背景,我們可以從設計師的回應得到了很完美的答案:

.
「艾菲爾鐵塔對我來說就像 Saint Laurent,當你遊覽巴黎時一定會想到的。」

 

.

本季的焦點則都在地上的聚光燈,《紐約時報》說它們有 414 支,而《WWD》則說有 394 支,這數字不齊背後藏著一股幽默,因為 Anthony Vaccarello 解釋這靈感來源仍是來自俄羅斯系列,他告訴 Vogue UK 說:「那些吊燈讓那場秀更光彩奪目了,而我覺得讓光從地面射出很像是另種版本的水晶吊燈,我想要做出屬於現在的水晶吊燈。」這就像酒醉後的目眩神迷,當你沈醉在 Saint Laurent 的同時,你也沈醉於巴黎,地上有幾盞燈,誰還數得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