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人物|Met Gala明年以川久保玲Comme des Garçons為展覽主題和往年有何不同?

首先,Met  Gala(Met Ball)的全名叫做服裝學院募款晚宴,目的是為博物館的時裝學院籌款得以購入收藏更好的時裝,雖然它已被外界奉為“時尚惡魔的盛宴(Anna Wintour's Party)”,可重點依舊在大都會博物館和展覽主題身上。2017年的Met Gala是以“依然在世的”川久保玲(Rei Kawakubo)成時裝展覽主題,大都會藝術博物館服裝學院院長Andrew Bolton表示「世上只有極少數的設計師能將自己的作品昇華至藝術形式,而川久保玲女士便是其中之一。她藉提供新的可能性和特別意涵改變了時尚的方向。」

「我們正處在一個時尚和設計師越來越不重要的時代,我想要專注在對創意面貢獻極大的設計師身上,讓人們記起何謂時尚的真正價值。」— Andrew Bolton

comme-des-garcons-2016-s
Comme des Garcons 2016 S/S

與近兩年主題不同地方的是,川久保玲的時裝並不大眾(像是科技和東西方交錯都與現代人有所接觸),然而,正如2014年川久保玲曾解釋系列道:「我並非嘗試在做衣服。」在2016春夏系列,她用“隱形的服飾”來形容,並為這場沒有袖子的服飾下了一個主題“女巫”;而2017的春夏男裝,則是“國王的新衣”。比起一般的時裝秀有著性感超模和話題,川久保玲的秀和作品更會讓觀賞者感動落淚,當衣服走上伸展台,底下的觀眾幾乎不太可能出現“天啊,這件也太美了吧,好希望下次可以穿去公司、約會或參加派對時穿”的念頭。

「讓我們先把長久以來的認知想法都先丟棄吧,用新的事物重新開始。」— 川久保玲

第二,即便川久保玲在時裝人士眼裡是神級地位(Marc Jacobs曾說川久保玲和Martin Margiela是影響時尚界最甚的兩位設計師),可畢竟不是家喻戶曉的設計師。而大都會博物館因開銷過度月前陷入1000萬美元財政赤字的風波(甚至裁員100人)。但同時,值得注意的是,根據統計(截至2016年6月30日止),大都會博物館刷新了40多年的記錄達670萬人次,當中最受歡迎之一的展覽就是〈中國:鏡花水月(China: 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達81萬5千,致使博物館這次會如何佈局?值得我們關注。

第三,以往部分時裝的來源是由各大品牌所提供,品牌也進而成了盛宴的共同承辦人員,藉此品牌邀請明星為嘉賓,其盛裝出席也等於打廣告的好時機,可玲姐的這般不大眾,也讓我們相當好奇各路明星將如何駕馭她的時裝?當然,大都會也從未硬性規定,只是鼓勵大家能夠穿的符合主題。(畢竟品牌邀請的明星就是要穿品牌的衣服)

23metcdg4-superjumbo-v2
via NY tims

回顧過往,玲姐從來沒參加過Met Gala,對大眾所認知的美、派對或明星..等等,相信她一點興趣也沒有,自古以來品牌廣告也以抽象為主,即便有人出現也是能引起共鳴的藝術家或是素人,或許正因為如此,並不是每次都能看到美版《Vogue》總編Anna Wintour出現在川久保玲的秀上(也因為這樣,今年她被目擊與Andrew Bolton坐在川久保玲秀上讓大家有此猜想),反倒Grace Coddington是常客。(但別擔心,Andrew Bolton表示,當他提到川久保玲女士展覽的想法時,Anna Wintour立即給予支持,縱使她(應該)不會穿Comme des Garçons或是配合主題,但Andrew補充:「Anna了解川久保玲的貢獻和對時尚界的重要性。」)

「無關潮流與趨勢,Comme des Garçons已經超越時尚,它是一種思想與生活方式,有著我熱愛的一切元素─概念、設計、建築、當代性、永恆性。」《Garage》總編輯Michelle Elie

第四,我們可以期待明年五月一日,Anna Wintour和川久保玲女士(應該會有老公Adrian Joffe相伴?)與(曾經和Comme des Garçons合作推出香水GIRL的)菲董Pharrell Williams和(我們也不知道為什麼千挑萬挑會挑中她的)Katy Perry兩位明星招待,一齊在樓梯上迎接賓客的經典畫面。

Andrew Bolton註明了,「我希望每個人都是為自己盛裝,我希望會有很多前衛的時尚,有錯也沒關係。」

根據《紐約時報》資深評論家Vanessa Friedman表示,自2002年Andrew Bolton加入大都會以來,他就有想辦場以川久保玲女士為主題的展覽,但繼Yves Saint Laurent聖羅蘭先生之後,為避免廣告商業問題,博物館(雖沒明文禁止)會儘量避免以還在世的設計師為展覽主題,但Andrew Bolton認為,他想要改變這個想法,為了傳達「Fashion is Living Art」。(也因為這樣,他在近五年以一年1、2件的頻率“採購”了Comme des Garçons的秀服納入博物館的永久系列(Permanent Collection)。)

「川久保玲的服裝永遠沒有笑點,但她卻擁有驚人的機智。如此的優雅駭人,有時甚至荒唐。我不禁納悶,當穿上她的衣服時,看起來是如此的勇敢、高高在上、甚至帶有一絲瘋狂,人們的感受是什麼呢?川久保玲的造型不會過時,因為她不是創造一個新的趨勢就是在其流行之前把它毀了。」— 垃圾電影教父(Pope of Trash)John Waters

第五,以在世的川久保玲Comme des Garçons為展覽主題並非唯一的改變,過往的單一的贊助商(上回科技展是Apple),這回將會是H&M、Farfetch、Vogue母公司康泰納仕集團、Apple和Valentino。(但你知道,背後給產業的訊息和政策尚未可知。),而根據Vogue報導,為了讓人們能更清楚看見川久保玲時裝的魅力,人與展品之間將不會有玻璃或間隔。

展期將從2017年5月4日至9月4日,展示100至120套川久保玲自1981年首度登入巴黎辦秀到至今的系列,主題環繞:self/other、object/subject、fashion/antifashion,紐約大都會美術館的館長Thomas P. Campbell表示:「在時尚與藝術的界限中,川久保玲希望我們用不同的角度去思考服飾。」

延伸閱讀:

身為女人,川久保玲(Rei Kawakubo)

得川久保玲庇佑,他們都是Comme des Garcons家出來的人

那些年,我們尊敬的反時尚大師們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